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歲就帶選手,選秀導師越來越年輕是好事嗎?
2019年06月18日19:45

原標題:18歲就帶選手,選秀導師越來越年輕是好事嗎?

  近日《樂隊的夏天》邀請19歲的歐陽娜娜與50歲的張亞東同台坐鎮;而90後的鹿晗、吳亦凡、黃子韜,95後的程瀟、周潔瓊也紛紛以“前輩”的身份為圈中選拔新生力量。“老炮兒”唱罷,後輩登台,為何選秀節目不再以年齡論資排輩?到底是年輕化還是流量化?

  近日,在《明日之子水晶時代》(《明日之子3》)曝光的先導片中,火箭少女101、X玖少年團“教母”龍丹妮與其選拔出的孟美岐、毛不易等暢聊台前幕後。在這一季中,他們將共同作為星推官同場選拔。

  近兩年,大量的養成、選秀類節目在導師的選擇上都開始趨於年輕化。在《超級女聲》一家獨大的年代,大眾選秀綜藝仍是市場新秀,捧人大多依仗唱片公司,柯以敏、宋柯等當時30歲-40歲的音樂人成為這類節目的常客。隨後,劉歡、那英、庾澄慶、羽·泉等更多台前藝人也開始加盟其中。如果說前十年的導師市場仍是“老炮兒”的天下,如今,當年被選拔的90後、00後年輕人卻搖身一變成為綜藝新寵。

  新京報統計了近15年來的選秀綜藝的導師年齡,明顯有越來越年輕之勢。(請點擊放大)

原因

對選手更具感召力

  作為《創造101》中除王一博外最年輕的導師,25歲的黃子韜在去年塑造了一個“嚴格又接地氣”的導師形象:當選手因殘酷賽制而緊張時,黃子韜現場獻唱張傑的《最美的太陽》並強行破音,為選手們輕鬆解壓;但當選手為了爭第一不顧隊友受傷時,黃子韜則怒摔台本,“做一個善良的人,比什麼都重要”。事後,《創造101》選手接受採訪時曾表示,黃子韜和她們非常親近,一言一行都帶給她們很好的啟示。

  如今,綜藝選手逐漸年輕化,從80、90後逐漸過渡到95、00後;而選秀形式也從集體訓練+導師點評的遠距離選拔,升級為陪伴性質更強的養成形式。導師不僅需要坐在“神壇”上決定選手去留,同時也要深入選手訓練日常,與他們打成一片。因此,相較於選手年齡差距較大,觀念更易刻板的老藝術家而言,年輕導師對年輕選手更具感召力。

  《青春有你》的舞蹈導師徐明浩年僅22歲,他曾坦言,作為節目中最年輕的導師有壓力,但正是因為和選手年紀相符,彼此間更像是朋友一樣相處,也可以把自己的經驗分享給他們,“可能其他老師跟選手的距離比較遠,而我可以跟他們更親近一點,就像朋友一樣,可以教他們很多東西。”而《偶像練習生》周潔瓊和程瀟作為舞蹈導師入場時,不少選手也曾笑稱:“是她們為我們帶來了動力。”

《中國好聲音3》請的導師是齊秦、汪峰、那英、楊坤四位資深歌手。圖片來自網絡

吸引更多年輕觀眾

  年輕藝人不僅對年輕選手具有感召力,同時也吸引到更多年輕觀眾群體。曾以林俊傑、胡彥斌、張靚穎等80後歌手為主的《夢想的聲音》,在第三季曾邀請90後的王嘉爾坐鎮前四期節目。王嘉爾不僅帶來新潮的曲風,同時令舞台更具年輕氣質,“《夢想的聲音》非常需要這樣的年輕藝人。王嘉爾在節目中的第一首歌《該死的溫柔》推出之後,其火爆程度並不亞於其他導師這一季的作品,也讓這檔節目吸引到更多90後、00後年輕人的關注。”該節目總導演孫競曾表示。

  而曾製作選秀綜藝的導演李楠(化名)坦言,如今綜藝選拔的重點仍是年輕人,且如今大多選秀綜藝轉網,網絡受眾又大多是18-30歲的年輕人,年輕導師不僅代表著當下年輕市場的喜好,同時也能夠讓節目更加年輕化,吸引到更多精準受眾群體。“如果一檔養成網綜邀請的都是四五十歲以上的老藝術家當導師,無論是站在招商角度還是對觀眾的最初吸引程度,肯定不敵有年輕導師坐鎮更有話題。”

  《這就是街舞》里易烊千璽任導師。圖片來自網絡

  《天籟之戰》中華晨宇任導師。圖片來自網絡

  博見傳媒創始人吳聞博博士認為,導師年輕化主要出現在網絡節目當中,這個跟整個網絡節目和它的傳輸方式是非常吻合的。電視節目更強調權威性、專業性,因此導師更講究資格,但網綜本身就是主打明星牌,基調輕鬆活潑,所以在專業性和權威性上要求相對低一點。網綜導師更多是需要基於自身的經驗和獨特的視角,以及獨具魅力的點評風格吸引年輕觀眾。年輕導師,年輕選手,和年輕態的語言表達方式其實是相互配合的。

  年輕導師與網絡節目表達方式也有關係。《超級女聲》時代,導師就是導師,學生就是學生,選手不太可能對導師產生反抗性,更多是一種單向說教式的導師,像一種課堂。但現在的選秀節目更彰顯選手個性化,雖然你是我的導師,但其實你也只是節目規則中具有決定權的人而已,這並不意味著我必須要對導師言聽計從,這就是網絡節目講究的平等和個性。

評判

年輕≠不專業

  當29歲的劉憲華與廖昌永共同擔任《聲入人心》出品人時,諸多觀眾質疑其“資曆不夠”。劉憲華曾回應到,不可能每個導師都是年紀較大、經驗很多的,他代表的是做古典音樂的年輕人,“我覺得這個節目就是想讓觀眾瞭解到並不都是很老的人在做美聲或者古典音樂,所以我在這個位置上就是要讓大家知道,年輕人也可以做古典音樂,做美聲。”

  如果將導師的“鬥獸場”類比為“職場”,資深導師似乎代表著更被信任的上級,而年輕導師卻往往遭到“經驗不足”的刻板印象。然而實際上,如今圈中嶄露頭角的90後藝人往往已有5-10年的表演經驗,舞台熟悉度、觀察力甚至專業能力,並不輸於資深導師。例如張藝興在加盟《偶像練習生》前也曾有過近五年的海外練習生生活及六年的舞台經驗,無論是節目中一絲不苟的點評選手舞蹈中缺乏“balance”,還是對選手散漫的訓練態度表示不滿,其在專業能力考察的全面性和嚴格度上,甚至突出於前輩歐陽靖和李榮浩。“我們想找到具有專業高度、專業能力,且有過練習生經曆的人來做我們的全民製作人代表,而張藝興正是這樣的人。他知道練習生會經曆什麼樣的問題,會有多壓抑的心情,也知道他們在何種境況下會對舞台產生極度的渴望。”薑濱曾在接受新京報採訪時稱讚張藝興對專業程度的重視。

  吳聞博認為,年輕導師很多本身就是選秀出身,所以對選秀感同身受,他們對選手更多是一種朋友式的關係,平視的交流,與資深導師的教師式表達是完全不一樣的。而且年輕導師的綜藝感會比資深導師更強,他知道節目想要表達什麼內容,可以更好地適應節目話語形態。

趨勢

新老導師相輔相成

  孟美岐、毛不易、華晨宇三位90後組成了《明日之子3》星推官的“半壁江山”,井柏然、周冬雨成為《演員的品格》唯二的“學長學姐”。年輕導師與資深導師的更迭速度似乎正在持續加快,未來導師市場是否會徹底淪為90、00後的“鬥秀場”?

  對此,曾參與選秀綜藝製作的李路(化名)表示,如果是泛眾選秀,他的團隊如今在組導師盤子時仍會優先考慮“老炮兒”,其次再搭配年輕導師與之相平衡。在李路看來,有資曆的導師首先可以在專業度上讓更多觀眾信服,幾十年的經驗足以讓他們給年輕選手們提供更中肯的意見。同時,資深導師不會過於根據市場進行選擇,“有時他們也不太瞭解年輕市場的審美,甚至會在節目里直言對如今市場的看法,這不僅有話題討論度,同時也能夠讓更多業務能力強的選手突圍。”但李路表示,確實基於目前年輕觀眾的需求,以及考慮到與年輕選手的溝通暢通度,年輕導師也必不可少。

■ 對話·毛不易

可以和選手感同身受

  毛不易任《明日之子3》星推官。圖片來自網絡

新京報:此次為什麼會受邀擔任《明日之子》的導師?

毛不易:因為我覺得《明日之子》作為我出道的節目對我來說很有意義,節目組邀請後,我也很想把我兩季在節目里所有的經驗和新的這些選手分享。

新京報:你認為在六位導師中,你的優勢是什麼?你認為自己能夠給這一季的選手們哪些建議和指導?

毛不易:我覺得我的優勢是從《明日之子》誕生到現在,就一直在參與其中,然後體驗過各種各樣的身份,對《明日之子》整個節目算是比較瞭解的,也知道作為選手的心情,也瞭解節目組一些設計的用意。其實建議和指導談不上,更多的是作為學長,對他們比賽過程會產生的一些情緒比較理解,也能夠比較感同身受地疏導他們。

新京報:面對宋丹丹、孫燕姿、龍丹妮這樣的前輩,以及兩季“元老”導師華晨宇,私下是否和他們吸取一些當導師的經驗或建議?

毛不易:最開始會緊張,錄過幾期以後就發現大家其實還是非常尊重彼此的意見,大家的角度也不太一樣,所以每個人有自己的看法。但是其實對於好的東西大家有一個統一的屬於《明日之子》的選人的標準,這個是沒有特別大的出入的,所以溝通起來是比較順暢的。

  新京報記者 張赫 編輯 佟娜 校對 趙琳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