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言君:曲終人散看抽籤
2019年05月16日07:27

  2019年度比誰臉更歐,正式落下帷幕。塘鵝喜提錫安,成為最大贏家。大衛-格芬雙手捂臉,喜極而泣,進而仰天長嘯。

  “熟男版阿King是阿King,幼童版阿King也是阿King,給他們當辦事員,應該沒什麼不同。”

  興許有鄉親不太理解,一個新秀而已,至於吹那麼狠?哪年的新秀不給捧的神乎其神,最後還不個個原形畢露?關於這事情得這麼看,狀元雖然年年有,但並不是每一年的狀元都能像錫安那樣,還未進入聯盟便被各大鞋商哄搶。別的不說,在杜克與北卡的焦點對陣中,錫安只打了30秒便因為被踩破球鞋導致膝蓋扭傷退場,不但把勾大哥嚇個半死,還導致勾大哥市值瞬間蒸發10億,史稱錫安事變。

  如今錫安還未正式參加工作,各大鞋商便已打的不亦樂乎。四月初傳來的消息是,從勾大哥到阿迪達斯,從安德瑪到彪馬,從紐巴倫到安踏,都已經加入這場競逐。如今,李爾寧也浮出書面,湊了個1234567。之於錫安而言,他得做出一個艱難的選擇了。

  球迷可以狂吹,但資本不會,由此來看,大抵只有天空,才是錫安的極限了。

  塘鵝贏得盆滿缽滿,湖人呢?同樣運氣不差,古斯馬像極了《美人魚》里的文章,“我們都是受過專業訓練的,除非憋不住,無論多好笑都不會笑,除非忍不住。”很顯然,能以小博大拿下4號簽,不說頭等獎,至少也是個二等獎。至於4號簽該如何運用,進可交易梭哈,退可自行使用,此所謂可攻可受。

  這裏順便插一段,坊間流傳著陰謀論,說的有鼻子有眼,但陰謀論的致命傷在於太傾向於湖人利益,而忽略了紐約以及其他球隊的利益。畢竟洛杉磯是大市場,紐約也是大市場,所以在洛城真正以低價撈到一字眉前,暫時對此持保留態度。

  另一路贏家便是灰熊,誤打誤撞撈了個榜眼簽,莫蘭特巴雷特二選一,搭上已然嶄露頭角的賈倫-積遜,不敢說鵬程萬里,至少未來有了點奔頭。更High的是,通過撈到榜眼,灰熊避免將首輪拱手送給塞爾特人(前八保護)。而如此一來,塞爾特人便成了大輸家。

  點解塞爾特人成為大輸家?理論上綠衫軍2019年可以手握四個首輪,即自己的首輪,快艇的首輪(樂透保護),灰熊的首輪(前八保護)與帝王首輪(狀元保護)。就賽季中途來看,一度曾是三個樂透預期,但凡打包交易,威力所向披靡。只是安吉匹夫天生好賭,非得按兵不動靜待開獎。結果,自然是日了狗了。哪來的三樂透?只剩一樂透,還TM是第14順位的。

  算是應了一句老話,賭狗與舔狗,都不得House。

  期望中的三樂透變成14順位、20順位與22順位,安吉今夏真是尷尬透了。眾所周知,中後段的簽並不怎麼值錢,首輪14順位同樣不怎麼值錢,甚至仨首輪疊一塊兒,都未必能有第4順位值錢。這等同於塞爾特人如果想要梭一字眉,就必須得把塔圖姆,杰倫-布朗與今年仨首輪統統送走,否則很難與與湖人的恩格林+波仔+古斯馬+4順位為核心的籌碼一較高下。瞧見沒?歷經季後賽與抽獎大會,籌碼貶值到這般境地,安吉怕是連撕了歐弟的心都有了。

  其餘的輸家包括紐約人,太陽與騎士。其中尤以紐約損失最為慘重。在原本的計劃里,紐約佬今夏精心準備三人份的偉哥,分別是杜蘭特,歐弟與錫安,預備一併吞服,完成從熊大到雄大的蛻變。然而另兩份八字還沒一撇,第一份已被告知是由麵粉製成……從盜夢空間到孤星淚,如此巨幅落差,心態崩不崩?肯定崩了,誰頂得住啊。

  紐約目前的心情,類似於“老子一個賽季含辛茹苦瘋狂擺出17勝,就值一個探花簽?還得吃灰熊的泔水在莫蘭特與巴雷特你撿一個,這他娘日子還能不能往下過了?”戰績倒數第二的太陽與倒數第三的騎士同樣心情低落,唯一慶幸的是,這哥倆並不像紐約那般誌向遠大,所以再苟一年,大概也是能接受的。

  當然了,各位老鄉最關心的,莫過於抽獎塵埃落定後,一字眉去究竟哪兒。理論來講,湖人與塞爾特人都摩拳擦掌打算梭一把,不過問題在於,拿下錫安後,塘鵝真想組個幼兒園嗎?

  人多蓋塌房,年輕人太多也未必是什麼好事,畢竟個個都是心高氣傲的主,憑什麼給你個新人打輔助?指不定一語不合就開嗆,把球隊氛圍攪的天翻地覆。基於這種考慮,如若一字眉鐵心要走,塘鵝興許會考慮尋求這樣的交易———即與某支渴望戰績突破的球隊交涉,獲得一位成熟全明星,與一支潛力股,類似於馬刺交易複製人的方式。

  這種交易的好處在於,成熟全明星與霍樂迪,不僅可以確保球隊戰績下限,也能以老將的身份傳幫帶,並最大程度精簡新星數量,以便於球隊能將全部資源統統投入到錫安的培養上。簡而言之,就是全隊上下統統圍著錫安轉的同時,還具備衝擊季後賽的可能。

  不過,究竟找誰好呢?

  大衛-格芬坐在辦公室里,冥思苦想仍百思不得其解。問候一下巫師的比爾?首都未必會放;與費城聊聊丞相?可這廝實在不會投籃……正心煩意亂時,篤篤篤,辦公室大門被敲響了。

  “進來。”格芬喊了一聲,一張熟悉的面孔,映入眼簾。

  “是你?”格芬眉頭一皺。

  “是我。”來人回應道。

  “你不該來。”

  “但我還是來了。事先聲明,此番前來,只為解憂。”

  “你能解憂?”

  “然也。”

  “說說看。”

  “你鶘交易一字眉,希望得到一位成熟明星,對不?”

  “沒錯。”

  “再搭一支潛力股,對不?”

  “也沒錯。”

  “剛好,我們可以完成一筆愉快的買賣。吾有上將主席,經驗豐富,控場成熟,還有兩大獨門絕學《球場十八摸》與《如何賺到4000萬》,可以悉數傳授,教給錫安;此外,我還有潛力新星哈爾滕施泰因,人稱德國獨輪車,破產小司機,膚白貌美,乃是新鮮出爐的發展聯盟總冠軍,忍痛割愛,一併送給你了。”

  話音剛落,格芬起身,面色猙獰。

  翌日……

  “咱們的總經理,還好嗎?”費爾蒂塔站在新奧爾良第一人民醫院病房前,詢問火箭CEO泰德-布朗。

  “慘啊。”布朗泣曰。“為了我火,莫總不惜以身試險,深入鶘穴,欲得鶘子,結果剛攤出底牌便談崩了。要說買賣不成仁義在,可格芬那撲街非說咱莫總侮辱他智商,當即吹雞,結果二十多個大漢一擁而入,足足群毆了莫總10分鐘,打的叫一個慘啊,據說現場鬼哭狼嚎,三裡外都能聽到。”

  “咱進去看看。”費爾蒂塔一聲長歎,推開病房門,剛一進門,便給嚇住了。

  “你怎麼胖成這樣了?”費爾蒂塔搶步上前,一把握住莫雷的手。

  “還……還不是昨天被打的。”渾身綁滿繃帶的莫雷,帶著哭腔說道。“老……老闆,我真的盡力了。”

  望著捨身為火,慘被群毆到胖了百來斤的莫雷,又想了想火箭今夏這一盤死棋,費爾蒂塔忍不住悲從中來,哇的一聲,抱頭痛哭。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