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賽馬再破局?國內僅兩家上市公司佈局,暫無實質進展
2019年05月23日17:11

原標題:海南賽馬再破局?國內僅兩家上市公司佈局,暫無實質進展

  根據天眼查發現,目前在海南還有數家企業涉及賽馬產業,包括海南賽馬娛樂有限公司、海口市桂林洋農場等。

  海南文昌舉行新春馬術嘉年華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海南已初步擬訂《海南省關於發展賽馬運動的指導意見》,並報海南省政府審定的消息,讓一直頗受關注的海南賽馬業再成熱點。

  受此影響,海南板塊異動拉升,多隻海南賽馬概念股隨之漲停。截至今日收盤,中體產業、羅牛山、海航創新保持漲勢,分別上漲10.01%、3.25%、0.31%。

  不過,新京報記者梳理髮現,雖然目前賽馬概念股不少,但參與賽馬產業的公司數量寥寥。A股上市公司中,僅有2家佈局賽馬領域。

佈局一年有餘,兩A股上市公司賽馬業務暫無實質進展

  農牧公司羅牛山曾有“海南賽馬第一股”之稱,去年4月已入局賽馬領域。

  羅牛山產業園 圖片來源:羅牛山官網

  羅牛山當時發佈公告稱,與廣州一馬賽馬有限公司簽署了共同打造國際馬產業園項目的框架協議。據悉,該馬場將定位為以賽馬綜合體、教育、休閑農業、共享農業為一體的體育、農業生態項目。

  不過,隨後深交所多次發函問詢羅牛山是否利用賽馬概念炒作股價。此前羅牛山董事長徐自力被指通過中鐵信託相關資管計劃低買高賣,借“賽馬小鎮”利好清倉,持股時間不足24個月,狂賺1.9億元。

  在此之前的兩個月,另一海南上市公司海南瑞澤透露,子公司聖華旅遊已在海南出資成立註冊資本為5000萬元、以賽馬產業為經營方向的全資子公司,經營項目涉及賽馬場經營管理、賽事組織、策劃馬匹馴養等。

  如今,起步時間已一年有餘,根據公開報導,目前兩家公司相關業務均在前期籌劃階段,暫無實質性進展。

  廣州一馬賽馬有限公司的董事長陳廣新於近日公開表示,羅牛山的賽馬項目幾乎沒有任何進展,還在等待政策階段。他表示,羅牛山最大問題是調整土地規劃。

  海南瑞澤董事會秘書於清池則在2018年度業績網上集體說明會上透露,目前海南省尚未公佈賽馬產業細則,公司也在積極推進賽馬產業的前期籌備工作進度。

  記者根據天眼查發現,目前在海南還有數家企業涉及賽馬產業,包括海南賽馬娛樂有限公司、海口市桂林洋農場等。

仍存三大瓶頸問題,全產業鏈馬場投資需數百億

  去年4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關於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開發的指導意見》提到鼓勵發展沙灘運動、水上運動、賽馬運動等項目,支持打造國家體育旅遊示範區。

  這是我國第一次明確提出鼓勵海南發展賽馬運動,此前的相關政策均稱“馬術”,而非“賽馬”。

  隨後,海南省旅遊和文化廣電體育廳主要負責人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將借鑒國際上的成功經驗,發展海南的賽馬運動及賽馬產業,為遊客提供更多的休閑娛樂選擇,豐富海南自貿區、中國特色自貿港建設內容。”

  到了去年12月,國家發改委印發《海南省建設國際旅遊消費中心的實施方案》,提到擴大體育旅遊消費,鼓勵海南發展賽馬等運動,這則消息再次引發外界對於海南賽馬產業的關注。

  實際上,賽馬業對經濟有直接帶動作用。以世界最大的馬業國——美國為例,據美國馬業委員會(AHC)2017年報統計數據,2017年美國馬業直接創造的經濟價值達500多億美元,直接創造的工作崗位有98萬多個,加上各種直接間接及引導性支出,美國馬業對GDP的總貢獻超過1220億美元,創造相關就業崗位達170多萬個。

  目前我國賽馬產業尚處於起步階段。國內仍有許多製約賽馬產業發展的瓶頸。根據興業證券3月發佈的《社會服務業報告》,中國賽馬國際化的最大障礙就是缺乏無疫區。

  在賽馬運動中,要求馬匹繁育、飼養、訓練和比賽都要在特定的“無規定動物疫病區”(簡稱“無疫區”)開展。據公開資料顯示,目前除了中國香港沙田馬場,內地首個也是唯一的無疫區馬場在廣州從化地區,占地面積150萬平方米,最多可同時容納超過650匹馬。而國內其他場地繁育的馬匹,則不能出口到國外,因此建設更多國際認可的無疫區則十分有必要。

  此外,我國賽馬業的相關配套產業也不發達,專業人才缺口較大。

  報告指出,作為資本聚集型行業,賽馬產業投入巨大。現代化賽馬場至少需500畝土地,配套用地需數千畝,僅賽馬場核心建築週期是1至3年,投資國際規模馬場主題基本建設需要20億-30億,全產業鏈馬場投資可達數百億。

  新京報記者 張姝欣 編輯 王進雨 校對 吳興發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