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工智能倫理建設正經曆飛速發展階段
2019年05月24日00:39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 楊棄非 每經編輯 曾健輝

  “10年前,我就在談論人工智能的倫理問題,但當時可能就幾十個人感興趣,現在,已經有幾千個人願意為這個話題共同參與一個會議了。”耶魯大學生物倫理學中心科技與倫理學科主任溫德爾·瓦拉赫(Wendell Wallach)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如是說道。

  當對人工智能的倫理建設已逐漸在全球範圍引發關注,中國的參與可謂恰逢其時。作為國際人工智能治理大會(ICGAI)的發起人,瓦拉赫在主持了集結眾多人工智能行業領袖的紐約峰會後,於5月21日轉場北京,參加了太和智庫主辦的中國人工智能倫理與治理網絡構建研討會。儘管對中國情況瞭解不多,但他已經能明顯感覺到這裏的發展氛圍。

  “現在,包括AI在內的新科技發展得過於快速並很快形成體系,但由於他們具有巨大的顛覆性,我們應該盡快有所行動,讓倫理和科技的發展同時進行。”瓦拉赫告訴記者,“我感覺,這個過程在中國會非常迅速。”

  科技與倫理應同步發展

  “一個新科技誕生後,總會先經曆快速發展的階段,在我們還沒有考慮清楚想要什麼和不想要什麼的時候,就迅速形成了體系。而這些科技總會帶來顛覆性的變化,我們疲於保持對變化的掌控,更沒有時間進行反思。往往是等到改變開始減速時,才進入調整階段。”瓦拉赫說道。

  一個例子是,在英國,伴隨第一次工業革命產生的童工問題,直到19世紀才在國家層面進入立法解決程式。時間推進到當下,第四輪以人工智能為核心的產業革命正在興起時,更多人開始意識到,在科技尚未形成體系時,及時引入倫理,才能更順利地建立倫理治理機製。

  清華大學蘇世民書院院長薛瀾在研討會上就指出,中國現在處於一種“特別的階段”。“因為中國實際上錯過了前三次工業革命,儘管錯失了一些機會,但也得到了好處——我們不用太過於擔心倫理方面的風險。”他說,“現在,中國與其他國家一同加入了工業革命技術開發、應用的階段,因此將此問題納入議程。”

  在瓦拉赫看來,培養一種科技與倫理應同步發展的匹配思維方式尤為重要,世界需要掌握這種在面對顛覆性科技時思考究竟要什麼的判斷能力。

  但據瓦拉赫觀察,中國人工智能倫理建設已經開始進入一種飛速發展的階段。“幾年前,中國只有少數技術人員在談論倫理問題,現在,許多大公司已經將其視為重要議題。”他向記者表示,“我看到這裏的發展土壤,儘管我還不知道現在這個議題的討論度有多廣,但我感覺發展的過程會非常迅速。”

  參與國際治理可國內先啟動

  “中國的人工智能產業能進入全球前兩位,加之中國巨大的人口總量,其參與人工智能倫理國際機製將影響到太多人。”基於這種理解,瓦拉赫在探索建立人工智能全球網絡時,很早就開始考慮中國的加入。

  但瓦拉赫也明白,更多國家的參與也意味著難度的增加。“儘管一些國家提出了倫理的原則,但他們還沒有具體的實施路徑,因此仍然需要在全球層面建立新的標準。”瓦拉赫指出:“由於不同國家有不同的價值,因此在建立全球網絡時會存在很多差異。”

  面對這個問題,中國要如何參與到國際規則的建立當中?

  在瓦拉赫看來,可以從國內的角度率先考慮。“首先,中國可以向外明確其發展人工智能倫理和公益的思路,比如,重視倫理問題,推進不同利益相關方的對話,並將這種對話擴大至公眾層面。”

  他提到了一種權衡的方式——當人工智能與公益發生衝突時,可以選擇一種審慎監管的方式,在為科技留出適度發展空間的同時,採取的禁令在以保障大眾利益的前提下,有條件的放開,以這種方式使公眾瞭解人工智能倫理的邊界。

  此外,他也認為,在人工智能這樣的專業領域,政府也可以更多地納入科學家與科技從業者的聲音,以作出更加有前瞻性的決策。

  “現在,儘管倫理的發展對每個國家來說尚屬起步階段,但中國的人工智能倫理生態已經開始建立起來。”瓦拉赫說,“我認為,中國有更大的責任參與到國際機製的建構當中,最好是再加快步伐。”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