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物種爆炸-吳聲商業方法發佈2019”3小時全文實錄
2019年08月04日23:41

  來源: 場景實驗室

  2019年8月4日14:00,一年一度的“新物種爆炸·吳聲商業方法發佈2019”在北京751D·PARK 79罐如約而至。吳聲3小時不間斷演講“預測”依舊,首發“場景算法”解碼數字商業新時代。

  場景實驗室創始人吳聲,以“真假吳聲”對話開場,引出對數字生活態度和數字文明規則的探討。他認為,隨著“天生邊緣、自組織、開放協作”的00後數字化原住民入場,商業規則正在被重新製定,所以我們說“數字商業正年輕”。場景算法是數字化商業的操作系統,系統化探尋年輕商業可能性。

  以下是《吳聲造物》梳理的吳聲3小時演講全文實錄,與你分享。

  【引子】

  下午好,特別喜歡大家與眾不同的掌聲。這樣一個炎炎夏日的下午,我們在此共度,並非因為79罐清涼,也不是因為現場這些美妙燈光。這麼多“好看的皮囊”來到這裏,為的是和每一個“有趣的靈魂”相遇。

  昨天晚上《樂隊的夏天》決賽,新褲子樂隊唱“沒有理想的人不傷心”。背後這些滿屏的新物種企業,是否讓你看到了許多理想的澎湃。其實,我有一點小小的感慨,在研究這些公司的過程中,我們看到了許多的潮起潮落。複盤移動互聯網十年成就了多少公司的時候,得到App總編輯李翔老師對我說,吳聲,你數著指頭給我看到底有幾個所謂的“勝者為王”。

  剛剛與另一個吳聲的對話讓我恍惚良久,在此也感謝數字王國的技術支持。當然,有人會說,要用智慧去分辨這些公司的同與不同。如同這次大會的Slogan“與其預測,不如進化”。我們真正想說的是,這個時代的新物種是“長”出來的——它們每時每刻、每分每秒都和我們原來的認知不一樣。

  - 01 -

  我對即將在今秋上映的李安導演新作《雙子殺手》非常期待。當然,無論多年前施瓦辛格主演的《第六日》,還是湯姆·克魯斯主演的《遺落戰境》,都有類似的複製人橋段。但在2019年我們重新看待這個橋段時,我依然認為這是一個重要的命題,甚至在當下變得更加重要。

  今年4月,巴黎聖母院的一場大火引起全世界軒然大波。而緊接著的另一則新聞讓我格外在意,那就是育碧的一款遊戲《刺客信條:大革命》,居然成為了巴黎聖母院修復的重要依憑。

  5年前,這款遊戲的製作人曾飽受質疑,因為她花兩年研究巴黎聖母院後所形成的數字世界複刻,有著一個不為現在世人所熟悉的塔尖。儘管在18世紀,這個塔尖是真實存在過的。

  我看到了很多網絡留言,他們說,“我寧願要一個真實滄桑的巴黎聖母院,也不要虛假的完美。”那麼問題來了,今天我們是否應該去擁抱接受這樣一個大火後的巴黎聖母院,而非尋求一種像素級的修復呢?更加弔詭的是,這場大火就是在巴黎聖母院修復過程中發生的。

  所以,在今天我們討論“數字孿生”或者“數字鏡像”,並不是在說“什麼是我們的態度”或者“必須成為我們的規則”。為什麼開篇視頻要給各位看《月球》《降臨》《黑客帝國》?因為恰恰是這些科幻電影在引導我們去思考什麼才應該是數字生活的態度和數字時代的規則。

  我們來看Facebook這家公司,它在2019年屢屢佔據全球商業和科技新聞頭條。其實,從去年“劍橋分析”的隱私泄漏問題開始,朱克伯格、桑德伯格就數次出席美國、歐盟的各種聽證會。

  2018年5月,Facebook完成了發展史上最大的一次架構調整,成立由馬庫斯領導的區塊鏈部門。2019年6月,Libra誕生。當然,我們知道天秤幣得到主權國家的認可也許是一件非常艱難的事情。但這些故事講述了一個年輕商業公司的困境、速度和迷茫,以及一種破局未來的可能性。

  數字商業的規則和倫理正在穿越無人區。沒有任何先例可循。當下的每一步不僅嶄新,也意味著全新規則下的可能性和對有史以來所有認知的挑戰。這就是我今天要報告的核心命題——數字商業正年輕。

  - 02 -

  屏幕上這十二個年輕的面孔,你認識幾個人?當然你說你認識易烊千璽,那你是否意識到《長安十二時辰》是他的成人禮?你認識的歐陽娜娜是大提琴手還是時尚博主?你最欣賞的新生代運動員是天才滑雪運動員穀愛淩,還是2019年NBA狀元秀最高人氣新秀錫安·威廉姆森?

  這些年輕人里,我最想講的,是“為地球發聲”的環保倡議者16歲瑞典女孩Greta Thunberg,是石墨烯超導效應發現者曹原,1996年出生的他,被《自然》雜誌評選為年度十佳科學家的第一名。還有木村拓哉的女兒木村光希、iG冠軍隊成員喻文波——也許更廣被人知的是他的ID Jackielove。00後的成人禮意味著與數字世界同生共長的一代人正式進場。

  B站這個曾經邊緣的“亞文化集散地”,成長為“主流內容社區”,它的影響力可見端倪。我們希望,我們聲音傳達的不再是商業理念,而是認知迭代。所以除了各大直播平台,今天的大會也在B站和快手直播。

  《魔道祖師》火成什麼樣子?我最近屢屢震撼於“博君一笑”CP的影響力,為什麼《陳情令》會這麼火?因為“輪到你了”——這是遊戲還是劇集?輪到各位去思考,思考《堡壘之夜》如何成為社交平台,思考英偉達RTX2080對遊戲達人意味著什麼。

  我們迎來的是數字化原住民所定義的新商業時代,我把它總結為:天生邊緣——非主流的主流性;自組織——隨時發起的連接性;開放協作——維基百科式的開源精神。數字化原住民的這三個特徵,是我們今天報告的原點。

  數字化原住民正在起草新的商業規則。

  談論“年輕商業”,不只是“年輕人的商業”,更是數字化基因帶來的前所未有的規模、速度以及影響力。瑞幸咖啡創造全球上市速度最快的範例,印證了數字化基因的能量。2018年瑞幸咖啡正式運營時,CEO錢治亞提出“高品質、高性價比、高便利性”,為我們註釋了什麼是數字化生活的需求。

  用成本、體驗、效率的結構性變化,改造我們習以為常的每一種消費常態。瑞幸咖啡的方法論,於我個人的最大啟發是遊戲規則在發生變化,我們需要新的理解邏輯。在此報告場景實驗室長達一年的追蹤研究成果,《咖啡新零售:第四次咖啡革命》已出版,京東正在預售。

  有數字生活品牌,有沒有數字生活的平台呢?

  小米有品將典型的米粉作為選品依據,他們是科技達人、數碼發燒友。超越我們慣常經驗的是,小米有品不再只是男性用戶的興趣熱土,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女性用戶以趕超之勢湧入,這難道不是數字生活的一種用戶表現嗎?我把小米有品定義為數字生活愛好者平台,而小米有品提出的“新、奇、酷”正是年輕商業的印證。

  作為數字生活愛好者平台,小米有品正在成為越來越多數字生活產品的首發陣地,比如FIIL耳機、鹿客指紋鎖、貓王收音機等等。小米有品已然成為數字生活方式的平台,以更具顆粒度的數字化生活細分品牌引領數字化生活方式的價值風向。

  今年4月份,我去了上海興業太古彙對面的拜騰體驗店。我進去的時候,拜騰的工作人員說車里有很多屏,你要坐進去感受。當時我有了很不一樣的體驗,這不是更大的手機或Pad,是全新的屏幕生活享受者空間。

  拜騰圍繞“交互”將用戶體驗持續向前推進,從“人車交互”迅速演進為“屏幕生活”,完成智能化車聯空間的締造。顯然我們已不滿足手機、iPad、互聯網電視的屏幕,還要延伸到屏幕生活的第三、第四空間。

  作為一個在路上的、更大的手機或Pad,拜騰通過物理按鍵操控、語音操控、觸摸控製、人臉識別、手勢交互等五種方式,以更好的交互機製和共享體驗,帶來更為精確便捷的識別和操控,成為屏幕生活享受者空間。所以這樣一種智能化的車聯空間本身,是一種新的生活方式和新品類的認知。從商業角度,我們有理由期待即將量產的拜騰,也包括很多其他造車新勢力在智能交互領域的嚐試。

  - 03 -

  我們講了一個數字咖啡品牌,一個數字生活愛好者平台,一個數字汽車。其實我還想說,即便我們最熟悉的NBA也在發生變化,靜悄悄卻格外深刻。前不久NBA和騰訊續約,續約價格的上漲不是重點,關鍵是重新去認可NBA的價值。NBA不再是以前的NBA,而是數字化的NBA。

  NBA的賽場是數據化的,統計學和數字化改變了它;NBA和NBA的球隊本身都是超級IP的MCN;無論是詹姆斯還是庫里,或者杜蘭特、奧尼爾——不是一個好投資人的NBA球員,就不是一個好賽事明星。今天在座有一家公司,VIPKID就拿到了科比的投資。

  NBA幾乎是全球蘊含最多黑科技的體育賽事,無論是NIKE、Adidas的減震鞋,還是VR直播、360度環場攝影。所以我們說NBA是新科技的試驗田。NBA已經變了,它越來越酷,和我們原來的理解有很多不同。這種不同是它作為一種超級IP的轉變,融合了投資、商業、科技、人文和快時尚,這是它的新邏輯。

  我們再看一家公司Snap,以“閱後即焚”成名的它在過去3年走出了一條坎坷的折線。Snap創始人斯皮格爾是一位90後,上市後為了和Facebook競爭,提出了向34歲以上用戶轉移的戰略,結果股價在2018年12月跌到穀底。去年9月份,斯皮格爾開始反思內容戰略,激進改版,回歸年輕。效果在3個月後顯現——今年1月到7月,Snap股價上漲近4倍,被定義為2019年表現最好的一支科技股。

  所有這些變化都是在闡明,年輕商業一定是孤獨的,註定是“邊緣”。年輕商業的遊戲天生“速度”。年輕商業的能量又往往“離散”。理解這些,便理解了數字化時代的“年輕商業”。

  邊緣、速度、離散,構成了我們所認知年輕商業的規則,所以不要因為自己非主流化而惴惴不安,也不要認為自己邊緣而感到孤獨。

  我們清醒的意識到,是否有快速連接和介入的能力,是否能隨時感知到商業最細小、最微弱的變化,感知到年輕的消費形態和消費精神,是我們今天互聯網從業者和企業創始人所面對的全新挑戰和考驗。

  在我們的梳理中發現,今年上半年有多起重大併購——英偉達宣佈69億美元併購Mellanox,雖然交易到現在還沒有完成;6月Google宣佈26億美元併購Looker,Salesforce以157億美元併購Tableau,以及7月IBM以340億美元併購RedHat。

  有沒有發現一種共性?那就是這些大公司對於加速數字能力的一種焦灼和急迫,因此不得不即刻行動,All in變革的現實洪流。

  【年輕商業的算法】

  “年輕商業”是有算法的。以系統的數字化探尋年輕商業的可能性,是我們理解的年輕商業的算法。

  這讓我想起里爾克的一句詩,“微風有時發出一個信號”。這個“信號”是什麼?這個年輕商業的信號是什麼?我們能分辨信號和噪音嗎?

  今天,我們帶來3個信號:小、多、輕。

  - 小,來自邊緣的持續連接 -

  “小”,可以是小V、小遊戲、小業態,或者化妝品公司正流行單獨售賣的小樣。你也可以說,今天下午的79罐,就是一個“小劇場”。當然,還有很多比小更小的場景。

  小是來自邊緣的持續連接。

  我們不在意聽到什麼、看到什麼,只在乎感受到什麼。所以小是一種感受,有時候不得不說無知和偏見都不會構成對捷徑的羈絆,但傲慢會讓人輕視一個信號的“小”。我們往往看到邊緣的非主流不為人知,一度沉浸於刷屏“底層殘酷物語”。所謂“下沉市場”紅利殆盡,但它從來真實存在,只不過我們在算法里很難感受這樣一種脈動和連接。

  譬如在B站主流化之後,難道世間再無“A站”(Acfun)、“B站”(bilibili)了嗎?“野生小站”還在隱秘生長。有的成為同人本資源集聚地,有的可能如“G站”(GiliGili)主打遊戲,抑或是如2018年11月被B站併購的M站(貓耳FM)。這麼多邊緣的切口,我們該怎麼理解它們和更多年輕人形成的一次又一次連接?

  “小”還體現在每一分鍾都包含一個信號,每一分鍾的需求都能成就一個獨角獸。叮噹快藥應不應該再快一點,叮咚買菜為什麼能成為一個新品類,和每日優鮮、盒馬相比誰更能成為贏家?

  我們不得而知,但我知道一分鍾很重要。“用小數據捕捉小需求”,是2019上半年可以看到的,這個時代一種風起雲湧的信號。你的商業模式能否像叮咚買菜一樣把握更加顆粒度的用戶行為,每天剛需、痛點、高頻的買菜需求——具體真實獨特的場景請求,完成一種替代和優化效率的建模。

  用小數據去捕捉小需求,就意味著更多場景會被重新定義。

  比如說“睡覺這件小事”,何其之小?但中國有3億“睡眠障礙大軍”,全球有太多科技巨頭在佈局睡眠產業,例如,Google母公司旗下的Verily,還是蘋果在2018年大量註冊睡眠專利,以及Bose的睡眠耳塞,當下流行的ASMR。因為這件小事的場景足夠大,它是數字的入口,場景的入口。

  睡眠這件小事,但其實睡覺這件事很大,慕思已經研發第六代睡眠系統被稱為“會思考的人工智能”床墊。在我家非常狹小的屋子裡面讓我昨天晚上的睡眠比去年稍微好了一點,但是我知道這個小小的進步居然就可以讓慕思去定義它作為“數字化睡眠”的品牌即品類。你看一個很小的事情,卻選擇了前所未有的精力,拿出了他們所有的睡眠的技術和投入,我們看到,慕思的幾千個產品和越來越多的專利,越來越不像一個床墊公司或者寢具公司,慕思正成為“智能睡眠系統”的集成商和供應商,像雕爺的阿芙精油一樣的“品牌即品類”解決方案公司。獨立的公司,獨立的研發去做這樣一個不斷迭代的睡眠系統,我期待明年讓我睡一個更好的覺,明年的今天就可以更加娓娓道來。

  用小數據解決小問題。像慕思這樣專注持續深耕小數據的案例是大勢所趨。幾年前我們談論“共享”的時候,總是不走心地說出共享單車、共享充電寶、共享雨傘、共享籃球,說“中國新四大發明”之一的共享單車是多麼不靠譜。

  今年3月我在美國“西南偏南”演講時講到共享單車,在場人都哈哈大笑,我說笑什麼,奧斯汀的共享滑板難道不是共享單車模式的深化。重要的是能夠深入場景,形成解決問題的方案。

  前段時間在參加一個活動的時候,和雲充吧的創始人在聊到共享充電寶,我說今年掙錢了嗎?他說扣除商家分成後5個月就能回本。他說問我能不能總結一下,這是一個什麼樣的邏輯呢?後來發現太陽底下無新事,就是因為現在依然在“續航焦慮”中,現在依然在“能量補充”的迷茫中,現在我們依然還處於拿著手機充電寶,因為隨時隨地的一種刷屏,隨時隨地的吃雞遊戲,隨時隨地的里程焦慮,與電動車關於續航的焦慮是一樣的。說明重點不是在結果上“大而全”或者“小而美”,如果這樣一個小的問題持續應該被小數據滿足和解決,我們就說這樣一個小數據所形成的飽和供給是慢慢長出新的東西。有理由期待,如果真正能夠形成關於這樣一個小場景,小數據的深耕,它最終會演化成何等類型的我們稱之為是流量分發,遊戲的聯運,是社區的拚團,我們永遠不會輕易總結和定義誰是一個什麼樣的公司,但是我們一定會記得曾經有這樣的問題被解決,通過小數據不僅形成飽和攻擊,形成深耕場景、調校算法,不斷優化品類結構。

   我們永遠不會輕易總結和定義誰是一個怎樣的公司,但我們一定會記得曾經有小小的問題被解決過。

  小數據在更大範圍里的應用場景也是可觀的。譬如說建築領域碧桂園的“博智林機器人”,有地面平整機器人、縫隙填充機器人,針對建築流程的每一個環節都有非常細微而具體的解決方案。作為中國最大房企,在解決最小建築問題上著力的這種模式,我認為是中國房地產升級的方向。

  小數據機器人所代表的場景深耕還體現在SoftWear的縫紉機器人,“蝸小白”無人清掃車所解決的社區清掃問題,以及大疆的教育機器人“機甲大師”——這是今年令我對大疆充滿敬意的獨特性產品。它們都形成了自己場景深耕能力的支柱。

  AI物業浪潮也是這樣起來的。它與機器人解決小問題一脈相承,AI物業解決的是更真實、更具體、更有感知的近場痛點。2018年、2019年物業公司紛紛上市,紛紛和各大互聯網技術公司戰略合作,走出一條更為深耕“AI+物業”場景的合作道路。這其中,我們看到的是越來越多生活痛點被數字化解決,被智能化響應。

  所以不僅要看到它們紮堆上市,更重要是看到AI物業本身在解決最後一公里和最後一釐米的問題。這樣一種能力,滿足我們日常可感受、可交付的痛點,就是我們理解的這個時代生活、觀念和消費的升級。

  我們剛才提到科比·布萊恩特投資的VIPKID,這是典型的小數據公司,我們原來理解小數據將其定義為個體數據的一個狹義表達,但是我們今天再去看如果這樣一個數據不斷的在一個具體的場景裡邊去沉澱和持續,如果這個場景是通過陪伴小數據在K12領域進一步進化,VIPKID是不是陪伴小數據進化的一種K12教育呢?這樣一種可能性有沒有機會定義它和我們原來理解的在線青少兒英語不一樣,但是的確可能是更加有力且更加真實,其核心就是學習場景的連續性是個體數據的持續性。

  眾多場景中,我們重點講解一下金融,百信銀行由中信銀行和百度聯合打造,以小數據驅動場景金融。通過350個API,形成場景解決方案,定義上百個顆粒度的場景,形成多樣化的運用金融的能力,從而賦能不同行業,形成賦能行業場景的價值,這種價值我稱之為API賦能。

  在API賦能的基礎上,百信銀行不斷強化行業數據與自己的芯片關聯,形成類似於高通驍龍芯片的AI算法調校產業的場景芯片,這賦予了百信銀行開放和授權的能力,通過場景金融能力完成自身的生態構建。我把這樣一種生態構建稱之為賦能場景的金融新SaaS。以“場景+”開放銀行生態戰略,個性化的場景定製服務,成為賦能金融行業數字化轉型的效率助手。

  當S2B2C的S足夠多,就可以2B2C,幫助更多行業使用金融產品、金融效率、金融場景的解決方案去提升自身新金融消費。我們沒有稱百信銀行為大數據公司,反而精確定義為小數據驅動的場景金融。場景在無限細分,但是小數據卻洶湧澎湃。

  賦能不再是居高臨下,也不再遙不可及。場景的深入和融合,場景顆粒度的解決方案,不斷地被PK、被滿足。小數據是場景數據,誰更能駕馭小數據,誰就更有機會定義年輕場景,更有機會定義新品類。

  我用2個案例,作為小數據未來應用場景的啟發。東京淺草寺附近的9hours,主打膠囊公寓+咖啡,但是它的邏輯特別簡單——最好的睡眠艙、最好的咖啡,但最重要的是“共享Desk”。這張桌子讓你放下週邊的熙熙攘攘,來一次說走就走的“頭腦風暴”之旅。數字化的反饋能力可能偏弱,但國內誰把商業模式定義為Desk這樣一個小數據場景,這是不是一個真實的機會呢?

  另一個類似的場景是東京的付費製閱讀空間“文喫”。我在那裡感受到閱讀能夠如此隨性,但這個隨性怎麼被保證?——付費。付費迅速定義閱讀長期以來一種自由的感覺,是我們看到的閱讀常態。去年發佈會提到的“知識店舖”不應該是一個更加遙遠的事情,而是在於店舖的顆粒度。

  如果說大數據是一種相關關係,那麼小數據就是一種因果關係,它意味著更多的窮舉、更多的算力。通過這兩個案例,我們不禁要思考:小數據未來最有機會的應用場景模型是什麼?

  這次演講的部分內容特別受到了《為什麼》這本書的啟發,感謝中信出版集團的方希老師推薦了這本書給我。《為什麼》是圖靈獎獲得者珀爾教授去年的著作,珀爾教授作為貝葉斯網絡的開創者,長期以來對AI整體的研發和產業所做的推動堪稱居功至偉。但又不得不說,今天的AI還不是人工智能,還停留在“智障”階段。

  珀爾說:“數據不瞭解因果,而人類瞭解。”珀爾認為數據本身沒有智力,決定數據使用的是人的思維。我們現在看到的人工智能絕大部分還停留在“觀察”,是一種相關性的檢索。即便GoogleAlphaGo擊敗李世石和柯潔,這樣一種不可思議也是“相關”的結果。

  真正重要的是讓機器像人一樣思考,學習人類在發展過程中導致“超速進化”的“超級能力”,對自己說“不”,形成新的一種思維模型拓展。這裡面隱含一種想像:人類瞭解因果,因為人類懂得想像。

  場景實驗室聯合得到App推出“進化”書單的一次實驗,探討怎麼樣做一次“眾創書單”。特別感謝五位師友:吳伯凡、王煜全、keso、羅家德和李翔五位老師。對於場景實驗室提出的5個問題,他們都給出了非常精彩的回答並推薦了相關書籍。趁著他們在場,請允許我表示誠摯的謝意。

  - 多,用戶離散的處處觸點 -

  講完了“小”,我們來說一說“多”。

  RIMOWA有多少聯名?與Off-White、Supreme、FENDI、Aesop、Bape、奈良美智……不勝枚舉。

  事實上,我們講RIMOWA有多少聯名,也是在想說什麼是這個時代的“多”?我們把它定義為“用戶離散的處處觸點”。用戶是離散的、漂移的、不確定的。“多”意味著今天品牌沒有辦法通過爆品一招鮮吃遍天,需要更多靈活的解決方案。

  MUJI的品牌理念是“不多餘”,即便如此,在我們觀察它的業態進化過程中,至少有三個階段值得重視。一開始我們把它理解為家居、服裝,後來我們都在討論它的酒店、Books、咖啡,現在呢?我們在談論ReMUJI。只有ReMUJI更能代表MUJI“不多餘”的樸素品牌理念。這個“不多餘”的時代命題的三次變化,皆是因為“用戶離散的處處觸點”的需要。

  有多少率性需要,就有多少新鮮方案。

  有多少用戶需要,就有多少新鮮方案。基於此我們來看這家公司——小米。它從一部智能手機開始,在九年裡面不斷進化、生長,成長為全球聯網設備最多的AIoT平台。截至2019年5月20日,聯網數量總數達到1.71億件。6月米家智能新品發佈會上,他們說未來將再也看不到離線、不上線、不上雲的智能設備。智能電器重新讓我們理解家居生活和智能社會網絡的關係,而這一切才剛剛開始。所以我們說小米其實很年輕,不是指生於智能手機時代的小米,而是生於AIoT時代的小米。

  多等於泛在傳感,無處不在、無微不至。意味著今天所有商業在不同場景,都要理解什麼是“泛在”,理解如何把握用戶率性的需求,並形成自身的商業方法。

  在滴滴出行之後,首汽約車的機會點在哪裡,是以出行為入口的生活方式、工作方式的多樣性、定製化的解決方案。比如,今天751D·PARK園區同時有幾個活動打不到車怎麼辦?針對特定的會務場景,首汽約車可通過獨特的安保能力和國賓車隊的價值去建立高效、敏捷的響應。

  首汽約車依託出行的天然連接屬性,以高品質服務為基點、數據為底層,結合學校、景區、特殊人群、商旅、政府會議等,提供小孩上學、景區包車、福祉車等提供精細化、多樣化的“出行+”服務,成為場景定製的智慧出行平台。

  比如分眾傳媒,它已經做到精準場景的數字化打通,更加能夠形成封閉場景的解決方案。泛在傳感加上屏幕,表面上是廣告的多,其實是訂閱內容的多。

  再比如時尚領域買手零售平台TJX,2018年整體銷售數據已經超過NIKE,雖然它的市值還不如NIKE那麼高。截至8月2號,TJX市值是634.95億美金,已經遠遠超出我們熟悉的那些大公司,比如GAP、Coach的母公司Tapestry等,但因為它長期以來形成的一種買手能力,通過數據賦能買手,把買手理解為“傳感”。所以它的成功對於即便在時尚領域流行的買手,也是更好的一種數據賦能。

  泛在傳感改變了我們對場景的看法。比如易觀方舟,大量企業都用它免費的智能用戶行為分析平台易觀方舟Argo去分析用戶,看到非常新興的一些創新企業、小微公司跑得飛快,所以他們的洞察意味深長。貓王收音機到底是便攜的藍牙音箱,還是隨時激活我們音樂場景的一種配飾呢?科學隊長讓科普成為新的內容觸點和零售溫度,大慶朗讀以人格IP形成更強的連接,NOME和ABS家居憑藉更加下沉的顆粒度成為社區體驗不可或缺的因素,還有成為零售新基礎設施的同程生活、鬆鼠拚拚,以及百信銀行、蘇寧小店以“泛在”形成無感知......這些都是新的場景。在此感謝易觀方舟、阿拉丁小程序、數字品牌榜、QuestMobile對於我們研究的支持。

  多場景湧現新場景。

  這意味著隨時可能發起的自組織連接,多場景互相塑造,共生出全新的場景。這是新物種誕生必不可少的前提。多品牌集合的主流化,就是“多場景湧現新場景”對我們很重要的商業方法啟迪。

  看看這4個案例,言幾又桐廬book&bed、度刻、阿那亞、Showfields。你會發現多品牌會形成完整的解決方案,更重要的是數字化的反饋能力。言幾又桐廬book&bed,通過“書店+休閑目的地+膠囊旅館”為多主題渡假生活提案,阿那亞有更多強勢IP和知名設計師入駐,但他們都服務於阿那亞獨立的社區定義,紐約的Showfields——有差不多25家線上品牌線下化,以及文藝新中產內容空間的朝陽大悅城“度刻”,都體現出多品牌集合店的主流化趨勢。

  紅星美凱龍已不是我們熟悉的家居賣場,而是成為越來越熱衷於“造場”的超級流量場,賦能每個商家打造全場景全鏈路全週期的營銷場。

  紅星美凱龍的智慧營銷平台(IMP),通過強大的流量裂變能力和定向分發能力,以及IP的用戶經營和場景運用,幫助每個品牌都成為紅星美凱龍場景的IP,打造多品牌集合的智慧場景,以賦能品牌打造“Mall中Mall”,它是商業地產新造場方法。

  這是一個非常典型的多品牌的集合智慧場景,我稱之為超級流量場。為什麼這麼說,它的核心在過去我們注意到類似於國內很多新開的一些街區或者商業地產有意識嚐試把他們入駐的品牌不斷IP化,不斷的生活場景提案化,不斷去形成自己的一種解決方案,未來的IP不會說蓋了一個mall,而在於有“Mall中Mall”,耐克在上海世貿廣場,它就是典型的“Mall中Mall”形式,帶來IP紅利的項目,讓網紅必須打卡,社交的達人擺脫傳統的物理半徑和消費的尺度,去主動搜索,去分享這個攻略。這種逆轉對於我們今天的物理空間與今天的商業地產是一個新的要求,在於如何反向的去界定社交網絡,讓我們自己IP化的內容不斷在發酵的過程中倒逼自己形成新的“Mall中Mall”。

  以上是我送給商業地產界的“拿走不謝”。

  騰訊智慧零售也是這樣,深植於基因的“連接”便帶著智慧的屬性。如果把這種基因定義為“負責連接一切”,騰訊智慧零售的數字化因此表現出更多智慧——以多觸點的數字化能力,讓連接創造價值。這個價值帶給企業的不僅僅是實際業績增長,也是對行業的普惠價值,幫助零售企業“跑步”進入智慧零售。在此也預告一下,對於騰訊智慧零售的研究成果會集結成書,預計將在年底出版。

  所以說,泛在傳感是無處不在的場景記錄。因為多是用戶離散的處處觸點,我們需要用泛在傳感去記錄它。

  我們在此要發佈一個顯得非常“多”的事,但其實是很稀缺——創新地圖和場景實驗室聯合發起的西南偏南“向未來·新物種聚會”。

  西南偏南是一個每年在美國奧斯汀舉辦的創新者大Party,融合音樂節、電影節、科技展、交互、論壇、路演等等非常多的形式。西南偏南三大關鍵詞:包容、跨界和創新。Twitter、Airbnb、Snap這些公司都是在西南偏南首發引爆。什麼是“酷”,什麼是年輕?都會在西南偏南被更好定義。

  從旁觀到發聲,這次我們會從國潮、創新當事人、跨界新物種、創新地圖、藝術展等主題切入,在西南偏南隆重發出中國創新的“好聲音”。我們希望更多的人加入我們,加入西南偏南。不久前王煜全老師告訴我,在虎嘯傳媒的一個活動上,很多人對“跨界混合”情有獨鍾,我說是因為創新本身需要新的議題設置能力。我希望王煜全老師能夠幫助我們梳理出更多的議題,形成全球化的中國敘事。期待明年和大家在西南偏南相聚。

  - 輕,累進數據的共享授權 -

  講完“多”,我們馬不停蹄進入了“輕”。什麼是輕?

  舍恩伯格在《數據資本時代》里特別提到對於跨國公司壟斷的擔憂,他說:“如果一個公司市場份額超過10%,就需要拿出更多的數據去共享給行業的夥伴和友商。這樣一種方式就叫“累進式數據共享授權”。

  我在此借用這個概念,將“輕”定義為“累進數據的共享授權”。

  展開講述前先來個小互動,分享一份我的出行“輕”單,是我常常隨身攜帶的東西。有thinkplus二合一隨身充、晨光手賬、TUPLUS途加旅行箱……這些“功能集合的輕”,其實是我們在追求的一種“輕量感生活”,卸除多餘是“如無必要,勿添實體”的信仰,更是技術化的日常成為生活規則與商業創新的新邊界。

  所有這種變化對我們的最大啟發是什麼?“雲”是輕的終極詞彙。

  “雲”讓微軟成為全球最值錢的公司。8月2日微軟的市值1.05萬億美金,蘋果瘋狂反撲都依然只能居於第二。背後一個無可爭議的事實是,不同的公司、不同的氣質、不同的能力,一定有遊戲規則在發生本質的變化。這個規則就是我們看到的“雲”的時代。

  2019年美國遊戲玩家做到了能夠進入雲遊戲平台去隨時隨地的形成遊戲體驗的時代。2018年10月份微軟平台、2019年3月份騰訊的START、英偉達的遊戲平台,都告訴我們類似的現像已經不同了,情況已經起了變化。這個變化是什麼?從萬物雲化到場景雲化,這個場景雲化就是我們說的產業互聯網階段。

  誰擁有連接,誰就能抵達場景深處。騰訊雲承襲了騰訊“連接一切”的基因,讓騰訊雲的“連接”極具超級工具價值,由超級工具演化的產業信用,讓騰訊雲更具開源協作能力,敏捷靈活的協作體系,讓騰訊雲時刻洞悉產業場景的顆粒度變化,因需而變,按需使用,真正做到低成本、高效率地場景分發。

  騰訊雲基於超級工具價值、社交信用價值和開源協作價值的表達,形成更好的行業解決方案,更加可信的數據能力。騰訊雲從“連接雲”、“價值雲”,到“場景雲”的進化路徑,成為這個時代的優雅而堅定的行業助手,讓大象也能起舞。百麗被私有化之後,鞋業零售的數據割裂的難題,應用騰訊雲可以幫助他們形成數字化門店的雲解決方案,填平數據空洞,讓它的零售效率大增。騰訊雲“WeCity未來城市”方案,從數字政務,擴展到城市治理、城市決策、產業互聯,讓居民切實感受科技帶來的便利。

  智慧城市、本地服務、零售創新,騰訊雲通過賦能企業完成數字化的轉型,義無反顧地帶我們從消費互聯網進入產業互聯網時代。

  這就是場景雲的深耕場景、以重為輕。這個重,是形成行業助手能力的重;這個輕,是助力行業數字化轉型解決方案的“輕”。

  講到助力就是重力,我們來看一家公司——微盟。我們稱之為智慧商業的重力加速度。智慧商業的重力加速度,做重交付輕,通過幫助企業建立私域生態,打造超級用戶,最後助力企業實現進化。在產業協作進化的賽道上,微盟引領商業數字化變革,目前已經幫助沃爾瑪、聯想、百草味、夢潔、卡賓、自然堂等企業實現了數字化轉型的加速。微盟作為SaaS服務商代表,SaaS是應用層,坐享智慧紅利,幫助企業建立私域生態,打造超級用戶。此外他還是重力加速度,就是產業加速器、產業路由器,真正意義上讓身輕如燕成為了一種現實。

  所以說,我們的輕一定是有人幫助我們“舉重”,我們的“若輕”,是因為長期有孜孜不倦產業鏈效率的深耕,完成重力能力表達而形成交付。聯想企業提效服務平台,緊緊圍繞快速崛起的中小企業客戶,建立近場網絡佈局,完成精準集客與近場服務網絡的動線邏輯,不僅包含用戶的物理空間行動軌跡,也包含了更加精準的ThinkPad情感聯繫,最終完成以數據為標籤的用戶沉澱。

  聯想企業提效服務平台,完成從連接效率到體驗效率的進化,以硬件+軟件+服務+SIoT一體化解決方案,重構生產力效率,形成高敏捷、短鏈路、矩陣化的一站式解決方案模型,不斷推動的企業服務生產力效率提升。

  在當下,SaaS是一個重要的關鍵詞。今年還是關於SaaS的一個很重要節點,我們稱之為“酒店新SaaS時代”。OYO像一條鯰魚激活了兩個巨頭,一個是華住的H hotel,一個是美團輕住。OYO有IP的品牌效應和資本效率,美團有流量,華住有酒店業積澱,以此我們發現酒店新SaaS競爭里的核心——數據中台、IP授權和資本效率缺一不可。

  數據中台、IP授權和資本效率,我們將之總結為“下沉協作方法論”。

  對於下沉的理解,不是地域概念,而是我們應該進入數字化尚未改造的領域。在這個領域裡邊我還看到一家公司擁有著完善且強大的SaaS。

  大搜車,它是如何做SaaS的?它進入到最小的顆粒度場景,進入到汽車新零售門店,進入到我們所理解的田間地頭。有彈個車、大搜車家選,有比四線更五線的佈局,在這樣一個不斷的協作深化的過程中,我們看到大搜車與汽車零售的生態鏈要素完成的是一種協同進化,其意義在於將產業互聯網更有效率、更輕,也便是一種雲智能。從SaaS到雲智能,大搜車以汽車產業互聯網平台,推動汽車產業數字文明為使命,將協作深化,讓協同進化。

  大搜車協作深化、協同進化的方法論啟迪,應該對更多的產業細分場景,帶來更多關於自身能力的要求和一種提醒,這是我們說的產業互聯網的輕與重。

  “心,可是很重的。”我們沒有那麼多時間、精力去分散,只能紮根在一個具體的場景里。只有這顆“重心”,才能沉入整個社會化的場景。場景雲是年輕商業的社會化思維,是基於分佈式信用的能力遷移和託管授權。授權是這個時代的一種信任託付關係,超越了契約,本質上是價值觀的匹配。

  總結“年輕商業的算法”這一篇章,小數據的小是來自邊緣的持續連接,泛在傳感的多是用戶離散的處處觸點,場景雲的輕是累進數據的共享授權。

  邊緣、離散、授權,小數據、泛在傳感、場景雲,它們構成了場景算法,這就是年輕商業的操作系統,是系統化探尋年輕商業可能性的底層能力模型。

  【年輕商業的想像】

  未來學家阿爾文·托夫勒說,今天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幻想、夢想和預言。凡人想像之事,必有人將其實現,我深信這樣一個真理。

  什麼是想像,怎麼想像年輕商業?接下來我將發佈“年輕商業6大預測”。它遵循進化的邏輯、暢想的特徵,它可能不是特別的具像,但是卻讓我們看到這種轉移的必要性,它的確是生長和進化出來的湧現。

  - 預測1 -

  生產資料被重新定義

我的第一個預測是“生產資料被重新定義”。
我的第一個預測是“生產資料被重新定義”。

   德勤《消費者洞察報告》顯示,66%的年輕消費者表示更傾向於購買環境友好產品。我們正處在一個質變的點,環境友好產品越來越多進入視線,人們對材料的認知正在發生變化。

  海洋塑料正在成為一個美學問題。耐克的一款95%用海洋塑料構成的鞋,成為年輕人的一種追捧和熱愛。美學思維重新定義“化廢為寶”,它不是愛回收,不是鹹魚和轉轉,不是一系列的二手交易平台,而是在重新看待這個時代材料、商業和社會的新關係。在這種關係里,如果不能理解海洋塑料是一個美學問題,就沒有辦法定義我們自己曾經犯下的不可饒恕的錯誤。我們非常高興地看到,現在越來越多的吸管已經是紙吸管,這就是微小的變化,說明今天企業的責任感一點一滴的在被用戶的認知和環境關係的變化所反向定義。

  可再生或回收材料的使用已成為當下時尚領域重要的議題,材料的價值屬性需要被重新審視,可持續性正在讓時尚變得更時尚。

  7月16日ZARA的母公司Inditex宣佈,到2025年實現原材料100%可持續;2018年脫離開雲集團之後,Stella宣佈與LVMH簽訂合作,同時在集團擔任可持續發展方面的職位和角色,Stelle一直把可持續發展和倫理問題放在品牌發展的首要位置,在其設計中從未使用任何動物製品或皮革。

關於“生產資料被重新定義”,我們認為會在4個方向體現
關於“生產資料被重新定義”,我們認為會在4個方向體現

  

  第一,逆向生產。過剩材料循環使用所主導的設計思維,釋放新的商業價值。2011年愛馬仕開發“Petit h”的實驗支線,將愛馬仕的貨箱、圍巾、皮革殘片等再利用創造新作品如家居擺件、小配飾,這就叫逆向生產。這是邊角料所形成的新藝術,它告訴我們沒有什麼是多餘的,而在於用什麼樣的設計思維去成就它。可持續性讓時尚更加時尚,同時也在讓奢侈品更加的奢侈,這個奢侈不是logo,而是新的驕傲,是一種認知。

  第二,產品循環諮詢服務。我們判斷,產品循環生態的諮詢服務將成為全新的社會分工。比如當我們為產品尋找不提高成本,同時更具有友好度的替代材料時,就需要有機構能提供相應的解決方案。這就是產品循環諮詢服務在可持續商業時代中發揮的價值。

  第三,時尚環保供應鏈設計。“設計”不再是具體的物質結果,而是從原材料到生產,到回收的循環體系。所謂生生不息,所謂周而複始,我們不僅僅是在追求耐用,還要追求再循環過程中的意義。有人說二手交易、手機回收等都是循環,的確是循環但卻不完整。因為循環本身不僅僅是回收、二手,而是新產品研發的過程、新商業模式記錄的過程。可以說,未來每個公司都是一個獨立自洽的循環小生態系統。

  第四,可持續消費教育。如同德勤報告里提到的,66%的年輕人要買環境友好度的產品,這是目前消費者的道義。那麼企業便要懂得什麼是耐穿和耐用,什麼是節製和友好,更加要懂得可以追溯一切的可視化。企業要理解“越用海洋塑料越受到追捧”,理解耐克越多運用海洋塑料材質的鞋賣得越貴、賣得越好,因為這是美學問題,是可持續消費理念的表達。可持續消費理念和樂活方式將成為廣域教育新學科。

  - 預測2 -

  ESG數據成為企業新標準

  E是環境(Environment),S是社會(Social Responsibility),G是治理(Corporate Governance)。很坦白地說,目前企業的ESG數據仍然是蠻荒世界。

  迄今為止,絕大多數公司的社會責任報告和可持續發展報告還沒有標準化規範,即使部分公司採用了某些標準,報告的數據也都在“自說自話”。

  “重視實質性議題可能會傷害你的財務報表,但是統計表明,關注實質性議題的公司,業績往往比不關注的公司要好得多。”——這是來自我們合作夥伴《哈佛商業評論》2019年第5期的報導內容。我們的結論是每個企業都不得不成為社會企業。

  關於ESG,聯合利華首席執行官保羅·波爾曼說,“負責任的企業在行動上始終領先”。高端時尚的戶外品牌patagonia與“破壞環境”的行業公司劃清界限,拒絕為其定製服裝;7月24日,英國新首相鮑里斯在就職演講中提到,要發展電力技術削減碳排放、創造綠色工作崗位、提升動物保護福利;3月2日,上海證券交易所發佈《科創板股票上市規則》,對科創板上市公司的ESG信息做強製披露要求;還有加州新法律,加州的上市公司必須至少有一名女性董事。在所有的這些變化裡邊,他們共同的承諾不僅僅是能源,不僅僅是氣候,這種承諾背後意味著是一種共識。

關於“ESG數據成為企業新標準”,我們認為會在4個方向體現:
關於“ESG數據成為企業新標準”,我們認為會在4個方向體現:

  第一,新的企業內部量化指標。首要指標是“動物友好度”,不僅表現為寵物友好門店,或者寵物的虛擬人格,而是在於動物友好本身就是企業的組織能力,是僱員關係最重要的參考指數之一。指標二是“內部碳排放”,企業要進化商業模式和組織能力,建立生態建設性價值觀,與時代共舞。指標三是“女性董事比例”,它表現為真實的組織結構,體現為更加公平的、良性的競爭關係與環境。

  第二,新的可持續競爭規則。基於地球關鍵績效指標和社會道德準則,設計系統性企業戰略。企業已經習慣了你死我活,習慣了叢林法則,打不死的會讓我們更加偉大,但是我們忘掉了也許“公平營銷”才是最重要的。這種透明的、公平性的營銷對於中國互聯網創業者非常重要,從2019年開始,企業應該有一個新的起點、新的能力、新的範式和新的道德準則。

  第三,數據真實性產業。在數據欺詐、數據盲區、數據偽劣大量存在的當下,數據的真實性比我們想的要更加緊迫和迫在眉睫。與數據真實性相關的產業將會成為重要的品類,以及成為每個行業、每個領域的必備。而評估數據真實性的第三方機構將成為真實的服務體,其建立的評估機製將為企業提供常態化和品類化的服務。

  第四,算法價值觀評估師。人類學議題開始進入AI時代,我們要知道算法代表了何種價值觀的創造。因此,算法價值觀評估師將和精算師、會計師、律師一樣成為社會和企業重要的職位,是算法時代的人類陪審團。算法價值觀評估師將以算法社會責任為重要指標,算法價值觀評估師由人類學家、社會學家、哲學家等共同組成,構建代表我們責任倫理的一道防火牆。

  - 預測3 -

  怪美重新定義美學秩序、設計語言和產品價值

  蔡依林《怪美的》在今年6月29日台灣金曲獎頒獎前,我就認為她一定會獲獎(第十三屆金曲獎年度最佳專輯)。因為沒有比“怪美的”更能夠定義這個時代我們對於真實的偏好。它代表我們對於不完美的一種自信,對於新的美學能力的一種認知。

  溫妮•哈洛是一位身患白癜風的黑人女孩,她不需要同情,她現在早已成為炙手可熱的超級名模和社交網絡紅人。還有“牙縫超模”林賽•威克森,“雀斑超模”艾琳•希瑟頓,這是我們想成為的、我們想像的美的樣子,因為美來自於自己,來自於真實,來自於獨特,來自於我們更加能夠形成同理心的感染力。

  我們看到了越來越多的“無性別設計”——它們是無性別商店(The Phluid Project)、無性別的演員(埃茲拉·米勒)、無性別的智能語音助手(Q)、無性別的系列時裝,我們甚至很難判斷奢侈品牌T台走秀時“男女共用”,是“偷懶”,還是價值觀使然。無性別設計的背後,還有多少能夠被定義的灰度區間,有待理解和尊重。其實,即使你並不在意,“無性別”本身也以勢不可擋的領導力裹挾著我們前行。

  我們還看到了“美妝生產力”。Lady Gaga的美妝品牌Haus Laboratories選擇與亞馬遜合作,就是兩個場景的化學反應,也是一種品牌人格化的進一步表達。Lady Gaga的與眾不同,孕育出的合作美妝產品都不同尋常。再比如,為什麼完美日記被引爆,成為天貓彩妝的TOP1?因為它的聯名能力、高性價比和社交網絡口碑,這背後隱含著民族美妝品牌和文化自信的表達。

  歸根結底,美是我們對自身的一種表達。Glossier從美妝博客到互聯網起家再到線下,成為市值12億美元美妝品牌。估值10億美元的獨角獸SeedBeauty,是全球唯一“5天內實現從概唸到產品”的美妝孵化器,同樣主打美妝行業“民主化”,邀請百萬粉絲進入產品實驗室擔任“產品研發專家”,全年365天,每天24小時獲取用戶反饋並分析。

  關於“怪美重新定義美學秩序、設計語言和產品價值“,我們給出了4個方向的體現:

  第一,編碼時代的唯一性產品。小量訂單、3D打印、“一物一碼”使唯一性成為常態,未來的產品第一是產品解決方案,第二是個性化解決方案,第三是基於數據建模的彈性供應鏈的一種輸出能力。

  第二,企業級美育服務。包括效率工具、辦公室空間、創始人審美的企業級美育服務品類化。購物體驗美不美、App美不美,只要是電商就一定要把它的電商做成紅色的,據說這是最醒目的。

  我們要開始意識到美學能力不是小而大,審美能力並不是簡單的一種腔調、情懷和文藝性。創始人的審美能力,會成為企業能否持續生存、發展的要素保障。長期做美育服務的人,屬於你的時代到來了。

  第三,參與式環境設計。這是一種用戶參與和社交網絡賦能的環境組合與體驗設計,Moxy白天是酒店,晚上是夜店。它很好地讓用戶參與,形成更好的自拍體驗、電動體驗,甚至擁有更加身臨其境的整體氛圍感受,並吸引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參與、表達、吐槽、改造和介入。

  第四,視覺表達議題化。不論是字體還是顏色,紋理還是材質,都能成為新品牌機會和新商業模式。你是什麼材質、紋理,都將有機會作為一個獨立的品牌被定義。我們看到生活消費品和空間設計場景裡邊都有類似的表達。今年春節很多人在問我要貓王禮品的時候,會說我要新年紅,我要黎貝卡和貓王的聯名款。還有The White Company,一個關於白色的世界,它傳遞了一種高級而又觸手可及的生活方式,無一不表達在構建的純白家居世界里,你會更容易重新認識自己。

  增長有度,審美無窮,從首席增長官到首席審美官。所以木心會說,“沒有審美力是絕症,知識也解救不了。”

  - 預測4 -

  創作自由和IP重製

  創作自由和IP重製——品牌和媒體開始權衡不同人群接受程度,社交網絡和技術進化帶來的自由表達,開始打破我們原來理解的話語權體系。定義美的話語權、定義創作的話語權、定義藝術的話語權,從金字塔尖落到更多人的手中,交還給每一個普羅大眾。

  比如說今年上半年最現象級的快手直播,我認為它的現象級對我們互聯網從業者最大的啟發是什麼呢?別人說直播帶貨會帶來一種稀釋、消耗,會傷害用戶價值。但是快手直播正好相反,它的直播不僅是一種帶貨能力,而且是用戶增長。真實的用戶帶來真實的商業價值,業績增長本身就是用戶增長。它通過真實的一種人設,就像我們剛才說的一種納米級的網紅機製去重新定義什麼是快手的KOL,是更加高強度的聯繫,不是人設和網紅,是真實的ID交互,是我身邊可以信任的一種代理者。

  沒有人設,只有真實。這也是京東、拚多多等電商平台都要選擇和它合作的原因。這個時代的KOL真的不一樣了。

關於“創作自由和IP重置”,我們認為會體現在4個方向:
關於“創作自由和IP重置”,我們認為會體現在4個方向:

  第一,新技術的內容。5G-KOL、8K內容產品、車聯網內容服務。現在需要IP大量的內容供給,為內容製作者提供了一個嶄新的賽道。5G時代誰會崛起拿到第一桶金,我們認為是5G-KOL。在全新的數據傳輸效率下,視頻作業效率大幅提升,粉絲網紅化和網紅粉絲化趨勢明顯。每個人都是納米網紅,擁有自己的內容風格。在這種關係的變化里,可以找到一個非常特定的細分場景、互聯網情緒內容,去誕生新的KOL。而且更重要的是,它會越來越表現為“帶貨能力”,每一步都通過商業化來表現一種人設和人格。王佩瑜推出8K戲曲電影《捉放曹》,比精度更精,我覺得很有機會。車聯網內容產品也是如此。

  第二,零門檻藝術家。AI創作工具的日常化和娛樂化,讓人人都可以成為藝術家。場景實驗室的商業議題策展,向我們今天來的各位嘉賓常年開放,只要你們有好的想法,我們有策展的經理會配合你完成個人化的獨特策展。

  第三,經典創作的AI傳承。AI技術環境下的經典IP重生,新版《獅子王》就是很好的例子,這一次《獅子王》的CG特效和我們原來的理解大不相同。我說這是一部新電影,雖然宣發做的不好沒有體現在票房,但是它用最先進的CG特效讓獅子王變得栩栩如生,通過AI去賦予了一個經典IP新的氣質,這是我認為的“新”。一定還會有更多的經典IP,通過AI重新定義文本形態,因為自然語義、音頻和圖像識別技術的系統化有更多重製的可能。

  第四,虛擬IP機器人。那些你熟悉的虛擬IP,會以虛擬IP機器人的形態成為更真實的日常存在。它不僅僅意味著陪伴產業的升級,更代表新社會關係的形成,重新賦予情感、婚姻、道德邊界新的思考。

  “人性是一種品質,而非人類獨有的與生俱來。”《真實的人類》這句話台詞,送給大家。

  - 預測5 -

  隱形重生:技術寄生與場景再造

未來不缺場景,缺的是專業能力和場景的有效結合與匹配。
未來不缺場景,缺的是專業能力和場景的有效結合與匹配。

  技術越來越需要學會一種新的進化方式,表現為企業基於舊能力優勢進行的新技術延展,和基於新場景的舊技術應用。隱形重生,此重生非彼重生。許多沉默已久的老牌技術巨頭有自己的Know-How,但需要找到生活方式和商業模式的創新解決方案作為宿主。

  隱形重生的一種選擇,我們稱之為“技術寄生主義”。沒有適應全新觸屏時代的黑莓,可以憑藉安全的基因在車聯網領域大顯身手,假若沒有5G和車聯網熱潮,黑莓的複興可能就會步履蹣跚;佳能完全可以通過一系列的相機專利授權來塑造醫學影像;諾基亞依然和華為、愛立信一樣是5G最核心的玩家;即便是富士,也在醫藥、化妝品領域找到了更多新興市場。這些公司你以為它倒下了,其實身子還是溫熱的。

  隱形重生的另一種選擇,是“場景再造”。在此,我要感謝雷克薩斯讚助我們這個活動。選擇與雷克薩斯同行,重要的是在價值觀上的共識。雷克薩斯YET兼融之道,是將矛盾視為局限而不是極限,以打破局限的全新角度去思考矛盾,既勇於創新和大膽突破,更關注人性化感受,貫穿於汽車設計理念和希望傳達的生活方式中。位於東京表參道的INTERSECT BY LEXUS,以咖啡、料理、策展等多樣業態融合,來創造全新體驗價值。YET兼融之道重新創造場景,讓多樣性提升我們的生活審美,豐富我們自己的認知。

關於“隱形重生:技術寄生與場景再造”,我們的4個預測:
關於“隱形重生:技術寄生與場景再造”,我們的4個預測:

  第一,基因技術分子化。人造肉公司能夠讓華爾街那些分析師大跌眼鏡,就是基因技術分子化的代表;造出人造牛排的以色列農產技術公司Aleph Farms能夠形成新的創造發明,也是這種能力的表徵。以人造肉和細胞生長牛排為標誌,基因技術降維日常應用,會在越來越多細分生活場景中大顯身手。

  第二,數字鏡像服務。數字孿生與XR生活普及。更加高速的數據傳輸能力的實現,越來越多的生產製造領域、藝術創意領域,越來越多的遊戲、汽車領域都會形成數字化模擬場景的顆粒度決策模型。尤其在我們看到的遠程商務、新型社交、高危作業等生產與生活的剛需場景,數字孿生和XR都有非常大的前景。

  第三,農田前置倉化。城市立體農場與便利店農田將會成為日常,你可以在便利店裡摘取一根新鮮的韭菜。農田前置倉化代表今天沒有新鮮只有更新鮮的顆粒度需求,是通過技術完整地再造場景。

  第四,數字化建築推動城市更新。數字媒體技術、燈光設計、光影策展,激活建築、煥新社區,重塑城市建築與城市生活的共生關係。

  -預測6-

  架構與許可

  最近有一個重要的新聞,《自然》雜誌以封面文章形式發表了清華大學類腦計算研究中心施路平教授團隊的相關論文。為什麼《自然》雜誌要報導這個內容呢?在於它史無前例的讓異構網絡有機會融合。“天機芯”這個7月份的新聞,對我們有一個最重要的啟發:我們正在進入架構時代,選擇了什麼樣的架構就選擇了什麼樣的可能性和方向。

  這個架構是技術開發的架構,是場景設計的架構。當類腦計算算法和機器學習算法同時支持,實現自動駕駛就有了更大的機會。這種機會讓我們看到,車聯網與自動駕駛聯盟愈演愈烈。聯盟眾多,囊括了幾乎你所想到的所有車企、汽車供應商、傳統零部件巨頭、科技巨頭、第三方服務商和科研機構。

  很多過去的對手結盟、轉頭又各自牽頭,這種供應鏈、第三方供應商、巨頭公司的方案集成是對未來的恐慌和憧憬,也是對技術協同可能性的一種期待。

  在這種愈演愈烈的過程中,技術標準是怎麼製定的?方案是怎麼提出的?領域的權威性怎麼確定?評價一個公司的價值,是看誰能形成最重要的連接,形成最重要的架構、最重要的許可。因為掌握協議、掌握標準、掌握操作系統,才能形成一種許可機製,才可以免除“獨善其身”的惡果,而形成合力發展的良性。

關於“架構與許可”,我們認為會在4個方向體現:
關於“架構與許可”,我們認為會在4個方向體現:

  第一,開發架構溝通機製。上半年的“華為事件”讓我們認識了孫正義收購的公司ARM,ARM是架構授權公司,沒有ARM芯片就沒有研發基礎。今天每家企業都在尋求一種開發架構的溝通機製,未來開發架構間的溝通協議和服務標準是真正的大產業機會,每一個機會都是千億美金的市值。“可移植性”和“互操作性”是開發架構的溝通機製,未來公司“開發架構”會有更多靈活度。

  第二,物聯網OS聯盟。不只是設備相連,而是不同場景的物聯網OS協議許可,包括車聯網、智慧家居、智慧城市、市政公用設施等等。毫無疑問,一旦小米把自己全球連接設備最多的OS平台開放協作,這樣一種價值是不可估量的。物聯網是下一步萬物互聯時代競爭最重要的協議層,期待中國的小米、海爾、華為能夠交出不一樣的智慧答卷。

  第三,從專利許可到服務許可。微軟的CEO納德拉在應對內部質詢的時候,提起關閉Windows Phone的原因——全球頂級的App不願意為它開發軟件,也就是說它沒有被服務許可。

  未來的許可將是技術專利、架構標準、服務體系的許可生態。我們都知道有些公司什麼也不幹,靠專利就能活的很滋潤,但是未來不再是簡單的專利許可,而是專利、架構和服務耦合的許可體系。服務許可既是用戶作為個體的許可,也是品牌作為獨立機製和獨立意誌的許可,也是特定的協議的許可,也是特定的開發架構和技術對接的許可。

  第四,用戶許可:話語體系架構決定商業生態位。我們今天談了這麼多年輕商業的現象,最終會發現無論是B2B,還是B2C,還是C2B,還是S2B2C,話語體系不是簡單的IP建設,不是品牌,不是PR,話語體繫在定義我們的商業生態位,它意味著用戶的接受能力,即使展示出邊緣的姿態,也讓我願意去追隨你。

  年輕商業的酷、有趣、不一樣,越來越以邊緣姿態成為主流能力模型。對於企業,進入年輕人的話語體系,將帶來商業價值的增長。企業應該有新的表達,這種表達的考驗在於用戶心智會決定商業的步伐能夠走多遠。掌握什麼樣的話語體系,就會成就什麼樣的商業價值。

  我們來總結一下年輕商業的六大預測:生產資料被重新定義;ESG數據成為企業新標準;怪美重新定義美學秩序;設計語言和產品價值;隱形重生:技術寄生與場景再造;架構和許可。

  - “2019新物種實驗計劃”發佈 -

  一切商業皆為進化,一切進化皆為實驗。

  今天,場景實驗室將要發佈“新物種實驗計劃2019”,在此項目中我們尋找有年輕商業基因的6位進化者,主要聚焦在智慧家居、移動出行、美妝美業、空間商業、循環設計、國潮IP六大賽道。而我將會作為主理人,領銜場景實驗室36人的團隊,一同深度陪伴、加速助力年輕商業進化者的成長。

  我們將這個項目命名為“進化工坊”,通過“場景洞察”“戰略設計”“模式再造”“IP重塑”的助力模型,推動企業完成系統性的產品進化、能力進化、模式進化和品牌進化。

  “你內心肯定有著某種火焰,將你和其他人區別。”在最後將庫切的這句話送給大家。我們為年輕商業而生。

  還記得去年你們的掌聲讓我熱淚盈眶、無法離場,今年的掌聲還會依舊猛烈嗎?

  感謝大家,我們明年再見!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