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C羅和詹姆斯,殊途同歸的人生
2019年04月17日14:11

原標題:特寫|C羅和詹姆斯,殊途同歸的人生

C羅頭球破門。

怕什麼,來什麼。

繼做客克魯伊夫競技場被阿賈克斯全場壓製後,回到主場的尤文圖斯,依舊難改被對手吊打的命運。

1比2出局後,尤文圖斯在和上賽季歐冠相同的階段倒下,只不過比起去年此時伯納烏的“站著死”,這次的劇本改成了“窩囊死”。

一群人的窩囊,映襯的恰恰是一個人的頑強。

在本賽季最後一場歐冠戰事中,C羅仍是低迷的尤文全隊最耀眼的一個。歐冠1/4決賽第24個進球,和上輪對決如出一轍的頭球搶點,甚至在比賽尾聲還不惜染黃用飛鏟爭奪球權。

C羅的門前嗅覺依舊頂級。

這一夜,子彈打光的“總裁”,沒有對陣馬競時“五個手指”的示威和承諾,有的只是滿臉的無奈和不甘。

雖然依舊有聯賽冠軍,但C羅的尤文處子年,卻註定難言成功。某種意義上,去年夏天選擇一路向東登陸亞平寧的C羅,做出的是和西行洛杉磯的詹姆斯相似的決定。

但剛到4月,足籃兩界的泰山北鬥,卻遭遇了相似的挫折:為什麼他們的到來未能讓球隊更進一步?為什麼球隊原有的化學反應和管理結構隨之巨變?年齡只相差了一個多月的兩人,生涯暮年最重要的“Decision”(決定),到底是為了冠軍,還是錢?

東進西行,殊途同歸

歐冠1/4決賽出局,之於C羅有多罕見?

一個再顯著不過的事實是,自2002-2003賽季代表裡斯本競技完成歐冠處子秀至今,此前15年間10次帶隊出征歐冠八強戰,C羅無一失手。

20次參加1/4決賽,打進駭人的23球,場均破1的進球率,唯有上古大神迪斯蒂法諾堪與比肩。如果把比較縮小到最近5年,C羅10次出戰,一共轟進12球。同期的梅西?0球!

而在大西洋的另一端,自2005-2006賽季至今,詹姆斯從未缺席過季後賽,更9次帶隊打進總決賽,捧起3座奧布萊恩杯,,是現役NBA球員中獨一份的存在。

然而,湖人不是此前精英盡出的熱火和騎士,尤文圖斯也不是全盛期的曼聯和皇馬,C羅身邊也不都站著魯尼和莫德里奇,正如詹姆斯身邊的搭檔從韋德波什,變成歐文再變成湖人三少一樣。

如今的C羅,也遭遇著與詹皇極其神似的“排異”。

1.25億歐元的“霸道總裁”加盟,9000萬先生伊瓜因只得知趣讓路,而迪巴拉也受了池魚之殃:踢中鋒表現平庸的C羅,與曼朱基奇才能形成最佳拍檔,尤文10號只能經常坐板凳,待到歐冠生死戰才聯袂首發。

幾乎從未形成有效呼應的迪巴拉,比和C羅不來電的貝爾,更證明了球場上1+1時常小於2的真理。

“現在的尤文,擁有世界最佳球員C羅,但我帶領的那支歐冠冠軍尤文,有好多個‘C羅’,他們都是頂級球星。”再戰阿賈克斯前,里皮對眼下尤文圖斯畸形人員結構的論斷,不幸一語成讖。

面對年輕的德里赫特,C羅也要“服老”。

而在C羅加盟後,近年來幾乎堪稱意甲經營標杆的尤文,權力結構上發生了和本賽季湖人驚人相似的變化。

本賽季前,前任尤文總經理馬洛塔是球隊技術層的最高話事人,哪怕博努奇級別的元勳,都因頂撞阿萊格里而遭受了放逐米蘭一年的懲戒。

但就當C羅加盟後還不到半年,引進C羅居功至偉的馬洛塔,就和尤文和平分手,轉投死敵國際米蘭,繼任者是對C羅無條件信任的帕拉蒂奇。

這一幕,又怎能不令人想起湖人聘用“魔術師”約翰遜和佩林卡,圍繞詹姆斯建隊所發生的一切?

而另一個少為人關注的事實是,在和弗洛倫蒂諾決裂後,C羅的禦用經紀人門德斯,已經成了尤文東家阿涅利家族的座上賓。而在洛杉磯,詹姆斯經紀人里奇·保羅對球隊事務的插手,已經令湖人高層不勝其煩……

C羅第一年的尤文生涯,雙方都難言成功。

沒了冠軍,但不傷錢

手握5尊歐冠和5座金球,34歲的C羅去年面對的,是微妙的兩難抉擇:

一方面,皇馬續約興趣寥寥,並且僅為500萬歐元上下的分歧,不願給C羅一份終老合同,以半挽留半下逐客令的方式強行換血。

另一方面,此前9次歐冠決賽7次失利,堪稱歐冠史上最悲情球隊的尤文,近年歐冠頻頻碰壁後,不惜為歐冠賭上所有,恰好和C羅暮年的生涯訴求不謀而合。

畢竟在這裏,C羅不必惱怒摳門的老闆,不必操心不成器的隊友,不必忍受苛刻的球迷,不必提防無孔不入的個稅法。

而從創意甲和30+球員身價的1.25億歐元轉會費,到新東家砸鍋賣鐵湊出的3000萬歐元年薪,再到隊內至高無上的地位,全方位的尊崇,集於“總裁”一身,即便遠在洛杉磯的詹姆斯,也無過於此。

比起地位,C羅做出和詹姆斯相似抉擇的終極目的——錢。球場上縱橫捭闔,場外盆滿缽滿,這便是“帝中帝”的馬太效應。

詹姆斯身披紫金軍團戰袍的第一天,湖人的季票最低價格從3499美元暴漲至6000餘美元,揭幕戰球票500美元仍有價無市。耐克、雪碧、Beats by Dre、起亞汽車、英特爾等詹姆斯個人讚助商,在其宣佈加盟湖人後紛紛進駐斯台普斯。

而早就將旗下娛樂公司、個人媒體頻道運營總部設在洛杉磯的湖人23號,注資的Beats by Dre耳機和披薩連鎖品牌Blaze Pizza的股份價值,也在“Decision 3”之後分別漲至3500萬美元和4000餘萬美元,而兩家品牌的大本營,也在“天使之城”。

C羅在登陸意甲後,球隊價值和個人品牌也實現了雙贏。

在迎戰阿賈克斯前,斑馬軍團的市值已超過17億歐元;球衣胸前讚助商Jeep準備將2100萬歐元/年的讚助額,提升到3500萬歐元,漲幅達40%之多,甚至連尤文球衣左袖巴掌大的廣告位,讚助起步價都已突破千萬歐元。

此外,雖然球隊歐冠出局,但1.04億歐元的總收入,已經超出了C羅轉會費的“首付”。

得益於C羅的到來,意甲諸多中小球隊和尤文的主場比賽票價,也賣出了近年來罕見的高位,譬如熱那亞球迷得悉C羅將缺席後,怒而集體退票的荒唐場景,側面可見C羅的商業號召力。

對於早就流露出退役後不再從事足球行業,專心轉向商業經營的C羅而言,即將登陸的意大利,恰恰在旅遊資源、時尚消費、汽車工業等方面,與自己的主營領域不謀而合。

而以其亞平寧足壇第一人的身份,以及尤文主讚助商Exor身後的政界、經濟界資源,在西班牙多數情況下仍以純粹運動員身份出鏡的C羅,第一次具備了轉型商業大佬的資本、底氣與前景。

在商言商,莫提感情。歐冠出局固然令球迷不爽,金球獎之爭或許也將落後於梅西,但C羅的商業價值,並不會因外戰折戟而有所動搖。

他和詹皇,永遠只會做出利己的選擇。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