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iPhone控製大腦 是馬斯克異想天開還是未來鏡像?
2019年07月19日10:55

  原標題:用iPhone控製大腦,是馬斯克異想天開還是未來鏡像

  人機結合一個很簡單的場景是通過iPhone就可控製大腦並傳遞信息。那麼,誰來控製iPhone,會不會在現實生活中重演《1984》中的場景?

  普通人永遠也弄不清科技狂人馬斯克到底想要做什麼,他不只想讓人移民火星,還想“打開”人的大腦,讓機器與大腦融合。

  美國當地時間7月16日,腦機接口創業公司Neuralink首席執行官,同時也是Tesla、SpaceX公司掌門人的埃隆•馬斯克召開新聞發佈會,稱Neuralink已經找到了高效實現腦機接口的方法。利用一台神經手術機器人向大腦內植入4-6微米的線,可以直接通過USB-C接口讀取大腦信號,甚至可以通過iPhone控製,接收大腦信息和向大腦輸入信息。

  腦機接口是人機結合的最佳路徑

  通過iPhone控製大腦,聽起來很神奇。但人機交融得以發展還需回答一個本質問題,即人機交融有何用,以及研發這個項目是為了什麼。

  人機交融最初的想法來自一些臨床醫生和科學家,該技術用於幫助病人,尤其是大腦和四肢受到傷害,思維和行動不便的人,而且研究也獲得了一些進展和成果。但是,到了馬斯克這裏,似乎有了更大的野心——他希望從腦機接口突破,進而轉為人機交融,通過iPhone就可以獲得大腦的想法,並控製大腦。

  馬斯克承諾,腦機接口的最初目標是,大約在4年內推向市場,以幫助患有嚴重腦損傷的人,如卒中、癌症病變、先天性疾病患者。但是,腦機接口的最終目標是改變大腦和人類,“把我們目前所掌握的力量直接導入大腦中”,讓人變得更有力量,成為“數字人”。

  人類所有的力量來自大腦。借助於大腦神奇的思維、嚴密的邏輯推理和科學實證與檢驗,人類不僅改變了自己的命運,也把人類社會從無異於動物的原始文明,推進到今天的生態文明初級階段。

  但是,科技改變人和社會需要一系列設計和藍圖,並且要嚴格按照這些藍圖來施工,還需要試錯和大量的時間。

  顯然,馬斯克有些等不及了,他想要把目前人類所獲得的知識、經驗和技能都像電腦貯存和複製一樣,全部複製到人腦並貯存起來,如此一個人就能擁有大大超過其大腦所能擁有的思維和由思維轉化成的力量。

  目前對於大腦,人們能認知到的是,大腦分為大腦皮質和邊緣系統兩層或兩大系統。前者處理複雜思想、推理和長期規劃,後者用於控製情緒、長期記憶和行為等。

  但是,馬斯克認為大腦還應當有第三層或第三大系統,也就是電腦貯存的所有人類的知識和技能,主要體現為今天的數字化。由於沒有腦機接口,這些人類的知識和技能不能轉化為實際的力量和效果,所以需要一個腦機接口。換句話說,腦機接口就是大腦的第三層或第三大系統。

  而且,今天的人類已經是半電子人、半數字人或半機械人(賽博格,Cybrog),每個人都依靠電腦、手機工作和生活,這些機器里都安裝了應用程式或人工智能軟件。離開了它們,人們就無法生活,或者無法舒適地生活。從這個角度來看,人已經與機器融合了,至少是部分融合。

  現在要做的事,就是讓人機更全面和完美地融合起來,腦機接口就是實現這一目標的最好路徑。

  Neuralink的目標就是消除中間的障礙,不只把人類目前所掌握的力量直接導入大腦中,而且可以實現思維、想法和信息的直接溝通,所有想法和計劃都可直接從一個人的大腦轉移到另一個人。

電影《駭客帝國》海報
電影《駭客帝國》海報

  人機結合將重新定義人的屬性

  這些設想看起來很美好,也很理想。但實際上,這已經是在改變人,或者說重新定義未來的人類是什麼。換言之,就是讓人轉變為電子人或數字人,或者讓人與人工智能實現共生。

  要做到這一點,首先要在技術上有所突破,並且涉及腦機接口的兩種技術競爭。一是植入性,另一是非植入性。前者對人的傷害性比較大,後者雖安全,但信息傳遞效果不是太好。

  現在,Neuralink的勢態表明,植入性腦機接口既在技術有了突破,也通過了一些動物試驗,有可能在未來的競爭中取得領先地位。

  即便這樣,也不可避免地會再次出現類似拷問,即人類是否要取代“上帝”。當然,這個“上帝”就是自然規律。此外,對於這種將改變人類演化進程和改變人類生活的方式,是否有倫理上的自洽。

  倫理上的自洽並不複雜,也就是人機結合的利弊權衡,即是有益於人,還是傷害人,是符合人類的自然演化,還是對人的異化?人機結合是有益於一小部分人,還是大部分人?

  人機結合一個很簡單的場景是通過iPhone就可控製大腦並傳遞信息。那麼,誰來控製iPhone,會不會在現實生活中重演《1984》中的場景?

  即便認為互聯網只是點對點的聯繫,沒有集權和單一控製中心,那麼,人機結合後的大腦與大腦的信息交流和接收,會不會變成混亂和無序。因為每個人的大腦每時每刻都在思考和產生想法,並且要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他人。反過來,如果自己的想法不願讓他人知道,又如何在人機融合和大腦與大腦相聯的時代進行個人信息的保密,以及避免窺心術的得逞。

  即便所有的技術和倫理問題都能解決,所有人都依靠人機結合而獲得了超人的力量,真實的生物人是否會退化而死亡,並進而變成物理人?因為用進廢退是人和生物演化的基本原理之一。

  人機結合的結果要麼是人的異化,要麼是涅槃。因此,儘管人機結合的倫理拷問相對簡單,但是,也遠比複製人、人與動物基因交換要嚴重和複雜得多。

  也因此,儘管馬斯克和Neuralink聲稱他們的腦機接口已經有了技術突破並進行了動物試驗,並且打算於2020年開始人類試驗,但美國衛生主管機構如美國食品與藥物管理局(FDA)等能否批準,仍是個未知數。

  □張田勘(專欄作者)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