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11:8歲就確定了未來之路,曾因校園霸淩而轉學
2019年07月15日21:16

原標題:小11:8歲就確定了未來之路,曾因校園霸淩而轉學

生活中的米莉簡直是“小11”相反的極致,她會唱歌,還擔任過Maroon 5的演唱會嘉賓,在脫口秀上對答如流,社交能力超群,見到前輩明星絲毫不害羞,會大方主動地打招呼。

米莉·波比·布朗的成長與成名,彷彿一直有怪獸的伴隨。

憑藉出演熱門美劇《怪奇物語》,這個梳著短寸,流著鼻血的小女孩進入了觀眾的視線,並兩度獲得艾美獎最佳女配角的提名。在人生中的第一部電影作品《哥斯拉2:怪獸之王》中,她又飾演了一位幫著父母與怪獸作戰的少女。

而現實生活中的米莉,面對讚美和質疑,似乎也擁有著超能力。

為了夢想,全家搬去美國

2004年,米莉出生於西班牙,她是家中三女一男中的老三。從一出生,米莉的一隻耳朵聽力就比一般人差,幾年後完全失聰。

米莉從沒學過表演,也沒進過任何一間表演學校,甚至沒有接受過專業老師的指導。但她說,8歲那年就已確信了自己的夢想是出現在銀幕上。米莉說:“這就像是一個bug,我知道聽起來很瘋狂,但只要我想做的事,就沒人能阻止我。”

2011年,為了讓米莉能夠演戲,父母從巴塞羅那搬到美國佛羅里達州的奧蘭多。早在《怪奇物語》之前,米莉就出演過《入侵者》《童話小鎮》《摩登家庭》等美劇,但都是小角色。還參加了電影《金剛狼3:殊死一戰》的試鏡,如你所見,她並沒有成功。某位選角導演曾當面嫌棄她,太過成熟。

小時候的米莉。

試鏡的不順利甚至影響到了家裡的經濟狀況,最窘迫時需要向經紀人借錢為生,最後一家人不得不寄居在米莉的阿姨家。也就是在那時,米莉得到了“小11”這個角色。

僅靠42句台詞,一舉成名

《怪奇物語》的執行製作人肖恩·利維說:“這個小孩有著如此強烈的力量,這讓我大吃一驚,就在那一天,我和杜夫兄弟(該劇導演)確定,她正是我們要找的人。”

為了出演這個角色,12歲的米莉依照導演的要求剪掉了長髮,還安慰著為此氣憤的媽媽:“我必須展現出為這個角色付出了多少。”

《怪奇物語》劇照

在第一季中,米莉的台詞僅有42句,但她卻完美地演繹出“小11”的敏感、恐懼與反抗。據說當時米莉對於這部劇和角色並不是很清楚,只是聽說薇諾娜·瑞德要出演才決定參加試鏡。“我當時想:‘Eleven(11),這是什麼怪名字?’”

隨著《怪奇物語》受到全球矚目,米莉也成了炙手可熱的童星,社交媒體上的粉絲從25個變成了2292萬。劇中扮演警長的大衛·哈伯說:“她會成為下一個梅麗爾·斯特里普。我完全相信她有這個潛力。”

首演電影,一個動作拍75條

“我從來沒有在一個童星身上看到過這樣的表演天賦”。幾乎每一個與米莉合作過的工作人員都曾這樣說過,包括《哥斯拉2:怪獸之王》的選角導演薩拉·芬恩。在《哥斯拉2》中,米莉延續了自己又酷又純淨的戲路,飾演瘋狂女科學家的女兒。拍電影和電視劇對米莉來說感受完全不一樣,《怪奇物語》中她有時候可以一次性地拍完一整段戲,但是為了拍攝《哥斯拉2》中的某一個場景,她竟拍了75條才通過。

電影《哥斯拉2》劇照

私下米莉還是個喜歡惡作劇的小女孩,喜歡纏在“媽媽”維拉·法米加身邊,跟每個工作人員都聊得來。

爭議不斷,但會繼續做自己

生活中的米莉簡直是“小11”相反的極致,她會唱歌,還擔任過Maroon 5的演唱會嘉賓,在脫口秀上對答如流,社交能力超群,見到前輩明星絲毫不害羞,會大方主動地打招呼。

《絕命毒師》中傑西·平克曼的扮演者亞倫·保爾就曾在接受採訪時說:“布朗的成熟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有著那個年紀難以想像的洞察力。”

今年3月,有媒體爆料了大衛碧咸與Victoria的二兒子羅密歐的戀情,對象正是米莉。據說兩人的交往已經獲得了Victoria的批準,因為Victoria是米莉的劇迷。

然而圍繞著米莉的爭議也從來沒有停止過。

憑藉《怪奇物語》走紅時,米莉的父親向想要簽約米莉的經紀公司要求先支付10萬美元的簽字費,以彌補培養米莉走上星途付出的辛苦,被媒體評為刷新了“把孩子當成搖錢樹的明星父母”的新高度。

而這位小童星自己,也始終承受著網絡暴力。因為網友編造她的一些言論到處傳播,支持平權和反霸淩的米莉刪除了自己的推特賬號。還有不少人攻擊她的外形變化和做事風格圓滑、老成。面對質疑,米莉的表現也是超於常人的堅定。她勇敢地回擊,會繼續做自己,還大膽坦白不喜歡漫威電影,最喜歡看《戀戀筆記本》《賤女孩》和《與卡戴珊一家同行》。

反對校園霸淩

2018年11月20日,米莉被任命為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親善大使,將幫助提升對兒童權利和影響青少年的問題的認識,這其中就包括暴力、欺淩和貧困的影響。米莉說:“我以前在英國的學校遭到過霸淩,所以對我來說反霸淩是極為重要的,我甚至因為霸淩問題而轉學,到現在都還需要調適當時留下的焦慮和各種問題。當我在網絡上讀到別人的言論時,那真的讓我痛苦不堪。”

新京報記者 李妍 編輯 吳冬妮 校對 趙琳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