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咧走咧去寧夏》被擅自改為“去大同”,詞曲作者:將維權
2019年07月23日12:12

原標題:《走咧走咧去寧夏》被擅自改為“去大同”,詞曲作者:將維權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近日注意到,一首在寧夏廣為流傳的歌曲《走咧走咧去寧夏》,被重新填詞改編為一首名為《走吧·去大同》的歌曲。

這首改編歌曲經一位山西歌手演繹,獲得一定關注並在網上傳播。

《走咧走咧去寧夏》原曲作者何沐陽告訴澎湃新聞,這首歌的改編並未得到授權,他已關注到此事並知會律師收集相關材料,將按照正常程序維護權利;原詞作者熙明朝魯也告訴澎湃新聞,將按照正常程序維護正常的權益。

對此,歌詞改編者張拓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表示,自己的行為確實不妥,不會推辭責任。但他稱,一開始沒有多想,也不存在商業炒作。

“去寧夏”被改成“去大同”

公開資料顯示,《走咧走咧去寧夏》發行於2015年,由徐千雅演唱、何沐陽作曲、熙明朝魯作詞。該歌曲曾入圍第十屆中國音樂金鍾獎(聲樂)推薦優秀作品名單。

不過,今年3、4月間,一首與《走咧走咧去寧夏》旋律相同、歌詞不同的《走吧·去大同》開始在網上傳播。

微信公眾號“大同日報第一房產” 圖

大同日報傳媒有限公司的微信公眾號“大同日報第一房產”4月15日發佈了一篇消息稱,4月14日上午,《走吧,走吧,去大同》(即《走吧·去大同》,下同——編者注)歌友見面暨新歌發佈會熱烈舉行。

上述消息稱,《走吧,走吧,去大同》是時下的網紅歌曲,旋律悠揚,朗朗上口,歌詞更是融入了大同的文化、美食和美景……網上點擊量達幾十萬次,為宣傳大同起到了積極作用。現場主創團隊詞作者張拓、曲作者關躍明、歌手閆繼林來到現場,與廣大歌迷分享了創作經過,並現場發佈了新歌《來吧來吧逛古城》。閆繼林為歌迷動情演唱了這兩首歌曲,引發現場一片歡呼。

微信公眾號“新大同”也在4月15日發佈一篇 “《走吧,走吧,去大同》歌友見面會暨新歌發佈會舉行”的文章。

文中同樣寫到,《走吧,走吧,去大同》是時下的網紅歌曲,網上點擊量達幾十萬次……現場主創團隊詞作者張拓、曲作者關躍明、歌手閆繼林來到現場,與廣大歌迷分享了創作經過,並現場發佈了新歌《來吧來吧逛古城》。

澎湃新聞記者注意到,上述文章還添加了一段時長3分多的《走吧·去大同》MV,旋律與《走咧走咧去寧夏》一致,歌詞在原作基礎上進行了改寫。MV畫面註明,該歌曲作詞張拓、演唱閆繼林、製作多多,未列出曲作者姓名。

此外,在微信上搜索關鍵詞“走吧去大同”,可以看到今年3月下旬,“大同熱線”“大同平城生活”“大同說事”“大同老鄉”等多個微信公眾號曾發佈《走吧·去大同》歌曲MV。

《走咧走咧去寧夏》和《走吧·去大同》歌詞對比

寧夏媒體也關注到這一事件,並撰文詳述《走咧走咧去寧夏》的創作背景。

7月17日,寧夏新聞網發佈文章《,這首歌是這樣問世的!》。

文中寫到,《走咧走咧去寧夏》是一首標準的定製歌曲。2014年11月,寧夏回族自治區黨委宣傳部組織邀請大批國內詞曲音樂人到寧夏採風,為寧夏量身打造一批具有地域特色的歌曲。著名詞作家熙明朝魯攜何沐陽、段慶民、石焱、李俊偉等詞曲作家團隊,用近一年的時間專門為寧夏創作了10首原創歌曲,《走咧走咧去寧夏》就是其中之一。

改編者:確實不妥,沒有主觀故意

7月17日,此前被註明是《走吧,走吧,去大同》曲作者的關躍明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表示,從未說過《走吧,走吧,去大同》這首歌曲是他寫的,他的作品是《來吧來吧逛古城》。

關躍明表示,看到當天活動的主題是“《走吧,走吧,去大同》歌友見面會暨新歌發佈會”,但主辦方讓他介紹的新歌是《來吧來吧逛古城》,後來發佈的稿件他沒看,不知道具體情況。

《走吧,走吧,去大同》的詞作者張拓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則做出如下解釋:“一位歌手很喜歡這歌(《走咧走咧去寧夏》),讓我改個歌詞,我當時也沒有多想。把事情想簡單了,確實不妥。我應該給人家打個招呼,說是填詞還是改詞。並沒有主觀故意,不存在商業炒作,但是我也不諉過。這對我也是個大教訓。”

對於當日活動主題為何是“《走吧,走吧,去大同》歌友見面暨新歌發佈會”,張拓表示,看到後覺得很不妥,但已經晚了。

歌手閆繼林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印證了張拓的說法。閆繼林解釋,2015年還是2016年“雲岡旅遊節”時,需要一首應景的歌曲,她聽到《走咧走咧去寧夏》覺得好聽,請張拓重新填詞後,在“雲岡旅遊節”活動上演唱了《走吧,走吧,去大同》。

“今年不知道這歌哪來的視頻,出這個MV的時候,我們都覺得不太好,也沒有經過原作者的同意,當時活動上唱這首歌也沒有收過一分錢。這個源頭還得找到我這,我提供的這個歌。”閆繼林說。

律師:改編無論盈利與否,涉嫌侵權

澎湃新聞記者隨後又聯繫到4月15日舉辦“《走吧,走吧,去大同》歌友見面暨新歌發佈會”的主辦方——大同廣播電視台公共頻道相關負責人。

這位負責人表示:“我們偶爾一次聽到了這個旋律和詞,這個旋律優美,詞也是讚美大同的,我們找到詞作者,問他是原創的嗎,他說是原創。曲也曾經問過(對方),但沒說是誰寫的。我們還問過這個歌沒有糾紛吧,說詞肯定沒有,我們就配了個大同的畫面,宣傳家鄉,做了MV。”

至於當日活動主題為何是“《走吧,走吧,去大同》歌友見面暨新歌發佈會”而不叫“《來吧來吧逛古城》新歌發佈會”,上述負責人解釋,剛開始在微信上發佈《走吧·去大同》這首歌的MV後,點擊量挺高,想拿這個做個噱頭,他之前沒聽過《走咧走咧去寧夏》這首歌。至於新歌發佈會的稿件,系把關不嚴,引起誤會。

針對這一情況,《走咧走咧去寧夏》曲作者何沐陽表示:“我作為創作者肯定是挺憤慨的,有必要採取維權手段,已經知會律師收集相關材料,按照正常程序維護權利。”

《走咧走咧去寧夏》詞作者熙明朝魯就此事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則表示:“侵犯了我們的著作權,要按照正常渠道、正常程序,去維護正常的權益。”

近年來,有關歌曲改編引發的版權糾紛並不少見。《中國知識產權報》曾在2016年9月刊文指出,根據我國著作法等相關法律法規規定,改編歌曲必須要徵得原作作者的同意,尊重原作作者的版權,獲得原作作者的授權,在實踐中,可以通過多種渠道獲得原作作者授權。

我國《著作權法》規定,著作權包括發表權、署名權、保護作品完整權、表演權、改編權等項內容。改編、翻譯、註釋、整理已有作品而產生的作品,其著作權由改編、翻譯、註釋、整理人享有,但行使著作權時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權。

上海大邦律師事務所律師丁金坤向澎湃新聞表示,未經原著作者許可,改編其歌詞,無論盈利與否,都涉嫌侵犯原著作者的改編權與保護作品完整權,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研究員、北京市銘泰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徐新明律師則認為,如未經授權,上述行為涉嫌侵犯了詞曲作者的著作權。具體而言,根據《著作權法》第十條,涉嫌侵犯了曲作者的署名權,詞作者的改編權以及詞曲作者的表演權、信息網絡傳播權,電視台如果播放過《走吧·去大同》的MV,則還有可能涉嫌侵犯了詞曲作者的廣播權等。實際上,只要是公開表演、在網絡上傳播等行為,都要經過著作權人的許可。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