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法醫朝顏》:開局不錯,但前路不明
2019年07月10日15:35

原標題:日劇《法醫朝顏》:開局不錯,但前路不明

注意:本文有劇透

7月8日,“月九劇”新番《法醫朝顏》(監察醫 朝顔)開播。“朝顏”在日語里有“牽牛花”的意思,雖然第一集的收視率高達13.7%,創出同時段的年內新高,但是這朵鮮花最終能夠在“令和”之夏的屏幕上怒放麼?

“月九劇”的份量

很多人都知道,自從NHK在1953年(昭和28年)播出日本第一部電視劇《晚飯前》之後,日本電視劇的製作基本是由各家電視台自行完成並獨立播放的。按節目播出的模式劃分,電視劇屬於常規節目,也是各家電視台的標誌性節目,甚至是生命線。“不論哪個時代,電視劇都是最佳時段最重要的節目類型。電視劇不光會對收視率競爭產生很大的影響,作為該電視台的門面,也會給觀眾和讚助商帶來強烈的衝擊”。

《法醫朝顏》海報

日語對於週一到週日有套特別的叫法,比如週一叫做月曜日,因此週一晚九點就是“月九”。有意思的是,在日本人的觀念里,“月九”被看作第一黃金的電視時段。這個黃金時間段的界定和日本人休息娛樂習慣有關——日本人喜歡週末出門進行娛樂活動,而工作日第一天(月曜日)又經曆了辛苦的工作,於是大部分人會選擇這天晚上呆在家裡看電視來休閑放鬆。

這樣一來,安排在“月九(21:00 - 21:54)”這個時段播出的電視劇也就成了日劇收視風向標。反過來,“月九”也成為一種質量標籤,這個時間段播出的劇目通常都會有基本的質量保證和收視保證。從1988年開始,富士電視台幾乎所有受關注的電視劇都安排在“月九”這個時段播出。至於真正奠定“月九劇”地位的經典則是上世紀90年代初期播出的《東京愛情故事》和《101次求婚》,這兩部作品的優秀已為世人所公認。後來像膾炙人口的《愛情白皮書》、《悠長假期》與《戀愛世紀》,也都屬於“月九劇”。

“月九劇”經典《東京愛情故事》

雖然老齡化的日本社會向以保守著稱,相比其他地區,電視受到網絡的衝擊顯得不那麼劇烈;最終仍舊難逃頹勢。收視率高低是評判一部日劇成功與否的重要標準。早年的“月九劇”平均收視率突破20%並不稀奇,但是2014年的“月九劇(尾野真千子主演的《極惡亂暴者》)”收視率居然第一次跌破了10%。從2016年1月到2018年6月的10部“月九劇”里,竟然有九部的收視率沒有達到兩位數,唯一的例外是2017年夏季檔的《Code Blue》第三季……好在最近一年的4部“月九劇”收視率重回了兩位數,而這自然也讓作為“令和”時代首部播出的《法醫朝顏》平添了一份壓力。

來自漫畫

由於日本漫畫業的發達程度稱得上獨步天下,漫畫改編電視劇早就成了“漫畫-影視-衍生品”這一“三位一體”產業鏈條中的一環。實際上,很多引發萬人空巷的經典日劇都是由漫畫改編而來。比如《金田一少年事件薄》原著漫畫屬於日本上個世紀很受歡迎的推理漫畫,金田一總共參與了幾十個案件的偵破,給電視劇的改編提供了豐富的素材。前前後後一共有四位演員在電視劇里塑造了這個著名的學生偵探。而《法醫朝顏》同樣也是改編自香川正人的同名漫畫。這部30卷的漫畫從2006年連載到2013年,總計30卷。

原著漫畫

《法醫朝顏》漫畫講的是住在神奈川縣的醫生山田朝顏(電視劇改為“萬木朝顏”)與其父,擔任刑事警察的山田萬平(電視劇改為“萬木平”)尋找1995年阪神大地震(電視劇改為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中失蹤母親“活著的證明”的故事。

在日本,除了東京、橫濱、名古屋、大阪與神戶這五個大都市之外,其他地方沒有單獨的“法醫”。因此警方有了命案,需要普通醫療機構的醫生協助,臨時充當“法醫”的角色,《法醫朝顏》的故事也由此展開。雖然只是一部漫畫,但《法醫朝顏》的監修卻是杏林大學醫學部名譽教授佐藤喜宣,這無疑也是因為《法醫朝顏》的“醫療漫畫”屬性——說起來,這一漫畫分支的出現要歸功於日本漫畫大師手塚治蟲,他以醫學博士的專業背景,將醫療專業知識安插進了漫畫劇情之中。

在《法醫朝顏》中擔任女主角的上野樹里上一次擔綱“月九劇”已經是13年前的事情了。當時這部名為《交響情人夢》的“月九劇”同樣是一部改編自漫畫的電視劇。為了更好地還原漫畫,除了在日本當地取景以外,甚至有大量的戲份是在法國巴黎完成的。上野樹里憑藉此劇奪得第51回日劇學院賞、東京國際戲劇節主演女優賞等獎項,並因此人氣急升。2011年上野樹里主演了NHK“大河劇”《江~公主們的戰國~》(飾演主角“江”)——這往往被看成對演員地位的一種肯定。有趣的是,在此劇中扮演“江”的父親(淺井長政)的時任三郎,在《法醫朝顏》中因為扮演萬木平一角,與上野樹里再成“父女檔”。不過,自從2016年結婚之後,可能由於家庭的原因,上野樹里逐漸淡出了一線女優的行列。

女主角上野樹里

青出於藍還是狗尾續貂

儘管只播出了一集,還是很容易發現《法醫朝顏》採用了日劇常見的“主線結構+獨立單元”的敘事方式。電視劇一開始就營造了一個詭異的場景,萬木朝顏與萬木平這對父女一起進食早飯,偏偏缺少了在日劇中往往不可或缺的母親/家庭主婦的存在。《法醫朝顏》故事的展開有股揮灑不開的悲傷,台詞、節奏與配樂都強烈造成了觀眾的這種感覺。直到第一集的片尾,如此做法的用意才告揭曉:電視劇通過女主人公回憶的方式告訴觀眾,她的母親在東日本大地震中不知下落。

劇中的父女

在地震中失聯的母親下落究竟如何,這自然會是貫穿《法醫朝顏》整劇的主題。懸念大師希區柯克曾經舉過一個例子,有四個人圍在桌邊談棒球賽,如果觀眾預先知道在桌子底下藏著一顆炸彈,並且它即將在五分鍾之後爆炸,那麼觀眾作為知情者,在這四個人談論棒球的這五分鍾內,就會形成一種獨特的情緒,這種獨特的懸念感讓觀眾為這四個人捏一把汗。但如果,觀眾事先不知道桌子底下有顆炸彈,在五分鍾之後,炸彈爆炸,那麼觀眾最多隻會出現“十秒鍾的震驚”,但對於前五分鍾的談話則會感到沉悶和無聊。這種“主題性懸念”的存在,當然也將是《法醫朝顏》的一大看點。傳統職業劇往往採用“行業+個人生活”雙線並行的結構策略,一方面展示行業的故事,一方面講述人物的生活。而這兩者在《法醫朝顏》里似乎可以合二為一了。

與之相對的是,《法醫朝顏》的每一集可能都會是一個相對獨立的故事。從某種意義上說,觀眾對於醫療題材的期待,有相當大的份量源自對醫療行業的獵奇心理。醫療劇因此也被人稱作是“電視劇皇冠上的一顆明珠”。而法醫相比醫療職業領域相關的其他職業則更具神秘感(據說日本從事法醫職業的人員僅有150人左右)。觀眾在日常生活中比較容易接觸到醫護人員,醫生的工作狀態也有所知曉,但法醫工作卻很難如此“透明”。因此,聚焦法醫這種冷門職業,可以滿足觀眾對不熟悉行業的獵奇心。而且,追尋死因本來就近似破案,這種懸念感與大多數犯罪懸疑劇的特徵並無二致。

在第一集中,《法醫朝顏》就為觀眾呈現了一個有些出人意料的案例。死者在解剖後發現胸腔積水,警察與醫生們為此各執一詞,有的說是急性心肌梗塞,也有的說是溺水身亡。最後的真相卻令觀眾目瞪口呆,原來死者在河邊行走時,突遭歹徒搶劫,被打暈倒地,肺部吸入河水後出現了“遲發性溺水症狀”,直到甦醒後步行到一個倉庫時才突然感覺呼吸困難,隨即發病身亡。

出人意料的死因

儘管有這樣的“出乎意料”,《法醫朝顏》所選擇的醫療+懸疑題材,仍舊很容易令人聯想起2018年上半年在豆瓣上贏得驚人高分(9.4)的日劇《非正常死亡》。石原里美主演的這部神劇講的就是在“非自然死亡原因研究所”任職的法醫三澄美琴和同事們探查死者真正死因的故事。在刑偵推理劇盛行的日劇市場上,這個題材不算新鮮(《科搜研之女》等同類型劇珠玉在前),收視率也不算太高(平均11.06%),但《非正常死亡》卻殺出了條血路,它不僅讓法醫這一職業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還能每集都帶出一個話題,引發輿論熱議。

同樣是整部電視劇的第一集,《非正常死亡》在追查死因時,法醫們先否定謀殺,確認病死。死者隨即被認定為傳染源,遭遇鋪天蓋地的輿論抨擊。再查下去,卻發現病源在醫院,關鍵信息被隱瞞,而加害者又變成了受害人。相比之下,《法醫朝顏》中的劇情雖然也有反轉,不失懸念,畢竟平淡了許多。它也不像《非正常死亡》那般,在反轉再反轉的剖析過程中,將輿論暴力、公眾知情權等多個熱點議題自然而然地呈現在觀眾面前,反而只是簡單打出了一張司空見慣的家庭溫情牌。

《非自然死亡》海報

假若以此來看的話,《法醫朝顏》想要青出於藍贏過《非正常死亡》絕非易事。對這部“月九劇”而言,如何繼續吸引觀眾追劇,維繫堂堂黃金檔電視劇的尊嚴於不墜,才是最為現實的問題。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