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國藥企在中國要迎來真正的“專利懸崖”了嗎?
2019年04月18日18:32

  跨國藥企失去“超國民待遇” “4+7”等政策倒逼創新和營銷改革

  21世紀經濟報導 21財經APP 盧杉 上海報導

  跨國藥企在中國要迎來真正的“專利懸崖”了嗎?

  “4+7”帶量採購等醫藥政策震動的不止是醫藥股和本土藥企,餘波頻及在華的跨國巨頭們。

  4月18日,安永發佈《中國醫藥改革背景下,跨國藥企的戰略應對》,報告指出跨國藥企在目前政策背景下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包括鼓勵創新、規範行業行為、提升質量和控費等一系列醫藥政策出台,過專利期原研藥長期在中國保持高溢價的時代終結。

  政策施壓

  2018年12月6日,第一輪“4+7帶量採購”結果一公佈,A股和港股醫藥板塊當天整體市值蒸發將近2000億。

  政府降價、控費的決心堅定,藥品降價趨勢不可逆。帶量採購影響11個城市藥價之外,進一步將輻射全國,形成價格聯動。政府期望實現仿製藥對過專利期原研藥的替代。未來通過一致性評價的仿製藥市場份額將迅速提升,加速進口替代,跨國藥企因此受到衝擊,面臨量價抉擇。

  跨國藥企的過專利期原研藥長期以來在中國保持高溢價,其銷售占到公司在華銷售的80%-90%。隨著包括鼓勵創新、規範行業行為、提升質量、控費等一系列醫藥政策的出台,特別是一致性評價的執行,仿製藥將更多地替代過專利期原研藥,在中國,過專利期原研藥將回歸正常生命曲線,未來只有創新藥才有溢價空間。跨國藥企切實地感受到了壓力,依靠過專利期原研藥的時代結束了。

  跨國藥企面臨的挑戰包括過專利期原研藥將更快進入成本競爭領域、創新藥管道跟不上政策週期、專業推廣能力要求提高、內部運營效率要求提高等,但同時有挑戰也有機會。

  2015年,中國超越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醫藥市場,跨國藥企無法忽視之,只能積極面對。

  2018年全球醫藥市場規模約為1.25 萬億美元,預計至2023年,全球醫藥市場規模將超過1.50萬億美元。美國依然是全球最大的醫藥市場,2018年占全球市場40%。2018年中國醫藥市場規模約為1370億美元,占全球市場11.37%,預計至2023年,中國醫藥市場規模將達到1400- 1700億美元。

  2014年至2018年期間,中國市場的復合增長率約為8%,高於全球6.3%的增長水平。由於醫保資金面臨較大的支付壓力,政府出台一系列醫保控費政策,預計未來五年中國市場增速會保持在3%- 6%左右,與全球水平持平。

  真正的“專利懸崖”

  由於過去中國藥監準入的滯後,跨國藥企無法及時將創新藥引入國內,一眾外資藥企在中國享受了“超國民待遇”,過專利期原研藥始終維持了高溢價。

  中國市場整體上過專利期原研藥占比超80%甚至更高,而隨著國家一系列政策的調控,未來創新藥占比將逐漸上升,過專利期原研藥的占比將呈現下降趨勢。

  跨國藥企過專利期原研藥的銷售額占比基本上達到80%,對於以普藥為主的跨國藥企,過專利期原研藥占比更高,甚至達到90%以上。

  以輝瑞製藥為例,2000年在中國上市的立普妥,雖然早已過了專利期,但2018年在華銷售額依然高達100億,超過輝瑞在中國銷售額的三分之一,這種現像在歐美市場是難以想像的。

  政策頻出鼓勵創新,提升質量和控費。對於跨國藥企而言,過專利期原研藥未來不再享受高銷量和高利潤,將回歸藥品的正常週期曲線,與歐美市場一樣出現“專利懸崖”。

  2015-2017年中國醫藥政策頻出,進入2018年,各項政策加速落地,行業的走向和趨勢已經越來越明朗。 按照目標將這些政策歸為三大類:1)鼓勵創新;2)規範行業行為,提升質量;3)控費。

  一方面,對於國內藥企來說,可通過購買國內外醫藥研發機構的研發資產,或自建團隊開發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新藥,改變目前創新研發水平不高的局面,逐步提升國家本土新藥研發的整體水平。但由於目前國內醫藥研發能力還是相對較弱,創新藥在一定時期內還是以跨國藥企加快引入新藥為主。

  另一方面,促使原研藥廠家進入成本競爭模式:過去藥企的營銷能力是關鍵競爭要素,通過產品營銷、學術推廣等方式提升銷售額,擴大市場份額。未來要比的是運營效率,成本在競爭中的價值強化,藥企通過提升內部運營效率等方式降低運營成本,承受降價壓力。

  挑戰和機遇

  報告顯示,在華跨國藥企目前面臨著四個方面的挑戰:

  過專利期原研藥將更快進入成本競爭領域。目前已經有60個仿製藥通過一致性評價,在華跨國藥企銷售額的80%或以上(以普藥為主的跨國藥企高達90%以上)的過專利期原研藥或面臨被替代,或面臨降價的趨勢。

  跨國藥企的創新藥管道跟不上政策週期。由於跨國藥企的研發都在其總部,研發週期較長,時間計劃無法與中國政府相關政策出台時間相匹配,可能錯過創新藥政策紅利。

  專業推廣能力要求提高。隨著政府一系列有利於創新藥上市的政策出台,國內醫藥市場會迎來跨國藥企創新藥紮堆上市的情形,因此跨國藥企需要快速提升相關推廣能力或採取外部招聘。

  營銷效率需提高。在政府控費的大背景下,藥企的議價空間也會被壓縮,最終都會採取“以價換市場”,這時就需要提高公司的營銷效率,降低內部運營成本。

  對於跨國藥企而言,挑戰中也蘊藏著潛在的商業機會。除了加快步伐將自己的創新藥引入國內外,跨國藥企還可以提高其創新藥的可及性以加速醫保準入談判。跨國藥企可以將國內三四五線城市及鄉縣視為其未來拓展的重要市場。

  安永大中華區醫藥行業合夥人吳曉穎表示:“在中國的跨國藥企已經意識醫改帶來的挑戰和機會,並根據政策背景進行了戰略調整,同時相應地製定並實施了一系列轉型舉措,如研發創新轉型、成熟藥資產剝離、營銷模式轉型和‘以產品為中心’向‘以患者為中心’轉型等。”

  幾乎所有的跨國藥企都在探索這一轉型理念,但目前還沒有成熟的商業模式,看不到財務回報。

  成熟藥資產剝離上,目前有兩種方式:一是將資產分類在全球進行架構重組;二是通過資產的商業轉讓,剝離商業風險。

  吳曉穎補充:“我們預計第二輪帶量採購將於2019年二季度啟動,政府醫改的信號非常清晰。未來中國醫藥市場將呈現以下四個特徵,即跨國藥企主導創新藥品市場;國內大藥企主導仿製藥市場並逐步進入創新藥市場;行業集中度高,前後端滲透,強者恒強;形成規範運作的行業新生態。”

  安永大中華區諮詢服務主管合夥人王海瑛表示:“對於跨國藥企而言,雖然過專利期原研藥不再享有‘超國民待遇’,但醫改出台的一系列鼓勵創新政策為跨國藥企豐富的創新產品線打開了更為廣闊的中國市場。跨國藥企同時需注意戰略轉型過程中的風險防範,做好充分應對的準備。另一方面,中國藥企也可以瞭解或借鑒在中國的跨國公司的戰略舉措,以更好地在這波行業變革中處於競爭優勢。”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