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社交平台強勢崛起的Vlog,會改變傳統電影業嗎?
2019年04月30日16:32

原標題:在社交平台強勢崛起的Vlog,會改變傳統電影業嗎?

Vlog,video blog的簡稱,顧名思義即為視頻博客。拍攝者以視頻代替文字和圖片,與觀看者分享自己的生活。與強調視頻時長的短視頻不同,vlog對於拍攝者而言更為自由。只要你能夠在視頻中露臉,並真實地分享自己的生活,不管是三分鍾還是二十分鍾,你所拍攝的視頻都可以稱為vlog。Vlog於2006年首次出現,2009年被寫入韋氏大詞典,2012年開始在youtube上蓬勃發展,到現在,youtube上每小時就會誕生超過2000條vlog。

從導演到演員,vlog正在“進入”電影業

Youtube是vlogger們最大的分享平台,博主們在網站上上傳的視頻內容包括但不限於日常生活分享、旅行分享、美食製作教程等等。然而隨著vlogger/youtuber群體的逐漸壯大,vlog拍攝的不斷普及,很多博主不再僅僅局限於在youtube上發佈自己的視頻,而將自己的視野放到了更為廣闊的影視行業。

電影《八年級》的導演博·伯翰

(Bo Burnham)

就曾是這樣一個博主。早在2006年,博·伯翰就因在youtube上上傳喜劇、唱歌視頻而迅速走紅。在那之後,伯翰嚐試過簽約公司、在喜劇節目中扮演角色。而現在,他選擇了將自己拍攝vlog以及其他youtube視頻的經驗運用到一部真正的電影拍攝中——《八年級》

(Eighth Grade)

誕生了。

電影《八年級》和導演博·伯翰(Bo Burnham)(圖片來源:衛報)

在電影里,伯翰同樣多次使用了vlog的形式,主角凱拉是一個喜歡拍攝youtube視頻的中學生。而伯翰同樣常常用凱拉拍攝的vlog片段作為電影畫外音,來向觀眾們解釋凱拉的種種言外之意。同樣的呈現方式也出現在了電影《五尺天涯》

(Five Feet Apart)

和《一個小忙》

(A Simple Favor)

里,主角無時無刻不忘用vlog的形式來和觀眾解釋自己的行為、描述自己的感受。

荷李活大導演們同樣將自己的視野放到了youtube上,史匹堡就是其中一位。據《衛報》報導,史匹堡近日宣佈,自己下一部新片《西區故事》

(West Side Story)

中的瑪利亞

(Maria)

一角將讓瑞秋·澤格勒

(Rachel Zegler)

出演。瑞秋是一名17歲的高中生,在此之前她的全部演藝經曆僅僅是出演學校的舞台劇《怪物史萊克》;不過,可別小看這位小女生,儘管沒有豐富的從藝經曆,但在youtube上上傳自己拍攝的翻唱視頻,就已經讓她收穫了眾多粉絲。

從編劇、拍攝到表演,毫無疑問,vlog和vlogger們正在進入並改變電影行業,這彷彿已經成為影視圈內一個不可逆轉的趨勢。

Vlog在中國:明星效應大於素人崛起?

和國外如火如荼的發展相比,vlog在中國只能算是剛剛起步。很多人將2018年稱為中國的vlog元年,的確,去年上半年開始,vlog在各個社交平台上興起,發展之勢如雨後春筍般不可擋。

國內發佈vlog最重要的平台是微博與B站,圖為“大概是井越”在微博上發佈的vlog(圖片來源:新浪微博)

有意思的地方在於,和國外素人博主通過vlog的形式進入電影業不同,中國vlog的發展似乎一開始就受到影視行業的“反哺”。許多知名vlogger在拍攝視頻之前就是影視行業從業者,博主“大概是井越”在全職拍攝vlog之前是一名脫口秀編劇,關雅荻在拍攝vlog之前則是一名電影製片人;對於劇本和鏡頭語言有所研究的他們顯然更懂得如何在視頻里吸引觀眾。

影視行業對於vlog“反哺”最顯著的部分則是明星效應,歐陽娜娜的vlog在國內爆紅就是vlog在國內崛起的最重要標誌。2018年2月,暫時離開國內演藝圈,到美國求學的歐陽娜娜在youtube上上傳了自己的第一條vlog,真實地記錄了自己在大學期間的生活、工作。從這條不過十幾分鍾的視頻里,大家驚訝地發現那個在舞台上、鏡頭前喊著“加油鹿小葵”和“螞蟻競走了十年”的歐陽娜娜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學習努力、生活上進的陽光少女娜比。歐陽娜娜的這一舉動不僅讓自己實現了口碑逆轉,更讓vlog這種短視頻正式進入了人們的視野。

歐陽娜娜的最新vlog(圖片來源:youtube)

緊接著是王源、林允、吳磊,年輕藝人們紛紛追趕拍攝vlog的大潮,希望通過這樣的形式讓自己更接地氣,拉近和粉絲們的距離。

明星的介入一方面擴大了vlog在國內的影響力,但另一方面也讓vlog行業里素人博主的發展變得更加艱難。國外也不乏明星拍攝vlog的情況,著名黑人影星威爾·史密斯就十分熱衷於在youtube上上傳自己的vlog。但這樣的現像是建立在國外vlog行業已經穩定發展了近十年,素人博主有堅實的粉絲基礎,並不太會受到明星下場的衝擊。而在國內,發展最好的vlogger也不過只有100多萬粉絲,很難真正與明星效應相抗衡。

儘管現階段vlog的發展還沒有真正影響到電影業,但一些國產綜藝里已經率先引入了vlog的形式。綜藝里出現vlog在韓綜里已經屢見不鮮,如羅英石在《林中小屋》的開頭就讓嘉賓蘇誌燮和朴信惠自己舉著相機,向觀眾們介紹自己所處的環境。國產綜藝《我們的師父》里,導演就使用了很多嘉賓自己舉著攝像機拍攝的主觀鏡頭,將藝人的vlog與外部拍攝機位相結合;而《小姐姐的花店》第一期里歐陽娜娜收拾行李的內容,導演組更是直接採用了藝人自己拍攝的vlog畫面,並沒有前往拍攝,一定程度上節省了製作成本。

對於影視行業來說,vlog是一個全新的產物,它的介入對於電影、電視以及綜藝的發展來說,既有機遇,也有很大的挑戰。

綜藝《我們的師父》里嘉賓拍攝vlog畫面(圖片來源:芒果TV)

弊端叢生,vlog進入電影業為時尚早?

在荷李活,《八年級》、《一個小忙》、《五尺天涯》等電影都靈活運用了vlog的形式,瑞秋·澤格勒等vlogger也轉型進入影視行業發展。然而,看似蓬勃發展的vlog和vlogger們,在進入影視行業初期,卻遭遇了不小的阻力。

擁有340萬粉絲的vlogger凱恩·羅利在被選為電影《你給的仇恨》

(The Hate U Give)

的主角後,卻因為自己曾經在一段youtube視頻里開一些與種族歧視相關的玩笑而被換下,最後甚至遭遇了被公司開除的命運。

電影《五尺天涯》劇照(圖片來源:衛報)

這顯然只是vlogger們遭遇的困難中很小的一部分,更嚴肅的是,儘管同為視頻形式,vlog和電影卻擁有兩種完全不同的傳遞信息的方式。電影從誕生以來,就一直是一門關於“敘事”的藝術,導演要思考的問題不只是“講述一個怎樣的故事”,而是“怎樣講述一個故事”。因此,演員的表演、劇本的伏筆、導演的剪輯在電影中都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但vlog卻不同,它所遵循的邏輯是如何簡單、直接地向觀眾傳遞信息,所以vlogger們往往會直接對著鏡頭描述自己的喜怒哀樂。試想,如果vlog真的大面積地進入並影響電影工業的發展,“敘事”這門藝術的魅力將會被剝離;我們或許能夠更加快速直接地獲取信息,但關於電影真正有意思的那部分——如何講好一個故事——卻將不複存在,到那時候,我們真的還會被這門藝術所吸引嗎?

從這個角度來說,vlog和vlogger們要真的進入並影響電影業恐怕仍然是道阻且長。

參考資料:

衛報:https://www.theguardian.com/film/2019/mar/15/five-feet-apart-teen-movies-vloggers

https://www.theguardian.com/film/2019/apr/22/video-killed-the-hollywood-star-will-vloggers-take-over-the-film-world

作者:新京報記者 李永博 實習生 譚栩睿

編輯:風小楊

校對:翟永軍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