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片經典"惡人"李兆基去世 影視行業需要反派演員
2019年06月04日08:28

  原標題:“惡人”李兆基去世,行業需要反派演員

  《食神》劇照。

  《黑獄斷腸歌》劇照。

  97版《古惑仔》劇照。

  《千王之王》劇照。

  《喜劇之王》劇照。

  《行運一條龍》劇照。

  李兆基在諸多電影中飾演反派或配角,多數時候他演的都是“基哥”,有時是飯店夥計,最終成為了劇照中明星們的背景板。

  6月2日,年初曾抗癌成功的“港片四大惡人”之一的李兆基病逝,終年69歲。李兆基這個名字,對絕大部分年輕群體來說可能顯得陌生,估計不少人會想到剛剛在香港首富位置退休的地產大亨李兆基。但是對親身經曆過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港片熱潮——尤其是那些流連往返於錄像廳的人來說,李兆基是一個繞不過去的存在。

“四大惡人”已去仨港片傳奇時代加速退場

  人稱“基哥”的李兆基早年間是香港涉黑團體三合會成員,後來金盆洗手投身影視,在導演林嶺東的點撥下成功洗白。基哥長著一張飽經風霜的壞人臉,一般人都不敢看第二眼,演壞人順理成章。

  他在《監獄風雲》《古惑仔》《食神》《喜劇之王》等一系列影視劇中成功塑造了大大小小的惡人角色,其年少時期混跡過的“慈雲山十三太保”亦曾拍成電影。可以說,李兆基的演藝生涯稱得上是本色出演。仔細觀摩,會發現他的角色塑造透著“真”,但是又有不一樣的效果,比如《食神》中李兆基一襲白紗在海邊曼舞,荒誕過後會帶給人一種生活的空洞感。有個無厘頭觀點認為,富豪李兆基雖然有錢,但是在大眾中的認知度不一定高過演員李兆基。

  除了演戲,李兆基還發揮過作曲才能,給《黑獄斷腸歌》做過兩首插曲,晚年還做過影視監製策劃。對比其他惡人,李兆基可謂業界多面手,只是晚年落寞,生活落魄獨居陋室,先後罹患中風、癌症。貧病交加的他曾對媒體感慨稱兄道弟的娛樂圈朋友都不見蹤影了,倒是早年社團的一些兄弟時不時還能接濟一下,時也命也。面對鏡頭的李兆基,面容消瘦,神采黯然,臉上符號性的坑窪也不複昔日“惡之華”,不禁讓人唏噓。

  因為“惡”的出色,他與成奎安、何家駒、黃光亮並稱香港影視界的“四大惡人”。這幾位活躍的時代,正是香港影視界的黃金時代,每個人都有一大串拿得出手的知名角色,惡得讓人牙根癢癢,也讓人難忘。何家駒因為顏值過於兇惡和在影視中的絕佳表現,一輩子未婚,也算是為藝術獻身了。

  只是近年來香港影視不振,這幾位都過著落寞的生活。“大傻”成奎安因鼻咽癌已於2009年病逝,何家駒2015年去世,而今李兆基去天堂與前面兩位聚首,只剩黃光亮,不由得讓人喟歎港片傳奇時代在加速度地退場。

讓人過目不忘的“反派”越來越少

  對於現在的新生代觀眾來說,說到香港影視,可能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梁朝偉、張曼玉、周星馳、劉德華、成龍等等一大串明星,無數擁躉都能對自己的愛豆如數家珍。對那些已經淡出屏幕或者明星之外的配角們,則甚少關注了,似乎在他們的熠熠星光之外,都是一片灰暗。主角光環對觀眾造成的最大困擾,就是選擇性的信息過濾。但事實果真如此嗎?

  他們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在內地的走紅,除了精湛的表演,還有不可忽視的時代因素。彼時內地經過十多年的改革開放,居民消費能力上升,文化和影視需求井噴,內地影視出現了“向南看”的趨勢,香港影視作品、從業人員大舉北上,加速催熟了內地的影視工業,也給幾代人帶來了縈繞於歲月之上的視聽記憶。

  只有小角色,沒有小演員。一個時代的輝煌,彷彿一片原始森林,除了有參天巨木,更要有攀援植物、灌木花草的存在,才能是一個完整的生態系統。香港影視劇的黃金時代也是如此,它的輝煌絕不僅僅是因為存在幾個大明星,更多的是因為有無數出彩的演員眾星捧月,還有後面一套符合影視工業要求的周密的產業鏈的運作,有各個工種的高度配合,才成就了那個時代。可以說,有“周星馳”更有“李兆基”,才是一個成熟的影視工業生態。香港影視雖然大不如昔,但是也在堅守當年的一些東西,比如2018年的香港金像獎將專業精神獎頒發給“茶水工”楊蓉蓮,也有《桃姐》這樣的影片,證明了人文關懷也是影視工業不可或缺的一項。

  “四大惡人”日漸凋零的今天,我們不得不認識到一個現實——無論香港還是內地,大銀幕小螢屏上讓人過目不忘的反派形象越來越少了,李兆基、成奎安類型的“大惡人”更是鳳毛麟角。

  這幾年,香港影視中數得上的反派角色也就鄒兆龍了,但是跟李兆基等人對比,惡到極致的角色也就《九品芝麻官》里的常威和《倚天屠龍記之魔教教主》的宋青書,爾後一系列的反派角色大都已經脫離了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惡人”範式。

  如果我們再環顧一下內地影視,會發現情況更嚴重。李兆基、何家駒等人螢屏爭“惡”的同時期,內地影視的惡人也百“壞”齊放,跟陳強、葛存壯等老一輩不同,計春華、杜旭東、杜玉明、劉斌、華子、孫紅雷等人的精湛表演也驚豔了不少觀眾的心,禿鷹、韓榮發、柯鎮華、張峰、肖雲柱、劉華強等經典角色也都是“頭頂長包、腳底流膿”的主。但是到現在,創造這些角色的人要麼走進了曆史,要麼處於無戲可演的狀態,要麼早已轉型成為娛樂明星。

  再擴大觀察範圍,會發現情況似乎更嚴重。香港影視從業人員和資本大量進入內地,香港形勢嚴峻。內地呢?雖然比起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我們現在有錢了,製作工藝也進步了,但是佳作似乎沒有想像中的多,受追捧的都是自帶流量屬性的小鮮肉,影視跟藝術的關係越來越遠。好的演員稀缺,好的反派演員則是少之又少。

  舉例來說,互聯網影視大躍進的這十來年,湧現過哪個讓人過目不忘的惡人形象?與此同時,像新版《倚天屠龍記》這種劇情拖遝,造型雷同的糟糕作品層出不窮,還被人調侃演員都是一個整形醫院出來的用戶。為什麼呢?

行業需要更多李兆基

  這裡面有時代因素。就拿香港來說,影視北上,首先是資本開路,肯定往錢更多的地方紮。然後是導演、製作人等操盤手的北上,只要能夠找準路徑,他們能讓資本賺得更多。徐克、林超賢、陳可辛等人都是這個路數,《智取威虎山》《紅海行動》《中國合夥人》等都是這個路徑的優秀作品。導演之後,才是演員的北上,但是時代變化太快,明星日新月異,港星的魅力也在不斷下降,更何況李兆基們這種反派演員。

  同時,涉案、警匪題材不斷收緊,反派們的生存空間也越來越小。不過,就像《破冰行動》中王勁鬆塑造的林耀東這種質感十足的角色仍然深受觀眾歡迎,只要有好演員自然有好角色,可惜的是,李兆基、計春華們沒有等來時代的變化。

  沒有反派,正派的存在意義就會大減價扣。一部影視作品中正反角色相輔相成就是這個道理。飾演反派,對演員來說是極大的挑戰。對於觀眾來說,很容易把情節代入戲外,演不好會被罵,演好了被罵得更凶,甚至有生命危險。絕大部分反派演員,往往因為外貌特徵和經典角色,整個演藝生涯中只能出演同類角色,造成戲路狹窄,難有其他突破,這對一個有野心的演員來說都是需要承擔的代價。我們看到李兆基們義無反顧地投入了進去,塑造了一個個經典角色,這種職業精神應該受到推崇。

  影視的發達是各方綜合作用的結果,人是靈魂的存在。靠錢,是堆積不出一個黃金時代的,靠整容更不行。放眼當下,我們需要補的課還有很多。

  微博上有一位網友說得好,“好演員正是可以演一輩子的壞人,走時卻可以擁有聖者般的祭奠”,李兆基遠去,希望能帶來更多的思考。

  □何殊我(評論人)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