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東尼,以前讓人不要不要的,現在不要不要!
2019年08月06日14:36

  搜索微信“籃球實戰寶典”,回覆“88”領10件球星T恤!

  我叫Carmelo Anthony,因為我的名字中“melo”跟瓜的英文“Melon”音近,人們又稱我為Melo,可能是因為我長得甜美可愛吧。

  我想跟大家說說我的這些年。

  2002-03賽季,我率領錫拉丘茲大學獲得了校隊歷史上第一個NCAA錦標賽冠軍,還榮獲MOP,這是強如佐敦、高比、占士都沒能做到的事情,我很開心,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7、8個月,我們就像披頭士一樣火,我告訴教練想要繼續留校征戰。教練讓我不要留下,他對這個冠軍已經很滿意了,讓我參加選秀。

  好吧,我繼續前進了,親愛的教練。

  那一年參加選秀的人才很多,克利夫蘭騎士挑選了“天選之子”占士,底特律活塞也明確他們想要的是大個子達科-米利契奇,擁有第三順位選秀權的是丹佛金塊,他們上一年只贏了17場比賽,我當時就在說別選我啊,不要選我啊,求你了!我一點也不瞭解丹佛,後來上網找找看,我的媽呀都是山,我幹不來這個。

  被選中之後,這座城市和環境感染了我,我開始喜歡上丹佛了。

  看看我在金塊第一年打出的成績,你就知道我對這裏是多麼地熱愛。

  我的首秀是面對老牌勁旅馬刺隊,拿到12分、7籃板、3助攻,最終以80-72贏下了這場比賽;

  對陣快艇,我砍下30分,成為NBA史上砍下30+第三年輕的球員;

  對陣超音速隊,我得到41分,創下金塊隊史新秀單場得分記錄,併成為NBA歷史上第二年輕的單場比賽至少拿到40分的球員。

  2004年4月,我成為NBA歷史上第四位包攬一個賽季6個月度最佳新秀的球員,並全票入選新秀第一陣容,場均拿下21分、6個籃板和2.7次助攻 ,在最佳新秀的投票中位列第二,輸給了我的朋友占士。

  不要這樣對我嘛,我多想贏下這個Rookie of the Year。

  同年,我被選為美籃隊的一員,只可惜在雅典奧運會上只拿到一面銅牌;

  2006年世錦賽,我在對陣意大利的比賽中砍下35分,創造了美國隊在FIBA比賽上的個人得分紀錄;

  2007年,由於我在世錦賽上的出色表現,被選為美國年度男子籃球運動員;

  2008年北京奧運會,我跟同級生占士、韋迪,還有聯盟人氣最高的高比成為隊友,球隊場均淨勝32.2分;

  2012年,我又參加了倫敦奧運會,單場投中10記三分球砍下37分,打破了美國男籃隊史紀錄;

  2016年6月23日,我出征里約奧運會,在以98:88擊敗澳州隊的比賽中,我超越占士,成為美國男籃歷史上得分最高的球員,總得分達到293分。

  看了我的4屆國家隊經歷,驚到了吧,我創下了各種得分紀錄,那時真是風光無兩,從今往後美籃談到歷史球星肯定少不了我的名字,我高興得不要不要的。

  停一停,談到我的國家隊經歷,稍微扯遠了,我還有很多故事呢。

  2006年12月,我們對陣紐約人隊,離比賽結束還有1分多鍾,我們領先著19分,突然在一個回合里紐約人隊的科林斯在我的隊友JR-史密夫上籃時,攬住他的脖子並將他重重摔倒,那是一個極其危險的動作!我當時氣得不要不要的,衝起來給了科林斯一記重拳。

  不要輸不起比賽,我當時是這樣想的。

  在金塊的頭5年,我們每年都進入季後賽,卻始終突破不了首輪。終於在第6年,堅持似乎有了回報,我們進入了西決!卻輸給了那一年的冠軍湖人隊。往後的1年,我們還是老樣子過不了首輪,我很懊惱,看著同齡人占士和韋迪都進入了總決賽,韋迪還拿了冠軍!

  於是在2012年2月,我回家了,回到我出生的地方——紐約。我想說的是在紐約的感覺真棒,這裏是大都市,我天生享受被媒體寵上天的感覺,在這裏我飆高分拿到生涯新高62分,人們為我狂呼,麥基迪遜花園為我沸騰,這是一個五星級的家!

  2013年6月,占士和韋迪再次奪冠,這是他們合作以來的第二個冠軍,而我一個都沒有!後來占士找我聊道,要不要一起打球。

  我表面上是很想和占士聯手拿總冠軍的,但內心裡早已拒絕,我想靠自己的能力去奪冠,我不要以兄弟籃球的方式奪冠,也有可能是我想贏你,占士。

  於是在14-15賽季,我拒絕去公牛,拒絕去火箭,拒絕去抱團打兄弟籃球,因為紐約人承諾了我很多東西,我續簽了。

  果然禪師來了,那個執教佐敦、高比的冠軍教頭,我把連年的失利都拋諸腦後,因為禪師的到來讓我喜出望外,這下我也能跟占士和韋迪一樣擁有總冠軍指環了吧。

  只是事與願違,他所謂的“三角戰術”,我不是很懂,但我儘量配合,要我打大前鋒我就打。最讓我想不到的是,禪師送走了防守支柱贊特拿,換來一個又老又慢的西班牙後衛卡達朗,還送走了舒伯特、JR,更要命的是,後來他們被騎士活用拿到總冠軍!

  老魚費沙在舒伯特、JR走後不久被換掉,球隊當賽季只拿到17勝。

  後一年,禪師選中了樸辛基斯,還簽下羅賓-盧比斯和阿弗拉羅,可惜我遭遇了傷病,球隊沒能進入季後賽。

  再後來,禪師用盧比斯換來了路斯,還簽下諾阿,引進考特尼-李爾,感覺很良好,但是打不出應有的水準。

  這時,禪師發聲讓我走。

  我不走,我不要走,後來禪師走了。

  可能是我錯了,從續約紐約人那時候就開始錯了,這幾年來球隊連季後賽都沒能進入,而隊內的新星樸辛基斯的狀態越發火熱,我的地位受到了威脅,我可能不再是紐約人的寵兒了。

  2017年9月,我決定離開紐約人,去雷霆聯手韋斯卜克和佐治,但是打了一段時間,雷霆教練組讓我打後備,說這對球隊有幫助。我那時心裡就在想,我不要!讓我一個年薪2624萬美元的超級得分手去當後備,那是不可能的!

  後來雷霆續約了佐治,球隊面臨著巨大的奢侈稅壓力,很難繼續讓我待在隊里了。

  好吧,不要我我就走,我不愁沒下家,火箭去年苦苦追求我,我沒答應,現在我就去火箭跟兄弟保羅打球,在去年他們差一點衝出西岸,今年多了我,勢必可以再創輝煌,劍指總冠軍。

  卻沒想到才打了10場比賽,這個之前苦追我的小夥子,也不要我了。

  你嫌我慢、嫌我肥、嫌我三分不給力,那我就去訓練,我就曬照曬影片,讓大家看穿火箭的真面目,讓大家簽下我來打火箭的臉。

  卻沒想到,那是我被不要的開始。不管後來我怎麼上節目說當年內幕,怎麼說我現在願意當後備,怎麼說我只想有一個告別禮。

  都沒人要我了。

  當年的我可是讓人不要不要的啊,現在我怎麼就被不要不要了,我想不明白。

  我的好朋友典哥給我點了一首張國榮的歌,以此來安慰我這些年來的榮耀和唏噓。

  歌詞被他改動過:

  冠軍就好像一串夢,

  夢醒了一切亦空。

  或者是我天生多情,

  方給冠軍戲弄。

  對啊,我被戲弄了,我一生追逐總冠軍,早年我沒有好隊友,巔峰期我沒有聯手兄弟,等到我三十出頭的時候,我要跟兄弟聯手拿冠軍,卻不知不覺被時代拋棄,早已不複當年之勇,只留下落寞的背影。

  真的希望能有一個人真誠地對我說,Carmelo,烏騅別去,虞姬已矣,無言訴與江東父老,此乃天命,實非戰之罪哉。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