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小三鼻祖”困擾一生的瓊瑤 發千字文悼念丈夫
2019年06月06日18:20

  原標題:丈夫去世,被“小三鼻祖”困擾一生的瓊瑤,發千字悼文訴說真相…

  來源:環球人物

  作者:咖喱

  “你若有靈,保佑我有生之年只有笑,沒有淚,活得像火花。行嗎?好嗎?永別了!我愛!”

  淒美哀怨聲中,瓊瑤作別了丈夫平鑫濤

  5月23日,台灣皇冠文化集團創始人平鑫濤過世,享年92歲。近10天之後,妻子瓊瑤從悲痛中平息,在社交網站發千字長文悼念丈夫。

  文中寫道,就在丈夫去世前幾天,他們還度過了一個“相對兩無言,默默不得語”的40週年結婚紀念日。丈夫生命的最後3小時,瓊瑤一直握著他的手,送他最後一程,並在之後採取花葬方式送走了對方。

  這篇悼文,延續瓊瑤一貫唯美的文風,不僅改寫了蘇軾的《水龍吟》——“三分離恨,二分塵土,一分流水。細看來,花落花飛,點點都是離人淚”,還用了自己的歌詞——“聚也依依,散也依依!生也依依,死也依依!依依又依依,再見不可期。。。。。。”,字字句句充滿著傷感與不捨。

  但涕淚之外,提及往事,瓊瑤依然話語尖銳,“當初明明是你拚命追求我,長達16年。讓我受了多少委屈……我忍了多少?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回顧兩人的愛情,平鑫濤為瓊瑤出版了65本書,本本風靡,一手將她打造成“言情教母”;瓊瑤也一路拉著皇冠集團扶搖直上,讓平鑫濤成為華語出版界的巨擘。但相互扶持的背後,他們之間始終夾雜著“小三上位”的背景,這也一直是瓊瑤最被詬病的黑曆史。

  千帆過盡,愛人辭世,瓊瑤訴盡衷腸,也希望將生命中這根最傷人的“刺”徹底拔掉。

  “瓊瑤式”一見鍾情

  瓊瑤和平鑫濤的第一次相識很“瓊瑤”。

  當年平鑫濤到車站接瓊瑤,川流的人群之中,一眼便認出了那個“一身黑衣、瘦瘦小小”的女子。

  平鑫濤對她說:“你一定就是瓊瑤!”被問為什麼,他回答:“我是從《窗外》認出你,從《六個夢》認出你,從《煙雨濛濛》里認出你。”

  話語間,他彷彿就是瓊瑤劇中的男主角。

瓊瑤年輕時的照片
瓊瑤年輕時的照片

  彼時,名不見經傳的瓊瑤投稿給平鑫濤的《皇冠》雜誌,每一篇都得到發表,還意外接到了約稿來信,寫信的人正是社長平鑫濤。

  平鑫濤在信中對瓊瑤的小說《窗外》大加讚賞,“連續三個晚上,不眠不休,一口氣讀完。這是本不可多得的佳作,你需要再接再厲”。

  《窗外》經雜誌全文刊發後,瓊瑤一時間名聲大噪,卻也帶來了意想不到的麻煩。

  因為瓊瑤在小說中通過回憶初戀,表達了對父母拆散她愛情的憎恨,使自己一下子陷入和父母、丈夫的家庭糾葛中,整個人脆弱不堪,抗拒回家。

  《窗外》改編成電視劇,由林青霞主演。

  平鑫濤把這些都看在眼裡,每天送瓊瑤回家,在巷口偷偷看她。看著瓊瑤在家門口徘徊20分鍾,平鑫濤的內心對這個女子充滿了憐惜。

  多年後,平鑫濤形容那個畫面時稱,瓊瑤小小的個子,穿著一身黑色衣服,在冬天的冷風下走來走去,好像有萬斤的壓力壓在肩上,那種難負重荷的樣子,讓他終生難忘。

  而另一邊,瓊瑤的出現,也拯救了深陷泥沼的《皇冠》雜誌社。平鑫濤自言:“熬到第9年,我們終於遇到了一個瓊瑤,《皇冠》真的要起飛了。”

  “投之以桃李,報之以瓊瑤。”兩人在約稿、改稿、交流、出版中暗生情愫。

  但擺在面前最大的問題是,當時他們都是有家室的人。

  瓊瑤和丈夫的感情早已破裂,很快辦妥離婚。平鑫濤這邊則棘手很多,他的妻子叫林婉珍,娘家是做紡織的,家境殷實,當初全力資助平鑫濤創辦了皇冠雜誌社。

平鑫濤與前妻林婉珍
平鑫濤與前妻林婉珍
  

  受傳統道德觀約束,瓊瑤不願破壞別人的家庭,但依舊陷入這段感情,無法自拔。

  兩人分分合合、吵吵鬧鬧,很“瓊瑤式”地折騰了10年。

  在對方的離婚拉鋸戰期間,瓊瑤和平鑫濤還發生了一起車禍,後來,瓊瑤這樣描述當時的生離死別:

  “在那一瞬間,我覺得,沒有天,沒有地,沒有世界,沒有宇宙,這世上只剩下我們兩個,一個在車內,一個在車外,再有的就是生或死。。。。。。我們站在風口,兩人都在發抖,不禁抱頭痛哭。。。。。。”

  這段瓊瑤眼中的生死戀情,對林婉珍而言,卻是莫大的屈辱。據林婉珍的兒子平雲說:“當時母親絕望到尋死,但顧慮3個孩子年幼,只好繼續堅強求生。”

  而真正壓垮林婉珍的是一封瓊瑤寫給平鑫濤的情書,“窗外正稀里嘩啦下著小雨,你來了,寂寞就從門縫裡出去”。

  林婉珍後來回憶:“薄薄的兩張稿紙,卻幾乎壓垮了我。”

  1976年,當平鑫濤再次拿著親手寫的離婚協議書來找林婉珍簽字時,林婉珍終於答應了。3年後,平鑫濤和瓊瑤低調結婚。

  被“小三鼻祖”困擾一輩子

  一個平鑫濤成就了瓊瑤“言情教母”的美譽,也讓她背上了“小三鼻祖”的罵名。

  那段時間,瓊瑤被罵得很慘。

  經常是她在家寫著小說,就忽然有讀者打來電話,大罵她“狐狸精”“破壞別人家庭”。她很苦惱,但也自知萬事有因果,食得鹹魚抵得渴吧。

  好在40年的婚姻中,他們一直相愛如初,婚姻幸福穩定。

  平鑫濤說,婚後他和瓊瑤真的很少吵架,“一年一小吵,十年一大吵而已”。

  他們的相愛、和睦,也確實有目共睹。直到七八十歲,平鑫濤還給朝夕相處的瓊瑤寫肉麻的情書:

  “我滿街亂逛,看畫看花,故作瀟灑,我還是無法瀟灑!倒不如關在空屋裡,想你,想你!還有一車子的花,等你,等你……”

  而瓊瑤更是在平鑫濤得了失智症後,依然要每天都問他“你愛不愛我”。

平鑫濤與瓊瑤
平鑫濤與瓊瑤
  

  在瓊瑤看來,從初相識到結婚,16年的感情糾葛,換來40年的恩愛相守,付出也值得。

  但耿耿於懷的終究會是林婉珍。

  2018年,平鑫濤前妻林婉珍出版新書《往事浮光》。這個一向隱忍不發的女人,在88歲高齡時忽然站出來:“是時候來談談我的版本了。”

  在4萬多字的書里,她大篇幅地描述了當年瓊瑤如何搶走平鑫濤的細節。

  雖然50多年過去了,可見其意難平。

  林婉珍在書中透露,當年丈夫與瓊瑤就在她的眼皮底下“偷情”,瓊瑤帶著孩子搬到她家對面住,每天下午兩點,老公下班之後一定會開車到瓊瑤家相聚。

  傭人還告訴林婉珍,瓊瑤會趁著沒人在家時,穿著新衣服來見平鑫濤,還問他好不好看。

  兩人行事越來越高調,某個午夜,林婉珍打電話去瓊瑤家找老公,瓊瑤竟然說“你來把他帶走”。

  書中甚至道出瓊瑤願意“二女共侍一夫”的想法:

  “如果能夠維持現狀,就不會逼平鑫濤離婚,因為現在的狀況可以維持四個人的幸福。”

  “你的三個孩子都有爸爸,我的孩子也有爸爸,四個小孩都有溫暖的家。如果改變現狀,大家就都不幸福了。”

  這本書在社會上引起很大反響,瓊瑤一時被千夫所指。

  以瓊瑤的敏感和好勝,她當然不會不在意,但她也懂得四兩撥千斤,直接引用宋詞《小重山》中的話“白首為功名,舊山鬆竹老,阻歸程”反擊。此外,她還附上了一段和尚“開示語錄”,似乎是在暗示林婉珍看開點……

  雙方各說各話,50多年的恩怨情仇難以評斷,但瓊瑤一直堅持的就是不承認不反駁,“不管小三、小四都沒關係,我沒把自己放在那上面。”

  所以,直到這次平鑫濤離世,瓊瑤還在亡夫的悼詞里不惜筆墨再次強調,“沉默是金,沉默是禪,沉默是淚,沉默是愛。沉默,更是‘忍’!”

  堅決不插胃管的倔強

  在瓊瑤的小說里,愛情的力量總是大過一切,《一簾幽夢》中的紫菱可以搶姐夫,《梅花烙》的白吟霜為愛情耍盡心機還是受人喜愛,《水雲間》男主拋下髮妻非要與千金小姐在一起……這是瓊瑤式愛情的經典模式。

  現實生活中,只要有了愛情做後盾,瓊瑤也可以分寸不讓,不懼一切。

  2014年4月,瓊瑤發表長微博,舉報於正編劇的《宮鎖連城》抄襲其著作《梅花烙》。

  當時於正迅速回應稱只是“巧合和誤會”,而《宮鎖連城》的收視率也因該事件迅速提升。

  憤怒與無奈之下,70多歲的瓊瑤不懼被罵“搶風頭、蹭熱點”,毅然提起訴訟,走上了漫長的維權之路。

瓊瑤和於正(右)
瓊瑤和於正(右)

  勝訴之後,瓊瑤曾表示,打官司的勇氣來自丈夫,當時一家人討論要不要起訴時,患病的平鑫濤第一個站出來說:“告!不能不戰而降,萬一輸了,也要抱著雖敗猶榮的心。”據瓊瑤回憶,平鑫濤滿眼堅定,那股正氣和力量給了自己最大的勇氣。

  2017年,平鑫濤重病失智後,瓊瑤為了“是否插鼻胃管治療”與3名繼子女產生分歧,吵到最後不惜大爆粗口:

  “去他媽的鼻胃管”,“我錯在年輕時不該認識你們的爸爸,不是錯在現在”……

  這樣的瘋狂嚇壞了在場的人,大家無法相信眼前的這個女人,就是曾經寫下充滿愛意的“我的丈夫失智了!請求你最後一個忘記我!”的那個人。

  而在瓊瑤的眼裡,丈夫很多時候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告訴她,他不想繼續承受活著的痛苦,他需要一次解脫。瓊瑤也認為人就應該活得瀟瀟灑灑,不該苟活於醫療器物之中,所以,她拚盡全力要為丈夫爭取一次“自由”。

  雖然這場纏鬥以她的失敗告終,但是她也借此向世人表明了她面對生命的態度。

  也正是在丈夫住院那一年,瓊瑤發出了自己的“笑看死亡書”,在《預約自己的美好告別》這封信中,她囑咐自己的子女:在生命的盡頭,堅決“不插胃管”,“不進加護病房”,“氣切、電擊、葉克膜……這些,全部不要!幫助我沒有痛苦的死去,比千方百計讓我痛苦地活著,意義重大!”

  沒辦法讓丈夫瀟灑地走,她就要讓自己倔強地死一次。

  像世間的每個人一樣,瓊瑤也是複雜的。她善良、浪漫,也任性、倔強。她感動過人,也傷害過人。

  但不可否認的是,她畢生都在為愛情掙紮,看著她送別丈夫時的樣子,環環不禁想起她的那句經典台詞——“你失去了一條腿算什麼,紫菱失去的可是愛情!”

  這一次,希望她能像悼詞中說的那樣,“鑫濤,你解脫了!我也放下了。”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