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死了一隻羊》:有著《東邪西毒》氣質的藏區文藝電影
2019年04月26日16:00

原標題:《撞死了一隻羊》:有著《東邪西毒》氣質的藏區文藝電影

在《復仇者聯盟4》的巨輪下上映的《撞死了一隻羊》看起來微不足道,它的題材很難引起廣大觀眾的興趣,無論是它的主題還是講故事的方式都決定了它是一部小眾文藝電影,但小眾文藝電影也分真文藝和假文藝,或者是有趣一點的和無趣一點的。《撞死了一隻羊》屬於那種有趣一點的真文藝小眾電影,看完能讓你琢磨一會兒。它所表現的極簡主義人生中所追求和在乎的內心的平靜,對於每天都追求許多卻依然無法平靜的人們來說,也許具有某種意義。

司機金巴“撞死了一隻羊”。

《撞死了一隻羊》的主人公是兩個叫金巴的人,故事的視角主要從貨運司機金巴展開。司機金巴在穿越無人區的路上意外撞死了一隻羊,然後遇到了自稱要去殺人的金巴。司機金巴送完貨以後,去問了賣羊肉的人一隻羊值多少錢,然後去找寺廟的喇嘛將自己撞死的那隻羊超度了,給了喇嘛錢,並且將羊放到天葬台讓禿鷲來吃,然後又回去買了賣羊肉的人的羊。

司機金巴的行事已經說明了他是什麼樣的人,有信仰的人,心懷慈悲的人。在利己主義者的眼中,撞死了一隻羊,沒有人來找,直接吃了就好了,何必為了一隻羊花錢去超度,又自己再花錢去買羊肉?但是你只要看看那片不見人煙的土地,總是刮著風沙的天空,遠處皚皚的雪山,你就知道沒有信仰,人類無法在如此艱難的地方一直生存下去。而信仰會使那片土地的人變得極其簡單,對金錢、食物的需求滿足基本生存即可,最重要的是獲得內心的堅定和平靜。殺生的罪孽是不可以的,所以司機金巴一直記掛著說要殺人的金巴,連和情人歡好都無法照常進行。

殺手金巴(左)和司機金巴(右)。

殺手金巴也是一個有信仰的人,因為康巴人有仇必報,不報仇的話是恥辱。十幾年尋找仇人,過得像乞丐一樣也要完成這個使命。但在真正見到仇人的時候,卻因為旁邊的孩子而無法下手,也許孩子讓他想起司機金巴說的那句話——“我的女兒就像我的太陽一樣”。金巴的眼淚是為了自己也為了孩子,也許他不希望這個孩子過著像他一樣的生活,一生都活在報仇的命運中無法獲得平靜。

司機金巴找到了殺手金巴的仇人,發現他並沒有報仇,他去尋找的目的也許是想阻止他殺人。但在司機金巴的夢裡,他卻幫助殺手金巴殺死了他的仇人。夢中的顏色呈油畫的金黃,最後一群禿鷲圍在天葬台上吃肉,然後飛向天空。在他們的文化中,被禿鷲吃掉是最後的解脫和平靜。

很多人討論司機金巴和殺手金巴到底是兩個人還是一個人,因為殺手金巴在回憶中的畫面都是黑白加重影處理,看上去像是司機金巴的一段意識。最讓人注意的一個畫面是殺手金巴坐在司機金巴的車上,畫面各留了兩人的一半臉,彷彿兩個半張臉要合起來才是一張臉。

夢境里穿上了殺手金巴衣服的司機金巴。

筆者更傾向於他們是兩個人,但也有可能殺手金巴是司機金巴的過去,因為時空被虛化了無法確認。殺手金巴代表更傳統的藏區文化,生活狀態類似苦行僧一般。司機的情人說過一句話——“現在社會還會有人隨便殺人嗎?”說明殺手金巴所秉持的信念其實逐漸在被時代所拋棄。司機金巴代表更現代一些的藏民,因為他的職業身份讓他看到更多的變化、不同的人生,但他仍然心懷信仰。司機的家庭為何只剩下了女兒不得而知,是否他也承受過殺手金巴那樣的痛苦也無從得知,但他對撞死了一隻羊的選擇仍然是贖罪。同時他也理解殺手金巴的痛苦,因此在夢裡他幫助殺手金巴獲得瞭解脫。

導演萬瑪才旦在各方面的選擇都精簡準確,稍微能看到一點監製王家衛的影響,在客棧處司機金巴和老闆娘對話的場景不知為何讓人想起《東邪西毒》,甚至台詞的意味也有一點沙漠的味道。司機金巴也被問了兩次為什麼老戴著墨鏡,也許是導演對王家衛開的一個小玩笑吧,當然到最後司機金巴的墨鏡如同具有某種象徵意義一般地拿了下來。

這是一個看上去很少又很多的故事,也許只是一個夢,也許是兩個人一生的執念如何解除的過程,也許是一個人從過去到現在的跨越。一部87分鍾的電影,講述了一種和為《復仇者聯盟4》狂歡的人們截然不同的生活,訴說這個世界上有一片這樣的土地,有一種這樣的活法,也許值得一看。

□表江(影評人)

新京報編輯 吳龍珍 校對 危卓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