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未來接班人是像喬布斯,還是像庫克?
2019年07月22日21:32

  7月22日晚間消息,據彭博社報導,在首席設計管喬尼·艾維(Jony Ive)宣佈離職後,Apple首席運營官(COO)傑夫·威廉姆斯(Jeff Williams)成為了公司的“二號人物”,顯然也是現任CEO蒂姆·庫克(Tim Cook)的接班人選。

  Apple前任和現任員工稱,威廉姆斯是公司里最接近庫克的人。如果你認為庫克做得很好,那將來由威廉姆斯出任CEO可能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威廉姆斯晉陞為“二號人物”

  Apple上個月宣佈,公司首席設計官艾維即將離職,此舉將“聚光燈”投向了一位鮮為人知的高管:首席運營官(COO)傑夫·威廉姆斯(Jeff Williams),如今他已接管了公司具有傳奇色彩的設計工作室。

  這一新增的職責使威廉姆斯明確地成為了Apple公司的第二號人物,顯然也是庫克的CEO繼承人選。值得一提的是,威廉姆斯很像現在的CEO庫克:運營效率的典範,在脾氣方面也是如此,不像庫克更有遠見的前任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那樣高低起伏。

  據幾位現任和前任同事稱,在擔任Apple運營總監(也是庫克之前曾擔任過的職位)期間,威廉姆斯以謙虛、紀律嚴明、要求苛刻的領導風格而出類拔萃,符合現任CEO(庫克)的風格。他們表示,威廉姆斯負責與供應商談判(這些供應商每年從中國工廠向全球其他地方運送數億台設備),還負責產品開發,甚至比庫克更親力親為。

  威廉姆斯每週都會參加對產品和工業設計進展的回顧,隨後向庫克彙報,以獲得簽字。在將Apple Watch推向市場方面,威廉姆斯也是勇往直前。在Apple內部,威廉姆斯被廣泛認為是最高職位的有力人選。這些現任和前任同事表示,在艾維宣佈離職前很久,公司高層就一致是這樣看待威廉姆斯的。

  分析人士稱,威廉姆斯的晉陞也凸顯了人們對該公司能否擺脫自滿情緒的擔憂。在庫克的任期內,Apple市值翻了一番多,短暫地超過了1萬億美元,並向數億客戶出售了更昂貴的iPhone和iPad、AirPod無線耳機,以及Apple Music等訂閱服務。然而,在經曆了一段令人震驚的銷售增長之後,長期以來占Apple營收約2/3的iPhone的銷量卻多年來保持持平。此外,Apple在中國和印度等快速增長的市場上也面臨著嚴峻挑戰。

  運營團隊力壓設計團隊

  自上世紀90年代末從破產邊緣獲救以來,Apple一直以憑藉其設計的力量將昂貴的產品打造成主流熱門產品而自豪。因此,設計團隊長期以來一直是其企業文化的核心,而艾維也被許多人視為最後一位“喬布斯級別”的產品天才。

  隨著庫克擔任AppleCEO八週年的臨近,Apple運營團隊已經鞏固了其對產品開發的影響力。根據現任和前任員工的說法,庫克似乎不會在不久的將來離開,而威廉姆斯的晉陞表明,Apple將長期押注這種模式(重運營)。據一位瞭解他的人說:“威廉姆斯95%看重運營,5%看重產品,Apple已經成為一家運營公司。”

  Apple前營銷高管邁克爾·加滕伯格(Michael Gartenberg)表示:“只要公司里有一位有遠見的人,CEO能與之合作,那就不一定需要一位有遠見卓識的人擔任AppleCEO。例如,庫克有艾維。但問題是,艾維已經走了,如今誰是公司里有遠見卓識的人,可以引領做成下一件大事呢?”

  威廉姆斯的經曆

  和庫克一樣,威廉姆斯在美國南部長大,從杜克大學獲得MBA學位,並在IBM工作了數年,之後於20世紀90年代末加入Apple公司。他於1998年開始擔任採購經理,與零部件供應商談判,並於2010年晉陞為喬布斯的執行團隊,擔任運營高級副總裁。

  在庫克的領導下,他因隨身攜帶大量關於產品開發和運營計劃的數據而出名,他可以在會議期間迅速參考這些數據來回答CEO的問題。與庫克一樣,威廉姆斯經常穿著牛仔褲和襯衫。他在會議中也經常依賴於一款迷你筆記本,同事們說,只要看到威廉姆斯寫下對話中的一些內容,他們就會繼續跟進。

  威廉姆斯在推介智能手錶作為健康工具的用途後,於2013年接管了Apple Watch開發團隊,並在2015年的產品發佈會上首次發表講話,宣佈了公司的健康研究工作。自當年晚些時候被任命為COO以來,他發佈了每一款智能手錶的後續版本。此外,威廉姆斯還站在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是身邊,為對肯塔基州玻璃製造商康寧(Corning)的9位數投資剪綵,並在Apple的日常產品開發中承擔了更多責任。

  在他目前的職位上,威廉姆斯的職責範圍很廣,即便在他接手公司的硬件和軟件設計團隊之前也是如此。除了管理Apple Watch,他還負責整個供應鏈,材料採購,健身和健康研究和應用程式開發,AppleCare客戶支援,以及一些財務團隊。和他的老闆(庫克)一樣,威廉姆也有觀察、傾聽和提出尖銳問題的本領。一位Apple前高管稱,威廉姆斯努力與公司的工程師們說同樣的語言,儘管他可能會對自己的技術專長自嘲。

  威廉姆斯是一個徒步旅行和騎自行車的狂熱愛好者,大家都知道他會在早上7點之前到達工作地點。並且在晚上呆到很晚,經常會在兩場會議之間騎行。在公司內部,他以“柔和的存在”而聞名。一位曾與他共事的人說:“有時會有電話會議,威廉姆斯也會參加,但沒人知道,直到他中途插話。”

  雖然威廉姆斯在與其他高管的會議上可以直截了當,要求苛刻,但現任和前任同事表示,在一些大型的工程團隊會議上,他有時嚴重依賴一群副手來扮演“壞警察”的角色。對於設計師來說,他的感性並不總是能被體現出來。設計團隊的一位長期員工稱:“他來自運營方面,那裡使用的標準在設計中通常沒有什麼意義。”

  Apple Watch曾是最大考驗

  Apple Watch一直是威廉姆斯最大的考驗。在2015年第一款機型發佈的幾個月前,一些測試該設備的員工開始對手錶外殼使用的鎳材料產生過敏反應,這在腕帶中並不少見。威廉姆斯要求廢棄已經生產的數千塊手錶,並增加一條單獨的生產線,生產不同類型的鎳材料。

  此外,員工們還表示,在發現“Taptic Engine”容易因為腐蝕而出現長期故障後,威廉姆斯再一次放棄幾千隻受影響的手錶。這一次,員工們得到了它們。Taptic Engine是威廉姆斯優先考慮的一個問題,它允許手錶在收到通知時比一般的手機部件振動得更安靜。

  這些決定避免了許多早期採用者買到有缺陷的早期型號的Apple Watch,這也導致這款手錶在正式發佈後的幾個月裡,依然很難在商店裡買到,一些在線發貨也被推遲了。如果有誰找到了,那很可能是配有18K黃金錶殼的型號,價格高達1.7萬美元。

  Apple Watch並不像iPhone、甚至是iPad那樣立竿見影,上市後便迅速風靡。第一款機型運行緩慢,缺乏必備的應用程式。但研究機構Strategy Analytics的數據顯示,隨著手錶硬件和軟件的改進,Apple已經悄悄地控製了聯網健身手環/手錶市場,去年占該類別設備銷量的一半以上。

  如今,威廉姆斯負責Apple所有硬件產品的開發,每週召開會議來評估他們的進展在AirPod的開發過程中,一些人注意到,威廉姆斯仍戴著Apple的有線耳機,而不是新產品。威廉姆斯對無線模型的舒適性還不滿意。

  除了在Apple Watch上的經驗之外,威廉姆斯在十年前曾短暫監督過Apple的移動設備工程團隊,期間是iPod聯合創始人托尼·法德爾(Tony Fadell)離職到法德爾的繼任者、前IBM高管馬克·佩珀馬斯特(Mark Papermaster)的競業禁止協議結束之間的那幾個月。

  無法取悅投資者?

  在公司之外,威廉姆斯偶爾會去他位於加利州阿普托斯(Aptos)的海邊別墅,那裡距離公司總部只有45分鍾的車程,或者和妻子梅麗莎(Melissa)一起出現在舊金山的一場晚會上。對於那些擔心Apple未來的股東,威廉姆斯有點沉默寡言的公眾形象、以及缺乏設計直覺,可能不會讓他們感到興奮。

  對於威廉姆斯,一位Apple前高管稱:“他是公司里最接近庫克的人。如果你認為庫克做得很好,那這是一個很好的選擇。”(李明)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