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商打假人的天堂與地獄:有人獲利頗豐 有人鋃鐺入獄
2019年05月16日23:42

  職業打假,有人獲利頗豐,也有人因此鋃鐺入獄。

  作者 | 楊泳潔 編輯 | 安心

  “你怎麼證明那棵橡樹已經20歲了?”

  儘管鄭敏一向能言善辯,但對於這樣的詰問還是理屈詞窮,因為他沒辦法讓一棵已經做成了桌子的橡樹開口說話。

  鄭敏遭遇的不是一般的詰問,而是碰到了“職業打假師”——這個群體幹的事情與電商平台的打假治理不同,他們通常是寄生在各大電商平台,以打假之名,行欺詐之實。

  鄭敏是一家傢俱製造廠的老闆,他在京東和天貓都有自己的網店,用戶反饋及口碑都不錯,銷量也一路走高。在去年,鄭敏就遭遇了兩次職業打假師,對方針對的都是其產品的數據真實性問題。

  最近這一次“被打假”發生在京東。鄭敏的網店在銷售一款橡木桌子,在產品描述中,他們稱,這款桌子“選用20年橡木精心打造”。這句話被職業打假師盯上了。對方購買後很快給出了差評,並通過京東的工商舉報投訴菜單進行了投訴,稱賣家涉嫌虛假宣傳,並對產品描述中使用的“精心”二字也提出了異議。而後,京東客服很快聯繫到鄭敏,要求提供相關證據。

  實際上,作為傢俱生產商,鄭敏有時吃不準產品描述中哪些詞能用哪些不能用。結果很顯然——鄭敏拿不出證據可以證明那款桌子的橡木材料有20年的樹齡。

  經溝通後鄭敏發現,職業打假師團隊的主事人是一位律師,對方表示如果在鄭敏這裏收不到賠償就會去法院起訴。為了盡快息事寧人,鄭敏答應私下向對方支付10000餘元。

  遺憾的是,差評已經無法取消,鄭敏當月的傢俱銷量也從80件跌到了10件,負面影響顯著。

  1

  6000元的賠償和600000元的損失

  在職業打假師面前,相比於鄭敏的“快速就範”,周到選擇了反抗,可惜並沒有成功。

  最近周到家銷售的一款電動按摩椅“火”了,天涯、百度等到處都能發現它的蹤跡。但這個“火”只會讓周到“上火”,因為這些內容都在直指他們家產品不好,涉嫌虛假宣傳,對銷量有直接影響。

  而這一切的背後是一位老練的職業打假師在推動。今年315前夕,山東的田小魯在周到的京東店舖購買了一款價值一萬餘元的電動按摩椅,收貨後反手就是一記差評,並在評論中曆數週到公司在註冊資本、外國設計師等方面涉虛假宣傳,同時發起了工商投訴。在多方聯繫後,田小魯提出索要5000元的賠償,然後退款退貨。

  周到是上海的一家電動按摩椅經銷商,從2013年就開始在電商平台做相關業務,這不是他第一次遭遇職業打假師了。此前,他通常會以幾百元解決,這次他不想再嚥下這口氣。同時,他又擔心付錢後對方會把產品鏈接發到職業打假師聚集的群裡,到時他們一窩蜂索賠的話,他是招架不住的。因此,周到採用了拖延策略,他希望通過跟對方討價還價抓到對方的罪證。

  然而,田小魯比他想像的要狡猾許多,無論是QQ聊天還是電話溝通,對方絲毫不提要錢的事,甚至開始拒接任何來自上海的電話。

  而周到的拖延徹底激怒了田小魯,後來,她甚至連京東客服的調解電話都拒接了,並開始在多渠道傳播周到的產品涉嫌虛假宣傳的問題,同時,她還向按摩椅的生產方所在地浙江的某工商局舉報,而她在京東後台的工商投訴也很快流轉到周到公司所在的上海某工商局。目前,周到已經接到當地工商局上門核查的通知,要求他們提供相關證明。

  迫於工商監管的壓力,周到最終向田小魯支付了6000元以求和解。在收款之後,田小魯隨即撤銷了她在浙江的工商投訴,並答應刪除在小紅書、天涯等平台發佈的相關內容。

周到向田小魯支付6000元賠償的回單,圖片來源:周到本人提供
周到向田小魯支付6000元賠償的回單,圖片來源:周到本人提供
周到與田小魯的和解協議書,圖片來源:周到提供
周到與田小魯的和解協議書,圖片來源:周到提供

  糟糕的是,周到依然要面臨2-50萬的工商罰款。相關工作人員表示,他們懲罰的是周到的虛假宣傳行為,與對方是否是職業打假師和拿到賠償款無關。

  事情到這裏並未結束,因為差評的存在,周到的店舖積分被京東平台調降了兩分;今天如果在百度搜索這款按摩椅的相關信息,排在搜索結果前列的依然是田小魯發佈過的負面信息。受此影響,他的網店4月份銷售額下滑60萬元,損失慘重,而且負面影響還在繼續。

  “我玩不過他們,認輸!”周到無奈地說。讓周到覺得理虧的是,他的確被對方抓到了把柄——他們的按摩椅產品質量沒問題,但在上線之初為提升品牌形象,他們在產品描述中,打造了一個所謂的由外國設計師設計的形象。當時很多經銷商都採用了這樣的說辭做推廣,周到也覺得這是營銷包裝的好手段,就跟著使用了。

  依據廣告法,這樣的推廣方式的確涉嫌虛假宣傳。如今,周到已經下線了所有相關的描述信息。

  被職業打假師打假的不僅是大店,部分新開的小網店也會被盯上。林羽去年在淘寶上線了一個飾品設計店,因為一款飾品和某大牌比較類似而被打假師舉報。因擔心被罰,林羽選擇賠款了事。雖然單件商品售價只有幾百塊,但對方用了幾個不同的賬號同時下單,這筆賠償相當於讓她一個月白干。

  2

  輸贏難說的官司

  任岩是很多商家眼中的“英雄”,因為他在跟職業打假師的官司中贏了。

  去年7月份,有買家在任岩的淘寶店舖購買了一款沙發,但聲稱安裝試坐後並不舒適,認定任岩店舖的產品描述內容——“耐磨性比普通高68%,透氣性比普通高33%,舒適性比普通高68%”是在誘導購買,對消費者存在欺詐。買家要求店舖退回貨款3980元,並按照三倍金額(即11940元)進行賠償。

  任岩周圍開網店的朋友基本上都被職業打假師“糾纏”過,他認為,賣家們“苦職業打假師久矣”。自認產品質量沒問題、又是自有品牌的任岩選擇了反抗。

  買家起訴了任岩的公司。法院審理過程中認為,任岩的銷售過程並不存在欺詐;另外,法官發現,僅2016年,原告因網絡購物或線下購物產生的相關訴訟案件就有6件,有職業打假師的嫌疑。因此,法院最終駁回了原告的全部訴訟請求,並要求原告承擔99元的案件受理費,但並無其他懲罰。

任岩與買家的民事裁定書,圖片來源:任岩本人提供
任岩與買家的民事裁定書,圖片來源:任岩本人提供

  雖然贏了官司,但任岩覺得自己並沒有贏,因為他的產品廣告語被判定為“發佈虛假廣告的違法行為”,被罰款12000元。

  在任岩看來,職業打假師之所以有恃無恐,就是因為贏了官司可以拿錢,輸掉官司也無需承擔任何責任。而賣家很可能是最終的輸家,打官司過程繁瑣,曆時較長,耗費人力、物力無數。

  “現在願意打官司的賣家也越來越多了,就是要讓職業打假師知道我們不怕,不好敲詐。”任岩憤憤地表示。

  3

  QQ群中的職業打假產業鏈

  鄭敏們面對的並不是打假師個人,而是一個巨大的職業打假產業鏈。

  在QQ搜索“打假”,會出現密密麻麻的各種打假群,其中不乏付費群以及一些規模達千人的大群。

QQ上的打假群
QQ上的打假群

  山東的高峰和無數的打假大軍就隱藏在這些密密麻麻的QQ打假群中。最多的時候,高峰加入了十幾個500人以上的大群,同時,他自己還組建了一個2000人的大群,各個群的管理員有時還會互推群成員,儘量招徠更多的人入群。

  而QQ打假群中,既有熟知相關法規的“老鳥”,也有無數類似大學生或寶媽的“小白”,他們只想通過打假賺點外快。

  在高峰看來,打假也是一門技術活,要熟知《廣告法》與《電商法》,而且有一整套完整的流程。

  在群裡,群主或老鳥會按品類對電商平台上銷量好的店舖進行“掃瞄”,一旦發現某款產品描述有問題就會迅速拍下證據,同時將產品鏈接和打假話術丟到群中,發動群裡的打假師們下單,收貨後給出差評並進行舉報,同時發起“只退款不退貨”,用他們的行話說這叫“吃貨”,之後就是靜等商家賠錢。

打假群聊天截圖,圖片來源:採訪對象提供
打假群聊天截圖,圖片來源:採訪對象提供

  有時候,單個的舉報會被電商平台駁回,但多人同時舉報的話,平台通常都會受理,而賣家為了保證店舖正常經營,大多會忍氣吞聲,在退款之後還要再支付約30%的賠償金。

  以一個打假群為例,一雙售價450元的鞋子被群主列為了打假標的,“小白”們“上車”後如果能打假成功,就能拿到售價的3成左右作為賠償。但按照規定,小白們每單需向帶頭打假的群主或老鳥返傭48元,也就是所謂的“上車費”。當然,如果小白們一次性拍下了多雙鞋,打假收益可以倍增。

  而作為打假群的群主,他們得到的並不止這些,他們會著眼於規模效應,博取多層次收益。

  群主會在多個群內推廣,通過他發佈的鏈接下單打假的人均要向他支付“上車費”,有的群主甚至一次能帶幾百人“上車”;小白們下單後,群主通常會要求他們填寫幾個統一的地址,“吃貨”後,群主統一進行傾銷,小白們並沒有“吃貨”的資格。

  除了博取規模化的打假收益,不少職業打假師還做起了“收徒”的業務。高峰就曾交了388元學費學習如何職業打假。所謂的培訓內容,就是他收到的幾份Word文檔,其中講述了相關的法規和可能存在的敏感詞,實際上,他發現這些資料百度上都能找到。熟悉之後,高峰才發現,所謂的“導師”還是一位在校學生,雖然年紀輕,對方已經已運營著數十個大群,打假一次就能獲得數萬元收入,全年收入據說能破百萬。

  相對於高峰的規模化打假,李靖從事的則是小團隊模式——打假工作室。整個工作室僅有6個人,但分工明確,有人負責收集信息、做好記錄,有人負責與賣家的客服聊天抓漏洞,有人負責舉報、跑腿,還有人負責與賣家交涉、談條件,老闆則是律師出身。

  因為團隊齊整,李靖所在的工作室在搜尋“獵物”時也非常講究,那些看起來明顯在賣假冒偽劣產品的小店不在他們目標範圍內,因為一旦索賠過高老闆很可能直接關店了,打假師還可能會因此損失貨款,得不償失。他們聚焦的是那些單價較高的電子、傢俱等產品,會從銷量較好的網店中選擇其爆款產品下手,而後從工商舉報到發律師函再到法院起訴,有一套流水線操作流程,成功率高且每次收益都不錯。

  除了職業打假,李靖的工作室還承接職業差評和惡搞競爭對手的生意,獲利頗豐。

  4

  職業打假的罪與罰

  據新京報,2018年11月13日,深圳龍崗警方披露了一起通過“惡意差評”對電商平台店家進行敲詐勒索的網絡黑惡勢力犯罪集團。

  主犯蔣某龍原本在某電商平台經營電器,被人敲詐後意外發現打假這個生財之道,於是,如法炮製“做了幾單”,而後在暴利的驅動下一發不可收拾。他甚至專門成立了藍宮Demon聯盟網站(下稱“DM聯盟”),招募職業打假師,報名者需要通過測試,及格後才能進入其團隊。

  整個網站內容以打假為主題,隨處可見諸如“3·15維權在行動”、“消費與安全”、“反不正當競爭,反假冒偽劣侵權”的標語。

圖片來源:新京報
圖片來源:新京報

  據其官方資料介紹,DM聯盟是由最早一批職業打假人聯合創立,他們中不乏資深律師,在打假圈內享負盛名。但DM聯盟向加入其中的學員們傳授的卻是針對電商網店的各類“敲詐方法”。

  憑藉對電商和店家的深入瞭解,蔣某龍業績驚人,共向近200家各電商平台網店敲詐7900餘單,涉案金額500餘萬元,遍佈全國多個省市。

  在中倫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劉新宇看來,電商平台賣家虛假宣傳或宣傳時存在漏洞的現象很常見,如果買家差評、舉報之後再索要錢財,這就涉及敲詐勒索罪了。

  根據《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條[敲詐勒索罪]的規定,敲詐勒索公私財物,數額較大或者多次敲詐勒索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製,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劉新宇提到,遭遇職業打假的賣家可以向公安機關報案,由公安立案偵查。但挑戰在於,很難索賠和取證,賣家很難證明自己的損失與職業打假師的敲詐勒索有直接的因果關係。

  有些賣家無奈之下選擇了“以牙還牙”—他們成立了諸如反惡聯盟這樣的網上平台,把自己碰到的打假師信息分享到平台上,形成買家黑名單,防止更多賣家受騙。

  也有不少賣家潛入了職業打假師的群裡,試圖發現他們的蹤跡,進行預防。尤其是自家的產品鏈接被丟入打假群時,他們會選擇暫不發貨,避免可能發生的損失。

  對於職業打假,京東認為,大部分停留在廣告用語、標籤標識、頁面標錯等問題進行投訴、舉報,並以此高額索賠,對打擊經營者真正的欺詐行為起到的作用非常小。對於平台上的職業打假現象,京東回應稱,會採取措施予以防範,包含通過合規機器人排查商品頁面信息、加強對商家法律法規的宣導培訓,同時通過大數據分析,對碰瓷行為進行區別,以免誤傷商家。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