地球一小時|中華白海豚的危機:致命的幽靈漁網與挖砂的侵擾
2019年03月30日19:13

原標題:地球一小時|中華白海豚的危機:致命的幽靈漁網與挖砂的侵擾

粉紅色的中華白海豚在大灣區的海域里高高躍起。©李敏/南海水產研究所 圖

這是一個帶著薄霧、空氣有點潮濕的清晨,我們科考小組登上租用的漁船,開始新一天的中華白海豚種群生態監測。

作為後輩,我在八年前進入到這個團隊,現在基本上每個月都要出海一個星期左右。

像這樣的海上監測,我們研究所的科研團隊已經在珠江口及其鄰近海域進行了將近二十年。

就是這些粉色精靈讓我們幾十年如一日地守護。©李敏/南海水產研究所 圖

粉粉的中華白海豚

粵港澳大灣區是世界上工業化和城市化最高的地區之一,珠江在這裏彙入大海,江口海域自然也是受人類活動影響最為嚴重的海域之一。

在這個繁忙的海域卻生活著世界上最大的一個中華白海豚種群。

雖說名叫白海豚,但它的顏色在一生中會經曆很多次變化:

中華白海豚的幾種體色:鉛灰色、灰斑點、粉紅色。©李敏/南海水產研究所 圖

剛出生的白海豚寶寶是鉛灰色;成長時,他們會慢慢褪去灰色斑點,向粉色轉變;到成年就是白色或粉紅色了。

不過別以為粉紅色就是他們的皮膚色素哦,那隻是表皮下血管透現出來的顏色。

衰退的種群

活躍在粵港澳大灣區的種群,分佈在從伶仃洋一直往西延伸到漠陽江口的海陵島附近,種群數量為2500頭左右(Chen et., al; Li et al., 2019)。

然而由於環境的變化和生存壓力的增大,這個最大的種群處在衰退之中。

遇見海豚尤其欣喜的是發現有海豚寶寶,烏溜溜的小不點,寸步不離的跟著母豚一同浮出水面,又一同鑽下去,感受著這個新鮮的世界。©李敏/南海水產研究所 圖

在我們持續的檢測中,幼豚的目擊率(可反映海豚的出生率)也出現了降低的趨勢。相對於十幾年前,目前幼豚的目擊比例減少了三分之一。

這是一個非常不好的信號,出生率的降低會加速這個種群的衰退。

那麼是什麼導致了中華白海豚危機呢?

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也是很複雜的。然而從我們持續的監測考察中,也可以直觀的感受到它們的一些生存威脅。

致命的幽靈漁網

2月底的一天下午,我們正在珠江西部河口執行海豚常規監測,發動機噠噠噠的聲音毫無徵兆的戛然而止,船也突然停了下來。螺旋槳被纏住了。

果然!一張漁民丟棄的爛漁網浮了上來。船長下水割斷了漁網,然而水下螺旋槳還是被纏得死死的。無奈之下只能報警,直到第二天請潛水員下水解開後才重新起航,恢復考察行程。

類似的實例每天都在這片海域上演。然而海洋中這些被廢棄後到處飄蕩的“幽靈漁網”,影響的遠遠不止是航行的船隻。

纏住考察船螺旋槳的漁網,綿延好幾十米。 ©李敏/南海水產研究所 圖

在珠江口海域,漁網的纏繞實際上已成為中華白海豚最為嚴重的生存威脅之一。

嚴重的可能會被困水下窒息死亡,多數都是脫困後卻被纏住,或者掙脫繩索後留下傷痕,都會嚴重影響到海豚的行動和捕食。

在我們通過照片識別建立的個體檔案當中,受漁網纏繞影響的個體占了較大的比例。有的能夠掙脫束縛,而有的在我們的跟蹤監測期間一直未能擺脫繩索的纏繞。

被漁網勒住背鰭。 ©李敏/南海水產研究所 圖

被漁網捆住身體。 ©李敏/南海水產研究所 圖

掙脫束縛後,留下永恒的痕跡。 ©李敏/南海水產研究所 圖

這條被瓶子粗細的繩子捆了兩圈的白海豚給我的印象最深,是我遇見過最頑強的“豚堅強”。背鰭前端已經被深深的勒進去兩道,仍艱難地活著。©李敏/南海水產研究所 圖

我不敢想像被繩子緊緊困住身體,繩子嵌進肉裡的感覺,然而也沒有辦法去解救它,畢竟我們只能靠近,不能觸到,所以無能為力。

在兩年前最後一次見過它之後,我們便再也沒見過了,但願它已經擺脫了這種“惡魔纏繞”。

希望你的身體永遠完美圓潤,粉嘟嘟。 ©李敏/南海水產研究所 圖

廢棄漁網的處置一直以來缺乏監管,這在世界範圍內都是一個難題。

然而船隻被困住了,人們還可以通過求救脫困;海豚被困住了,不能說話的它們只能默默忍受痛苦,而且這種痛苦可能伴隨它的一生。

挖砂的侵擾

在珠江口伶仃洋北部,也就是內伶仃島和淇澳島以北的海域有一個大型采砂場。

采砂作業持續了數十年,在我們的監察期內頂峰時期的挖砂船數量將近70條,運輸船更是超過一百條。

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北部的砂挖沒了,采砂區域就不斷往南推進,已經到了珠江口中華白海豚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邊界線了。

采砂場就在淇澳島和內伶仃島以北的海域。 ©珠江口中華白海豚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圖

每次考察,當我們的調查航線穿過這片海域的時候,感覺不是航行在海上,而是黃河上,整個視線範圍內的海水都是黃澄澄的。

在伶仃洋作業的采砂船和由於采砂造成的黃色伶仃洋。 ©李敏/南海水產研究所 圖

采沙對海洋環境的破壞是顯而易見的,嚴重破壞海底床和底棲生物群落,導致海底荒漠化,使得魚類資源減少。

采砂產生的泥沙懸浮物會隨著海流擴散,進而影響周邊海域的水質。

雖然采砂並不在保護區內進行,但是采砂場的泥沙已經擴散到內伶仃島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南面海域了,中華白海豚就在這種環境下艱難覓食。©李敏/南海水產研究所 圖

相對於十幾年前,伶仃洋北部水域近年來中華白海豚的數量明顯減少,棲息地的利用率也下降不少,說明不少海豚遠離了這一塊海域。

甚至有的時候,當我們晚上在島邊拋錨過夜的時候,明顯聽到保護區海域內有挖砂船的轟鳴聲傳來。

蠔排的擴張

然而更令人驚訝的是,在珠江口西面近岸和海島周圍海域,蠔排的擴張速度。

往往是上一個月我們的調查船還在某個灣口拋錨停船,下一個月再去的時候,整片海面就已經插滿了樹幹,工人正在捆紮。我們必須隨時調整調查路線,因為有的地方大船已經過不去了,只容養蠔作業的小艇可以穿梭。

台山大襟島和赤溪鎮之間的海域密密麻麻都佈滿了蠔排,在衛星地圖上都清晰可見。大襟島的南部海域就是江門中華白海豚省級自然保護區。©Google Earth 圖

在崖門口、廣海灣、高欄島-荷包島-大杧島周圍、大襟島到大陸之間,還有下川島西面加起來幾十萬畝的海域,成片的蠔排整齊的排列在海面上,從高空看下去密密麻麻像頭髮一樣。

這些地方曾經都是中華白海豚的重要棲息地,如今卻被無情地侵占。海豚也最多隻能在它們曾經的家園附近遊蕩,進不去了。

在蠔排周圍覓食的中華白海豚。 ©李敏/南海水產研究所 圖

就在上個月的考察中,我們還看到不少地方正在打樁施工,蠔排還在繼續擴張。

不同於那些社會影響大、公眾關注多的海上工程尤其是大工程的建設,這種侵占悄無聲息,對海豚的侵害並不受人關注,卻又實實在在地威脅海豚的生存。

所以,是什麼導致了中華白海豚的危機呢?

當然,原因遠不止以上這些。食物資源的減少、水體汙染、海上工程和船舶噪音的干擾等等等等.......總之,都是人類活動干擾的結果。

我們一直在呼籲保護中華白海豚,保護海洋環境,與自然共生,那麼究竟怎樣去保護呢?

我想其實它們並不需要人類刻意的保護,只需要儘量不去幹擾它們,或者是在干擾到它們的時候能多為它們想一想,就很好了。

成群的白海豚自由馳騁。這才是應該屬於它們的生活。©李敏/南海水產研究所 圖

(原文刊發於WWF世界自然基金會官方微信公號,已獲WWF授權。)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