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TV的四年坎坷路 還要走多久?
2019年05月24日08:02

  本文來自智能電視網

  2015年3月24日,暴風科技在A股上市,創下了40天36個漲停的紀錄,最高價327.01元/股。但A股神話沒有持續多久就宣告終結,5月21日之後,暴風科技股價斷崖式下跌,最低時為最高價的21.7%,僅71.02元/股。當外界以為暴風科技僅曇花一現的時候,奇蹟再次發生。暴風科技重新漲回到234.26元/股,雖與最高價有一定差距,但形勢已是一片大好。然而,短暫的三天之後,暴風科技以跌停報收……正是這種過山車式的股價走勢,暴風科技一度被外界稱之為“妖股”。

  當時接受媒體採訪時,馮鑫表示,“妖股這個詞,我也不喜歡,但也沒有其它的詞來形容不是。”彼時的馮鑫一定沒想到,4年之後,由自己一手創造的暴風科技竟會迎來“生死劫”,而罪魁禍首之一,就是暴風TV。

  暴風TV成立,表面風光背後辛酸

  2015年7月,暴風科技與海爾集團旗下的日日順、奧飛動漫、三諾數碼合資成立成為暴風TV,加入了當前激戰正酣的互聯網電視戰局。按照暴風科技董事長馮鑫的說法,暴風TV的成立,對標品牌就是樂視和小米,目標是成長成為百億級的公司。

  暴風TV成立不到半年,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發佈了旗下首款“超體電視”。之所以叫超體電視,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配置了業界首創的“插拔式”分體設計,硬件可以升級而不用更新屏幕,暴風TV宣稱“升級成本可以降九成”。

  有意思的是,在這場發佈會上暴風TV花了大量篇幅對比小米、樂視,暴風TV CEO的劉耀平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豪言,暴風TV發佈後,一年的銷量肯定會超過小米。

  事實上,當時互聯網電視市場已是一片紅海。如日中天的樂視,市場份額已經連續兩年增長100%,小米出貨量也有百萬台,再加上微鯨、PPTV、風行等新晉互聯網電視品牌,暴風想要突圍談何容易?

  但暴風TV有自己的核心邏輯——生態反哺。基於暴風DT、VR計算平台生態、開放的內容生態以及IP娛樂三大生態能力,劉耀平認為,“獲取到300萬用戶的時候,我們可以有比較合理的盈利條件。同時,生態反哺是可持續循環的,用戶量越多的條件下,反哺能力越強。”

  暴風TV也確實按照事先規定好的路線發展。2016年5月,暴風TV推出了全球首款VR電視,並於9月推出搭載AR技術的暴風超體電視45X。999元的超低價格,一時間掀起虛擬現實與智能電視結合的浪潮。在這場“玫瑰風暴”的席捲下,暴風TV新品開售5分鍾售出了3萬台。

  在此之間,暴風TV還獲得了寧波航辰投資管理合作企業2億人民幣A輪融資,彼時暴風TV估值已經達到20億人民幣。這家新成立的公司,僅用一年時間估值就翻了4倍,創下了當時互聯網電視融資和估值增長速度新紀錄。而暴風科技也在5月25日正式發佈公告,更名為暴風集團。

  但表面風光始終掩蓋不了背後的辛酸。根據2016年暴風集團公佈的財報顯示,暴風TV在給暴風集團帶去了高速增長的同時也帶來了巨額的虧損。暴風在財報里給出的解釋是,“電視行業的電視面板等原材料價格大幅上漲,導致電視產品的成本大幅增加。此外,暴風TV處於市場擴張期,在品牌推廣方面不斷加大投入,加大營銷推廣力度,營銷推廣費用不斷增加。”

  時任暴風集團CFO的畢士鈞當時也在溝通會上解釋,“虧損是由於我們的發展邏輯變了,上市前我們是純互聯網公司,收入很穩定,但是上市後我們逐漸加入魔鏡和TV業務,和以前不一樣了。2015年投入魔鏡比較多導致虧損,後來我們把魔鏡剝離出去,現在換成TV業務投入比較多,所以會虧損比較多,邏輯是一樣的。”

  “賠本賺吆喝”其實是當時大部分互聯網電視的狀態。當時,暴風集團的股價已經長期維持在40元左右。

  人工智能搶灘登陸,虧錢也要瘋狂賣

  2017年,人工智能技術為電視行業帶來了新的發展機遇。暴風集團原先所堅持的“N421”戰略也開始轉向,演變為AI+兩塊屏。暴風TV的市場規模仍在持續擴大,當時的目標是在三年內實現1000萬台電視銷量。但這在外界看來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目標,要知道2016年最輝煌的樂視,整體出貨量也沒有超過600萬台。

  也正是這一年,電視巨頭樂視轟然倒塌,這讓一直處在第二梯隊的暴風看到了機會。迎著人工智能的風口,暴風TV在5月份推出了首款可實現遠場語音交互的人工智能電視——暴風人工智能電視 X5 ECHO,4個月之後又發佈了智能電視系統AI2.0。在暴風TV看來,這場以人工智能為目標的搶灘登陸戰中,自己已經取得了先發優勢。暴風CEO劉耀平不止一次提出,人工智能將引領電視產業第三次革命,推動中國電視進入AI 時代。

  但此時的暴風TV仍舊處於虧算狀態。一方面是因為上遊面板價格上漲,另一方也硬件補貼也讓獲客成本不斷攀升。根據暴風集團年中報透露,2017上半年,暴風TV淨利潤虧損高達1.29億元。有媒體算了一筆賬,按上半年35萬台的出貨量計算,平均每台暴風電視虧損達368元。

  為了不再拖累上市公司,馮鑫不得不將TV業務剝離出去。在半年報業績說明會上,馮鑫表示“上市公司不會再向TV和VR業務進行輸血,未來只能靠他們自己造血”。

  9月份的風迷節上,脫離了上市公司的暴風TV再次通過降價、以舊換新等方式大力推廣自家電視產品。不止是線上,線下也有6000家門店參與到這場聲勢浩大的“以舊換新”活動。用暴風TV自己的話說,這是一場“人工智能語音電視普及風暴”。

  頂著賣一台虧一台的壓力,暴風AI電視在雙11當天的出貨量就超過13萬台。根據暴風內部員工的說法,“這是給投資方看銷量增長的好機會,所以虧錢也會瘋狂賣。”

  在2017年末,事情迎來轉機。暴風TV成功引入東山精密和如東鑫濠的8億元戰略投資,這在一定程度上減輕了暴風TV在資金上的壓力。反映在暴風集團2017年年度報告上,暴風TV實現營業收入134827萬元,同比增長45%。2017年電視產品虧損減少32%,虧損率縮窄。

  All for TV,全力發展暴風TV業務

  看到希望的馮鑫在2018年伊始再次調整策略,提出了“All for TV”的集團戰略,並首次披露未來TV業務整體注入上市公司的規劃。這也意味著,家庭互聯網將成為暴風集團的主戰場,TV業務將承載著暴風集團的全部希望。

  對於2018年互聯網電視市場,暴風劉耀平曾表示,“樂視是把自己給斃了;蘇寧是在用渠道的思想做互聯網品牌;微鯨是資源沒用好,入場姿勢不對,慢慢出局了;其他大麥電視、17TV不多做評價了……整個陣營就只剩下‘風米之爭了’。”

  於是在米粉節前一天,暴風TV開啟了新一輪“玫瑰風暴”,意在截胡小米。999元的40吋電視再次如願引爆市場,略微尷尬的是,這場“玫瑰風暴”並沒有刮太久。僅僅一個星期之後,這款999元的暴風電視就已經需要預約,並且僅在限定時間內限量搶購。當時有網友吐槽,“才賣4000台就漲價了,這是玩不起了嗎?”

  即使是這樣,暴風電視當月還是賣出了6.88萬台,5月,銷售量更是達到了11.13萬台,同比均大幅度增長。馮鑫在採訪中透露,即使40寸電視售價低至999元,其毛利率仍為正。用於獲客的硬件扭虧為盈,馮鑫所設想的商業模式便有了立足的空間。根據馮鑫的預計,2018暴風電視銷量將不低於200萬台,至2019年,暴風集團會進入大規模的盈利期。

  但是根據暴風集團在2019年2月份回覆問詢函的公告顯示,暴風智能電視2018年銷量約70萬台。而照此數據計算,在2018年,暴風TV每賣出一台智能電視約虧損1000元。公告稱,2018年暴風TV虧損擴大的主要原因是其收入下降,成本費用上升。2017年成本費用率130%,2018年成本費用率增長到187%(未經審計),同比增加57%。

  從暴風集團2018年年度報告來看,暴風集團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11.2694億元,較2017年同比下降41.15%,暴風TV為暴風集團貢獻營收9.38億元,佔比超過83.23%,但由於暴風集團的硬件業務一直處於補貼燒錢階段,暴風TV的虧損也相當嚴重,2018年累計虧損高達11.91億元,直接將上市公司淨利潤拖累為-10.90億元。

  自2018年9月以來,公司股東眾翔宏泰、瑞豐利永、融輝似錦先後減持股份。持續下跌的股價也讓暴風TV的融資進程數度遇阻。

  事實上,2018年7月份就有消息稱,有投資人擬以現金5億元人民幣,對暴風TV進行增資。馮鑫在後期接受媒體採訪也透露,投資人來自互聯網公司,但直到現在也沒有戰略投資者現身。

  負面消息纏身,暴風TV發送“遣散”通知

  2019年5月,多家媒體報導稱,多位暴風TV員工表示,收到了總部正式發出的“遣散”通知。隊伍宣佈解散,目前公司已搬離原辦公地。但很快暴風TV給出回應稱,公司並未解散,只是做了一些行業調整,公司原辦公場地因合約到期後不再續約,公司新辦公地址已經投入使用。

  在此之前,暴風TV還身陷“討薪門”,近十名疑似暴風TV員工拉著橫幅維權,要求返還被拖欠半年的工資。至今,暴風TV微博評論上還有討薪的言論。

  資料顯示,2019年一季度,暴風集團再虧1.75億元,淨資產則僅剩下684.66萬元,貨幣資金為631.60萬元。值得注意的是,截至3月末,暴風集團還有2.20億短期借款,14.73億應付票據和應收賬款,2.63億其他應付款。

  截止5月23日,暴風集團收盤價為7.10元,市值僅剩23.04億。

  (根據網上公開報導、資料整理)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