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天依出圈記:用人設與技術套牢真實的情感
2019年07月17日13:25

  1。對於不追虛擬偶像的人來說,我們無法想像洛天依竟有著如此強大的號召力。洛天依的出現,既開闢了中國偶像市場的新領域,也打開了粉絲經濟的新世界大門。

  2。虛擬歌姬與傳統真人歌手的一大區別在於,傳統歌手以PGC模式為主,而虛擬歌手崇尚的是UGC文化。

  3。藝人的虛擬形象如果沒有系統的良好發展規劃,那麼就只是在短時間內消耗藝人的人氣,雙方不僅無法發揮雙向賦能的功能,也許反而會適得其反。

  位於“魔都”上海,緊靠黃浦江畔的陸家嘴,是中國最具影響力的金融中心之一。而這塊寸土寸金的寶地上,有著世界最高的平頂式大樓——上海環球金融中心。

  四天前,高423米的上海環球金融中心94層,被中國第一虛擬偶像洛天依和前來給她慶祝生日兼出道七週年的粉絲承包了。無論是座無虛席的現場,還是直播間500萬的人氣,都證明了洛天依的實紅。

  如洛天依、初音未來一般粉絲基礎牢固的虛擬偶像正走向巔峰,而對於國內更多新生代虛擬偶像而言,發展模式不明、圈外市場接受度不高仍然阻礙著他們的出圈。

  洛天依打開了新世界大門

  “洛天依,謝謝你,讓我遇見了你。”“三角函數”是幾百萬錦依衛(洛天依粉絲名稱)中的一員。雖然沒能到現場為洛天依慶生,但他在貼吧里寫下了對洛天依的祝福與自己的故事。

  “三角函數”說自己原本是一個十分孤獨的人,過著日複一日單調重複的機械生活。直到遇見洛天依這個可愛的小女生,從她的歌聲中找到了前進的動力。在《漂亮面對》中,他聽到了前進的自信,鼓勵他向前走。在《一半一半》中,他聽出了親情與溫暖。

  像他一樣的錦依衛數不勝數,不論男女,他們都愛叫洛天依“老婆”。有能力的錦依衛,在7月12日總會參與洛天依的線下生日宴,為她瘋狂打Call。而即便是不能趕赴現場的錦依衛,他們也會在線上積極參與互動、觀看直播。總之,錦依衛是一群忠誠度高、互動度高的粉絲群體。

  在7月12日生日會開始之前,B站就開啟了為期25天的生日應援徵集活動。徵集自製類應援作品,包括視頻、專欄、動態圖文、音頻等,活動結束後會根據點讚數、質量、創意、和熱度綜合評出人氣獎、創意獎、優秀獎和新人獎。

  從參賽作品區來看,原創歌曲、翻唱、女生D動畫、繪畫等多種形式的慶生作品已經層出不窮,錦依衛們的參賽熱情十分高漲。

  微博上,“洛天依0712生日快樂”的話題也達到了6346萬的閱讀量和10.9萬的討論量。

  對於不追虛擬偶像的人來說,我們無法想像洛天依竟有著如此強大的號召力。洛天依的出現,既開闢了中國偶像市場的新領域,也打開了粉絲經濟的新世界大門。

  在二次元圈內,洛天依的手辦一直都是搶手貨,此次出道七週年的水手服風格盒蛋是由手辦品牌ACTOYS推出,經B站銷售,這款盒蛋包括6款Q版手辦,全款354元,有6040人表示想要。另外,天矢禾念也在自己的淘寶店中開啟了演唱會限定版盒蛋的預售,常規版售價為60元,鋼琴場景版售價為160元。

  儘管洛天依的粉絲群體以“00後”為主力,但從評論看來,他們大多數都表示“錦依衛的信仰,窮了也要買”、“學生黨表示心痛,但這個必須買”。也有人表示,只要買到了就都是穩賺不虧,幾年前曾出的花語盒蛋現在一個都要賣100多元。

  除此之外,洛天依近兩年在三次元世界也頻頻跨界探索。例如,與護舒寶、德克士、美年達、雀巢以及中國銀行的聯名合作等。

  從開演唱會、銷售周邊產品、舉辦生日會到代言產品、組織網絡應援,洛天依幾乎完成了真人偶像所能產生的所有流量變現方式。而不同的是,她還能得到更多的回報,如粉絲為其寫歌、創作小說等。

洛天依盒蛋周邊
洛天依盒蛋周邊

  沒有UGC,虛擬偶像難存活

  說到洛天依,就不得不提起初音未來。自2007年誕生以來,初音未來一直被視為一場奇蹟。無論偶像如何更迭,她的演唱會座無虛席,周邊產品銷售火爆,是當之無愧的世界第一虛擬偶像。

  有人說,初音未來的成功在於其代表著聲音合成技術的頂級水準,而且虛擬偶像就像是一張白紙,可以由創作者按著一切最美好的樣子去繪製。不論是初音未來還是洛天依,虛擬偶像的成功打造都是一次將技術變現的完美實踐。

  2003年,Vocaloid的問世讓音樂製作人看到了便捷試唱和音樂合成的更大可能性,但反響平平。之後,Vocaloid 2推出時一改套路,打造了初音未來這一虛擬歌姬,隨即在世界範圍內引發熱烈反響。

  相比之下,洛天依雖然在全球範圍內的熱度不如初音未來,但在中國本土領域來說已經可以稱得上是第一虛擬偶像了。儘管Vocaloid仍然屬於小眾文化,但洛天依卻已率先突出次元壁走上了主流。她曾經登上過湖南衛視小年夜春晚、2016第十一屆金鷹節互聯盛典,在除二次元粉絲外的大眾人群中也有著較高的知名度。

  也因此,洛天依才從一個小眾的虛擬歌手一躍成為了能夠代表國內二次元產業的 IP之一。雖然洛天依現場的演唱會門票已經幾乎快與一線歌手持平,但當初若不是獲得奧飛動漫、Bilibili 以及啟明創投的兩輪投資,可能洛天依早已夭折。這一切,與其背後的運營商天矢禾念緊密相關。

  因為此前的運營人不尊重P主(有創作能力的粉絲“Producer”),也未能推廣大家的作品,因此洛天依最初的發展顯得尤為遲緩。直到一個名叫龜島則充的職業經理人從雅馬哈手中買下了洛天依的IP版權,以及如今天矢禾念CEO曹璞的加入。

  曹璞曾提及過虛擬偶像的打造離不開人設,比如洛天依的設定就是一個從外星來的15歲女孩。除此之外,虛擬歌姬與傳統真人歌手的一大區別在於,傳統歌手以PGC模式為主,而虛擬歌手崇尚的是UGC文化。

  天矢禾念在運營洛天依時,會鼓勵粉絲、同人創作者們大開腦洞進行創作。例如,洛天依著名曲目《達拉崩吧》和《普通的Disco》,就是由B站百大UP主之一的ilem創作而成。

  截至目前,洛天依的歌曲已達10000餘首,成名作之一《權禦天下》在B站播放量達594萬次,二次創作視頻超過1000個。

  經過天矢禾念的進一步篩選,優秀作品最終讓洛天依以多種形式呈現出來。例如演唱會、生日宴上與粉絲進行合唱,於是常常出現粉絲與洛天依一起唱一起哭的畫面。

  因此洛天依的粉絲擁有更高的創作熱情和粉絲粘性,雖然偶像是二次元虛擬形象,但參與感卻比真人偶像來得更加強烈。

洛天依2019生日會直播
洛天依2019生日會直播

  千億市場引發一場全民虛擬

  隨著虛擬偶像的輻射面越來越廣,更多的公司也想要做一番嚐試。就在過去的一年當中,騰訊、網易、巨人網絡等遊戲廠商動作頻頻,克拉克拉這樣的初創公司也成功融資1.2億,誓要構建第一虛擬偶像互動平台。

  網易對虛擬偶像的探索以手遊《陰陽師》為切入點,遊戲中高人氣的角色“大天狗”曾在網易的發佈會上化身虛擬主持人,並降臨“BML-VR演唱會”舞台,公開表演個人單曲《黑風凱歌》。

  巨人網絡也不甘示弱,在宣佈正式進軍虛擬偶像市場後,其與日本JOYNET株式會社達成合作,獲得了人氣虛擬偶像Menhera Chan全部品類的全球獨家代理授權。

  而身為互聯網巨頭的騰訊,手中掌握著大把IP,更是要充分發揮出優勢。國漫《狐妖小紅娘》自播出以來收穫了不錯的播放量,也吸引了大批粉絲,因此騰訊將女主角蘇蘇選為了推出的第一個虛擬偶像。

  對於騰訊動漫來說,投入顯然不是問題的關鍵,而如何帶來更好的品質和體驗才是重點。虛擬偶像有著獨特的商業路徑,騰訊的優勢在於其掌握大量IP,並且擁有一定的粉絲基礎。

  不過由於IP孵化會是一個相對緩慢的過程,因此“穩”字對騰訊來說十分重要。如此前在《明日之子》綜藝節目中力推的“荷茲”則引來了不少罵聲。

  值得一提的是,互動娛樂公司樂元素在虛擬偶像的佈局中走上了另一條路。此前,其公開了一個全新偶像企劃《戰鬥吧歌姬!》。

《戰鬥吧歌姬!》是虛擬偶像養成策劃
《戰鬥吧歌姬!》是虛擬偶像養成策劃

  通過B站公佈的預告片顯示,這是一個實時互動式虛擬偶像養成計劃。“你的貢獻,將改變我們的命運”這一廣告語讓人不禁想到時下非常火爆的養成類選秀綜藝。

  《戰鬥吧歌姬!》的晉級人選是由觀眾決定,並且需要三次元觀眾參與其中。樂元素的這一企劃內容覆蓋直播、視頻等多個領域,會讓觀眾參與虛擬偶像的造星過程,這樣實時互動的方式也頗有一種破次元壁的感覺。

  不過除了遊戲廠商的大力推進以外,真人偶像也開始受到了虛擬偶像的反作用力影響。

  前不久,黃子韜虛擬形象“韜斯曼”誕生,與黃子韜工作室聯合出品“韜斯曼”的次世文化則負責虛擬形象全系內容打造。隨後,次世文化與52TOYS達成合作,特別定製了“韜斯曼限定招財宇航員”。

  在這之前,次世文化還打造了以迪麗熱巴虛擬形象IP迪麗冷巴為主角的《冷巴action》,並推出真人+動畫的網劇作品《戲隱江湖》。 

  據次世文化創始人公開表示,選擇指定虛擬形象的藝人以及開發方式是頗有講究的。既需要藝人本身適合做跨次元形象和內容,也需要考慮如何引來較大流量。例如迪麗熱巴在抖音的熱度排名第一,而黃子韜是微視代言人,因此兩者在短視頻領域的優勢很大。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藝人的虛擬形象如果沒有系統的良好發展規劃,那麼就只是在短時間內消耗藝人的人氣,雙方不僅無法發揮雙向賦能的功能,也許反而會適得其反。

黃子韜與虛擬形象“韜斯曼”
黃子韜與虛擬形象“韜斯曼”

  沒有新思路,頂級虛擬偶像也難出圈

  二次元市場,是一個被估值千億級的大蛋糕。隨著核心二次元用戶的穩健增長,泛二次元用戶規模的日益龐大,且可支配資金數額的不斷提升,二次元市場變得不斷壯大。基於這樣的條件,虛擬偶像市場也開始在國內熱鬧起來。

  然而國內虛擬偶像發展所要面臨的困難也顯而易見。

  首先,相較日本成熟的二次元文化,國內的二次元文化尚處於小眾圈層當中,因此向更主流的文化市場普及、推廣仍然是一個艱難的過程這也是大家常常掛在嘴邊的“出圈難”。

  其次,儘管虛擬偶像已經顯露出驚人的商業價值,但對於想要入局的企業來說,想要實實在在地吃到這塊蛋糕卻並不容易。崛起的“90後”、“00後”已經不再滿足於被動接受偶像,而是更願意自己塑造、養成偶像。可企業在滿足他們意願的同時,也需要起到監督作用。

  然後,在二次元的目標受眾以及市場規模已經逐漸清晰的前提下,運營方式、技術水平以及創新能力幾方面卻還在阻礙著行業發展。因此整個行業對相關人才的需求也日益攀升。

  不過,日本Vtuber的出現實際上提供了新的發展思路,例如與直播、短視頻等內容結合,使虛擬偶像真正的實現本土化成功,挖掘出更深層次的市場潛力,最後再考慮接觸核心受眾,以實現變現。

  來源:鋅刻度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