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個高中生8個近視 想治癒?不可能的
2019年07月31日22:03

原標題:10個高中生8個近視 想治癒?不可能的

中國近視患者人數已多達6億,青少年近視率全球第一。

“針灸、按摩......近視99%治癒!”

“激光手術10分鍾終生摘掉眼鏡!”

......

孩子近視,已成為中國中小學家長焦慮頭疼的問題之一,暑期是家長帶著孩子前往醫院眼科或其他機構就診的高峰期,而不少家長對近視的預防和治療還存在著各種認知誤區,像上述羅列的宣傳語難分真假。

目前,中國近視患者人數已多達6億,青少年近視率全球第一,而近視不僅僅是戴不戴眼鏡這麼簡單的事情。

Part1|近視是一種病

視力正常的人可能永遠不知道近視的痛:5米外臉盲症必犯,10米外六親不認,50米外雌雄不辨,100米外人畜不分,測視力時看不見棍子......而現在,越來越多的孩子早早年紀就領悟到了這種痛。

過去十幾年里,我國各學曆教育階段的學生視力不良檢出率均呈上漲趨勢,且呈現出低齡化、重度化發展,近視問題嚴峻。

圖1|全國各階段學生視力不良率情況

今年4月,國家衛健委在新聞發佈會上公佈了2018年我國兒童青少年近視調查結果,兒童青少年總體近視率為53.6%,小學階段一年級的15.7%增長到六年級的59.0%,其中高中三年級高度近視(大於600度)的人數在近視人數中占比達21.9%。

普通近視不及時採取措施矯正治療,度數會不斷上升,發展成高度近視,極易引發近視性黃斑變形、青光眼和視網膜脫落等一系列併發症,嚴重的甚至導致失明。

近視是屈光不正的常見類型之一,數據顯示未矯正的屈光不正已造成全球嚴重的視力損失。屈光不正的其他類型還包括遠視眼、散光、老花眼。

圖2|未矯正的屈光不正:全球第二大視力喪失原因

研究顯示,全球範圍內由於未矯正的屈光不正導致失明或視力低下的患者從1990年的630萬人、8800萬人上升到2010年的680萬人、10120萬人。未矯正的屈光不正成為全球第一大致視力低下原因和第二大致盲原因。

Part2|近視=戴眼鏡?

在國人嚴峻的近視危機之下,一些人對眼鏡產生了深深的誤解。在近視形成以後,認為對待近視也只是配一副眼鏡的問題,或僅僅是框架眼鏡影響美觀的生活問題。

而很多家長直到孩子視力出現問題時才去醫院,或者直接去眼鏡店驗配一副眼睛,而這個時候近視已經形成。

在一項針對家長遇到孩子近視採取矯正或干預措施的選擇調查中,有6成的家長會選擇驗配框架眼鏡。

圖3|矯正近視:驗配框架眼鏡成首選

醫學上,近視治療方法主要有局部藥物、光學眼鏡、角膜塑形鏡、手術治療等。由於框架眼鏡、隱形眼鏡帶來的諸多不便,近年來越來越多國人選擇通過屈光手術進行治療,以便徹底擺脫眼鏡的“束縛”。

目前我國每年有多少近視患者通過屈光手術“摘鏡”尚缺乏官方權威數據,有報導稱每年約有100萬。但可以肯定的是,有理數翻閱了國內數家眼科專科醫院的年報和招股書,其中報告的屈光手術收入或台數近年均呈上升趨勢。

近視=戴眼鏡?摘掉眼鏡就不是近視了?答案並不是這樣。屈光手術只是改變了角膜聚光性,並未改變導致近視的眼內解剖結構,術後雖然不戴眼鏡視力正常,但並非“治癒”。

圖4|已發現的屈光手術不良反應和併發症

此外,屈光手術也並非人人能做,任何手術都存在不確定的風險。哪怕風險只有千萬分之一,只要發生在你身上,都會深深影響你的工作生活,所以需要近視患者慎重選擇。

Part3|說能治癒近視的全是在騙人

不想戴眼鏡心切,於是也有人轉向了各種所謂的視力康複“治療”。有理數通過中國裁判文書網收集了相關糾紛案件發現,有關近視矯正、虛假視力康複治療的案件時有發生。

按摩、針灸、儀器訓練、特效眼鏡、藥敷......宣稱降低度數、治癒近視的辦法也五花八門,

也真有家長相信近視可以治癒。曾有機構2017年做過一項調查,詢問家長對“孩子的近視可以治癒”這一說法同意與否?結果顯示,同意這一說法的大有人在。

圖5|近視可以完全治癒嗎?

而事實上,近視是不可逆的,一旦發生只能矯正視力,無法從根本上治癒。

今年4月,國家衛健委等6部委聯合印發了《關於進一步規範兒童青少年近視矯正工作 切實加強監管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通知》明確指出,在目前醫療技術條件下,近視不能治癒。

《通知》還要求從事兒童青少年近視矯正的機構或個人必須嚴格依法執業、依法經營,不得在開展近視矯正對外宣傳中使用“康複”、“恢復”、“降低度數”、“近視治癒”“、近視剋星”等表述誤導近視兒童青少年和家長。

簡言之,當下說能治癒近視的宣傳都是在騙人,需要近視患者警惕視力康複騙局,別交“智商稅”。

數據新聞編輯:湯子帥 實習生:林微微

設計:許驍 校對:範錦春

參考資料:

閆瑾,王莉,楊揚. 近視的危險因素及流行病學研究進展[J].眼科新進展,2015,35(9):896-900.

楊怡芳, 謝伯林, 鍾華. 近視診治的社會經濟負擔評估進展 [J] . 中華實驗眼科雜誌,2019,37( 7 ): 582-586.

劉興亮. 高度近視患者視力損傷情況及相關因素[D]. 2015.

Holden BA, Fricke TR. Global Prevalence of Myopia and High Myopia and Temporal Trends from 2000 through 2050. Ophthalmology 2016;123(5):1036-1042

世界衛生組織 | 什麼是屈光不正?https://www.who.int/features/qa/45/zh/

關於進一步規範兒童青少年近視矯正工作切實加強監管的通知.http://www.nhc.gov.cn/zhjcj/s7889/201904/e16e81ec682c48a7849c3be066b4be76.shtml

美國眼科學會編.Preferred Practice Pattern:Refractive Errors & Refractive Surgery.2012年

教育部基礎教育質量監測中心.2018年《中國義務教育質量監測報告》

德視佳公司.2018年年報

教育部《全國學生體質健康調研》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