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生命只剩一分鍾,我也不會虛度
2019年07月25日08:03

原標題:假如生命只剩一分鍾,我也不會虛度

  病房中的徐靜霞和她的父親徐文炳。圖由受訪人提供

她是一名來自四川邛崍的女孩,是5·12汶川地震改變了她的人生軌跡。高考那年,她放棄了原本計劃好的師範、醫學類專業,毅然報考了中國礦業大學地球物理專業——“假如能提前一小時預警地震呢?”——她用這句話說服了父母。她叫徐靜霞,是中國礦業大學一名大二學生,在花一樣的年齡里,她享受著求知的快樂,總是夢想著“到野外去給地球做CT”。然而,命運卻跟她開起了玩笑,今年期末考試前夕,她突發急病並隨之確診為卵巢癌,面對病魔,徐靜霞沒有退縮,她說“我挺得住,哪怕生命只剩最後一分鍾,我也不會虛度”。

揚子晚報/揚眼記者 馬誌亞

突遭噩耗

女生患上卵巢癌,癌細胞已擴散

6月是高校考試季,在中國礦業大學環資學院里,一名女孩的突然生病牽動了眾多師生的心。徐靜霞是學院地球物理學2017-1班的學生,在備考階段,她突然感覺腹部疼痛難忍。老師同學將她送到徐州市中心醫院,經過一系列檢查後,醫生單獨拉住了輔導員趙斌:“卵巢癌,癌細胞已經擴散了。”

學校沒敢把這個消息告訴徐靜霞,趙斌聯繫了她的父母。經過商量,大家告訴她,查出了一點小問題,反正暑假開始了,回家治療休養吧。徐靜霞回四川後,先後住進了邛崍當地醫院和四川省腫瘤醫院,父親徐文炳知道不可能完全瞞住女兒,只能一再搪塞她,“是良性的”。然而,僅僅過了幾天,徐靜霞在一次檢查前突然拉住父親,“爸爸,我知道自己患的是癌症,你們放心,我挺得住。”

因為病情嚴重,徐靜霞住院沒多久就開始了化療,每次看到孩子渾身插滿針管,徐文炳夫妻倆都心如刀割。化療期間,徐靜霞身體出現了劇烈的反應,持續發燒、噁心嘔吐、渾身無力,她一度無法進食,喝口水都變成苦水吐出來,可是徐靜霞總是咬牙忍著。生病前,徐靜霞身高170釐米,體重52公斤,在經曆了第一個療程化療後,降到了47公斤。

記者瞭解到,徐家的經濟條件很差,母親夏麗萍身體很弱,常年要吃藥,喪失了干重活的能力,家裡的經濟來源主要是父親在外打工。從鄉村小學開始,她靠著優異的成績,一路跨進了鄉鎮、縣城(縣級市)最好的學校,在高考前夕,她的成績已經在全市名列前茅。“我們一家從沒有過問孩子的成績”,徐文炳和妻子只對女兒提過一個要求——考上師範或醫學專業——他們希望女兒走出大山後,有一份體面的工作。

在高考前夕,徐靜霞的倔強帶來了家庭最大一次矛盾。按照徐靜霞的成績,她完全可以根據父母的設想,報考重點大學的相關專業。可是,她瞞著父母填寫了誌願——中國礦業大學地球物理學專業。徐靜霞告訴父親,在四川5·12地震後,她就打定了主意,“假如能夠提前一小時預測到地震,將會挽救多少家庭?”徐靜霞總是勸父親,她是四川震區的孩子,應當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我至今都不接受她的選擇,但是孩子長大了,她能夠想到社會責任,這讓我非常驕傲,我也相信她的選擇。”

笑對病魔

為了緩解病痛,她在病房裡自學德語

中國礦業大學環資學院輔導員趙斌告訴記者,在徐靜霞身上他看到了巨大的反差,“她是班上僅有的3名女生之一(全班26名學生),看起來文弱靦腆,卻總說最期望的工作崗位是去野外——給地球做CT。”

對於學業的堅持甚至沒有因為生病而改變。在住院治療期間,徐靜霞把各種專業書籍帶進了病房,休息時間里,她就在病床上展開書籍,一個人安靜地翻著書本。這樣的場景還引來了病友的調侃,“這孩子都把病房當成了自習教室了。”

在化療期間,遭受身體苦楚的徐靜霞又找到了新的紓解方式——自學德語。每當自己因為治療而難受的時候,她就會拿起德語書,一點點誦讀單詞對話,“德語是我一直很感興趣的語言課,用這樣的方式也可以轉移身體的注意力”

不虛度每一分鍾,這是徐靜霞最近經常跟父母提到的話題,她說自己的病情或許無法掌控,但是“假如生命只剩下一分鍾,也要過得有意義”。

徐靜霞為自己設立了很多短期目標,她的母親不會使用智能手機,於是她每天都要抽空教母親,從聊天打字到使用手機支付功能,再到用手機網購、叫外賣。她長期離家求學,很少有時間跟87歲的奶奶團聚,於是她利用在家休養時間,精心梳洗後跟奶奶拍了全家福。父親為了賺取收入,大部分時間還要外出打工,她就跟母親做好分工,儘可能安排好自己的就診和休養。

不過,眼下最困擾這個家庭的,還是巨額的治療費用。從確診病情至今,在徐靜霞身上已經花費了10多萬元。徐文炳告訴記者,得知女兒生病消息時,家裡只能拿出5000多元的積蓄,這原本是留給孩子新一年的學雜費。這段時間里,家裡能借的都借遍了,只籌到數萬元。小徐的大部分治療費用,是中國礦業大學發動校友們進行的募集,可是20萬元的善款離今後巨額的治療費用還有很大的缺口,“不管出現什麼情況,我都不會放棄女兒,我相信她一定會好起來的。”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