侗族摔跤,力量與技巧的角逐
2019年07月09日17:06

原標題:侗族摔跤,力量與技巧的角逐

與常見的摔跤不同,侗族摔跤比賽中,選手不能直接用手觸碰對方身體,而是用一條黑色布帶纏住對方的腰,然後雙手抓緊布帶,兩人靠臂力和腰腿勁相互角力,這樣避免了抓傷的危險,因此被稱之為“文明的摔跤”。

四寨村里的摔跤牆畫

防野獸,防盜匪

四寨是侗族摔跤的發源地。這裏的人世代酷愛摔跤,每年農曆三月十五,在四寨的田壩里舉行隆重的侗族摔跤節,吸引眾多摔跤愛好者前來參加。衝著“摔跤節”這個充滿陽剛氣和力量之美的節日,我也慕名前往。

四寨位於黎平縣雙江鄉,東與宰高村相鄰。這裏地處河穀,村前為一大片開闊的田壩,都柳江上遊四寨河穿寨而過。整個寨子依水而建,河面上架著好幾座漂亮的風雨橋,寨內古榕綠樹成蔭,吊腳樓錯落有致,呈現出一派秀美的山水田園風光。

四寨的規模不小,我數了數,四座鼓樓依次佇立在侗寨各處。後來才知道“四寨”村名的由來,就是因為這裏有四個寨子組成(分別是坪城、寨丟、高宰、擺架),每個寨子都有自己的鼓樓作為代表。

貫穿黎平、從江兩縣的四寨河流域,是侗族大歌流傳的中心區域。周圍的村落皆擅長優美動聽的侗族大歌,唯獨四寨出名的不是大歌,卻是充滿男子氣概的侗族摔跤。

摔跤節是四寨一年中最重要的節日,一大早,這裏的公路兩邊已經形成熱鬧非凡的集市。周邊鄉鎮的各路商販都來此擺攤,吃穿用玩,賣什麼的都有。

在黔東南過節,一般伴有熱鬧的集市。而這裏的集市比我以往參加過的規模都大,攤位從四寨村一直擺到3公裡外的雙江鄉。顯然,摔跤節在當地是一個影響力比較大的節日,方圓十里八鄉的村民都來此趕集。

公路兩邊的摔跤節集市

摔跤節不僅交流摔跤技藝,也是侗族人的社交活動之一。節日這天,人們既來觀看比賽,也會走親訪友,增進感情。

集市上,我遇到很多黃崗侗寨的朋友。他們告訴我,黃崗與四寨、宰高的祖先過去是三兄弟,每年三月十五舉行的“摔跤節”,黃崗人必定會傾寨出動來這裏過節。等六月十五黃崗過“喊天節”時,四寨和宰高的人也會全部到黃崗做客。

摔跤節比賽下午開始,於是我把上午的時間是留給集市,然後在村寨各處走走看看。村里的戲台旁邊,有一座“摔跤文化展示中心”,裡面掛了些村民們的摔跤活動和比賽獲獎的照片。場館外面是一塊圓形的大草坪,很規整,看起來像是個摔跤場。

草坪上有兩個孩子正抱在一起摔跤,還有大人在一旁指導。

一個孩子倒地,大人走過去指出了剛才他動作中出現的錯誤,表揚了另外那個孩子,然後讓他倆繼續肩抵肩的抱在一起。他叫吳長貴,曾作為村里的摔跤手,參加過全國少數民族體育運動會,並且拿過侗族摔跤的表演賽獎牌。

他告訴我,下午他們要參加兒童組的比賽。這裏人人都會摔跤,人人都可以說是摔跤手。我問,待會是不是就在這裏舉行摔跤比賽?他告訴我,不在這兒,比賽在村外的一塊農田里,這裏只是表演場。

吳長貴自己每年都參加摔跤節,今年因為訓練時胳膊脫臼,不能參賽,所以他打算好好培養下八歲的兒子,另外一個是他侄子。

“我們這裏的侗族孩子從七八歲開始練習摔跤。”吳長貴說。“摔跤的技巧,一般都來自父親或長輩的傳授,對手都是村里同齡的小夥伴。只要多摔,多看,總結經驗,慢慢地就能掌握技術,長大後成為一個摔跤能手。”

午飯時間,我跟著吳長貴去了他家裡做客。這時,村里每家每戶都已經高朋滿座,桌上擺著好酒好菜,不斷的有客人進來,他一邊用侗語招呼著客人,一邊和我聊天,讓我進一步瞭解了侗族摔跤的起源。

根據村里老人的說法,摔跤節已經有四百多年的曆史。最早祖先為了防範野獸,需要不斷增強身體素質和搏鬥能力,因此創造了摔跤活動。不過發展到現在,侗族摔跤已從一項武術競技活動,變成了與祭祖有關的民俗節日。

四寨的鼓樓與花橋

四寨的摔跤節是為了紀唸過去寨里的首領公蠻和公柳。相傳明朝末年,四寨、宰高一帶盜匪猖獗,為保一方平安,兩村決定結成聯盟,共拒盜匪。為了選出一名武藝高強的人來做首領,農曆三月十五那天,在兩村之間舉行摔跤比武。

最後四寨的公蠻和宰高的公柳進入決賽,兩人比試很久都不分勝負,於是大家共同擁戴他倆人為首領。此後,公蠻、公柳率領兩寨民眾,通過練武強身,剷除了周圍的匪患。為了紀念他們,每年農曆三月十五,在田壩里舉行摔跤活動,從此形成一個固定的節日流傳至今。

“純靠蠻力是沒用的”

“我們這裏的人對摔跤有著特殊的感情,因為從小摔到大。平常朋友間只要聚在一起,就會找地方相互切磋一下,無論輸贏,都很高興,摔跤節則是集中展示摔跤水平和技藝的時候。”

下午一點,我趕到村子中央的薩壇,那裡是摔跤節開始的地方。已經有不少人在這裏聚集,身穿侗服的寨老和祭師正站在薩壇前舉行祭祀儀式。

薩壇是侗族人為祭祀薩瑪而修建的地方,薩瑪被視為保佑侗族村寨平安的女神,他是民族的女英雄,代表了整個侗族共同的祖先神靈的化身。侗族摔跤節,第一個環節是嚴肅的祭薩活動。

摔跤比賽前,寨老們在薩堂前準備舉行祭薩儀式

薩壇門前,放著茶水、香、紙錢,米等供品。儀式開始,祭師唸著保佑全寨人平安無事、五穀豐登的祭詞,然後向薩堂進香、進茶、燒紙錢。儀式完畢,祭師將一把代表薩神的紙傘和能驅邪的芭茅草交給寨老。各寨的男女青年,每人喝一口祭過神的“平安茶”,然後排成一字長隊,在寨老的帶領下,吹著蘆笙,浩浩蕩蕩往比賽場行進。村民告訴我,儀式主要是為了迎請薩歲的英靈出壇隨行,請她老人家和大家一起去摔跤場觀看比賽,以保佑眾人得勝歸來。

摔跤場地就在村外河邊的一塊田壩里,四周空曠,不遠處就是宰高,據說兩寨人世世代代都在這塊田里比賽。下午天氣很熱,來看摔跤比賽的人,已經里三圈,外三圈的圍成一個直徑十米左右的圓圈,等待著摔跤手們的登場。

兩村的摔跤隊到齊後,就要舉行入場式。依照舊俗,宰高是哥哥,四寨是弟弟,所以首先入場的是宰高村,然後四寨村的寨老和摔跤手們也依次入場。

摔跤隊入場之後,在蘆笙的吹奏中,兩隊分別按順時針和逆時針的方向繞場三圈。轉完以後,各隊的青年在摔跤場的左右兩邊席地而坐,進行賽前的一些準備活動,等待點名上場比賽。

下午兩點,三聲統炮一響,比賽正式開始。摔跤隊伍分為四寨和宰高兩個陣營,但競技是個人對個人。比賽不分公斤級和年齡,雙方隊伍很隨意的派人出場,沒有太多的限製。

雙抓緊布帶,只能用臂力和腰腿勁角力。

通常一方先派出一名挑戰者,然後另一方隊伍里感覺對方的身高、體重還有年齡,和自己差不多,就可以主動上場應戰,想辦法將對手摔倒就算勝利。

值得一提的是與常見的摔跤不同,侗族摔跤的方式很特別,它有自己的比賽規則和方式。比賽時,雙方都拿著一條結實的布帶上場(當地侗家人織的侗布)摔跤時就把布帶套在對方腰上,兩手抓牢,雙方準備就緒,裁判發出“起”的口令,兩個人用臂力和腰腿勁相互角力。

據說,手拿布帶是為了限製手的動作。只能用力量和技巧將對方摔倒,因此避免了抓傷的危險。

由於這種摔跤規則的設定,整個比賽過程確實比較文明。常規摔跤比賽中,勒脖子、抓頭髮、抱腿等違規動作不會出現,比賽時裁判基本不用怎麼介入。

摔跤節的比賽,以娛樂為目的,注重友誼和切磋,因此不設冠亞軍。每對選手比賽兩回合就結束,而不是三局兩勝製,可以說玩的味道大於賽的味道。而且不論輸贏,獎品也都一樣,摔完之後,到領獎台領一條毛巾、一塊香皂。

比賽以年輕人為主,偶爾也穿插一些兒童組的比賽作為助興。四寨小學的吳佑在父親和觀眾的呐喊聲中首發登場。今年第一次參賽的他,和對手摔起跤來一招一式有板有眼,最終取得一勝一負的成績。有人誇他兒子是個好苗子,吳長貴的臉上露出靦腆的微笑。

今年第一次參加摔跤節比賽的小選手

成人組的對抗比較激烈,比賽過程可以說精彩紛呈。有的摔跤手技巧精湛,動作乾脆俐落,瞬間就可以把對方摔倒在地,絕不拖泥帶水。有的實力不相上下,久久對峙在一起,有耐心的與對方周旋,尋找機會,運用技巧將對方摔倒。偶爾也有一些誰也摔不倒誰的局面,這種情況就會被裁判算作打平。

有一局,一名力氣大的小夥子用布帶把對手拽了起來,一個漂亮的過肩抱摔,獲得全場興奮的喝彩,倒在地上的小夥子估計都有點摔懵了。

看似簡單的摔跤,暗藏各種摔跤技巧,這裡面其實門道很多。

侗族摔跤的技巧有拉摔、抱摔、絆摔、提摔、背摔等

吳長貴對我傳授經驗。“侗族摔跤有拉摔、抱摔、絆腿摔、提摔、背摔等很多技法。我們摔跤主要靠的就是技巧,純靠蠻力是沒用的。”

“對於技巧的應用,則要針對對手來判斷,面對大個子,對方力量大也不用怕,要想辦法動起來讓他控製不了你,然後找機會絆倒他。小個子的話就可以採用背摔,突然發力把對手提起來,讓他雙腳離地,然後以最快速度將其摔倒。”

“除了技巧外,最主要的還是得懂得抓住時機。勝負往往就在一瞬間,反應要快,手和腳還有腰部的協調度要好。”

我表示,這個比賽好看是挺好看,可惜是友誼賽,多數都是一比一打平,如果能實行淘汰製肯定更精彩。

吳說,以前是淘汰製的,贏的人不下場,繼續和挑戰的選手較量。如果連勝十幾人,就可以“掛榜”稱雄,被公認為本屆比賽的摔跤王。但如果實行淘汰製,競爭過於激烈,很多人受傷就不好辦了,所以近年來已經改為不傷和氣的友誼賽。

比賽的後半程,一些外村的觀眾,遊客,也紛紛報名,想上場一展身手。我也有點躍躍欲試,但是當我看到那些普通觀眾上場後,一般很快就被摔倒,甚至是秒摔,而且摔得很狼狽後,我很快打消了這個念頭。

旁邊有一個外村來看比賽的小夥子,他說自己去年來這裏比過,被摔倒後,胸口疼了一個多月才好。“這裏的人從小摔到大,普通人和他們沒法比的。”

比賽大約進行了三個小時左右,場上的年輕人基本全部摔過,裁判宣佈比賽結束。圍觀的人群散去,寨老和摔跤手們,繼續排成一列,在村人的簇擁下把薩神護送回堂。

有些青年散場以後,意猶未盡,旁邊又圍出幾個小圈子,繼續比試。剛才輸了的,把贏的找了出來,非要再分出個勝負。直到喇叭里傳出村長的聲音,讓大家不要在摔跤場上逗留,早點回家生火做飯,眾人又盡情地摔了幾回合,這才散去。

摔跤節不僅是摔跤競技和走親訪友的節日,也為男女青年的交往提供平台。當日,晚上有文藝演出和鼓樓對歌等活動。白天侗族漢子們通過摔跤展現自己的體格與力量,晚上女生們則通過歌舞來展示自己的美貌和才藝。

不過,摔跤節只一天就結束,不像有些地區,節日要過三天。只因農曆三月十五,一般都在穀雨前後,正逢播種時節。村民們其實是在春夏交替之際,忙裡偷閑的過節娛樂下(在農田里摔跤應該還有娛神之意),過完節馬上就要進入農忙期,開始新一輪忙碌的耕種,自然不能像農閑時候的節日那樣充分放鬆。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