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不配擁有愛。”
2019年06月18日14:49

  來源:彬彬有理  

  先給大家講一個真實的故事。

  我有一個表姐,今年33歲了,單身,生活在南寧。

  她現在從事微商工作,每天朋友圈賣力的發著各種化妝品、包包、衣服……

  偶爾,會看到她和閨蜜的聚會合照,卻從沒有看見她跟異性的合影。

  她長相身材很好,生活里偶爾表現出有些叛逆和個性,抽菸、喝酒、酒吧常客……看上去時尚開放。

  但誰也不知道她內心深處有一個黑洞,或者說,一個永遠解不開的秘密。

  表姐的媽媽(也就是我大姑),年輕時瘋迷戀上他們單位的男同事,她飛蛾撲火般追求他,想和他結婚。

  這個男同事就是我的姑父。

  這個外地男人,是家中的長子,家裡還有個妹妹,長相俊朗,喜歡唱歌跳舞。

  一開始,面對大姑的追求,姑父無動於衷,但是架不住大姑的愛情攻勢,最後還是走入婚姻殿堂。

  婚後,他們在北京的日子過得還不錯,不久後,孩子就出生了。

  由於姑父是外地的,所以照顧父母成了難題。

  那時候,姑父的妹妹總是給他打電話,說家裡父母需要人照顧,無奈下,姑父便兩地跑。

  長期的分居,讓兩個人的感情逐漸淡化,面對外界的誘惑,姑父動搖了。

  等姑父再次回到北京的時候,大姑發現,他竟然有了外遇。

  這件事讓兩個人的婚姻產生了巨大的裂痕,從此,大姑對姑父喪失了信任。

  聊到大姑具體自殺的導火索,是因為有一次姑父要出去跳舞,大姑不讓去,但是姑父還是決定要去。

  結果大姑說了狠話“你要是出了這個家門,我就去死”。

  姑父沒當真,以為是開完笑的氣話。結果回來的時候,人已經自殺了。

  瞬間,姑父受到了重創。

  但是,他不僅是一個丈夫,還是父親,為了孩子,只能帶著表姐回到南寧。

  那年她只有6歲,失去了媽媽,也失去了溫暖的家。

  還是什麼都不懂的年紀,可是命運卻逼著她必須懂得最殘忍的一切。

  這段故事是塵封在我的家族中一段最沉重的記憶。

  我也曾問過表姐,你恨大姑嗎?

  她說,恨,恨她這麼自私。

  好多次,我的奶奶也哭著對姐姐說,你是苦孩子,你就認命吧!

  很多年後,姐姐回到北京探親,我們也會聚會聊天。

  我問她有男朋友了沒,她總是笑著回覆我,不著急。

  有一次,我們深夜在酒吧聊天,她告訴我說,和男人交往,如果男人不主動,她是絕對不會主動的。

  後來我給她介紹過一個男士,年齡相當,經濟實力尚可,人品也不錯。

  對方看了她的照片,瞭解了她真實的情況,還是要了她的微信。

  再後來,他們加了微信,男人總是發起聊天,姐姐總是沉默,後來便不了了之。

  我和表姐說起這事,她告訴我,她從來不相信自己能擁有圓滿的婚姻和家庭。

  幸福似乎從一開始就註定遠離她。

  她也一直小心翼翼躲避著愛情或任何男女方面的親密。

  原生家庭這個心理學的概念在女性情感的話題中並不陌生。

  是什麼鑄就了命運的悲劇?難道命運真的不可改變嗎?姑姑的,姑父的,姐姐的……

  心理學可以給我們答案。

  命運可以改變,但是過程很艱辛,也很痛苦,需要更努力的學習成長。

  姑父和大姑來自兩個不同的原生家庭系統,並帶有不同性格。

  姑父是長子,傳統孝順,愛唱歌跳舞表現自己,從小沒有機會獲得家裡過多的關注和資源。

  他對於父母的權威,不懂得反抗拒絕,成為對自己未來親密關係干擾的隱患。

  大姑是長女,愛美愛表現自己,從小也沒有機會獲得家裡過多的關注和資源。

  對異性的執著追求也是釀成日後的悲劇的幫兇。

  假如大姑在遇到姑父的時候,愛上姑父的時候,能夠不那麼執著衝動,或許悲劇就不會發生了吧?

  然而愛上一個人,從心理學角度,是潛意識層面發生的作用,不是靠理智可以控製的。

  據說當初姑父對大姑的追求有明確的拒絕,對姑姑也是忽略的態度。

  可是潛意識卻對這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熟悉並上癮,於是發出信號去靠近他。

  理智還來不及判斷這份愛應不應該、值不值得、是不是合適,感情已經占了上風。

  假如當初大姑發現姑父外遇的時候,能夠果斷選擇結束婚姻,或許悲劇也不會發生?

  雖然損失了婚姻和家庭,但至少孩子還有母親,還可以繼續體驗創造嶄新精彩的人生啊!

  然而,潛意識層面的對分離的排斥、以及對於獨自承擔生活責任、養育孩子的責任的恐懼,迫使人很難下定決心做出離婚的選擇。

  假如姑姑能有一個好的情緒調節管理機製,有安全感和自信,或許悲劇就不會發生會了吧?

  他跳舞就去跳,你過你的小日子不行嗎?

  然而,當伴侶做出出軌或背叛,對另一外心靈的傷害是致命的。

  因為體驗到深深地被拋棄、自我懷疑而產生強烈的憤怒委屈的情緒是很難消化的,更何況那個年代為了一個完整的家還要忍氣吞聲。

  所以壓抑矛盾的結果就是自我毀滅、自我了斷。

  後來我側面通過姐姐問了問姑父後來的情感經曆。

  姐姐說,他爸爸後來又結了一次婚,可是沒過多久就離了,直到現在孤獨終老,沒有再涉足親密關係。

  我心想,大姑的離世會造成姑父內心巨大的自責自罪感。

  看著自己的女兒一天天的長大,內心深處走不出來也放不下,即使開始了一段親密關係,也很難成功,這也伴隨著深深的恐懼和憤怒。

  “為什麼你選擇自殺拋下女兒和我?你承受了多大的傷害?

  我是兇手我有罪。

  我不會允許自己再去傷害別人,我不配再婚。我離開她是為了她好。”

  如果作一個比喻,生命是一棵大樹,需要成長。

  原生家庭就是我們的土壤,也是我們每個人最初不可選擇的命運。

  如果原生家庭給予的愛和滋養不足,會導致我們的生命之樹先天不良甚至畸形生長。

  如果我們沒有體驗過無條件的富足的愛,便沒有機會學習愛,於是也不懂得愛,在未來的戀愛婚姻中,缺乏幸福持久穩定親密關係最基礎的範本和參照。

  早年父母離異、或一方離世或父母一方角色責任缺失、或者常年暴力衝突爭吵不斷,對孩子的成長帶來創傷性傷害和影響,就會形成創傷後應激障礙(PTSD)。

  這是一種心理障礙,也可以理解為我們的內心受了傷,形成了一道難以恢復的疤痕。

  因原生家庭而受傷的孩子,成年後極易產生各類情緒障礙類心理問題,或親密關係交往障礙。

  比如:

  無法接受親人離世的事實,於是成日喝酒,最終以酗酒的方式來逃避這個現實;

  小時候父母總是否定,從來不誇獎,甚至做錯事會有懲罰,於是性格變得自卑、敏感;

  父母總是吵架,並且會提出離婚,長大後就會懼怕親密關係,害怕被拋棄。

  成年後會感覺,原生家庭在內心深處安放了一個魔鬼,當我們與外界建立連接的時候,魔鬼就會跑出來搗亂。

  即使有人想要嗬護他,愛惜他,也會被他無情的推遠。

  可內心深處,多麼渴望有人能驅趕那個“魔鬼”,並且伸出雙手擁抱自己,可是原生家庭的傷痛,卻讓人一步步喪失了愛的能力。

  這些受過創傷的人,在親密關係中,他們無法跟對方建立連接,往往會以“攻擊”作為自我保護的方式。

  因為在他們的內心深處,親密=傷害。

  因為當我們還是孩子的時候,我們對於除了我們自己以外的一切都是未知。

  學習的過程是觀察和模仿,無條件認同信任父母。

  父母如何評價對外我們,我們如何與父母建立關係,關係的品質和模式以及我們在原生家庭中的角色地位,直接影響到我們成長大後的自尊與自信、自我評價與自我認同程度、人際關係、親密關係、幸福感與安全感。

  我們會發現,一些比較自信的成年人,他的童年時期一定是在充滿著讚美的家庭度過的。

  而那些較為自卑或者敏感的成年人,他一定是被父母經常否定,甚至拿其他孩子與自己做比較。

  更可怕的是,即使我們很明確,原生家庭帶給我們的影響是什麼,但是內心的那個“魔鬼”卻還是如影隨形。

  難道原生家庭帶給一個人的創傷真的不可逆轉嗎?答案當然是NO。

  無數心理學家經過專業科學臨床研究而創造的精神分析、家庭治療等心理療法是非常好的工具。

  此外如果經過後天不斷地自我覺察、自我成長和學習,瞭解和看清自己原生家庭內部心理動力和真相,找到影響自己人生成長的因素。

  從而突破人生中的一些限製,擺脫過去原生家庭遺留的問題,幫我們走出命運的“輪迴”,就可以避免人生的不幸的命運。

  在以後的人生中過的更加幸福快樂,讓下一代更加健康的成長。

  命運的起點都相同,我們降臨在這個星球,無法選擇原生家庭。

  但當我長大後,我們可以通過學習成長選擇自己的命運。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