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丨30歲黃雅莉的新舞台,竟然讓05屆超女重聚
2019年05月27日20:28

原標題:揭秘丨30歲黃雅莉的新舞台,竟然讓05屆超女重聚

  ​黃雅莉是歌手也是一位圈內圈外公認的手工達人,大張偉曾開玩笑叫她“收破爛的”,因為很多別人看起來沒用的東西,黃雅莉都能通過一雙靈巧的雙手,將它變廢為寶。她去參加《蒙面唱將猜猜猜》里的戰服是她自己做的,這次,她給自己做了個獨一無二的“舞台”。

  在黃雅莉30歲之際,黃雅莉“借光計劃之三十而莉裝置藝術展”在過去的這個週末於北京798藝術區完成了30多天的展覽,何炅、李宇春、張靚穎、周筆暢等人紛紛來到這個展覽上為她站台,黃雅莉說,這個裝置是她給自己30歲的禮物,也是她下一個人生階段開始的地方。

  藝人方供圖

  從16歲參加《超級女聲》進入觀眾視野到現在,與何炅在這季《嚮往的生活》中感受相同,黃雅莉這十四年來的青春都是在大眾視野里完成的成長、蛻變,面對新京報的鏡頭,黃雅莉分享了與2005屆幾位“超女”再次相聚的幕後趣事外,也有感而發,“你回頭看一下那年的青春,我們都在一塊兒就可以了。不要有謾罵,不要有質疑,不要有那些詆毀,都這把年紀了,何必呢?

  視頻里有著那年夏天的回憶。新京報我們視頻製作

A.展覽揭秘

有五個空間的移動集裝箱舞台

  北京798 藝術區包豪斯廣場上,在過去的一個多月的時間里立著一個偌大的集裝箱舞台,如果運氣好,你還會看到黃雅莉和她的朋友們站在集裝箱上,向大家講述這個舞台的由來和構造。如果你再有毅力一點,每天都來報到,你還會遇到李榮浩、鄭鈞、滿江、何炅、李宇春、張靚穎、周筆暢等如一個頒獎典禮般的明星陣容,這就是黃雅莉“借光計劃之三十而莉裝置藝術展”的展覽現場。

  裝置全景。圖來自借光計劃微博

  最顯眼的集裝箱舞台分為五個空間,整個裝置的創作“借光”了很多人的故事:

  (以下為黃雅莉口述)

1.初心“廚房”

  我喜歡做飯,所以這個空間有一個“廚房”。大門把手是一對兒被放大100倍的叉和勺子,這是當年我做借光計劃時,何老師(何炅)借給我的故事:他讀大學的時候媽媽跟他說,不論多忙,一定要好好吃飯。我把叉勺設計成門把手,也寓意著何老師是我的“開門人”。

  “廚房”內部。圖來自陳西貝微博

2.娃娃房

  裡面的娃娃是我通過“借光計劃”借到的,每一個娃娃都代表著一個故事,這個空間還有一個滑梯,這個滑梯並不是擺設,它也承載了很重要的功能,稍後會揭曉。

  圖來自借光計劃微博

3.致敬凡·高的舞台

  我把我喜歡的積木拚成了一個凡·高的臥室,這其實也是一個主舞台,它可以延展開來,通過一個電動的下翻門在集裝箱的一側牆壁下翻成一個舞台,上面會有一把椅子,可以坐在上面彈吉他。

  圖來自借光計劃微博

4.分裂的房間

  這個空間是我去《青春旅社》,大家給我畫了一幅笑臉的畫,我留下來把它改成一個比較工業的房間。裡面囊括了我做手工、改裝時的很多工具,這是一個非常分裂的房間,還有一個可以像電梯一樣的上升電動裝置,可以升到車頂,抵達下一個空間。

  圖片來自李讚微博

5.車頂

  車頂是第五個空間,我無數次地想像過自己站在上面唱歌的樣子,站在上面可以看到大家的笑臉。從車頂上下去可以用之前所說的那個娃娃房裡的滑梯。

傾囊改造六年,借了很多人的故事

  2005年黃雅莉參加《超級女聲》比賽拿下第六名的好成績,出道後她先後發行過六張個人專輯,還參演過偶像劇和電影的拍攝,擔任過節目主持人,但效果都不理想。之後,黃雅莉開始做手工、畫畫、旅行,用手工作品和畫作去表達對旅行的感受,“我曾經覺得自己好像很辛酸,做這些是在‘曲線救國’。”

  六年前,黃雅莉出道第八年,她本以為自己終於可以開演唱會了,並做好了一切開演唱會的準備,但最後遭遇撤資。這件事讓黃雅莉意識到,既然別人給不了唱歌的舞台,那麼就自己做一個舞台:“我改變不了別人,只能改變自己”。就在眾人覺得這隻是個玩笑話的時候,黃雅莉傾盡自己所有積蓄開始著手製作“舞台”:“我當時在思考,如果我想要唱歌,那會想站在一個什麼樣的物體上呢?於是這個集裝箱舞台就成型了,我想要到處走,想要自由地去唱,哪怕是流浪,所以加了輪子。”

  集裝箱長9米,黃雅莉不想像國外的諸多集裝箱舞台一樣,一打開所有空間都能一眼看完,於是才有了上述的五個分區。2014年黃雅莉開始了“借光計劃”,“主要是改裝舞台的時候開始沒錢了,我就開始眾籌大家的故事和物件,也就是‘借光計劃’。每一次,別人給我一個很重要的故事,或者是一個有故事的物件,我就把它們放在這個‘舞台上’。我改一次都很興奮,那種興奮就像發了一首新歌、一張唱片。”

  在改造這個舞台的過程中,黃雅莉漸漸釋懷了,放棄了最初覺得自己是在“曲線救國”的念頭:“我在對比:做這件事情跟做歌手發唱片高興的感覺是一樣的嗎?是一樣的,那就沒必要糾結了。我為什麼要逼自己做一個取捨呢,它就是我生活的樣子——生活中去到任何一個地方,帶回來回憶,帶回來光,帶回來記憶跟故事,這就是我生活中一直願意幹的事,所以我意識到我走的不是曲線,這都是我的事業。”

B.30歲解碼

說出自己30歲是件開心的事

  “18歲之前我會很任性,會犯一些錯誤,因為我未成年,我就可以開玩笑說我可以不負責任,反正就是耍無賴啊,但是18歲那一天我正式跟自己講,不能這樣子了。”如今30歲的黃雅莉站在798藝術區的廣場上,站在自己的“舞台”上,對30歲的自己說著期許:“30歲,我把我的舞台做出來了,30歲之後,我想站在上面唱。我在努力能做到每天站在上面唱歌。”

  黃雅莉很慶幸自己當年傾盡所有做了這個舞台,“如果我在30(歲)的時候從頭開始做這個事情,可能沒有這個勇氣,幸好我25歲做了。我的30歲也會有一種衝動,但我會理性地去安排事情,這就是30歲的我。”

  當有人問黃雅莉:“女藝人都害怕公佈自己的年紀,你就這麼肆無忌憚地喊出你30歲了,你不擔心嗎?”黃雅莉超開心地說:“我16歲出道,十四年之後我是30歲,我公佈出來後有好多人說:原來你這麼年輕呀?這讓我覺得公佈年齡反而是一件好事呢!”

  問及下一步計劃,黃雅莉篤定地說,就是要努力早日把“舞台”開出去,“接下來我想賺錢,有錢才能把事情幹成,才能開出去,當藝術家不是我的本意。”

同時出道的她們都懂我

  這季《嚮往的生活》第一期中,黃雅莉一曲《蝴蝶泉邊》把何炅唱到淚崩,還因此上了熱搜。節目中,幾位超女的再度同框也掀起了一陣回憶殺。“其實我們在飛機上已經見過面了,都是同一個航班。”

  《嚮往的生活》合影。

  在黃雅莉看來,大家相處在一起,跟十四年前的感覺一模一樣,儘管大家都成熟了,各自的生活也有了很大的變化。“很多人坐在電視機前,都覺得那一幕像2005年那個夏天,一聽到我們的主題曲,看到那會兒的海報、洗剪吹的造型,就會覺得自己時空穿越到2005年。很多人說你們以前會怎樣怎樣,會質疑一些事,拜託,年齡最小的就是我,也30歲了,我們何苦去計較這些呢。大家開開心心地陪著我們,偶爾穿越到那年,找找屬於自己的青春就可以了,不要有謾罵、質疑、詆毀,都這把年紀了,何必呢?”

  2005 年《超級女聲》六進五比賽現場。

  2019 年,易慧、周筆暢、葉一茜、紀丹迪(原名紀敏佳)、李宇春、張靚穎等人相聚在黃雅莉展覽上。

新京報:你直接把何炅唱哭了,能說說你倆的故事嗎?

  黃雅莉:這次做展覽何老師是第一個來支持我的,他的名氣、加上節目對這次展覽的幫助,很重要。我當時唱《蝴蝶泉邊》的時候,知道何老師一定會很激動,我說你不要惹我,我淚點也特別低。其實我每一次唱歌何老師都非常關注,之前在另一個節目唱《Shall We Talk》,何老師看到就立馬轉給我,他傾盡自己所有能夠用到的力量來幫助我。

  我曾經覺得自己很辛酸,但後來何老師跟我分享他的事情,他到這個行業這麼多年,看到藝人來來去去,他鼓勵我說這個事情並不辛酸,特別好。

新京報:李宇春也過來給你站台了,是你邀請她過來的?

  黃雅莉:對,我當時去錄《嚮往的生活》時還是希望都到齊,雖然還是沒有齊,但我覺得遲早會齊的,年紀越大越感性。當時我跟春春說,大家都來了,找機會咱們一塊兒聚聚。其實我們平時私底下都會聯繫,但是因為大家都忙,也不會那麼頻繁地去打擾她。但真的一碰到有什麼事,大家都會來,包括筆筆,茜茜。我們都同時出道嘛,都知道我的心情,關於演唱會,關於對舞台的嚮往,我一句話她們就明白了,就全都來了。

  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 編輯 田偲妮 校對 趙琳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