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徐州女教師女兒做診斷的醫生回應:損傷程度不明確
2019年08月05日17:54

原標題:為徐州女教師女兒做診斷的醫生回應:損傷程度不明確

“這件事我已經不記得了。我只能說這個診斷證明書是我開的。”

新京報訊(記者 王瑞文 王煜 實習生 張祁鍇)徐州女教師李秀娟“絕筆信”事件繼續發酵。

北京同仁醫院為李秀娟女兒做出診斷的醫生傅繼弟表示,診斷證明為自己所寫,但自己不記得這件事了。

新京報此前報導,8月4日上午,徐州女教師李秀娟撰寫的一封舉報信廣為流傳。這份舉報信中,李秀娟自稱其女被同學無意傷害導致左眼失明,自己和丈夫因此事長期遭到當地有關部門的不公正對待。

舉報信中附有李秀娟女兒在北京同仁醫院的診斷證明書,診斷及建議為:“左視神經損傷。”醫生簽名為傅繼弟。

李秀娟舉報信中附上的女兒的診斷證明。 受訪者供圖

今天(8月5日)下午,傅繼弟向新京報記者表示,今天有人給自己看了這份診斷證明書,確為自己字跡。

“這件事我已經不記得了。我只能說這個診斷證明書是我開的。”傅繼弟說。他表示,診斷證明中的左視神經損失是個很模糊的概念,在這份自己曾作出的診斷證明中沒有明確寫出損傷程度。

8月5日上午9時,李秀娟向新京報記者回憶了事發時的情況。

李秀娟稱,當時兩個男生互相甩衣服,自己的女兒站在旁邊,就甩到她的左眼了。李秀娟稱,她就帶女兒去一家就近診所治療,診所開出眼藥水和消炎藥。用藥治療幾天后,效果不好,李秀娟又再次去拿藥,女兒多次表示自己看東西模糊,李秀娟開始意識到女兒眼睛情況嚴重,此時距離女兒被打已經過去10多天。

8月5日,新京報記者,聯繫了此前與李秀娟女兒發生矛盾的兩位學生家長及其班主任,但均未能打通電話。

對此,徐州市委宣傳部一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有一家人去海南旅遊了,所以電話關機。另外一位家長以及老師的具體情況,他不瞭解。

新京報記者 王瑞文 王煜 實習生 張祁鍇

編輯 郭琛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