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獨立”袁詠儀:我就花男人的錢,怎麼了?
2019年05月15日07:28

  前兩天,“袁詠儀的經濟獨立”上了微博熱搜,我朋友圈好多人轉發截圖。

  上熱搜的截圖來自袁詠儀參加的一檔節目。主持人問她家裡財務誰做主,袁詠儀說我們很獨立的。

  主持人又問一起拍攝節目的時候怎麼獨立,袁詠儀說分賬,各占百分之五十。

  精彩部分在這裏:“我就是非常獨立的,獨立到很少用自己的錢。”

  大家在一個群裡討論這個熱點,有人覺得“獨立”這個詞,被袁詠儀濫用了:你既然獨立,就應該用自己的錢。

  但我要為袁詠儀撒花。在女性被“獨立”綁架得越來越嚴重的這些年,很少見到這麼清醒、自信的新女性了。

  本來女性的獨立就不是無所不能、無所不為;而是珍視自己的付出,精準計算得失,避免結婚式致貧、離婚式工傷。

  袁詠儀不是第一次這麼拎得清。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寵愛,袁詠儀能在婚姻里被獨寵28年,不是因為顏值即正義(想想洪欣),而是因為她是一個好的婚姻引領者,她懂婚姻,她對自己慈悲。

  《妻子的浪漫旅行》里,大家談論男人的出軌問題。袁詠儀也說得特別實在:

  “沒有人可以保證一直會白頭到老,但你要把你現在擁有的東西,包括孩子、財富,全部都給我,當你可以放棄我們現在的所有時,那你就去吧。”

  你瞧張智霖看她的眼神,是不是特別崇拜?

  愛情里什麼最重要?性與吸引。

  所謂電光火石的愛,主要成分是荷爾蒙。

  婚姻里什麼最重要?錢與習慣。

  錢與習慣,組成了我們日常所說的三觀。

  三觀不合的夫妻,首先一定是在錢上扯不清;其次是生活習慣方面,喝咖啡的瞧不起吃大蒜的。

  可能會有小朋友問,那麼愛情跟婚姻是兩回事嘍?

  當然不。

  愛情是婚姻的前提,婚姻是愛情的變異。走入婚姻後,愛的重點變了。

  木村拓哉在跟許知遠的對談中,也談到這個問題。

  許知遠問他:“什麼是愛?”

  木村回答:“自己不是最重要的,愛要先考慮對方。

  戀愛的時候,可能還是覺得自己是第一位,但昇華為愛之後,最重要的就不是自己了。”

  (注意許知遠的表情,他可能真理解不了這個)

  所以,什麼是愛?

  婚姻里的愛,關注的不是我能給你什麼,而是你真正想要什麼。

  愛就是我知道你的付出、你的不安、你的委屈,我知道女人最大的安全感是錢。

  正如男人的安全感是事業(其實差不多一個意思),所以我不會說你勢利,不會對你小氣。

  90後對於袁詠儀的印象,可能局限在她是張智霖的太太,愛買包,偶爾上綜藝秀一波恩愛,撈一點金。

  其實袁詠儀的事業起點,遠遠高於張智霖。

  袁詠儀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專業,放在炒人設的今天,是妥妥的學霸。

  1990年香港小姐冠軍出道 ,那個年代的香港小姐,不僅拚顏值還拚智商。

  1992年,憑《亞飛與亞基》一片(跟她配戲的是梁朝偉和張學友),袁詠儀獲得第12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人獎,其後兩年,蟬聯金像獎影后。

  2001年與張智霖結婚後,袁詠儀的工作減產,2006年生下兒子,就基本處於全職太太狀態了,這幾年孩子大了,她才偶爾出來工作。

  在袁詠儀近70部電影作品里,婚後拍的只有9部,而且全部是配角。

  你說女性結婚生孩子,尤其事業女性選擇做全職太太,是不是相當於換了一份工作?

  新工作的收入從哪裡來,當然從家庭收入里。

  這裏要糾正一個概念,婚姻作為一個經濟利益共同體,預設合夥人製。不存在誰賺錢,誰不賺錢,而是分工不同。

  如果太太選擇照顧家庭,那麼丈夫的收入就不能叫男人的工資,而是叫家庭收入;

  反過來,男人做煮夫,道理是一樣,大家都是憑本事吃飯,不存在誰養誰的問題。

  婚姻中,無論男人還是女人,回家全職是做什麼?

  當然是做家庭總管,既然是總管,首先管的就是錢,只管孩子,那叫保姆。

  我認識一個女生,二胎前,供職於國內頂級媒體,才華橫溢、前途無量。生完二胎,辭職做了全媽。

  辭職前,她跟丈夫收入都不低,誰也不用花誰的錢。

  決定辭職的時候,她對丈夫說,以後家庭財產,包括你的銀行卡,都必須放在我手裡,我每個月給你發零花錢。

  丈夫說:“你這是升職了?”

  她回答:“當然。如果你不同意,你就回家帶孩子,我的錢全交給你。”

  如今,她全職在家已經5年,經常說,一個女人,如果能把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管好,就能管好一個公司。

  她從不覺得自己離開了事業女性的團隊,而是覺得自己依然是一個獨立、堅強、自信、智慧的職業女性,只是換了一個戰場,換了一種方式。

  她身上的自信,來自於她真的是用管理公司的標準要求自己和家人。

  而一個公司最重要的是什麼?現金流。

  如果你辛辛苦苦,買件500塊錢的衣服都不能自己做主,女人的自信和誌氣就會慢慢被磨掉。

  至於愛,那是虛活兒,男人想給你就給你,不想給就不給,何況有時候,如果女人能想買就買,誰還在乎那點甜言蜜語?

  這位家庭股份有限公司CEO對我說:

  “全職太太是高危職業,如果家人不把你當領導,你千萬別傻到回家做保姆。

  尤其受過高等教育、事業處於上升期的女性。錢,就是你的兵權,你不掌握兵權,就什麼都不是。”

  不僅僅是全職太太,婚姻本身,就對女性存在更高的風險。

  首先,因為女性需要承擔生育責任,男女在婚姻中的付出是不對等的,女性無論多麼放飛自我,只要結婚生孩子,一定付出比男性多。

  其次,女性所承擔的時間成本更高。男人只要有錢,50歲離婚,很容易找個20幾歲的女孩結婚生孩子。

  甚至根本不需要太多的錢。

  我一個朋友,29歲,親媽給她介紹了一個49歲離異的公務員,職務為處長。

  親媽滿意的不得了,覺得這個男人除了年紀大一點,別的條件簡直好上了天。

  現實就是這麼殘酷。

  女孩除非不結婚、不生孩子,只要這兩項納入了你的人生計劃,你就必須放棄那些陽春白雪的幻想,為自己規劃靠譜的人生。

  都說港女務實,我倒希望大家都能學一下袁詠儀這樣的務實。

  在庸常而現實的生活面前,對於當代女性來說,最大的陷阱就是我們常常被架得太高。

  戀愛時,吃頓飯都AA製,男朋友給買個包,立刻要還雙鞋——可你不知道,你現在收到的所有禮物,一旦走入婚姻,都會加倍奉還,所以你有什麼不能心安理得的?

  育兒中,男人缺席,女人要搞定一切,做有三頭六臂的獨立好媽媽——可你不知道,一個真正獨立的女性,應該像管理公司一樣管理男人,連比爾·蓋茨都每個星期接兩次孩子,你丈夫有什麼資格喪偶式育兒?

  生活中,無論多苦多難,都看不到男人的錢,甚至連男人賺多少錢都不知道,被稱讚為能量女性——媽鴨,你不用男人,也不用男人的錢,你幹嘛要結婚呢?

  有時候,我真覺得所謂“獨立”,以及當下潮流對於獨立的理解,是男權社會對女性的捧殺。

  真正的獨立,不是不能弱、不能靠,而是我弱、我靠,但我有理!

  而女權,也不是藐視生活、打倒男人,把自己架在雲端,好像天下就你最能。

  女權所爭取的永遠是男女平權、精誠合作,是拿回屬於女性的尊嚴、權利,以及我們理所當然應該享受的輕鬆與愜意。

  只有這樣,友誼的小床才不會翻,家庭這個公司才能責權分明,創造更多價值、撒更多狗糧、溫暖更多恐婚、恐育的單身男女的心。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