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運高峰 北京站民警一天巡邏走三萬多步
2019年07月29日07:05

原標題:暑運高峰 北京站民警一天巡邏走三萬多步

北京站民警攜犬巡邏

7月末,北京迎來了入伏以來最熱的“桑拿天”。與高溫一起席捲而來的,是暑運高峰。直面“烤驗”,北京鐵路公安處的民警們有“三宗最”。

最擔心

格外仔細照顧工作犬

怕它工作中“中暑”

7月25日下午2時,北京站外的最高氣溫已是37℃,地表溫度接近60℃。

上午巡邏了幾圈下來,郭磊身上被汗水浸透的警服還沒幹,汗堿大圈套小圈地留下片片白色印跡。接到發現無主行包需要檢查的指令後,他快步走到警車後門,剛一打開門,“黑狼”就“嗖”地跳了下來。快速給“黑狼”穿上“警犬”衣服,郭磊就牽著它又去工作了。

仔細檢查後包沒有問題,20分鍾後郭磊牽著“黑狼”又回到警車前。剛一打開門,“黑狼”就躥進了車後的犬舍。郭磊顧不上擦汗,連忙仔細檢查了“黑狼”腳底的肉墊。“天太熱,廣場上鋪的石材都被曬得發燙,得看看警犬有沒有燙傷。”郭磊如是說道。

郭磊今年42歲,參加公安工作已有20年,與“黑狼”搭檔也已經5年。每年暑運期間,郭磊都會帶著“黑狼”在北京、北京西、北京南三大火車站執行巡邏任務。郭磊說,現在是暑運高峰,火車站旅客多,旅客在廣場、安檢口、候車室等地遺失行李的情況也比較多,遇到這種情況,一般都需要警犬先進行排查,再由民警處理。往往一個案子處理結束,郭磊也已是汗流浹背。而這樣的事,幾乎每天都在發生。

不僅如此,每次巡邏期間,郭磊還要不斷地停下來為過往問路的旅客解疑答惑。從北京站廣場東側到西側再折返回來,熱氣蒸騰,人會感到窒息,稍稍停下來警犬就會“撂挑子”。

回到警車上,郭磊掏出隨身攜帶的眼藥水,因為天熱汗水經常會流進眼睛里又疼又不舒服,怕眼睛感染,他有空時就會滴上幾滴緩解一下。見“黑狼”喝光了面前水盆里的水,郭磊趕緊又給它添上。天氣太熱,工作時間不能長,郭磊擔心他的愛犬會“中暑”,所以照顧起來格外仔細。

最煎熬

便衣警察不敢貪圖陰涼

無遮擋處更易發現扒手

“動手了。行動!”隨著師傅大勇哥的一聲令下,接到命令的小劉從另一邊迅速靠攏過來。7月20日,在北京南站二樓候車室,經過三個小時的跟蹤蹲守,盜竊旅客手機後準備逃離現場的“劉某”終於被師徒二人抓獲歸案。

小劉叫劉伯東,2015年參加公安工作,干反扒工作也已有兩個年頭。

反扒工作屬於便衣打擊,化身旅客、蹲守觀察、行動抓捕,需要膽大心細,更需要耐力和毅力。高溫“煎熬”,是暑運對小劉最大的考驗。

在北京西站北廣場的進站口,小劉背著書包,跟著排隊的旅客緩緩前進,每到檢票口附近,便又退出隊伍,重新來到隊伍後面,頭頂烈日炙烤,背後的書包貼著衣服像倒了熱湯一樣蒸騰著。“這樣的蹲守觀察是必不可少的,如果我們貪圖涼快,可能就會讓違法人員有機可乘。”

從廣場到候車室,是從“烤”到“蒸”。候車室人多擁擠,嘈雜自不用說,又熱又悶,往往一天下來整個人都是頭昏腦漲。為此,小劉隨身帶著清涼油,不舒服的時候在太陽穴上抹一抹,就會精神很多。

晚上8點,小劉才在休息室內脫下了早已濕透的短袖,重新換上一件,小劉一邊吃著盒飯一邊向北京青年報記者說道:“這也是化妝偵查的一種手段,一件衣服穿時間長了違法人員會認出來。”記者注意到,小劉胳膊暴露在陽光下的一截已被曬得黝黑泛紅,而小劉卻坦然地笑道:“沒事,夏天過了慢慢就白了。”

最奔波

值勤巡邏日行3萬步

每天工作十餘個小時

“一米七五的大個兒,一抹靚麗的藍色”,在北京西站的南廣場,總能看到這樣一個身影,一會兒在排隊旅客旁提示看管好老人、小孩、行李,一會兒又忙前忙後地幫著前來求助的旅客排憂解難。

她叫王煜霞,同事們都叫她“大霞”。大霞雖已人到中年,但工作起來仍是初心依舊,熱情不減。“辦案子雷厲風行,對旅客熱心溫和,對同事古道熱腸。”與大霞工作多年的同事說她在大家心裡就是大俠。

早晨5點40分起床,給正在讀高三的孩子準備好早餐,再打掃完衛生,大霞便出發來到了工作單位北京西站派出所,一天的工作就此拉開序幕。

8點鍾的時候,太陽已經有些刺眼,從北京西站南廣場東側的南一售票廳到西側的南二售票廳,一路上不斷有旅客過來問路,大霞不厭其煩給一一指明,這樣走走停停,一趟往返下來就得半個小時,一天下來得走3萬多步。值勤巡邏就是這樣,坐在值勤室心裡就不踏實。

送走兩名尋找失物的旅客已經是淩晨。回值勤室的路上,大霞說:“這樣的工作其實挺虧欠家人的,但穿上警服、戴上警帽,還是得有一份責任、一種擔當。”

文/本報記者 葉婉 通訊員 鄧有林

責任編輯:朱佳琪(EN042)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