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批90後已開始植髮”,小心被收“焦慮稅”
2019年07月01日18:40

原標題:“第一批90後已開始植髮”,小心被收“焦慮稅”

  三天學會的“植髮手術”,你敢做?

  ▲ 記者臥底植髮“三天速成班”,培訓師正進行理論授課。 新京報記者 王飛翔 攝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髮際線危機跟中年危機聯繫在了一起。“青春對我的髮際線說,‘你撤退,我掩護!’”“本科、碩士、博士的區別,髮際線已經說明了一切”等段子風傳之餘,也讓髮際線焦慮呈擴散之勢。

  有焦慮處必有生意。於是植髮行業成了肉眼可見的“風口”。

  但風口並不太平。《新京報》日前就爆出,隨著脫髮人群和焦慮人群的增加,植髮行業迅猛發展,很多完全沒有從醫資格的人,簡單培訓兩三天,就可以上崗幫人做植髮手術。這還催生了一個新的產業——植髮培訓。

  ▲ 記者探訪北京源之美診所,其也是山寨組織“中國專業人才庫”的培訓基地之一。新京報記者 王飛翔 攝

植髮行業隨“醫美”而崛起

  說起來,植髮行業之所以迅猛發展,根本上是因為市場“供不應求”。

  網上的“第一批90後已經脫髮”,或許是一句調侃,又或許也是一個事實。中國健康與教育協會曾發佈的脫髮人群調查顯示,在2.5億的中國脫髮人群中,20歲到40歲之間的人佔據著較大比例。

  脫髮和白髮都讓人感到焦慮,因為它會讓人產生自己已經衰老的想法。弔詭的是,脫髮本身不但已經年輕化了,也成為各種製造焦慮段子的常見內容。它意味著心理壓力巨大、經常加班熬夜或者不健康的生活。

  或許,脫髮並不一定意味著不健康,歐洲足球賽場上的球員,也有一些頭髮稀疏的。但是,隨著互聯網調侃文化的盛行,由於壓力而產生的脫髮,正在成為年輕人新焦慮的根源。

  而這種焦慮,會被人做成生意。

  植髮培訓,三天即可上崗,這當然是一種亟待監管的亂象。中國醫學科學院整形醫院毛髮移植中心主任蔣文傑在接受《新京報》採訪時表示,三天不可能學會植髮。“如果想成為一名正規的植髮醫生,首先要有整形外科或皮膚科的醫師執業許可,並在正規醫院植髮科室培訓,才有可能開展這種手術,“整個過程起碼需要5到7年”。

  區別就在這裏。蔣醫生或者媒體機構,都把植髮看成是一種“手術”或者醫學行為,必須採用醫學專業的操作規範。正規的醫院和醫生,專業的流程,高昂的費用以及冷冰冰的服務會驅走好多人。所以,儘管植髮的需求量很大,但是到正規醫院做植髮手術的並不多。

  市場上流行的植髮,屬於一個新興的行業——“醫美”的範疇。所謂“醫學美容”,大多數時候都更傾向於“美容”而不是“治療”。隆胸、隆鼻、雙眼皮,當然也包括植髮,在年輕人那裡已經不被視為“治療”,而是一種讓自己變美的“消費”。

  去整形醫院的以年輕人為主,“脫髮的90後”在其中都算成熟的了。每年暑假,都有一些剛剛考上大學的年輕人走進整形醫院,花錢略微改造自己的造型。他們知道,外表和學識一樣,都是將來自己競爭力的一部分。他們把自己看成是一個“消費者”,而不是“病人”。他們認為自己的外觀是“正常的”,只是花錢去改善,變成更完美的自己。

  就這樣,最近10年,中國各大城市,整形醫院如雨後春筍般發展起來,不少城市都把“醫美”當成一個重點行業加以扶持,來自韓國等地的整形技術,在中國大都市迅速普及開來。來自行政力量和商業的共同推動,創造了一種有關人的外觀的都市新文化。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整形手術”和傳統醫學分道揚鑣,成為一個自足的體系。

  ▲ 6月中旬,北京神州博愛投資公司,一名業務員正對患者線上問診。新京報記者 王飛翔 攝

植髮不成或反脫層皮

  這個新崛起的行業,有著非常明顯的漏洞。以植髮為例,在網上搜索你會發現,他們把“FUE植髮”宣傳成毫無風險。不是“傳統手術”,不是“開刀”,無任何副作用。但是在專業醫生看來,這種植髮一不小心就會破壞人的毛囊。整個醫美行業的狀況也都類似,蓬勃發展,又非常混亂,廣告滿天飛,同時投訴量也巨大。

  我們已經很難用傳統的“醫患糾紛”來定義那些發生在整形醫院的衝突。整形醫院把這理解為“消費者的投訴”行為,而客戶直到身體出了大問題,才想到這有可能是“醫療事故”,而不是自己購買的假體出了問題。

  在“醫療糾紛”和“消費糾紛”之間,有一個相當大的解釋空間,整形醫院會在合同上規避自己的風險,但是一個案例如果鬧到足夠大,監管部門往往會按照醫院的標準來進行處罰,強調“醫療資質”。這就是這個行業的生態。它需要一種新的規範,既不是來自傳統醫院的規範,也不是純商業行為,而是一個屬於這個新行業的新規範。

  那些想種植頭髮的脫髮者,不要被那些詩化語言所矇蔽。要知道,這雖然不是什麼高風險的“手術”,但仍然是一種手術。必須考慮其風險,否則,不但自己脫髮的問題難以解決,還會在接下來的糾紛中脫一層皮。

  編輯:狄宣亞 實習生:徐璟萱 校對:李世輝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