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om市值超160億美元 華裔創始人走向人生巔峰
2019年04月19日00:15
雷帝網 雷建平 4月18日報導
雷帝網 雷建平 4月18日報導

  雷帝網 雷建平 4月18日報導

  視頻會議軟件開發商Zoom今日正式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代碼為ZM。Zoom發行價為36美元,高於發行區間33至35美元。

  Zoom此次募集資金7.51億美元,以發行價計算,市值達到92.4億美元。

  Zoom今日開盤價為65美元,較發行價上漲80.5%,此後,Zoom股價有所回來,依然在60美元以上,當前市值超過160億美元。

  同一天,美國社交媒體公司Pinterest在紐交所上市,開盤同樣大漲,市值超過120億美元。不過,Zoom的市值要勝過Pinterest一籌。

  Zoom的視頻會議服務易於使用,很好地支持移動設備,對小團隊來說也比較經濟實惠,因此吸引了廣泛而多元化的客戶群體。

  Zoom的客戶包括Conde Nast、Uber和Williams-Sonoma等。

  Zoom競爭對手包括思科Webex、微軟Skype、Google和LogMeIn,且亞馬遜和Facebook“在過去和未來都可能在視頻通信工具方面展開投資”。

  當前,Zoom創始人兼CEO是華裔,名叫袁征(Eric Yuan),擁有Zoom約22%的股份,是公司最大股東。

  Zoom去年盈利760萬美元

  招股書顯示,在截至2019年1月31日的上個財年,Zoom營收3.305億美元,較上年同期的1.51億美元增長118%。

  Zoom淨利潤為760萬美元,上年同期為虧損382萬美元。

  Zoom截止2018年11月1日到2019年1月31日的3個月,營收為1.058億美元,較上一季度的9012萬美元增長17%,較上年同期增長108%。

  Zoom截止2018年11月1日到2019年1月31日的3個月,公司運營利潤為549萬美元,運營利潤率為5%。

  Zoom的運營利潤處於盈利與虧損的狀態持續轉換狀態。

  IPO後袁征持股21% 依然為大股東

Zoom創始人袁征是華裔,在美國能做到公司規模如此大,並不容易。
Zoom創始人袁征是華裔,在美國能做到公司規模如此大,並不容易。

  Zoom創始人袁征是華裔,在美國能做到公司規模如此大,並不容易。

  Zoom在其網站上談到袁征時說:“在1997到2011年間擔任Webex的創始工程師和工程副總裁時,袁征是Webex產品的核心和靈魂。”

  據介紹,1997年,當時英語說得不好的袁征,靠著勤奮寫代碼進入WebEx 公司,成為其創始工程師之一。

  從工程師到副總裁,袁征在 WebEx工作了14年。2007年,思科以32億美元的價格收購 WebEx。

  隨後袁征升職為思科工程副總裁。思科旗下的網絡會議供應商WebEx從最初的10名工程師發展到800多名,並將0收入增長提高到8億多美元。

  對多數矽谷華人工程師來說,走到這樣的位置已是“人生巔峰”。

  但袁征並不滿足於此,2011年決定創業,40多名工程師跟隨他離職創辦 Zoom。袁征2011年決定創業,40多名工程師跟隨他離職創辦 Zoom。

IPO後,Zoom創始人、華裔袁征(Eric Yuan)持股為21%,擁有20.7%的投票權。
IPO後,Zoom創始人、華裔袁征(Eric Yuan)持股為21%,擁有20.7%的投票權。

  IPO後,Zoom創始人、華裔袁征(Eric Yuan)持股為21%,擁有20.7%的投票權。

  Zoom最大外部股東是Emergence Capital,持股13.3%,擁有13.1%的投票權。紅杉資本持股12.1%,擁有11.9%的投票權。

  Digital Mobile Venture Ltd持股為9.3%,擁有9.2%的投票權;Bucantini Enterprises Limited持股為6.4%,擁有6.3%的投票權。

  曾九次簽證申請8次被拒

隨著Zoom上市,袁征更加功成名就,不過,袁征當初來美國並不容易。
隨著Zoom上市,袁征更加功成名就,不過,袁征當初來美國並不容易。

  隨著Zoom上市,袁征更加功成名就,不過,袁征當初來美國並不容易。

  袁征出生在山東泰安,小時候一大愛好就是看書買書,1996年的時候就想在網上賣書,應該是第一個有這樣想法的中國人。

  但在當時,國內金錢流通都是通過郵局電彙,袁征找不到從客戶那收錢的便捷方法,所以就想去美國看看他們怎麼做互聯網。

  袁征申請美國簽證有8次被拒,直到在第九次簽證申請通過後,袁征才在1997年8月到了美國,剛開始在WebEx工作。

  初到美國,語言障礙導致袁征只能在公司寫代碼直到2002年。對袁征在美國的命運最大改變的一件事情就是思科以32億美元的價格收購WebEx。

  袁征說,當時離開Cisco做zoom,主要基於以下的原因:

  理論上講花了十幾年時間和心血做WebEx,客戶應該比較開心,但實際上在2011年,每次去拜訪客戶,都發現沒有一名客戶是開心的。

  當我們注意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才意識到,當初開發業務的時候我們只關注自己想做的,並沒有切實去瞭解客戶的想法。

  當我們瞭解了客戶的想法,新的問題就出現了,而新的問題需要用新的方案去解決。

  袁征指出,當時的Cisco並不需要新的業務,所以就打算組建團隊自己做。

  “一個月後,zoom成立了。隨著矽谷的朋友、李嘉誠、紅杉資本等資本的進入,zoom也慢慢發展壯大起來。”

  據說,Zoom的雛形,還與袁征上世紀80年代的經曆有關。那時還在讀大學的他,因苦於與女友漫長的“異地戀”而萌生開發遠程視頻軟件的想法。

  Zoom成立之初,網絡會議軟件市場競爭激烈,前有 WebEx 等巨頭開山,後有幾乎同時期出現的蘋果 Facetime 和GoogleHangout。

  即便如此,Zoom仍然成為“黑馬”脫穎而出。而且,與Pinterest、Lyft,及準備上市的Uber不同,Zoom目前已實現盈利。

  要有美國打法 保證Zoom每件事都透明

作為一個在美國打拚的華裔,袁征有一套自己的管理經驗。
作為一個在美國打拚的華裔,袁征有一套自己的管理經驗。

  作為一個在美國打拚的華裔,袁征有一套自己的管理經驗。

  袁征說,中國文化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做什麼事情都不會先講,先藏著掖著,要做出來之後再講。本質上其實就是怕失敗,怕顯得不穩重。

  有些人尤其是中國員工異常勤奮,週末加班加點把一個項目做好了,拿著Demo去找主管,但大部分主管都會非常不開心,把他痛批一頓。

  因為他們做項目之前沒有提前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只是自己忙目的去做,很有可能公司別的團隊也正在做這個項目,這樣一來就浪費了公司的資源。因此做任何事情之前保持公司內部的透明性。

  “在我們公司,每兩個星期,所有的員工都可以匿名問任何問題,不管問題有多麼尖銳,我們從來都不會改,一定會保證每件事都是透明的(工資除外,工資是隱私問題)。”

  袁征指出,這些問題和答案對所有人都是公開的,每個問題和答案都會被記錄下來。這些問題都是由其本人或者部門領導一起來回答。不同的人對同一個問題有不同的意見也可以互相修改補充。

  “這項製度剛開始實行的時候,受到了很多高管的抵製,問題太尖銳會導致面子上下不來。但是我們依舊在推行這個製度,因為一旦考慮到公司的利益問題,就不會有太多的這種顧慮。”

  袁征說,如果有人因為這個離開,那隻能說明他沒有把公司的利益放到第一位,他也不是公司長期的合作夥伴。

  很多公司的現像是:部門之間有問題,彼此有誤會,都只是憋著都不說出來。這樣其實對公司非常不好,Zoom就鼓勵員工保持透明溝通,發現有任何問題都一定要說出來,因為出發點都是為了公司的利益。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