贛南老區瑞金率先脫貧:因地製宜發展臍橙油茶和蔬菜產業
2019年06月11日09:08

原標題:贛南老區瑞金率先脫貧:因地製宜發展臍橙油茶和蔬菜產業

  據人民日報報導,6月3日上午,江西省瑞金市葉坪鄉大勝村。放眼望去,臍橙樹漫山遍野,果蕾掛滿枝頭。

  “天幫忙,人努力,今年有望再豐收!”合龍臍橙專業合作社理事長黃小紅滿懷期待。

  這裏是瑞金,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所在地,素有“共和國搖籃”之譽。紅軍廣場、紅井、長征第一山……紅色印記俯拾皆是,訴說著往昔歲月崢嶸。

  時光如水,硝煙早已散去,但脫貧攻堅戰場上,不勝不休豪情如昨。2018年7月29日,江西省政府批複同意瑞金脫貧退出。在贛南革命老區,瑞金成為首個脫貧摘帽的縣市。

  飲水思源,傾心用力真扶貧、扶真貧,“紅色故都”展新顏。

繪“橙色”圖景,夯產業根基

  借力臍橙、油茶和蔬菜三大產業,2018年超六成貧困戶順利脫貧

  “地這麼貧瘠,能種臍橙?”“賣到哪裡去,賣給誰?”……

  剛開始種臍橙那會兒,黃小紅日子不好過。好不容易動員了20多位鄉親,不到兩年散了一半。臍橙種植週期長,大夥兒不願冒險。有一次意見衝突,黃小紅家的門板被砸了個稀爛……

  大勝村原名白鷺村。蘇區時期,紅軍“三打合龍寺”,三戰三捷,白鷺村因此改名大勝村。當時,全村人口不足200戶,參加紅軍者達118人,有名有姓的烈士99人。

  家家有紅軍,戶戶是烈屬,有著光榮曆史的大勝村,因種種原因仍有部分群眾生活貧困,成為省級貧困村。“人家能靠臍橙翻身,為啥我們就不行?”黃小紅不甘心,一次次外出取經,回來就搞示範、做宣傳。

  功夫不負有心人。到2014年,合作社臍橙種植面積發展到3900畝,年銷售臍橙2萬噸以上。“如今,合作社解決了包括周邊村莊在內的1000餘人就業,其中貧困戶370人,人均月收入可達5000元。”黃小紅說。

  “沒有等來的輝煌,只有拚來的精彩。”澤覃鄉永紅村,在扶貧車間種木耳的鄧長榮對此篤信不疑。

  經曆了無數個忙碌的日夜後,他翻修了房屋,還清了因家人生病積欠的外債。家裡的牆壁上,除了爺爺的烈士證書,如今又貼上了一張脫貧光榮證書。

  “發展產業是實現脫貧的根本之策。”瑞金市委書記許銳說,瑞金因地製宜發展壯大臍橙、油茶和蔬菜三大產業。2018年,48134人借力三大產業脫貧,占到全市減貧人口的62.6%。

辟“綠色”通道,解資金之困

  注入財政資金作為風險緩釋金,按1∶10比例撬動金融資金投入產業扶貧

  茂林修竹,山路彎彎,雲霧繚繞,記者驅車來到以革命烈士曾拔英命名的拔英鄉。在紅門村禾稿坑自然村,蜂農劉周表拿出結晶的烏桕蜜迎客。

  劉周表從2001年就開始養蜂,但僅限於自家食用。紅門村地處深山,生態好、蜂源好,慕名而來的買蜜人絡繹不絕……劉周表動了心,想擴大規模,但囿於資金不足,只能乾著急……

  拔英鄉黨委書記劉小林得知後,通過市里的“產業扶貧信貸通”政策,幫劉周表爭取到6萬元貸款。

  “真是及時雨!”劉周表去年養蜂600箱,收入近60萬元,“今年增加到900箱,預計收入近90萬元。”

  發展產業,沒資金不行,劉周表的難題帶有普遍性。瑞金出台“產業扶貧信貸通”專項扶持政策,注入財政資金作為風險緩釋金,按1∶10比例撬動金融資金投入產業扶貧,為貧困戶提供3萬元至8萬元的免擔保貼息貸款,配套出台了臍橙、油茶、白蓮等七類產業獎補政策。

  岡面鄉,當年中央蘇區規模最大的兵工廠所在地,無數彈藥從這裏源源不斷供給前線。80多年後,油茶樹漫山遍野,為岡面脫貧注入不竭動力。

  “坐擁20萬畝山地,岡面素有油茶栽植傳統,但前期的高投入卻成了產業化的攔路虎。”岡面鄉黨委書記曾進說。

  蘇區時期,贛南蘇區幹部創造了“第一等工作”;脫貧攻堅,如何弘揚蘇區精神,再創“第一等工作”?瑞金持續加大財政扶貧專項投入,整合涉農資金,增強產業扶貧動力。岡面鄉為新植油茶貧困戶申請每戶5000元的產業獎補資金。2018年,全鄉150多戶貧困戶申請產業扶貧貼息貸款900多萬元,油茶面積突破4萬畝,實現人均2畝油茶樹。

  “掛果後的油茶每畝收益超過3000元,油茶樹就是‘搖錢樹’,油茶林就是綠色銀行!”村民羅金髮笑容滿面。

建“紅色”鏈條,謀共享之策

  在新時期脫貧攻堅的戰場上,蘇區幹部體現好作風,下足“繡花功夫”

  穀雨前後,種瓜點豆。山岐村中興現代農業園大棚基地,55歲的謝北春在這裏租了6個大棚種甜瓜。

  過去,謝北春種水稻、苞穀、大豆,也曾外出務工,但日子卻始終過得緊緊巴巴。

  山岐村第一書記謝福林與村支書黃小發反復合計,引入龍頭企業種植高附加值的甜瓜與蜜柚。企業提供種苗、農資、技術和銷售等服務,村民得租金、務工收入和分紅。

  將信將疑的謝北春,被謝福林拉到農業園現場學習甜瓜種植,沒想到第一年就喜獲豐收。第二年,嚐到甜頭的謝北春依葫蘆畫瓢,再次賺得缽滿盆滿。今年,謝北春準備放開手腳大幹一場。謝福林看在眼裡,樂在心頭。

  在新時期脫貧攻堅的戰場上,蘇區幹部體現好作風,下足“繡花功夫”。

  駐村以來,謝福林一家家走訪、問策。山岐村委會辦公室牆上,貼著一張字跡密密麻麻的表格。承包荷塘摘蓮子、養殖蜜蜂賣蜂蜜……誰家發展什麼產業、預計會有多少收益等信息一目瞭然。村民們調侃謝福林:“連村里的雞狗都認識你了。”如今,山岐村順利摘掉了貧困帽。

  瑞林鎮龍臥村第一書記謝輝夜訪路上滾下山坡,兩根肋骨骨折……傷筋動骨一百天,年近半百的謝輝卻只在醫院住了10天,就帶著一個月的藥量返回自己的駐點村……

  2018年7月,瑞金捷報傳來:脫貧零錯退、零漏評、群眾滿意度99.38%、貧困發生率0.91%,“共和國搖籃”交出一份亮眼的成績單。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未來政策不變、力度不減。”瑞金市長賴聯春表示,今後將繼續紮實做好後續鞏固提升工作,確保脫貧質量穩步提升。

  走進綿江岸邊的烈士紀念園,只見密密麻麻的英烈姓名被鐫刻在岩石上。當年,僅24萬人口的瑞金,有4.9萬人參加紅軍,有名有姓的烈士17166人。

  “我們不惜流血犧牲,都是為了千千萬萬受壓迫剝削的人民能過上美好幸福的生活!”劉英烈士的壯語猶在耳畔。今天可以告慰英靈的是:擺脫貧困、邁上全面小康,紅土地的好日子還在後頭!

  編輯 劉佳妮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