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安盛事件局中局:大陸操盤手隱現
2019年06月21日14:23

  本報記者 陳晶晶 廣州、香港報導

  全球最大保險集團之一——法國安盛,旗下的安盛(香港)保險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港安盛”)事件持續發酵。

  事件的簡略經過為,香港安盛發佈的一款投連險產品Evolution,保單淨值成了負數,200多位投保人約4億港元全部“打水漂”,震驚了整個保險業界。

  香港安盛公開聲明表示,此次發生虧損的資產是由東航國際金融(開曼群島)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航國際金融(開曼群島)”)管理的WorldwideOpportunitiesFundSPC公司旗下的HongKongInvestmentFundSP(即香港投資基金,以下簡稱“HKIF SP”)。大部分以HKIF SP作為配置參考基金的Evolution保單均是由獨立保險經紀Asia One(宏亞)分銷。

  根據受害投保人提供的資料,《中國經營報》記者調查發現,事情遠非如此簡單。

  從HKIF SP基金確定投資標的,到中間被最初基金經理Megatr8有限公司(以下簡稱“Megatr8公司”)“倒手”,之後變了“性質”進入安盛Evolution投連險基金池,再到該基金的基金投資方向、基金投資目標、基金經理的變更,背後牽扯到一系列First Asia Ltd(第一亞洲控股)連環資本運作。

  彼時,第一亞洲控股為了順利接手HKIF SP基金,為此展開了一連串的資本“圍獵”,其中不乏中國大陸的操盤手。

“畫餅”套基金

  HKIF SP基金“爆雷”需追溯至2013年,彼時HKIF SP基金經理為Megatr8公司。Megatr8公司是一家新加坡的投資機構,受新加坡金融監管局管理。基金管理員為Portcullis Fund Administration (S) Pte Ltd,也是一家新加坡的機構。

  記者獲得的一份日期顯示為2013年5月的基金招股書中,Megatr8 Pere Opportunities Fund SPC (以下簡稱“MPOF SPC公司”)在開曼群島註冊,於2013年1月成立。

根據開曼群島法律,MPOF SPC公司為獨立組合公司,可以建立一個或多個獨立投資組合,而HKIF SP基金就是它建立的一個獨立投資組合。

2013年11月,MPOF SPC公司私下發行基金中的A類及B類參與股份,即HKIF SP基金。HKIF SP基金的總體投資目標是通過投資私募股權和房地產相關投資機會實現增值。

2014年11月,MPOF SPC公司基金招股書將附錄部分進行了修訂和補充,直接確定地表明HKIF SP基金的投資目標是用大部分資金來購買GMC(巨人基金)持有的Hotel Fund Ltd(酒店基金)股份。

需要指出的是,GMC(巨人基金)是First Asia Ltd(第一亞洲控股)的全資子公司,因此,First Asia Ltd(第一亞洲控股)間接控製著Hotel Fund Ltd(酒店基金)。

實際上,選擇投資Hotel Fund Ltd(酒店基金)之前,Megatr8公司董事總經理Michael Tay在2013年1月對First Asia Ltd(第一亞洲控股)及其持有Hotel Fund Ltd(酒店基金)的股份進行了盡職調查,同時對First Asia Ltd(第一亞洲控股)的一系列子公司,例如FAF(第一亞洲財務)、FAT(第一亞洲大廈)也作了說明。

根據Megatr8公司盡職調查報告,First Asia Ltd(第一亞洲控股)給Hotel Fund Ltd(酒店基金)當時做了兩項收入路徑,分別是放貸收取利息費和收租金或房地產開發,即HKIF SP基金投資的底層資產是房地產和消費貸款。

Megatr8公司作為基金經理之時,HKIF SP基金認購Hotel Fund Ltd(酒店基金)的非上市股份,因此獲得FAT(第一亞洲大廈)的租金收入和與FAF(第一亞洲財務)的貸款協議的利息收入。

但是,Megatr8公司強調了很多風險,有些風險甚至還超出了Megatr8公司控製範圍。

其中,記者發現值得注意的風險有兩個:

  第一,GMC(巨人基金)可以出於各種原因從Hotel Fund Ltd(酒店基金)貸款,例如需要滿足與Hotel Fund Ltd(酒店基金)無關的但是涉及First Asia Ltd(第一亞洲控股)子公司的現金流需求。而且FAF(第一亞洲財務)可能無法償還對酒店基金的貸款,其現金餘額通常很低,FAF (第一亞洲財務)大部分資產負債表都與消費貸款掛鉤。

第二,Hotel Fund Ltd(酒店基金)公司治理方面也存在問題,例如GMC(巨人基金)與Hotel Fund Ltd(酒店基金)之間簽訂的貸款協議完全由同一個董事簽署。FAF(第一亞洲財務)的信貸核保政策和貸款的回收流程也沒有記錄在案。FAF(第一亞洲財務)“外包”貸款管理以及向First Asia Ltd (第一亞洲控股)支付的資金也可能導致職責分離問題。

Megatr8公司還在盡職調查報告中表示,Carmen To女士是Hotel Fund Ltd(酒店基金)向FAF(第一亞洲財務)客戶支付貸款資金的唯一批準方,這個做法不符合受監管金融機構規範的資金支付操作程序。而且Carmen To於2012年5月加入第一亞洲控股,是第一亞洲集團的財務總監。

雖然Megatr8公司充分瞭解投資Hotel Fund Ltd(酒店基金)風險大,但First Asia(第一亞洲控股)給Megatr8公司畫了一個巨大的餅,而這也是Megatr8公司考慮投資的重要因素:First Asia(第一亞洲控股)計劃將GMC(巨人基金)公開上市,而Hotel Fund Ltd(酒店基金)將受益於這些行動,即Megatr8公司也能獲利。

眾所周知,“畫餅充饑”總有餓死的一天。

巨人基金非但沒有上市,母公司First Asia第一亞洲控股的股票交易還出現較大問題。

上述盡職調查報告顯示,First Asia(第一亞洲控股)在美國場外交易市場OTC掛牌交易。2012年10月18日,First Asia(第一亞洲控股)的最後交易價格為1.55美元。First Asia(第一亞洲控股)的股票不會在每個交易日交易。

  據TheStreet網站數據,2015年10月29日,第一亞洲控股當日交易價格為19.4美元。此後,2015年11月、2016年10月出現兩次交易高價,約40美元。但2016年11月交易價格快速跌落,價格漲跌範圍在1美元至8美元區間。直至2018年8月30日,交易價格下跌至0.1美元。2018年9月,美國證監會發佈公告稱,要求停止第一亞洲控股進行交易。

Megatr8公司彼時或已經發現一些異常,之後立即謀求退出,將HKIF SP基金轉手賣給了別人。

據Megatr8公司官網,Megatr8公司管理HKIF SP基金共計29個月,創造回報31.4%。2016年5月,Megatr8公司把 HKIF SP基金賣給了香港的基金經理後順利脫身。

根據投保人提供的當時Evolution投連險產品推介材料,HKIF SP基金的基金經理由Megatr8公司已經變為了東航國際金融(香港)。

被“倒手”之後的HKIF SP基金這個“殼”還在,但是實質已經變更,HKIF SP基金再也不是由 Megatr8公司創造的那隻高收益基金。

大陸操盤手隱現

  事情遠不止於此。

  從最初 HKIF SP基金投向First Asia(第一亞洲控股)全資子公司GMC(巨人基金)旗下的 Hotel Fund Ltd(酒店基金)股份的那一刻開始,First Asia(第一亞洲控股)的“身影”一直未離開過。

為了順利接手HKIF SP基金,在Megatr8公司2016年5月退出 HKIF SP基金之前,第一亞洲控股就已經有所動作。

Worldwide Opportunities Fund SPC,為目前 HKIF SP基金的母公司,其在開曼群島於2015年2月23日註冊成立,同樣為獨立組合公司,可以建立一個或多個獨立投資組合,與MPOF SPC公司類似。

有意思的是,Worldwide Opportunities Fund SPC管理層董事全面負責管理及行政。但是,針對HKIF SP基金,董事已將日常行政職能的責任委派給行政管理員,管理員併負責根據董事的指示向投資經理作出日常投資決定。

也就是說,Worldwide Opportunities Fund SPC公司的董事職權遠大於基金行政管理員、基金經理,二者均聽命於WOF SPC董事,並且,管理員代表董事向基金經理下達投資命令。

記者注意到,這家Worldwide Opportunities Fund SPC公司的一名董事Liu Jing Zhu來自於First Asia(第一亞洲控股)。

據Megatr8公司2013年1月盡職調查報告, Lai Ching Kimmy原本是First Asia(第一亞洲控股)和FAF(第一亞洲財務)的董事,同時還是First Asia(第一亞洲控股) 的董事長兼首席財務官。

  在盡職調查後不久,2013年4月1日,First Asia(第一亞洲控股)董事出現了變更,頂替Lai Ching Kimmy職位的人正是Liu Jing Zhu,該人士隨後在Worldwide Opportunities Fund SPC擔任董事。

上述一系列變化和人事變更,可看作是 First Asia(第一亞洲控股)為改變HKIF SP投資方向和投資目標埋下的伏筆。

此後,在2018年5月25日和10月24日,HKIF SP基金投資方向不僅發生了變化,基金的行政管理員、基金投資目標全部產生了巨變,HKIF SP基金“性質”從此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重要的是,通過上述手法,HKIF SP基金成功地被First Asia(第一亞洲控股)及其子公司GMC(巨人基金)控製著。

2018年5月25日,據當時的基金修正資料,此時的HKIF SP基金已經是Worldwide Opportunities Fund SPC公司旗下的獨立投資組合,與MPOF SPC再無關聯,基金的行政管理員也被Worldwide Opportunities Fund SPC公司更換,由保得利基金管理 (香港) 有限公司變為輝亞基金服務有限公司。

這時,改變的還只是基金投資方向。

HKIF SP基金投資的目標公司是 GMC(巨人基金)旗下的Hotel Fund Ltd(酒店基金),Worldwide Opportunities Fund SPC公司把Hotel Fund Ltd(酒店基金)由原來投資房地產和消費貸業務直接變為可以靈活投資各種工具,包括但不限於房地產、上市及非上市股票、優先股、可換股證券、股票相關工具、有抵押或無抵押貸款、債務證券及債務(可能低於投資等級)、貨幣、商品、期貨、期權和其他金融衍生工具。

而且,HKIF SP基金從GMC(巨人基金)手裡買到的Hotel Fund Ltd(酒店基金)並沒有投票權,GMC(巨人基金)還留有酒店基金1股管理股份,這1股代表著對 Hotel Fund Ltd(酒店基金)100%的表決權與控製權,GMC(巨人基金)仍然負責Hotel Fund Ltd(酒店基金)及其子公司所有行政決策和管理。也就是說,HKIF SP基金投資的資金實際由First Asia(第一亞洲控股)全資子公司GMC(巨人基金)掌控著。

投資方向的變更,結果可想而知。

2018年年中,投保人發現淨值在一夜之間暴跌95%以上,在後續繼續扣除賬戶建檔費用、管理費用之後,保單的淨值已經變為了負數,投保人的錢一夜之間打了水漂。

但是,First Asia(第一亞洲控股)依舊沒有收手。

  2018年10月24日,對HKIF SP基金的操作更加兇猛。這次,HKIF SP基金投資目標產生了顛覆性變化,HKIF基金不再通過投資目標公司Hotel Fund Ltd(酒店基金),即不再由Hotel Fund Ltd(酒店基金)投資各種工具,而是基金直接投資。

“HKIF SP基金能靈活投資各種工具,包括但不限於房地產、上市和非上市股票、優先股、可轉換證券、股權相關工具、有擔保或無擔保貸款、債務證券和債務(可能低於投資級別)、貨幣、商品、期貨、期權和其他金融衍生工具。”

“HKIF基金的投資目標是通過投資各種工具為股東提供投資回報,無法保證實現投資目標。”投保人提供的基金材料顯示。

此時,Worldwide Opportunities Fund SPC公司一位新晉董事的上任,讓事情變得更加有意思,將事態發展推向了高潮,越演愈烈。

Mr. Heng Zee Seow已經辭任Worldwide Opportunities Fund SPC公司董事,謝誌雄自2018年10月23日起獲委任為董事,謝誌雄常駐中國大陸。

根據謝誌雄履曆,其擅長做金融衍生品投資。謝誌雄擁有10年投資股票、衍生品和房地產的經驗。謝誌雄與香港及內地的家族辦公室、財富策劃師及專業受託人緊密合作。謝誌雄最近的項目包括對房地產和期權的投資。

2018年11月,HKIF SP基金經理髮生第二次變動,Worldwide Opportunities Fund SPC公司將基金經理東航國際金融(香港)變成了東航國際金融(開曼群島)。

並且,Worldwide Opportunities Fund SPC公司現任董事是上述頂替Lai Ching Kimmy擔任First Asia(第一亞洲控股)和 FAF(第一亞洲財務)的董事、First Asia(第一亞洲控股)董事長兼首席財務官的Liu Jing Zhu以及謝誌雄。

根據Liu Jing Zhu履曆,其常駐澳州,在澳州完成了大學學業,在戰略性房地產投資和開發、財務分析和盡職調查、涉及房地產項目和項目融資的兼併和收購方面,擁有超過10年的經驗。他與大中華區和東南亞的專業網絡在業務發展和財富管理項目方面有廣泛合作。

根據安盛在2019年5月16日最早的聲明,HKIF SP基金價值近月經曆顯著跌幅,最近通知投資者有意強製贖回所有股東投資並將基金清盤。並認為可能涉及欺詐行為。

2019年6月10日,安盛方面再次聲明稱,HKIF SP基金價值近月經曆顯著跌幅並進行清盤。

央企背書?

據受害投保人提供的多份材料,Megatr8公司於2016年5月離場以後,HKIF SP基金經理變為了東航國際金融(香港)。同時,上述受害投保人稱,他們大部分是在2016年投保安盛發行的Evolution投連險。

“HKIF SP的基金還在2018年變更投資目標以後,基金經理由東航國際金融(香港)變為了東航國際金融(開曼群島)。”受害投保人進一步表示。

實際上,記者調查發現,HKIF基金在2018年不僅變更了基金經理,基金的投資方向、投資目標和策略、基金的行政管理全部都產生了顛覆性的巨變,基金經理身份至今還存疑。

  東航國際金融(香港)官網自身披露,其為中國東方航空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航集團”)旗下全資子公司,於2005年在香港註冊成立,業務涵蓋環球證券、杠杆式外彙、環球期貨、海外基金及資產管理,系東航集團國際化發展戰略的運作平台及金融產業的海外窗口。

矛盾的是,記者查閱東航國際金融(香港)自身披露的發展沿革史,與其自身披露的註冊時間出現反差,存在著6年的時間出入,且東航國際金融(香港)原本不是此名稱。

在2001年,東航金戎控股有限責任公司(現為“東航金控”)進軍香港。2006年,收購萬利股票有限公司,獲得在港進行“證券交易”牌照,同時更名為“東航國際金融有限公司”。到了2011年11月,“東航國際金融有限公司”改名為東航國際金融(香港)。

那麼擁有大型央企背景的東航國際金融(香港)與HKIF SP曾經的基金經理東航國際金融(香港)是否為同一家公司?東航國際金融(香港)與東航國際金融(開曼群島)存在什麼關係?

對此,記者向東航國際金融(香港)發函瞭解情況,但其內部人士僅回應稱,該公司與東航國際金融(開曼群島)無任何關係。

令人驚訝的是,基金經理身份存疑,但卻不影響“粉飾”HKIF SP基金。

披著所謂的“大央企”基金經理的外衣,以及Megatr8公司作為前基金經理創造的31.4%回報率,HKIF SP基金瞬間被包裝成“高收益的大型基金”,以至於在遭到Megatr8公司拋棄之後,還能成功地混進安盛投連險產品基金池之中。

  而Evolution保單的銷售方獨立保險經紀Asia One(宏亞)也與 First Asia(第一亞洲控股)相關。

  據安盛方面公開聲明所述、香港媒體報導以及香港註冊處信息,HKIF SP作為配置參考基金的Evolution保單均是獨立保險經紀Asia One(宏亞)分銷,大部分選擇把HKIF SP資金與其保單掛鉤的客戶是由獨立保險經紀Asia One代表。Asia One(宏亞)全稱為宏亞資產管理公司,該公司主要業務就是保險銷售,且隸屬於First Asia(第一亞洲控股)。

  業界分析人士對記者表示,投保人跟經紀公司Asia One(宏亞)如果簽過授權書,那麼Asia One(宏亞)就是代表投保人,發生的事情都會被視為經過投保人授權。

  就這樣,First Asia(第一亞洲控股)通過Asia One(宏亞)大肆銷售Evolution,資金快速得到聚攏,HKIF SP基金最後累計獲得200多位投保人的4億港元。

針對上述情況,安盛方面多次發表公開聲明稱:“Evolution讓專業投資者自由及獨立地選擇與其保單掛鉤的資產,當中安盛並沒有參與任何意見。約200位Evolution客戶要求將HKIF SP基金納入其保單中。”

安盛雖然極力撇清自己的關係,但是在 Evolution保單計劃說明書中,明確寫著:“Evolution為安盛保險(百慕達)有限公司)所發行的投資連繫式壽險計劃,您的投資須承受本公司的信貸風險。您就Evolution保單支付的所有保費,轉移給Evolution保單的任何投資,以及本公司對您所選擇的參考基金\/資產所作的任何投資,均將成為及一直屬於本公司的資產。您對任何該等資產均沒有權利或擁有權。如追討賠償,您只可向本公司追索。”

多位業內人士表示,安盛無法撇清關係,因為作為保單的承保方,有盡調的責任。

目前,此事正在監管部門的調查中,本報記者將持續關注。

(本報記者張瑤、楊崇、陳思琦對本文亦有貢獻)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