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干梨花春帶雨
2019年05月13日11:49

原標題:竹干梨花春帶雨

省作協扶貧駐村工作隊隊長李浩東

扶貧隊在隰縣竹干村的家

作家、書法家柴然為當地群眾揮毫潑墨

  “昨日桃花飛,今朝梨花吐”“驚飛遠映碧山去,一樹梨花落晚風”“雨打梨花深閉門”……古人從不吝嗇於對自然萬物的讚美。暮春時節,正是梨花盛開之際,在晉西呂梁山南麓的隰縣,一群作家、書法家沐雨而來,為當地竹干村的村民送來文化大餐。

  隰縣屬黃土高原殘塬溝壑區,是全國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位於隰縣西南的陽頭升鄉竹干村,是省作家協會定點幫扶村。4月末,由省作協駐村幫扶工作隊發起,省作協、省青聯、隰縣縣委、縣政府聯合主辦的“文化梨鄉·書法進農家”扶貧扶智扶誌公益書法展在竹干村開幕,周邊縣市、四鄰八鄉的幹部群眾慕名而來,共睹盛況。

文化扶貧墨香竹干

  4月20日,穀雨,春季最後一個節氣。“雨生百穀”標誌播種移苗、垵瓜點豆時節的到來。一大清早,省城文化界的20多位作家、書法家,冒著淅淅瀝瀝的春雨向隰縣出發。“春雨貴如油”,穀雨的雨更是彌足珍貴,有雨則預示今年雨水會豐沛,無雨則雨水會匱乏。

  隰縣是僅10萬餘人的小縣。春秋時期晉文公重耳分封於此地,隋開皇五年置隰州。《爾雅》曰“下濕曰隰”,以州帶泉泊下濕故以“隰”,足見此地水土適宜,便於農耕。如今,隰縣80%土地種植梨果樹,當地人80%收入來源於梨果產業。近年來,隰縣縣委、縣政府為打造梨花節文化內涵,提升玉露香品牌影響力,已連續舉辦了八屆梨花節。恰逢隰縣舉辦第九屆玉露香梨花節之時,我們此行借賞花之名,送文化下鄉,為扶貧攻堅助力。

  雨中賞梨花,素雅潤澤,別有一番滋味。《詩經》中有“山有苞堤,隰有樹遂”的記載。樹遂就是指梨,“隰有樹遂”像一個預言,註定隰縣成為梨之故鄉——中國金梨之鄉、中國酥梨之鄉、中國玉露香梨第一縣。

  次日早起,雨過天晴,春光明媚。我們一行趕到竹干村時,村中央廣場上已經聚集了上千人。身著演出服的鑼鼓隊,鋪好的紅地毯,台下襬放了幾張寫書法的大桌子,毛氈、紙筆俱備,就等著書法家們現場揮毫潑墨,讓村子裡的人們大開眼界。

  僅有八九百人的竹干行政村,包括三個自然村。村野寂寂,從未彙聚過這麼多文化人。孩子們歡快地四處張望,大人們熱情地參觀、品評。兩層的舞台上面,懸掛著裝裱好的300多幅書法作品,出自我省作家、書法家羅向東、張銳鋒、張石山、曹平安等28人之手。這些作品展覽之後,將捐贈給村集體和村民,竹干全村329戶,戶均1幅,可實現村戶全覆蓋。

  活動現場,省作協和省青聯的領導蒞臨講話,並對12位孝善基金獎獲得者進行了表彰。“竹干村孝善基金”是2018年,由省作協出資設立,旨在村民中倡導孝老愛親的風氣,建立和睦奮進的村風村貌。竹干村兩委也向省作協贈送了“弘揚優秀文化,助力脫貧攻堅”的錦旗。

  參加開幕儀式的張生勤、劉偉、柴然、張建亞、蘆思白等書法家現場書寫。在場群眾圍著書案,目不轉睛地看著書法家鋪紙提筆,落墨成書。一個多小時里,書法家們筆不停,汗如注,來不及喝一口水,為村民書寫了近百幅作品。風吹過,近旁的梨園香氣馥鬱,會場的墨香瀰漫心頭。

梨花深處落地生根

  竹干村附近的土塬上,到處盛開著梨花、蘋果花。車行之處,賞心悅目。剛到村口,車停在一片梨園旁邊。繞過兩戶農家小院,就到了省作協駐村幫扶工作隊的駐地。三眼窯洞,一片尚未栽種的菜地,院心一樹開得正美的桃花,幾叢含苞待放的芍藥,便是他們在此地安營紮寨的“家”。

  掀開門簾進得窯洞,眼前一亮,簡單而不簡陋,雅緻而不繁複,真是文氣十足,別有洞天。廚房、衛生間、壁爐、書案,一應俱全。青磚牆上掛著“食野之蘋”“梨鄉精舍”“達觀”等條幅,整個窯洞點綴得古樸別緻,興味盎然。駐村幹部拿出隰縣梨招待大夥,剛從冷庫拿出來的玉露香,汁水豐富,甘甜脆香,嚐後無不嘖嘖稱讚。

  第一書記李浩東介紹說,起初他住在村委會,吃百家飯,日常洗漱衛生都很難解決,兩年下來,身體也吃不消。為了紮根竹干村,他提議租下一處廢棄小院,修整舊窯洞作為扶貧工作隊駐地。“起碼解決吃喝拉撒問題,不僅節約開銷,還能讓駐村人員安下心,村民看到我們紮了根,心裡也踏實,做起工作來也方便很多。”

  省作協副主席張銳鋒在隰縣掛職縣委副書記、省直幹部駐村幫扶工作隊大隊長也有1年時間了,他對竹干村頗有感情,講起村里的故事繪聲繪色。一年前,小院來了一隻小黑狗,他們便養了起來,取名黑妞。黑妞長大成熟還有了身孕,一個多月前突然失蹤了,大夥心裡難受了很久。沒承想十多天之後,黑妞帶著剛出生的6只可愛的小狗回來了……村里人司空見慣的事,在作家眼中就是一幅生活百態圖,那些尋常百姓事,都可以付諸文字,精彩非凡。

  扶貧隊的王國偉是省作協《黃河》雜誌社的副主編,既是詩人、作家、編劇,書法功底也了得,每到過年,他都為村民書寫春聯,這次活動的大多數書法家就是他一一聯繫的。一聽說給村民寫字,大夥無不響應,上至80歲的老書法家,下至20歲出頭的90後書法專業畢業的大學生、書法教師,都踴躍奉上書法作品。給振興鄉村鼓勁加油,為群眾幸福生活高歌。

  竹干村,美如其名,有著竹子般的雅,也有著擼起袖子加油幹的勁頭。竹干村種植梨果的曆史相當悠久。47歲的張保平就是個種梨能手,他養種管理的1畝多玉露香梨示範園,在他的精心養護管理下,一年的收益能達到七八萬元。如今,他和愛人又發展栽種近十畝梨果園,幾畝小樹剛開始掛果,5畝蘋果已收成可觀。為此,他作為農民代表出席了臨汾市的“兩會”,他的事蹟曾上了央視七台和三台。“現在村里誰在城里沒有一套房子?收入高了,說到底還是靠這幾十年一直與時俱進地改良蘋果、梨,發展梨果產業的收益。國光不行了,改種紅富士,金梨不行了改種酥梨,酥梨價格下來了,改種更好的玉露香品種。現在我們村,有誰去爭貧困戶?”質樸惇厚的張保平個頭不高,常年下地勞作,使他的膚色黝黑紅亮,說起話來帶著幾分農村人的羞澀,可說的全是實在話。“這幾年多虧了扶貧工作隊的幫助,我們日子好了,可得感謝人家李書記和省作協的同誌們……”

  2014年,竹干村建檔立卡貧困戶63戶152人。在省作協5年來持續不斷的幫扶下,先後爭取項目資金150餘萬元,發揮竹干村是“隰縣梨”原產地標識村,是農業部公佈的“全國一村一品示範村”的品牌優勢,大力發展特色梨果產業。幫助竹干村新建和改造了300噸規模的恒溫庫一座和果筐廠、光伏發電站、電商服務平台等配套項目,帶動貧困戶增收脫貧,光伏項目效益全縣最佳,集體經濟成功破零。村級電商服務基地成為全國農村電商服務平台現場觀摩大會的觀摩點。至2018年底,只剩貧困戶1戶3人,提前實現整村脫貧。同時村容村貌、精神風貌發生了巨大改變,成為隰縣“雙文明建設”先進村。

扶貧隊員的詩與遠方

  “雨濕輕塵隔院香,玉人初著白衣裳。半含惆悵閑看繡,一朵梨花壓象床。”在暮春,我們看到了詩意般的竹干村。但眾所周知,“幸福都是奮鬥出來的”,哪有平白無故的成功。“梨花開放之前要剪枝壓條,花開之初要疏花施肥,果子長到指甲蓋大小就要逐一套袋,還要二次套紙袋,收穫時節更要輕拿輕放,冷庫低溫恒溫保存……哪一個環節都不能疏忽。”在竹干村待了5年,李浩東儼然成了行家裡手。

  當過兵的李浩東,既是竹干村的第一書記,也是省作協駐村工作隊的隊長。幾年中,隊員換了好幾輪,他卻心懷遠方,紮根竹干,堅守了下來。在最忙的時候,他曾3個月住在村里沒回過家。他理解基層幹部肩頭的擔子,理解他們的辛勞和壓力,職責所在,他從無怨言。

  “打鐵還需自身硬。”這是李浩東的口頭禪。從城市到農村,思維上要有所轉變,要急他們所急,想他們所想,解決群眾難題,才能贏得信賴,工作才能開展下去。為農民服務,先要自己吃透政策,才能宣傳到位,落實下去,從而施惠於群眾。2016年,竹干村準備投資建果品恒溫庫,為了爭取配套資金,必須盡快撰寫可行性報告,請專業人士來幹,時間來不及不說,還要花一筆費用。李浩東當仁不讓,接下這個活兒,積極協調提交申請,幫助竹干村在2017年底建成了果品恒溫庫,成為竹干村發展梨果產業、脫貧致富的一大基礎性工程和亮點工程。

  幾年當中,扶貧隊員們多次帶生病的村民到太原尋醫問藥,住院治療,想辦法幫群眾節省開支,享受各項報銷政策。幫村民找工作、捎東西,扶危濟困,捐錢捐物,更是他們的日常。

  在村民眼中,他們是省里來的幹部。而在扶貧隊員們心中,這裏是他們的又一個家。稍閑下來的時候,李浩東和幾個隊員就招呼村里人打球下棋、讀書寫字。小院雖是租來的,但日子卻是自己的,劈材燒火,整畦平地,喂雞養狗,看花開果熟,聽鳥鳴犬吠,炊煙嫋嫋,真實而生動。周邊的幹部群眾也喜歡來駐地聊天談心,反映問題,商討發展大計,老窯洞的改造最讓他們感佩,“文化人把窯洞變成了舒適的家,把單調的日子過成了田園牧歌。”

  省作協派到隰縣的青年作家楊遙也是扶貧工作隊的成員,陳克海是附近羅鎮堡的第一書記,正是因為有了在扶貧第一線的工作經曆,他們才能飽含深情地寫出了受到社會各界稱譽,反響強烈的反映山西扶貧攻堅的紀實文學《擲地有聲》。

  2018年5月,隰縣入圍2018中國最美縣域榜單。省作協駐村隊員們在這恬靜如畫的隰縣,引領著鄉村生活的新風尚,也將這裏過成了心中的詩和遠方。

本報記者 周俊芳 文/圖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