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育後遺症引熱議:我們對女性生育瞭解得還太少
2019年05月13日18:07

原標題:生育後遺症引熱議:我們對女性生育瞭解得還太少

▲圖文無關。圖視覺中國

母親節期間,關於生育後遺症的話題在互聯網上引起廣泛的討論。

網友JZ在微博開啟了一條有關“生育後那些沒有人告訴你的事”的話題,關注女性生育之後的漏尿、子宮下垂等後遺症,收穫了2000萬閱讀和上萬回覆。

隨後,台灣知名女團組合S.H.E成員Ella在社交媒體髮長文慶祝自己的第三個母親節。她在文中透露,自己因為在生產過程有點睏難,造成子宮和膀胱脫垂,“我打噴嚏、原地跳躍、跑步等動作都會造成尿失禁”。她尋求醫師協助後,動了手術,情況才有所改善。最後,Ella也喊話,“母親不是超人,在所有過程中有任何困難和沮喪,請你們一定要尋求幫助”。

坦白地說,許多人這才第一回聽說“生育後遺症”的概念,包括許多已經生育過的女性。哪怕她們也因為生育遭受了身體變化帶來的困擾,但她們普遍以為“別人或許也這樣,忍一忍就過去了”。為何我們以往對於生育瞭解不多?為什麼仍有不少人認為,女性承受生育的痛苦是“理所當然”的?

對於生育,我們瞭解得太少

就在上週,新京報書評週刊做了個《知道生育會帶來的身體傷害後,你還願意當媽媽嗎?》的徵集活動,很多女性留言:對於生育可能帶來的身體傷害,沒有人告訴她們。

通過徵集,我們恍然驚覺,除了我們所知道的諸如羊水栓塞這種危險性極大的生育風險外,生育還可能帶來更多、雖然不是致命卻可能嚴重影響精神和生活的傷害。比如側切、漏尿、疤痕疼痛、反複乳腺炎、腰痛、腱鞘炎、痔瘡等。

哪怕是時下國家衛健委正在著力推廣的“無痛分娩”,普羅大眾的認識仍然非常有限。不久前,我剛好看到本地的一家醫院做的一個對於準爸爸的採訪,不少準爸爸仍然堅持認為“麻醉會傷害寶寶”“做了無痛分娩,以後腰會一直痛”“無痛分娩是醫院的盈利手段”等。

這些共同指向的是,無論是產婦還是產婦家屬,對於生育相關訊息的瞭解非常匱乏,並沒有生育知情的自覺意識。

疼痛不是成為母親的充要條件

生育文明指向三個層面,生育觀念文明、生育科技文明和生育製度文明。我們對於生育的無知,除了科技發展滯後、製度建設不夠外,還有至關重要的一點——生育觀念落後。很多人都認為,生育必然是疼痛的,想要成為一個母親就得忍受疼痛,否則“不配當媽”。

在我們的傳統理念里,女性的職責就是相夫教子、生兒育女,女性是依附於家庭存在的,她的主要價值就在於“生育”,尤其是生兒子。哪怕是21世紀的今天,不少老一輩仍秉持這樣的看法,“結婚就是要生孩子的,你不生孩子幹嗎結婚”“哪個人生孩子不痛的,忍一忍就過去了”。這個時候,假若像Ella一樣遭遇生育後遺症也得忍過去,否則就會被視為“矯情”。

而在我們以前接受的種種教育里,母親總是與“犧牲”“奉獻”“無私”等聯繫起來,歌頌母親沒有錯,但我們不能反過來以這樣的標準來要求所有的母親,好像你不能忍受疼痛,你就不配為人母。

女性在成為一個妻子、母親之前,她首先是她自己。疼痛不是成為一名母親的充分必要條件。

女性應該有更充分的生育自主權

生育觀念的文明,不僅指涉生育知情權,減免女性生育中不必要的疼痛,重視女性生育後遺症,還指涉著對女性生育自主權的尊重與保障。

我們都知道,生育權是一項基本的人權,公民的生育權是與生俱來的,是先於國家和法律發生的權利。雖然婚姻法中規定,夫妻雙方都享有生育權。假若丈夫想生育,妻子卻不想生育,誰的權利優先?

對此,人民法院出版社編撰的《婚姻案件審理要點精釋》中解釋道:“男方生育權的行使與實現既然需要利用女方的身體,就應當尊重女方的人身自由權、身體支配權及健康權,兩相權衡,女方的權利比男方的生育權具有優先保護地位。因此,生育權應傾向於保護婦女選擇是否生育的權利。事實上,婦女可以自行決定採取包括墮胎在內的各種避孕方法,並決定是否讓男方成為父親。”

換句話說,生育雖是女性的生理功能,成為母親雖然是一個女性的權利,但這絕非意味著女性是生育機器,女性有權對生育說“不”。

這絕非在詆毀生育,或者鼓吹不要生育。人類繁衍生息數千年,絕大多數成為妻子的女性都主動選擇生育,這是因為:雖然成為母親可能需要面臨各種風險和痛苦,但作為一個母親也有無與倫比的快樂。倡導生育文明,與是否倡導生育無關,我們本質上倡導的,是“文明”。

□從易(專欄作家)

編輯 李冰冰 校對 陸愛英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