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後”造園人:給玉佛禪寺造園是我的善緣
2019年04月17日16:38

原標題:“85後”造園人:給玉佛禪寺造園是我的善緣

賞園,素來是中國人的踏春習俗,造園,也是埋藏在中國人心底的自然情結。“雖由人作,宛自天開”的一方庭院,於虛、實、形、色、線、塊之中協調融合,寓情以景,描繪著心中的日月,承載著對生活的熱愛和嚮往。值此明媚春光,澎湃新聞-私家地理走近“85後”造園人康恒,傾聽他對庭院的創思與情感。

康恒

2016年,康恒留日歸國的第二年,滬上百年古刹——玉佛禪寺方丈覺醒法師弟子找到了這位帶著黑色圓框鏡的上海男生,希望他能完成覺醒法師的一道開放式命題——完成寺內庭院景觀設計。

得益於他在恩師——當代日本禪僧大師、建功寺第18代主持、枯山水代表人物枡野俊明的諄諄教導下的辛勤積澱,康恒對禪庭的曆史、職能功用都已不陌生。他勇敢地接下了任務,探尋寺院庭院的奧妙,通過具象之庭呈現佛教典故,營造東方的寺院庭院。

玉佛寺庭院設計手稿效果圖 局部

基於禪寺鬧中取靜的地理位置,他確定了“由人為向自然過度”的設計主線,入門東西二側迦藍殿、三聖殿,分別用九塊石組代表護寺十八迦藍神,對稱種植喬木,輔以修剪式灌木,以正肅穆。

寺院入口

二進東西兩側為文殊、普賢庭院。東側庭院內苔蘚坡堆上的一株傾斜的黑鬆,及下方橫立的劍石,表示文殊菩薩手持智慧寶劍斬斷煩惱之意,五座山峰則表文殊“五大智慧”。

西側庭院用十列相間排列的礫石與堆坡營造願海的景象,表現普賢菩薩“十大行願”,置石與黑鬆相互呼應,用以避開此片區域較多的管道井蓋,遠近錯落,空間縱深,以擬普賢願海。三進東西側,為臥佛殿和地藏殿,通過樹、石的精細排列,講述了佛祖雙樹涅槃及地藏菩薩“靜慮深密如秘藏”。

普賢殿庭院

文殊菩薩庭院

地藏殿庭院

在玉佛寺的休憩之處“指月閣”,康恒及團隊將植物與石組通過駁岸形式,意指心中“彼岸”,也透出“指月”亦“指人心”之意。

指月閣

三年過去,這幾處庭院留下了四時之變,在僧人、誌願者等團隊的維護下呈現出一番生生不息。2018年末,康恒團隊在玉佛寺的後續設計陸續開工,他說,“小時候我也會跟著家人來玉佛寺祈願,長大能為它貢獻自己的一點能力,得了善緣,更是我的榮幸,唯有不斷努力,才不會辜負信任”。2018年新春,覺醒法師親手寫了一副禪聯勉勵康恒,“讀書身健方為福,種樹花開總是緣”,他掛在辦公室的牆上,勤勉致知。

覺醒法師禪聯 朱喆 圖

城中另一個空間,也記錄下了他與這座城的緣分。2017年,他為地處南京西路的上海棋院造了一園,引宋徽宗《宣和官詞》首句“忘憂清樂在枰棋”而名“清樂庭”。整體上佈局自由,通過多樣綠植營造出不同氣氛。疏朗開闊的觀感和空間餘韻,源於平滑的石鋪。樸實單純的美感和豐富源於每塊獨特生命力和表現力的石塊。

上海棋院 清樂庭

清樂庭石鋪

康恒說:“由於考慮到庭院所處4樓,為了避免承重荷載問題,每塊石頭都做了掏空處理”。他帶領團隊從給概念設計、施工圖設計到設計監理,在約200平方米中,構建了幹練簡素卻不失深邃豐富的“棋”趣空間。

採石現場 康恒 圖

掏空處理後的石塊

隨著委託項目的增多,康恒對庭院的認知也在不斷深化。“如果簡單歸納,皇家園林有其漫長的曆史和權威的氣派,蘇州園林在宋代成熟,在明清鼎盛,社會曆史、造園技法與當時思想、文化內核都是相關緊密。時代的更迭,社會發展的迅猛,‘庭院’的定位、認知完全影響著它的所呈現的形態”,他說,“如今,庭院與建築、景觀、裝置藝術,彷彿都有種模糊的關係,但如果追根溯源,庭院是一種公共美術,它是一個傳承文化的載體,有核心的一些元素,就是我們說的東方園林的骨架和基本技法,它的發展須要我們在尊重‘庭院就是庭院’的基礎上,注入隨著時代的痕跡,也就是我一直在努力尋找的‘當代的庭院’”。

在求解的這條路上,康恒覺得回國後攻讀中國美院雕塑系博士學位是明智之舉,通過研讀學術資料、撰寫論文,他充實了更多養分,為他個人創作增添了很多新點子。例如,倡導用雕塑的方法塑造土地、最早嚐試將雕塑與景觀設計結合的著名日裔美國雕塑家野口勇,給了康恒很大啟發,“他在26歲時跟著齊白石學習水墨畫和中國園林的造園方法,回日本後接觸了日本禪宗庭院風格,加上他先前在紐約的經曆,東西貫通,古今共融,是值得深入研究和學習的榜樣”。

七月團隊舊辦公室 上海 無水庭

2018年開始,康恒減少了日式庭院的項目,更多地探索“當代的庭院”。深圳第一高樓——平安金融中心的頂層中庭的“未央庭”,運用了自然元素和象徵手法,營造出了凝練寫意的精神空間。

未央庭

“未央”意在“發展至盛而不衰,無窮無盡”,他用雕塑化的石材取代自然石,引入了圓、方、三角、四棱錐等幾何形體,讓設計語言更為現代,空間氛圍更富象徵性。“傳統園林多用天然太湖石,但用在當下混泥土鋼筋結構的樓宇內,有很多時候並不和諧,所以我把花崗岩雕塑化處理,石中生萬象,也象徵世間萬物”,康恒補充說。他所帶領的團隊——七月合作社,一支涵蓋園林景觀、建築室內、平面視覺的專業化精英團隊,仍在逐步擴大。為了提升成員的專業素養,康恒安排集體赴日考察活動,讓大家走入京都各式大小經典庭院,體會深入在京都人心中庭院嚮往和山水觀。“一石一樹一葉,存在的恰當好處,毫無偏差,這是怎樣的完美主義才能催生這樣的敏銳感受,又是怎樣的對極致悲憫美學的偏執追求,才能產生對自然的完美模仿”,團員曉楠在分享自己的觀感時寫道。這群走心的庭院專業設計師們還做了一冊《京都行Guidebook》,記錄下賞玩庭院的小妙招和一些專業相關的書店、美術用品店等實用資訊。2019年夏天,康恒第一個日本項目將與世界見面,東京日本橋高島屋頂層庭院改造,“我會為中國爭光的!”他在朋友圈里發出了響亮的宣言,也更讓人期待他又一次飛躍。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