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0.01%的奇蹟!他們用熱血詮釋籃球的魅力
2019年04月16日18:16

快艇硬氣
快艇硬氣

  快艇這場球,有多難?

  勇士全隊一共獲得了45次罰球的機會,在第四節只打了1分20秒的情況下,快艇隊便已單節犯滿,之後的每一次犯規,都會將對手送上罰球線;

  在比賽進入第四節時,勇士隊依舊保持著14分的領先優勢,當球隊在一場季後賽中帶著至少14分領先優勢進入第四節時,已經連續贏得了110場比賽的勝利;

  勇士最多的時候領先過快艇31分,據專業的籃球網站的數據計算,快艇逆轉取勝的概率為0.01%,萬分之一。但最終卻遭遇逆轉,這也創造了NBA季後賽歷史上的最大逆轉分差。

  這個夜晚,真應了當年NBA的那句宣傳標語——Where Amazing Happens,奇蹟誕生之地。

  快艇,從未被人所看好過。

  在多數專家的眼裡,他們無法在衛冕冠軍的面前獲得哪怕一場比賽的勝利。

  就像他們在季中選擇送走夏里斯一樣,所有人都看扁這支球隊,認為他們將在賽季的後半段開始選擇擺爛,以便能在即將到來的夏天擁有更多的籌碼。

  但是,誰又說過他們會放棄眼前的這一切呢?

  除非末日真的降臨,否則,他們必將誓死搏殺到最後一刻。

  快艇,真的做到了。

  即便是在落後超過30分的情況下,他們仍舊執行著自己賽前所製定的比賽策略。

  比華利對於杜蘭特的撕咬,貫穿了比賽的始終。

  看看他是怎麼防守杜蘭特的吧。

  他不給杜蘭特接球的機會。

  也不給杜蘭特輕易下球的空間。

  他死死地粘在了杜蘭特的身上,讓他不得不在每一個進攻回合中消耗自己的體能,並賠上可能的犯規風險。

  全場比賽,杜蘭特一共只有8次運動戰出手,卻有著多達9次的失誤和6次的個人犯規。

  就這一點,比華利居功至偉。他完美的執行了快艇的防守策略,以小博大,成功地將杜蘭特從勇士的整體進攻中剝離,為最後的大逆轉埋下了伏筆。

  他俯身貼防,卡住杜蘭特下盤的樣子,彷彿時光回閃,讓人重新見到了當年托尼-阿倫。

  而今天比華利,只是快艇防守端的一個縮影。

  在那波72比37的進攻高潮中,快艇一共製造了勇士14次失誤,比對手多出手了12次。無論是沙梅特、亞曆山大還是比華利,他們都在場上極大地提升了快艇後衛線的防守延續性,替路易斯分擔了大量防守端的壓力。

  在今天的防守數據統計中,沙梅特成功破壞對手的傳球2次,比華利3次,而亞曆山大則為5次。

  杜蘭特的6犯離場,便起源於沙梅特對居里寸步不離的追防。

  這是防。我們再來說說攻。

  哈雷爾跟路易斯,一個高機動性的內線和一個進攻天賦極強的小後衛,由他倆發起的擋拆,是勇士這兩場比賽一直無法解決的難題。

  在卡辛斯受傷之後,勇士不得不更長時間地在中鋒位置上啟用博古特。而在比賽的第四節,快艇就大量地利用了居里跟博古特這對內外組合在防守中的弱點,不斷地在擋拆進攻中做文章。

  以一圖為例:

  路易斯跟哈雷爾在三分線外打擋拆,因為忌憚路易斯的遠投,勇士隊選擇換防。在路易斯虛晃一槍之後,博古特在防守中犯了一個錯誤,冒然地起跳讓他失去了自己的防守位置,將整個中路都空給了哈雷爾,導致格連不得不提前上提進行補位。這時候哈雷爾發現了底線空切的加連拿利,最終,本回合以快艇2+1得手終結。

  路易斯是這個聯盟里最好的擋拆終結者之一,他場均可以通過擋拆拿到10.6分,排聯盟第三,每回合拿0.96分,超過了聯盟80.2%的球員。但他又不是一個純粹的得分手,作為球隊最為依仗的進攻箭頭,路易斯每場還能有5.3次的助攻入賬,最近兩場,這項數值更是飆升到了場均10次。

  這其中,哈雷爾強力的擋拆下順終結能力,功不可沒。

  哈雷爾場均可以通過掩護擋拆拿到4.4分,排聯盟第八,有效命中高達69.2%,每回合1.31分的效率超過了聯盟近87.5%的球員。

  路易斯在進攻端強大的個人牽製力,配上哈雷爾極具爆發力的籃下終結能力,讓勇士在銜接段的防守變得非常困難。

  但是…對,又是令人討厭的但是,想要創造奇蹟,你總得需要一些幸運女神的眷顧。

  湯臣的防守已經封死了路易斯直接出手的空間,但他在空中做了一個摺疊之後,仍然高拋將球送進了籃筐。

  路易斯雖然晃開了湯臣的防守,但留給他的出手空間並不多,但他仍然憑藉著單腳的爆發,用一個極大幅度的後仰,命中了這記關鍵投籃。

  整個下半場,他18投12中,以66.7%的超高命中瘋狂地掠走了29分。

  是他不可阻擋的火熱手感,讓勇士在最後時刻犯了錯。

  居里和湯臣不合時宜的冒然夾擊,給了亞曆山大太過充裕的進攻空間。

  而他之後突破下順的分球,又徹底打亂了勇士的整體防守。

  最終,沙梅特在右側45度角命中了那記震撼人心的三分。

  也許這一場比賽的勝負,並不會改寫整輪系列賽最終的結局,但你必須得為快艇的這些球員送上足夠的敬意。無論外界的輿論怎樣不堪,不管眼前的情形多麼不順,他們都沒有想過放棄。

  我想,這就是對競技體育精神,最好的詮釋。

  (代號9527)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