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從場均7.3分到建隊基石!他能扛起未來麼?
2019年08月02日15:12

西亞卡姆
西亞卡姆

  早在去年的休賽期,我們就已經知道這件事了。

  對他們來講,這是一次豪賭。最好的結果是名垂青史,一朝改寫自己如同鹹魚般的過去跟未來,而最壞的結果,自然是輸到底褲都不剩,一無所有。

  但在當時,能支撐著他們下定決心的原因,是所謂的“不破不立”——洛瑞+迪羅薩的雙核配置能帶球隊走多遠,大家都已經看在眼裡了,天花板就那麼高,與其抱著忠誠二字混吃等死,不如賭一把大的,看看能不能賺個盆滿缽滿。

  唯結果論,他們賭贏了。

  雖然這不是他們理想中最佳的結局,因為尼納特的離開,幾乎意味著速龍已經退出了明年爭冠球隊的行列。但這同樣也算不上是件多糟的事,至少現在,他們可以抱著總冠軍獎盃,去展望全新的未來了。

  可以確定的一件事是,西亞卡姆將成為速龍日後重建的核心了。

  剛滿25歲的他,作為核心副手,在上賽季打出了場均16.9分6.9板3.1助的全能表現,榮膺賽季最快進步球員。而到了強度更大的季後賽,西亞卡姆的表現更是出現了逆向上揚,在37.2分鐘的上場時間里,能夠穩定的為球隊提供19分7.1板2.8助的輸出。

  他是這個聯盟里最高效的得分手之一。上賽季常規賽,西亞卡姆能以54.9%的命中完成每回合1.1分的取分效率,超過了聯盟9成以上的球員,而排在他身前的,則是一向以高效砍分著稱的奇雲-杜蘭特。

  雖然西亞卡姆在場上扮演的是4/5號位的搖擺人,但在打法風格上,他與傳統意義上的大前鋒還是有著明顯的不同——相較於背身單打,他更喜歡邁著大步在快攻中做文章。

  西亞卡姆在轉換進攻中的表現是獨一無二的。

  上賽季,他一共執行了314個回合的轉換進攻,位列聯盟第16,並且效率奇高,69.3%的命中率,1.261分的單回合得分,超過了所有轉換頻次排在聯盟前20的球員。

  修長的身形外加上讓人印象深刻的運動能力,構建起了這個時代最為吃香的球星類型,而西亞卡姆就是這其中的一員。

  跟傳統的內線球員相比,他的身手更加敏捷,在直接的對位中,能像外線球員一樣,利用隊友的空間牽製,從高位就開始發起自己的個人持球單打。

  而跟外線球員相比,西亞卡姆又在身形上佔據了絕對優勢,對於轉身的自如把控,則讓他的持球面框,變得更加難以防範。

  以數據論,無論進攻還是防守,西亞卡姆的表現都對得起球隊給予他的信任——在對位上,西亞卡姆能將對手的命中壓低6.3個百分點,並將自己的防守影響力鋪滿整個半場:當他在場時,對手的整體有效命中會下滑2.7%,這要優於同位置88%的球員。

  當然了,以上的一切都是西亞卡姆身為副手時所展現出的賽場表現。

  所以,關乎速龍未來的疑問是,當西亞卡姆被真正樹立成第一戰術核心後,他還能扛得起這個重擔麼?

  數據上,在上賽季尼納特缺席的比賽里,西亞卡姆場均19分8板3.4助的成績單,較日常是有著一定提升的——尤其是2月14號對陣巫師的那場比賽,他只用了33分鐘,就瘋狂地掠下了44分10板3帽,讓人印像極為深刻。

  以理想狀況做預期,在收穫無限開火權以後,西亞卡姆要在新賽季拿到20+8的場均數據,不是件難事。問題的關鍵在於,他要如何在提升數據的同時,擴大自身對於比賽的影響力,成為一個真正能將球隊扛在自己肩上,而非只是填滿每一項數據欄的球員。

  西亞卡姆是有缺陷的。

  他的進攻區域基本都集中在了距離籃筐10英呎以內的區域,占比超過了7成,而在10英呎至3分線這塊長兩分區域,共計只占到了他出手總數的6.9%,其餘的,則全部安排在了三分線外。這是個非常魔球的出手選擇,但卻未必跟他那麼合拍。

  在去年的季後賽中,我們看到了西亞卡姆在投射上的缺陷,在超過81%的三分是被放投的情況下,他的三分命中還是只有慘淡27.9%。同時,西亞卡姆又很少會採用運球急停的方式來出手遠投。

  這意味著,當他成為被對手針對照顧的重點防守人以後,先前那個高效的西亞卡姆,是有可能因為進攻上的受挫,而變得陌生的。

  想要阻止這種狀況的發生,他需要在提升投籃穩定性的同時,進一步豐富自己在陣地進攻中的武器庫。

  這不是件容易做到的事,但它的成功與否,一定會影響到西亞卡姆與速龍的未來。

  說完肯定的會發生的,我們再來說說未必會發生的事。

  送走尼納特,扶正西亞卡姆,也就意味著速龍已經正式進入時代更迭的重建期了。擺在他們面前的,是條分岔路——向左,是帶著舊部們繼續廝殺,而向右,則是清理功勳重臣,圍繞著西卡拆隊擺爛。

  速龍會怎麼選呢?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即便沒有尼納特,速龍也還是一支能在常規賽打出競爭力的球隊——在上賽季尼納特缺陣的22場比賽里,他們依舊打出了17勝5負的傲人戰績。想要衝出東岸,試圖再次衛冕很難,可如果將既定目標定在“維護衛冕冠軍的尊嚴”上,以求收穫一個體面的結局,這就不是一件多難辦到的事了。

  之後,速龍會進入人員上的重大變革,全隊僅阿奴諾比和鮑維爾還留有合同在身。他們需要留住西亞卡姆,並在留住誰和放走誰之間做出抉擇,最終,通過自由市場上的運作,來確定自己的核心陣容,開始自己新一輪的衝擊。

  但這個方案的尷尬之處在於,2020年的自由市場缺乏大牌自由球員,並且,冰天雪地的多倫多,也向來不受美國本土球員的青睞。

  那方案二呢?

  速龍或許會在賽季中期,嘗試著送走洛瑞、小加和伊巴卡,這些球員尚能在爭冠球隊中發揮作用,且只剩1年合同,對於那些眼下正在觀望,後程需要發力的球隊來講,這都是能在短時間內顯著提升球隊實力的人選。

  而對速龍來講,盡快地開啟擺爛進程,通過大量的選秀權來囤積天賦,以求在西亞卡姆的巔峰來臨之際,促成球隊實力的質變,再次開啟爭冠的進程,或許也不失為一條好的路途。

  一切就像文頭說的那樣,這樣的結局對速龍來講,不完美,但也絕對算不上糟糕。他們打破了過去的一成不變,創造了全新的歷史。而現在,也是時候繼續朝前看了。

  (代號9527)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