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遊戲講述難民逃亡之路,你能做對這道送命題嗎?
2019年07月12日17:34

《Bury me,my Love》是一款基於真實新聞事件而改編的遊戲。
《Bury me,my Love》是一款基於真實新聞事件而改編的遊戲。

  Nour是一位難民,她的家鄉在霍姆斯——敘利亞西部的一座古城。持續的內戰讓敘利亞千萬個家庭破碎,甚至隨時都面臨死亡威脅。為了讓全家得以逃離戰爭、遠離炮火,Nour踏上了逃難之路,希望在歐洲獲得難民資格後,家人再來團聚。

  你是Nour的伴侶Majd,從她離開你身邊的那一刻起,你們就在即時通訊軟件上保持聯繫。你的愛人將告訴你她逃難過程中面臨的一切。而你也知道,作為她最信任的人,你說的每一句話,都將影響Nour、乃至全家人的命運。

  已經抵達土耳其的Nour正在尋找去歐洲的辦法。她遇見一個叫做默罕默德的敘利亞人,他認識一些走私犯,付2500歐就可以帶你去東邊群山環繞的“保加利亞–土耳其”邊界碰碰運氣;西邊,是平坦易行的“希臘–土耳其”邊界,Nour憑著辦好的簽證理應可以通關,但每一個敘利亞人都在勸說那邊已是死路一條;同時,一路舟車勞頓的Nour在小酒館小酌幾杯後,微醺的她,不停地說想要留在伊斯坦堡的敘利亞人聚居區,默罕默德也承諾聘請她在藥店裡工作……

  往東、往西、留下來,你會選擇哪一條路?這是手機遊戲《Bury me,my Love》(將我埋葬,我的愛)的一段劇情。在這款遊戲中,你的手機將變成Majd的手機,踏上遠征之路的Nour會時不時詢問你的意見,或是發來語音或自拍,而你則肩負幫她安全抵達目的地的重任,每一次選擇都至關重要。

  雖然呈現形式是遊戲,但《Bury me,my Love》的背後卻是大量真實的新聞事件,無論是在2015震驚全球的艾蘭·庫爾迪之死,還是接連發生的地中海沉船事件,都能在遊戲中找到影子。而作者設計這款遊戲的靈感,也是受到一篇真實新聞的啟發。

  它是遊戲,更是讓玩家對真實新聞有切膚之痛的沉浸式體驗,在這段撕心裂肺的逃難之旅中,對戰爭的殘酷和難民的艱辛感同身受。

  報導難民危機難獲關注遊戲還原逃亡之路

  2011年敘利亞內戰爆發,總統阿薩德領導的政府軍與反對派開戰以來,在這個地理上連結歐亞各國的戰場上,不同勢力利益交錯,宗教問題、地緣政治、國際局勢,令戰爭持續了八年之久。八年之間,敘利亞近一半人口逃離家鄉,據聯合國難民署在2018年底的數據,這些人里有670萬人逃至其他國家,另外一半則留在敘利亞其他城市。

  截至2018年底,全球流散國外的難民總人口已達到有史以來的最高水平2590萬。敘利亞目前是全球最主要的難民來源國。另外,從2015年至2018年,4年間共有14157人在嚐試穿越地中海前往歐洲的途中喪生,這片海也是敘利亞難民的最主要逃亡路線。

  對於中文讀者來說,難民危機離自己很遠、所涉國家的宗教、文化和中國也大不相同,而這場危機也不大會波及整個東亞,是一個難以引發共情的議題。對“難民”的理解和關注的焦點,很可能落在一堆不斷上升的數字,和爭吵不休的歐洲難民政策上。

  2015年9月2日,敘利亞3歲小男孩艾蘭·庫爾迪在地中海溺亡,陳屍沙灘。這張照片迅速登上媒體頭條引起世界關注,人們開始意識到難民身份背後,是一個個在生存邊緣掙紮的人。

  艾蘭·庫爾迪和他的家人在前一天夜裡準備橫跨地中海,從土耳其去往希臘。搭乘的橡皮艇在剛出發時就被灌滿了水,最終釀成悲劇。

  《Bury me,my Love》在去年的第14屆IMGA國際移動遊戲大獎上,獲得了“最具意義遊戲獎”。(註:IMGA國際移動遊戲大獎,英語:InternationalMobileGamingAwards,簡稱IMGA,被譽為“移動遊戲界的奧斯卡獎”;“最具意義遊戲獎”:WINNEROFBestMeaningfulPlay。)在2017年遊戲界最具盛名的大獎TGA上,也被提名為“最佳影響力遊戲”。

  而我在第一次玩《Bury me,my Love》時,Nour要離開土耳其,我勸她走水路,最後Nour也喪生地中海。同樣一片海,同樣搭乘橡皮艇,同樣地沉了船。Nour浮在地中海上,發來最後的語音(大意):Majd,我太冷了,撐不住了,對不起……聽完語音,我竟然眼眶濕了,像是失去了親人似的難過,立刻打開地圖想要回到土耳其重置結局。可是遊戲設計為不能存檔讀檔,我只能從頭來過。

  原來,在逃難路上,難民們無時不刻不在面臨選擇,而一旦選錯,之前數月乃至數年所做的努力很可能都付諸東流,甚至付上生命的代價。

  基於真實新聞這不是一款取悅玩家的遊戲

  《Bury me,my Love》的遊戲設計師Florent Maurin,此前是一名記者,於2009年創立 The Pixel Hunt,為電視台、紙媒、公共廣播公司等製作互動敘事頁面、遊戲。Maurin曾經在接受IMGA的採訪中談到自己對來自現實世界的故事非常感興趣,並且非常熱衷於用遊戲講述這些故事。

  我問Maurin遊戲靈感來自何處,他先聊起過去四年為媒體製作大量互動小遊戲的感悟,“工作這麼多年後,我在思考如何設計一個更能連結到個人情感的遊戲”。2015年,他在法國第二大全國性日報《世界報》(LeMonde)上讀到的一篇報導,非常觸動,立刻聯繫了報導記者LucieSoullier和新聞中的主人公Dana,並邀請她們以編輯顧問的身份參與遊戲設計。

  新聞里的主人公Dana,今年25歲,家鄉在敘利亞的首都大馬士革。她在接受 Vice訪問時,描述了自己從敘利亞成功逃往德國的路線:從敘利亞出發,經過黎巴嫩,再由人販子走私到希臘,最後經陸地抵達德國,近兩個星期的逃亡耗費了Dana和她同行夥伴1500美元。這一路上,她用WhatsApp和家裡人保持聯絡,分享路上的進展,她也會在聊天群組里發起“小投票”,徵詢家人關於行程的建議。

  基於Dana的故事,Maurin蒐集了4個月的資料,期間多次訪問Dana,並閱讀了不少其他難民的故事,慢慢和編劇構建出遊戲腳本。Maurin坦言,遊戲設計中遇到的最大挑戰,就是讓故事可信。“要讓Dana覺得自己和這個遊戲是有關係的”,方法之一,就是使用真實世界真正發生過的事情、對話和情景。

《Bury me,my Love》的遊戲設計師Florent Maurin。
《Bury me,my Love》的遊戲設計師Florent Maurin。

  遊戲中,Nour正跟隨難民遊行隊伍前往“塞爾維亞-匈牙利”邊境,發來消息告訴你據說匈牙利政府封鎖了邊境線,問你(Majd)是留在塞爾維亞,還是繼續跟隨遊行隊伍往前進,尋找機會越過邊境?

  你如果尚不知道真實世界的新聞,或許會勸Nour向前試試。但實際上,2015年9月15日,匈牙利政府頒布了一條邊境法令,關閉與塞爾維亞的邊境。不僅如此,匈牙利是邊境管製手段最強硬的歐洲國家,不僅築起帶刺的鐵絲網,更出動數百名軍警看守邊界,以催淚彈、水炮車嚴防任何跨越邊境的行為。

  遊戲世界里,我伴隨Nour步行約三、四日,走到邊境線,Nour描述起戒備森嚴的匈牙利邊境警察,我才想起最近看過的新聞,強烈反移民的匈牙利總理歐爾班(Viktor Orban)曾說:“每一個移民都是對公共安全的挑戰”,轉而回覆Nour,“坐上大巴回塞爾維亞的諾威薩吧”。

  我問Maurin為什麼遊戲不能存檔讀檔、重置選擇,他回答說這不是一款為了玩家體驗設計的遊戲,“我不想操縱別人的想法。有好的移民,也有壞的移民。”他希望讓玩家在遊戲中代入自己,用自己的方式思考那些生死選擇題。有些也是攸關人性的選擇題。

  當Nour乘車從土耳其前往保加利亞時,與另外5個人拚車。車上一行人抵達邊界,大家要在淩晨3點的夜色里行山路穿過邊界線。同行的Zineb,同樣來自敘利亞的婦女,帶著剛出生的嬰兒和12歲的侄兒,掙紮了2小時,終於沒有辦法繼續往前,而另一位同行的保加利亞人Emmanuel身強體壯,此時已經走在前面很遠。天已破曉,一旦Zineb的孩子啼哭,就將招來在附近巡邏的警察。

  你想跟Nour說什麼:跟上Emmanuel還是留下來陪Zineb?

  “別管Zineb了,人總要為自己考慮”,當這句話脫口而出的同時,別忘了這也是反對接收難民的人最重要的理由。

  以沉浸體驗引起讀者自發思考

  既然是遊戲,那麼要好玩才能吸引人,光有背後的意義是不夠的。

  玩《Bury me,my Love》的過程,像是談一場戀愛。一方面,你不容易預測每次回答後劇情的走向,劇情發展會時不時讓你感到驚訝;另一方面,遊戲在設計上加入很多日常對話會有的細節,讓你更容易代入到遊戲構造的空間、時間和角色中。

  遊戲中,有4個參數會影響Nour每一次的決定,她的士氣、她與Majd的關係、預算、身上的物品。這讓遊戲更有真實感,玩家也更難從預設的選項中窺到劇情走向。

  Nour和Majd是一對夫妻,他們之間的對話會有兩人的回憶,也會有屬於他們的親密小動作。Nour有時會忙她的事情,沒空理會另一邊的玩家,而玩家已經心急如焚,頻頻查看手機有沒有收到Nour的短信。

Nour與Majd之間的甜蜜互動。
Nour與Majd之間的甜蜜互動。

  這些模擬真實的設定,有助玩家代入自己,慢慢理解集伴侶、難民身份於一身的Nour所陷入的困境,以及Nour的家人Majd,也就是玩家自己所經曆的焦急、沮喪甚至失去的痛苦。就像經曆了一次身體交換。

  本來因為好玩而玩這款遊戲,在經曆了Nour死於地中海的結局後,我突然意識到,我可以借此機會從第一視角去看難民的逃亡,再靠融入在遊戲中的線索去搜索現實世界對應的新聞報導。一來二去,誰是難民?難民為什麼逃?為什麼在逃的過程中死?歐洲各國不同的難民政策如何影響難民的未來?玩遊戲的過程中,這些問題自然地就在我的腦子裡成了形。遊戲呈現和文字報導相比,很重要的特點即是以沉浸體驗引起讀者自發思考、自主探索真實的世界。

  “Bury me,my Love”是一個敘利亞的告別短語,大致意思是“保重,在我死之前,你要活得好好的。”這是真實新聞中,Dana離開敘利亞時,Dana的母親對女兒的祝福。對於難民這類讀者冷感的議題,喚起關注就是重要的一步了。

  來源:全球深度報導網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