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好的圖畫書里有什麼?美國大獎童書作家這樣說
2019年04月19日20:25

原標題:一本好的圖畫書里有什麼?美國大獎童書作家這樣說

2019年4月14日,在信誼圖畫書獎的創作工作坊活動上,美國圖畫書作家麥克·巴內特

(Mac Barnett)

做了一場“一本好的圖畫書里有什麼?”專題演講,並接受了包括新京報記者在內的聯合採訪。

麥克·巴內特是近幾年在世界範圍內都備受關注的圖畫書作家,他與插畫家喬恩·克拉森合作的《穿毛衣的小鎮》和《山姆和大衛去挖洞》,接連獲得凱迪克銀獎和E.B.懷特朗讀獎,作品多次入選《紐約時報》暢銷圖書排行榜。前不久,他們的作品《狼,鴨子和老鼠》又剛剛入圍了2019年凱特·格林納威獎的短名單。最近,他們二人的新作“形狀三部曲”——《三角形》《正方形》《圓形》,由信誼圖畫書在中國出版。

麥克·巴內特

麥克·巴內特的創作風格鮮明,充滿幽默感,又有豐富的意義解讀空間。作為圖畫書的文字作者,他與插畫師的合作絕非寫好故事後請插畫師配圖,而是配合得極為精妙。尤其是他與自己的好友喬恩·克拉森

(Jon Klassen)

合作的幾部作品,讓人讀後能充分地感知到圖畫書獨特的魅力和表現力,無論是《山姆和大衛去挖洞》《狼,鴨子和老鼠》還是“形狀三部曲”,都彷彿只能用圖畫書的形式來呈現。

這來自於麥克·巴內特對圖畫書特徵的深入理解和把握。在4月14日的演講以及接受採訪時,麥克·巴內特反複提到,圖畫書是他最喜歡的形式。他說,為圖畫書創作故事和用文字寫小說非常不同,在圖畫書中,文字和圖畫書必須是互相補充合作而非重複的關係,“圖畫講述的,文字不講;文字講述的,圖畫不講”。他偏愛圖畫書創作的原因在於,“這裡邊有非常挑戰的東西,還有一些實驗性的東西,而孩子是這些具有實驗性和挑戰性的故事的最佳讀者”。

《狼,鴨子和老鼠》,作者:麥克·巴內特、喬恩·克拉森,譯者:楊玲玲、彭懿,信誼丨明天出版社 2018年8月

在演講中,巴內特講述了好的圖畫書需要有的五個方面:翻頁

(the page turn)

、圖文關係

(text and image)

、尺寸

(trim size)

、佈局

(lay out)

和表演

(performance)

巴內特認為,翻頁對圖畫書至關重要,每一次翻頁都是一次製造驚奇

(surprise)

的機會,它可能讓讀者實現預期、失望或超出預期。通過不同的翻頁方式,作家推動故事以不同的速度和節奏進展。同樣,圖畫書頁面的佈局需要不斷的變化,這樣才能使它產生節奏感和音樂性,給讀者留出不同的情感反應的空間。

麥克·巴內特和喬恩·克拉森合作的圖畫書《狼,鴨子和老鼠》內頁,這是一個給人帶來很多意外的故事。

關於圖文關係,巴內特表示,在圖畫書中,文字和圖畫是緊密合作的,但並不是手拉手的方式,如果文字和圖畫講述同樣的信息,就非常無聊,好的圖畫書,應該能從圖畫中讀到文字中沒有的信息。雖然圖畫書出版時往往會分別標註“文”“圖”作者,但在他看來,只有兩者在一起,才是一個完整的圖畫書的故事,他們應該是共同創作的。在接受採訪時,巴內特提及,他發現很多小說作家根本創作不了圖畫書,因為他們會“過度寫作”,對圖畫書的視覺性缺乏理解。

他還特別表示,孩子往往會比成人對圖畫有更多的注意,所以如果圖文之間有一定的張力,就會讓成人給孩子讀圖畫書的過程更加有趣,孩子們對圖畫信息的敏銳,反過來會讓成人對故事的複雜性和深刻性有更多的認識。作為例子,巴內特展示了他和喬恩·克拉森在《山姆和大衛去挖洞》中,通過圖畫展現出的意料之外的結尾。

《山姆和大衛去挖洞》,作者:麥克·巴內特、喬恩·克拉森,譯者:楊玲玲、彭懿,信誼丨明天出版社 2015年1月

幽默是巴內特的突出風格,但他並不認為所有的圖畫書都必須幽默。同時,他也重視“意義”對圖畫書的重要性。與傳統的童話故事、民間故事中常見的“訓教”、“寓意”相比,巴內特說,寓意

(moral)

和意義

(meaning)

是兩碼事,前者往往在故事的最後用一句話點明,而意義“是個構建物,它需要在讀者和書之間進行全新的構建”,是真的讓孩子們去感受、去思考。

比如,在“形狀三部曲”中,喬恩·克拉森設計了正方形、三角形、圓形三個外形極其簡單的形象,幾乎只有輪廓線和標誌性的大眼睛。但是通過他們各自的形態,兩位作者賦予了他們不同的性格特徵,三角形淘氣愛搞怪,圓形比較神秘,正方形則比較規矩古板。不同性格的三個形狀在相處中會碰撞出很多問題,有很多的摩擦,巴內特並沒有幫他們解決,因為“他們是什麼樣子,我們就寫成什麼樣子”。在故事的最後,巴內特給出了開放的疑問式結尾。

“形狀三部曲”書封和《三角形》內頁。

巴內特還特別強調了給孩子講故事的重要性,他本人經常去學校給孩子朗讀自己的故事,通過這個過程知道怎樣才能抓住孩子們的注意力。他將“表演”作為一本圖畫書完成自身的一部分,“即使文字作者和圖畫作者都完成了,故事仍然有很多洞可以填充”,講述故事的成人有自己的解讀,孩子又會有他們自己的解讀,一本圖畫書就像一個“不斷被解讀的鏈條”,“每個解讀者都會增添新的能量”。

作者:新京報記者 李妍

編輯:小鹽;校對:薛京寧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