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時代 電影行業的無限猜想
2019年07月28日09:44

  來源:中國文化報  

  作者 劉妮麗

  5G時代的到來,將給電影行業帶來怎樣的變革?5G對電影製作環節、創作者生產模式、觀影方式、觀眾消費模式、影院終端、宣發及傳輸方式等將帶來怎樣的影響?5G時代是否會改變現有電影行業的現狀,甚至帶來行業顛覆性的改變?

  帶來全行業的顛覆

  在技術維度,電影的發展和繼續存在實際上都依賴技術發展和進步。從照相到攝像,從無聲到有聲,從黑白到彩色,從膠片到數字,從2D到3D,這些電影劃時代的進步都依賴技術革新和進步。5G技術的核心是“高速度”和“廣互聯”,這必將深刻影響電影的製作、發行和傳播。

  在藝術維度,在5G技術的影響下,電影畫面的清晰度、電影影像的奇觀感、電影欣賞的互動感將加強,電影將變得更加“好看”和“好玩”。導演予安元表示,未來,觀眾不再是被動的欣賞者,而可以通過VR等設備去體驗電影。

  在傳播維度,在5G技術的影響下,網絡速度再次提升,更快的速度必然帶來更優質的用戶體驗,卡頓和延遲減少,電影宣傳中大量的影音資料也將得到更快更廣泛的傳播。“電影的全球化傳播將增加更多路徑和可能性,電影產業的跨國、跨城市、跨公司合作將變得更加常態化。”廣西財經學院文化傳播學院副教授張經武表示。

  張經武認為,與此同時,電影傳播也將面臨兩種危機:一是電影知識產權保護危機,由於電影傳輸的“高速度”,盜版與侵權變得更加容易;二是影院危機,由於5G技術的“廣互聯”甚至“萬物互聯”,觀看電影的終端將無所不在,這勢必會影響到電影院的生存與發展。影院唯有借助各種新技術的優勢和影院空間的優勢,大力發展基於VR、AI技術的新影院電影體驗,才可能度過競爭的寒冬。

  在發行維度,電影宣發及廣告渠道將變得更加多元且高效,且可以根據片子受眾特點及不同地域等因素採用分眾發行或分線發行的方式。既可以豐富片源供給,也利於充分釋放每一部影片的潛力。日漸成熟的大數據、雲計算技術,讓所有的行業都向用戶需求傾斜,也即看到每個用戶的差異性,更有效率地推薦信息。目前,各大購票APP推送的內容是一樣的,這對於挖掘潛在觀影群體顯然是不利的,5G時代,有了更強大的數據支援,電影的私人訂製也將提上日程,過去叫好不叫座的低成本文藝電影,將有可能會被推送給更多精準定位的消費人群。

  在製作維度,製作成本降低。以動畫電影為例,傳統的動畫製作模式更多是採用集中的方式去製作和渲染,而5G之後,可以做到高度計算、高度存儲,不僅製作成本大幅度下降,而且使得分佈式跨領域協同製作成為可能。比如5G+4k/8k拍攝,將實現實時拍攝、實時傳輸、雲上渲染、雲上製作,達到遠程處理、多點共製,有效提高電影拍攝效率及效果;5G+VR/AR將充分滿足影視娛樂行業的服務新要求;如5G+無人機航拍這樣一項業務,都可能開創影視製作/娛樂體驗空域經濟。

  在產業維度,5G技術對於中國電影產業參與全球競爭是一次重大機遇。“如果中國相關部門和電影從業人員能充分利用中國在5G技術領域的全球領先優勢,大力發展電影產業,重視新技術在電影產業各環節的應用,必將促進中國電影全球競爭力的提升。”張經武表示。

  影院或將面臨改革

  隨著5G的推進,院線的發展方向也將會偏重於體驗性電影院,比如以高度真實感、沉浸感為代表的VR智能綜合體驗館,電影院將不再是單一地為觀眾提供電影,而是為觀眾提供更好的影像體驗服務,那時可能出現網吧式的單對單VR觀影方式。“但電影院永遠不會消失。”萬達影視總經理薑偉表示。

  到那時,電影的主角或許會變成觀眾,觀眾可以在電影里做偵探、做警察、做醫生,也可以在電影里跟吳彥祖談戀愛,和甄子丹對打。“每個人都可以成為電影的主角,跟隨劇情去冒險,還可以叫上朋友,共同到一部電影里解鎖不同的劇情。可以做成類似劇本殺,在觀看過程中可以切換角色、視角,可以暫停,可以查看關鍵信息。劇情也可以多選項,有不同結局。”予安元表示。

  挪威Odeon(歐典院線)現在正在運營全球首個5G電影院,與傳統影院放映方式完全不同,它們不需要額外的物理儲存媒介,如硬盤、膠卷。5G電影院還可以加快電影上映的速度,而不需要漫長的等待。在Odeon測試中,Telia實現了2.2Gbps的速度,是4G網絡帶寬的5到20倍。

  大地院線創始人、執行董事方斌對未來影院有更多的展望:從觀眾角度看,觀眾進入影院後,通過人臉識別進場,整個消費過程高度自動化。從影院角度看,座椅都有傳感系統,可以判斷觀眾喜好,消費者的消費數據會被抓取,將自動匹配消費場景。從影院管理角度看,智慧影院成為可能,真正實現無人值守。影院經理早上走進電影院,所有的影廳都在自動進行技術檢測,並報告狀況;影院所有的硬件設備信息全部在中央通過雲處理在影院管理總部抓取出來,統一控製;所有設備會發出故障預警信息,影院可以按照最經濟、最節省的用電方式去放映;系統會根據影片自動調整亮度等放映值。

  創作人才和創作模式變革

  有業內人士認為,在5G大環境下,未來一個人就能完成一部影片拍攝的攝像、對話、策劃、視頻剪輯、傳輸播出等所有工種。與此同時,在拍攝電影時,燈光、攝像、剪輯等工作也可以通過操作智能軟件來完成,在省下大量人力的同時,工作中的失誤也會越來越少,一個人能做的事情將會越來越多。更多適應新技術的人才將通過高速的信息傳輸渠道脫穎而出,“新銳導演”“青年導演”崛起的頻率將大大提高,影視市場的創作人才迭代率會隨之提高。

  “這種情況下,電影準入門檻將大大降低,電影時長將發生變化,二三十分鍾甚至幾分鍾的短時電影將大批量湧入電影產業,隨著手機等適宜碎片化時間觀看的終端出現,短時電影可能更受歡迎。各類形式的電影內容都有了更快的播映渠道,電影的表現形式會越發多樣,將進一步推動電影類型多元化。”華東政法大學教授黃虛峰表示,“很多原來拿到龍標卻沒機會與觀眾見面的電影將來都有機會被關注。播出的可容量增加又會激勵更多數量電影的製作,這對電影審查工作是個考驗。”

  傳統的影視創作需要“進劇組”才能完成。參演過《小時代》《武林怪獸》的演員郭碧婷表示,現在很多的影視資料都需要在影片拍攝後搬到各個不同的工作室進行後期製作。有了5G網絡後,不用跋山涉水到同一個地方來工作,一切資料都可以上傳至雲端。在國外的後期製作團隊,在山裡渡假的剪輯師,通過雲端和高速網絡就可以做完一部電影。

  當然,有業內人士認為,無論技術如何變化,影視業“內容為王”的定律還是不會改變。無論網速多快,硬件多新,歸根結底消費者還是需要優質的內容,沒有好內容,就算是6G、7G、100G,也沒人會關注你的電影。

  投資人陳偉青認為,之前,視頻創作的高成本讓創作者望而卻步;而在專業電影製作領域,高昂的拍攝和製作成本使得很多有才華的創作者只能依附於大的影視巨頭,或者把劇本等IP出售給有足夠資本的機構。電影行業的高資本門檻,使得大量資本集中在少數影視集團手中,形成寡頭格局,導致行業不能充分競爭,也導致這些年出現資本紮堆聘請天價藝人以及只注重後期製作、強調視覺效果卻忽視作品文化內涵的怪現象。

  5G時代的到來,一方面讓人從繁瑣枯燥的圖像剪輯、後期製作中解放出來,另一方面將明顯降低文化創作行業所需的人工、技術、設備涉及的資本投入門檻,讓更多市場主體能有機會參與競爭,從而以更高質量的作品吸引更多資本投入,實現文創行業的充分競爭和提升。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