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方回應女教師絕筆信事件:“纏訪”索賠與被拘
2019年08月05日22:21

  原標題:三方回應女教師絕筆信事件:“纏訪”、索賠、被拘,與一個女孩的八級眼殘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8月4日,江蘇徐州豐縣“女教師絕筆信事件”引發公眾強烈關注。隨後,一則顯示日期為2019年8月1日的簽署了“豐教報字”的報告流出,該文件名為《關於李秀娟反應學生梁某某眼睛被甩傷問題要求重查信訪事項辦理情況的報告》,根據這份由豐縣教育局發佈的報告,“梁某某受傷後一個月仍正常上課,眼睛未見異常”“李秀娟高額索賠”“不走司法程序,頻繁上訪”。報告披露的這些細節引發新一輪關注。

  8月5日下午3時許,《中國新聞週刊》記者在徐州市豐縣一家旅館中,見到李秀娟,她穿著一件黃色連衣裙,精神狀態較差,採訪中幾度哭泣。採訪中,李秀娟回應了教育局上述報告中提到的一些細節。

涉事教師李秀娟在豐縣一家賓館里接受本刊記者採訪 拍攝者/隗延章
涉事教師李秀娟在豐縣一家賓館里接受本刊記者採訪 拍攝者/隗延章

  李秀娟稱,其女兒梁某某在受傷後一個月內,確實正常在學校上課,但眼部有異常。2018年3月12日,女兒眼部受傷後,李秀娟帶她在豐縣在水一方小區附近的社區醫院檢查,醫生的診斷為左眼皮浮腫充血,此後數日上眼藥水、服消炎藥。4月初,女兒稱自己視力下降,李秀娟帶她先後在豐縣第一人民醫院、徐州市第一人民醫院檢查。李秀娟提供的一份徐州市第一人民醫院開具的診斷證明顯示,其女兒梁某某當時視力為0.1,被診斷為“左眼鈍器挫傷,左眼外傷性瞳孔散大”。

  豐縣教育局給出的那份事件報告中所提到,李秀娟提出索要36.8萬元的高額索賠。對此,李秀娟稱,自己未直接向有關部門索要該數目的金額。但她承認,她在當地找了律師,律師根據相關條款,為其準備了一份索賠36.8萬元的報告。在一次與校長磋商中,李秀娟將索賠金額的報告和女兒梁某某被鑒定為八級傷殘的報告提交給校長,“但我從未要求賠償某個具體金額,”李秀娟對《中國新聞週刊》說,“心裡面會覺得如果能賠償15萬~20萬是接受的,但也沒有明確提出過”。

  關於索賠數額問題,豐縣教育局管理信訪的負責人丁攀在《中國新聞週刊》採訪時稱,李秀娟明確提出過要求賠償36.8萬元這個金額。

  此外,此事亦引發外界對“劃傷梁某某眼睛”的學生的家庭背景的猜測。李秀娟稱,其與對方家長接觸有限。據其瞭解,對方家長“應該是當地普通職工”。

  徐州市豐縣教育局管理信訪的負責人丁攀接受本刊記者採訪

  在李秀娟所寫的絕筆信中,附有一份周樓小學教職工的聯名信顯示,李秀娟丈夫名為梁士偉。但在上述“豐教報字”的報告中,其丈夫名為梁成振。《中國新聞週刊》採訪李秀娟的女兒時,其也稱父親名為梁成振。李秀娟對《中國新聞週刊》解釋說,梁成振為其丈夫小名,其丈夫身份證上的名字為梁士偉。

  關於8月4日選擇發佈“絕筆信”,李秀娟稱,是在一個與維權有關的微信群中,經人指點,決定做出這一行動。

  對於李秀娟拒絕走司法程序而堅持走信訪渠道這一點,她本人稱,自己確實從未去法庭起訴,但她不認為自己沒有走司法程序。其給出的原因有如下兩點:第一,她首先曾諮詢豐縣一汪姓律師,對方建議她先去固定證據。之後,李秀娟前往學校,向涉事班級班主任索要三位涉事學生曾寫成文字的事情經過,涉事班主任嚐試尋找和諮詢學校領導之後,稱該資料丟失。李秀娟稱,這讓她覺得學校等方面在“聯合到一起對付我”,讓她對通過司法手段解決此事心生疑懼。第二,此後李秀娟覺得汪姓律師年紀較大,又諮詢多位律師之後,選擇了一位豐縣的劉姓律師。該律師建議她等女兒治療全部結束之後,再走司法程序比較好,理由是可以免除不斷遞交發票等資料的繁瑣事務。李秀娟稱,自己選擇採納該律師建議,因此一直未向法院起訴。

  而關於“頻繁上訪”,李秀娟稱,自己確實數次在縣信訪辦、江蘇省信訪辦、國家信訪辦上訪。但她否認有“纏訪”等行為。上述教育局報告顯示,2019年6月20日,李秀娟到江蘇省政府非正常上訪,又到省政府纏訪,被勸回。李秀娟稱,她到南京是去看病,其間只是給江蘇省信訪辦打了一個電話。

  李秀娟稱,在她的理解中,此前一直不覺得自己是在上訪,而是去信訪辦“反映問題”。直到今年3月,她因“尋釁滋事罪”被拘之後,才理解了“上訪”二字的含義。

受害女孩梁某某的病曆資料 受訪者提供
受害女孩梁某某的病曆資料 受訪者提供

  豐縣教育局負責信訪的領導丁攀對《中國新聞週刊》稱,李秀娟曾去北京上訪15次,其中在國家信訪辦登記的上訪記錄有4次。記者詢問丁攀,“那些沒有登記的上訪記錄,你是怎麼知道的?”丁攀回覆稱,“有勸訪”。當記者追問,“豐縣政府是否在北京有人員長期駐紮勸訪?”對此問題,丁攀以身體疲倦為由,離開受訪現場。

  今年3月1日,李秀娟以“尋釁滋事罪”被帶走。關於帶走過程中,豐縣東城派出所副所長羅烈是否對其存在搧耳光的行為,雙方說法不一。羅烈在8月5日上午受訪時,堅稱自己未對李秀娟搧耳光,“我參加工作也有15年了,如果用這種(粗暴)方式執法的話,能符合我們的執法理念嗎?我們的執法理念是在我們的批評教育下,能夠讓她認識到這個行為的錯誤性,讓她改過來,並不是我們要打她,辱罵她。”

  李秀娟得知羅烈的上述說法後,對《中國新聞週刊》表示,希望羅烈公佈其在今年3月1日的執法記錄儀資料。

  8月5日,豐縣人民政府發佈了一份情況通報,通報稱,“下一步,聯合調查組將對李秀娟反映執法民警對其毆打、辱罵行為進行深入調查,根據調查結果,依法依規處理。同時,將採取積極措施,全力幫助李秀娟女兒救治眼疾及做好相關善後處理工作。”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