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載廣州日報存檔大美廣州
2019年04月20日04:09

原標題:67載廣州日報存檔大美廣州

  我從西瓜園走來

  坐落在廣州老城西部的西瓜園,是一處充滿傳奇的所在。20世紀50年代,《廣州日報》在這裏誕生,具有悠久曆史的西瓜園從此開啟了新篇章。

  走過了近67年的輝煌,2019年1月18日,廣州日報報業集團搬遷到廣州琶洲互聯網創新集聚區,如同一艘新聞巨艦矗立珠江邊,開始了全新的征程。而新聞人躬耕半個多世紀的西瓜園將以文化產業的形式繼續文脈傳承,更加活力四射。

  初心不忘,使命在肩。為此,本報推出大型系列報導《我從西瓜園走來》,回望西瓜園內走過的歲月,牢記廣州日報人的情懷與擔當。

  ——感恩西瓜園,踏上新徵程!

  ■經典摘錄

  本文寫在第10次橫渡珠江這一具有紀念意義的節點上。文中有故事的“老廣”,不僅參與過70年代的暢遊珠江活動,也見證過珠江水逐漸清澈的曆程,字裡行間蘊含著一股濃濃的家鄉情。

  十年參與,見證城變

  (節選)

  十年橫渡,情系珠江。昨日下午,第十次橫渡珠江如期舉行。從2006年7月12日重啟橫渡珠江開始,不少“老廣州”親身見證了十年來珠江的每一滴水的變化。十年之間,人在變,城在變,水也在變。人更成熟,城更靚,水更清,唯一不變的是對珠江母親河的那份情懷,和共同保護她的責任。

  6歲時暢遊珠江,橫渡活動舉辦十週年,個人渡江十二回……昨日下午,一身超人裝扮的曾健,因其獨特的服裝造型引起眾多關注。他向本報提供了他多年來橫渡珠江的珍貴相片,最早的一張黑白照片已有42年之久,記錄了他與珠江的不解之緣。

  曾健的父親是一名資深游泳教練。“那年我6歲,和其他小朋友從廣州酒家一直遊到現在中大碼頭附近。”曾健說,1974年7月16日,“毛主席暢遊長江紀念日”,廣州舉辦了暢遊珠江活動,父親帶領了12名5至6歲的小孩組成幼兒方陣,成為當年暢遊活動的一大亮點。“那天我第一次接受《廣州日報》的採訪。”

  在父親影響下,3歲開始學遊水的曾健也成了一名游泳教練。橫渡珠江舉辦十年,他場場未落。

  2006年,廣州再次組織橫渡珠江活動,曾健擔任了海珠方陣的領隊,負責水上總指揮。曾健訓練時十分嚴格,是學生眼裡的“冷酷教練”。最近幾年來,曾健依舊嚴格,但人越來越“放得開”,不論是雷人的假髮造型,還是超人COSPLAY,每次都引起大家的關注。

  “很興奮,很開心。”雖然已是多次橫渡珠江,當記者問起曾健渡江感受時,他仍止不住內心的興奮。

  “水今年清了很多,沒有什麼異味。”曾健認為,珠江目前水質還不能與自己小時候的比,但正在一年年變好,相信以後珠江水會越來越清,越來越好。

  原載於:2015年8月1日A2版

  作者:李棟、何瑞琪、周浩傑、王曉全、黃寬偉

  在經濟高速發展、城市化進程極快的今天,人與自然和諧相處成為除了“衣食住行”外的一項重大議題。一座城市的環境整潔和綠化程度,儼然已經成為一張無法取代的名片,也決定了居住在此的市民的幸福感。《廣州日報》創刊近67年來,始終關注廣州城市面貌的每一個變化:橫渡珠江、廣州百景“新廣州好”評選、啟動垃圾分類、廣州藍……這些嶄新的變化揭開面紗的瞬間,廣州日報人都會奔赴在第一線捕捉和記錄。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沈亦霖

  曆史見證

  生態環保

  廣州這座已有兩千多年曆史的城市,多年來在環境上不斷“換新顏”。作為主流媒體,《廣州日報》也一直在見證和記錄,從每年推出全方位的橫渡珠江寫真,到最全面、最權威的垃圾分類系列報導;從廣州百景“新廣州好”評選引爆全城,到“靚爆鏡”專欄透視城市之美……這些點滴變化,《廣州日報》都用親民生動的視角,為越變越好的廣州添上一抹靚麗的色彩。

  記錄橫渡珠江十三載

  一系列報導的字裡行間,跳動著人們對於母親河的拳拳赤子之心。

  廣州倚靠母親河珠江,水網發達,所以游泳一直是廣州人熱愛的體育運動。早在1930年,廣州就組織過橫渡珠江。而1977年組織的“萬人遊珠江”更是20世紀最後一次大型的珠江暢遊活動,至今仍是廣州人的集體回憶。但遺憾的是,後來珠江水體遭到汙染,很久以來一直無人敢下水。

  2001年,省領導提出“橫渡珠江”的倡議,廣州市委、市政府採取了一系列措施,不斷加大對珠江的治理力度。2006年7月12日,廣州再一次舉行大型渡江活動,借此呼籲廣大市民愛護母親河,同時宣示政府治理珠江水質的決心。

  作為當年的一件全城盛事,《廣州日報》在2006年3月7日就推出了具體的橫渡珠江方案報導,同時引出了背後的故事——當時的省領導參加廣東代表團審議政府工作報告的討論,數次過問他當年一手推動的珠江整治工程的進展情況,詢問今年能否下水游泳——《廣州日報》用講故事的平實筆觸,生動自然地寫出領導們對於橫渡珠江的關心,一幕幕討論就彷彿發生在眼前。

  當年橫渡珠江活動大獲成功,也激起了珠三角各地市民的熱情。此後,每一年橫渡珠江活動都會有大量來自佛山、東莞、肇慶、清遠等地的游泳愛好者前來報到,宛如一場全民參與的歡樂嘉年華。廣州日報體育、政文、珠三角等部門的記者也為此集結,每年都對該活動進行全方位的報導:兩鬢斑白的長者、乳臭未乾的少年、游泳幾十年的老街坊、剛剛能達標的城市白領、城市保潔阿姨……在數年間橫渡珠江報導中,廣州日報著墨最多的,還是這些各有故事的市民,他們親身見證了十多年來珠江每一滴水的變化,而不變的,正是他們對於母親河的拳拳赤子之心。

  百米長卷畫新“廣州好”

  新“廣州好”是近年來廣州日報互動最多的報導項目之一。規模和檔次之高是難以複製的。

  2010年廣州亞運會的成功舉辦,全面提升了廣州的城市形象。借此東風,2010年底,廣州日報報業集團聯合廣州市12區(市)委宣傳部及各部門,策劃推出新“廣州好”大型推選活動。隨後,“選”“賦”“拍”“畫”“展”“遊”“秀”“藏”八大主題活動及報導貫穿2011年全年,成為當年廣州一大文化盛事,更讓世界認識了一個美麗的新廣州。

  新“廣州好”可說是近年來廣州日報互動環節設置最多的報導項目之一。360多萬張的美景選票;2000多幅優秀攝影作品和1000首詩作;逾百萬的圖片巡展參觀人次;十多位廣州市老領導及社會名流為活動題詞賦詩的專題……活動規模和檔次之高,成為新“廣州好”難以複製的靚麗一筆。

  抓住報紙與城市的精神脈動,深挖本地新聞,一直是《廣州日報》的鮮明特色。於是,系列報導中,一個個市民情真意切的舉動,構建起一篇篇真摯樸實的報導:《街坊爭薦門前美景入百米長卷》《退休教師填詞讚新“廣州好”》……新“廣州好”報導一出街就帶著濃厚的人情味,贏得全城關注。

  新“廣州好”貫穿2011年全年,總能保持相當的熱度,其中奧妙就在於環環相扣的活動設置和脈動式的報導節奏。2010年12月9日啟動海選的第二天,廣州日報就大手筆投入版面資源,推出城區120個美景推介專刊,大氣的全美景圖片版面成為讀者爭相收藏的對象;隨後的十多天里,老領導和名家題字題詞、區委書記為美景拉票、主辦單位領導專訪等大篇幅追蹤報導讓新“廣州好”迅速升溫;參與投票能抽取原尺寸大小純金報紙等豐厚獎品更是吸引眾多眼球。2011年3月27日入選百景揭曉後,2011個幸運家庭獲邀免費廣州一日遊、《新“廣州好”百景一本通》口袋書封面及插畫設計大賽、全市12個區(市)百景美圖巡展等報導,一舉掀起了全城“廣州熱潮”。

  最後,整個新“廣州好”活動在《新“廣州好”》百米長卷繪就推出的報導高潮中結束。海選出的新“廣州好”百景,作為廣州的靚麗名片畫入長卷,成為城市建設發展的永恒記錄,更被打造成為動態的廣州版“清明上河圖”,保存在廣州市國家檔案館新館,流芳後世。

  “廣州範本”破解垃圾問題

  市領導多次公開表揚《廣州日報》有社會責任感,“垃圾分類‘廣州範本’試點搞得很好”。

  廣州很早就開始重視垃圾處理工作,但若說真正全民掀起熱潮,應該是從2012年起,破解垃圾圍城便成為當屆政府班子面臨的最緊迫的問題之一。廣州從2012年7月10日召開第一次垃圾分類動員大會開始,連續四年每年都召開一次動員大會,同時在製度建設、政策出台、管理改革、硬件設施等諸多方面力推垃圾分類,市領導更是親自督辦。作為廣州主流大報,廣州日報更是處處響應,並為垃圾分類做出了獨特的貢獻。

  如何破解廣州“垃圾圍城”?這個話題已經在城中熱議、醞釀發酵了數月之久。廣州日報聯合全市多個部門以及各區領導班子觀察尋訪之後,全程跟蹤記錄並且報導試點在推行“廚餘垃圾專袋投放”“垃圾不落地”和“垃圾費按袋計量收費”三大模式期間遇到的難題、解決方法、成功之處,彙成總結經驗形成垃圾分類“廣州範本”,為下一步全市全面推廣垃圾分類提供依據,並試圖將這批“範本”推廣至全城。

  市領導一直很支持和讚賞《廣州日報》開展垃圾分類公益環保活動,並且多次公開表揚《廣州日報》有社會責任感,讚揚“廣州日報垃圾分類‘廣州範本’試點搞得很好”。

  廣州垃圾分類工程影響力甚至傳播到海內外。之後廣州市面向全球公開徵集廣州垃圾分類卡通形象活動,也是由《廣州日報》承辦。此次徵集活動收到參賽作品超過1000幅,除廣東省外,還有來自天津市、河南省、福建省、山東省、湖北省等全國各地專業院校師生及設計機構的參賽作品。廣州垃圾分類項目也獲得了“2015中國城市可持續發展範例獎”。

  “廣州靚爆鏡”拍出“廣州藍”

  各種“街拍”展現了一個美不勝收的廣州,不少作品也成了“爆款”。

  隨著“乾淨整潔平安有序”城市環境建設的持續推進,“廣州藍”的“存在感”越來越強。在這樣一個優美的環境中生活工作,廣州人的幸福感也越來越高。

  自2016年起就在《廣州日報》上啟動的“廣州靚爆鏡”欄目,便是用各種“街拍”直觀體現了一個美不勝收的廣州。廣州日報攝影部記者善於發現美並捕捉細節:市民被天橋上盛放的簕杜鵑吸引駐足拍照、沿江路建築物外牆掛滿了花、市民在花城廣場遊玩,水中倒映出廣州塔……這些展現出廣州之美的圖片在報紙上一經展示就讓人眼前一亮,不少作品也成了“爆款”,吸引市民紛紛轉發。

  這些藍天綠水的背後,都是無數人的共同努力,治汙治水,堅持不懈。如今,街坊在廣州安家落戶,抬頭可見“廣州藍”,大口呼吸新鮮空氣,這樣的生活讓人倍感愜意。

  ■媒體人說

  市領導親自講解垃圾分類

  講述者:全傑,廣州日報記者

  為瞭解決垃圾圍城的難題,當年廣州市委、市政府發動全市力量,投入到垃圾分類這項惠及子孫後代的民心工程之中。說起這股熱潮,追蹤該報導的記者全傑就會想起類似“全民挖掘流花湖、麓湖”那些熱火朝天的盛大場面。

  “這項工作是真正的‘全民參與’。”全傑說,當時《廣州日報》策劃了“廣州範本”連環炮大型活動,聯合市城管委、市婦聯、團市委、市總工會等單位,在全市十二區(市)同時啟動活動。當天,市領導儘管公務繁忙,但也抽空出席了活動,並在簽名簿題詞:“垃圾分類,廣州範本。家家參與,人人動手。”市領導還全程參與了啟動儀式,為“廣州範本”各大參與社區頒授牌匾,觀摩垃圾分類競賽,還親自上台現場講解分類方法和意義。

  接下來,廣州市上下一心,在垃圾分類上打出了漂亮的一仗。全傑說,垃圾分類“廣州範本”三大模式實施以來效果顯著,各個“廣州範本”試點的垃圾量呈下降趨勢。“那時候採訪垃圾分類,我幾乎每天都要到各個不同社區‘明察暗訪’,揭開垃圾桶觀察分類情況、守著垃圾點看居民如何扔垃圾,這些都變成了日常工作,有時候看到居民不懂如何分類,自己也會心急上前幫一把。”全傑說,隨著時間推移,他發現居民的自覺性和參與度越來越高,居民對垃圾分類都表示支持態度,也在盡力做好分類,分類的準確度也越來越高。

  現代科技手段助力“靚爆鏡”

  講述者:蘇俊傑、駱昌威,

  廣州日報攝影記者

  廣州日報攝影記者蘇俊傑還記得,2016年5月,他的一次“掃街”攝影報導無意間開啟了“廣州靚爆鏡”的欄目。“那時,海印橋旁的一棵鳳凰木開花,十分茂密。於是我捕捉了市民駐足拍攝美景的鏡頭。領導覺得圖片很好,就特意為這篇報導設置了‘廣州靚爆鏡’這個欄目,讓市民看到更多廣州的美好之處。”

  隨後,攝影部的記者更加積極地拍攝廣州美景。隨著無人機的快速發展,借助航拍的手段,記者們得以拍攝出許多前所未有的、壯麗的廣州城市風光,也讓更多人領略到廣州的大美。

  攝影記者駱昌威跑遍了廣州的每一個角落去取景。他覺得,新中軸線、二沙島、沿江路、閱江路的大區域綠化帶都做得很好,從高處航拍畫面更美。“除了注重大區域的綠化規劃,在細節上,一些路段也有所改進:比如東風路兩旁增加了很多精緻的花藝佈置,貼近了市民和生活,也提升了花城品牌給人的感受。”

  蘇俊傑說,只要廣州有類似燈光節、園博會等改變城市景觀的大型活動時,廣州日報攝影記者就會紛紛出動,用鏡頭記錄下廣州的美麗。“天氣好的時候,我們也會帶著三腳架爬樓,或者用無人機航拍,從各個角度發現那些不為人知的廣州之美。”

  新“廣州好”掀起全城互動

  講述者:周誌偉,時任廣州日報報業集團品牌戰略運營中心主任;

  葉韻,時任廣州日報報業集團品牌戰略運營中心副主任;

  林洪浩,時任廣州日報記者;

  時任廣州日報報業集團品牌戰略運營中心主任的周誌偉牽頭策劃了新“廣州好”活動。他說,當時廣州正處於“後亞運時代”,亞運開創了“新廣州”。“新廣州怎麼個好法?你自己說好是不算數的,大家說好才是真的好。”所以廣州日報策劃了八大主題活動,發動市民廣泛參與,意圖以市民的親身經曆告訴全世界,亞運給廣州帶來了什麼樣的變化。

  林洪浩曾是廣州日報的記者,全程跟進了新“廣州好”報導。他表示,廣州百景是有曆史淵源的。以前,廣州每隔一個時期就會評選“羊城八景”,景色中的地標性建築也會成為城市文化的一部分。到亞運會之前,廣州在環保方面投入很大,市容市貌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如果從城市容量來看,現在一個區評一個景都遠遠不止八景。所以,為了體現如今廣州的大體量,廣州日報決定評選‘廣州百景’。”

  周誌偉表示,大家在報紙上看到的只是活動的一部分,背後還調動了大量資源。廣州日報為該活動不惜砸入千萬元重金,並從策劃活動到采編、統籌,舉全報社之力,發揮資源優勢,不僅請到了許多畫家畫長卷,也邀請了不少上級領導來參加該活動,包括請到老市長等大家為廣州揮毫。“老市長等領導都認為這個活動對弘揚廣州的形像有著正面積極的作用,非常肯定。”

  如何讓“唱好廣州”這樣的成就性報導言之有物,記者編輯們決定,要與市民形成廣泛互動,讓報導“立”起來、“動”起來——這也成為新“廣州好”系列活動區別於其他採訪報導的最大特點。

  當年擔任活動策劃之一的葉韻表示,在主題的設計上,新“廣州好”巧借《廣州好》詞牌名為切入口,並巧妙接通了廣州日報之前推出的“新廣州、大未來”和“我愛廣州”等品牌主題,將整個報導活動在品牌邏輯和讀者接受心理上加以延伸,充分調動讀者的參與熱情,讓廣大市民成為系列報導內容的主角。

  果不其然,活動一經推出便引爆全城關注,從酒樓食肆的早茶讀報,到公交地鐵上的手機新聞,再到街頭巷尾的街坊閑聊,人們都在不約而同地關注著新“廣州好”推選活動。

  “以前人們總覺得廣州沒什麼好玩的,但亞運之後的廣州就多了許多景點可去。新‘廣州好’活動不但展現了這些變化,也增強了市民的自豪感。”周誌偉回憶道,活動結束後,《新“廣州好”百景一本通》口袋書、攝影集、百米畫卷,都被廣州市國家檔案館新館收藏。“就像把大家最好的回憶收藏起來那樣。”

  渡珠江前記者先下水勘察

  講述者:陳偉勝,廣州日報記者

  作為一名老體育記者,陳偉勝講述了他在2006年之前就開始跟進和參與橫渡珠江策劃的故事。

  陳偉勝說,當時珠江水質已有很大改善,但為了保證下水安全,還是要對水質、水流、水溫、汙染物等進行勘察。“市里找了水文學家、天文學家、氣象學家等人,科學論證了多次,確定漲潮的時間和天氣情況,確定最適宜游泳的河段,最後論證得出在7月12日進行橫渡最合適。”

  彼時,陳偉勝也作為專家全程參與了橫渡珠江的策劃,做了不少方案,包括遭遇惡劣天氣的後備計劃等。“我沒把自己當成記者,只想為廣州做點什麼。”他回憶說,他和時任廣州市體育局和水上中心的負責人坐船到江上,他還親自下了水,測試水溫和水質。“就怕江上的船漏油,如果游泳的時候,有人把油吸進去就會造成窒息,所以要下水勘察。”他笑言自己都被曬黑了,“對我來說,橫渡珠江都沒有前期準備辛苦。但這樣寫出的報導才紮實,而且我也算是為廣州做了一些貢獻,感覺非常自豪。”

  陳偉勝說,橫渡珠江一舉成功後,影響力輻射到全國。“這項體育活動能折射出一個城市的優勢。所以,不少坐擁大江大河的城市也開始學習廣州。”

  當然,最令他感慨的是珠江水質有了極大改善。“20世紀70年代,珠江水很清澈,甚至有江邊小販叫賣茶水,就直接舀起珠江水來泡茶。現在的珠江水雖不能直接拿來泡茶,但比起2006年以前,還是要好上太多了。珠江水越來越清,也是廣州環保生態提升的一個重要標誌。”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