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者2:諜影行動》:場面升級,劇情偽升級
2019年08月08日10:23

原標題:《使徒行者2:諜影行動》:場面升級,劇情偽升級

注意:本文有嚴重劇透

《使徒行者2:諜影行動》(以下簡稱《諜影行動》)與2014年的TVB電視劇《使徒行者》、2016年的電影《使徒行者》,以及2017年的TVB電視劇《使徒行者2》,除了導演均為文偉鴻,編劇均為關皓月,以及都有TVB作為出品方(之一)外,其實沒什麼聯繫。電影的人物關係和故事架構,都是徹頭徹尾的另起爐灶。

《諜影行動》有一長串的公司共同作為出品方,顯然不差錢。影片也一改TVB過去慳吝的作風,在出外景和用爆破彈上大手大腳地燃燒經費。緬甸仰光的大金塔,以及西班牙的奔牛節,都不是一閃而過的背景板似的假外景,而是真真切切地成為劇情濃墨重彩的發生地。場面升級的《諜影行動》,適合在大銀幕上觀看,也算對得起觀眾真金白銀掏出的電影票錢。

《諜影行動》海報

電影在豆瓣網上的劇情簡介寫得極儉省,或許是想把劇情懸念留給觀眾在觀影過程中自行揭曉,然而顯然編劇仍然是在沿襲TVB電視劇與香港電影的編劇套路:“童年兄弟意外失散,30年後因一樁罪案相見,兩人已身處不同陣營。隨著對罪案調查的深入,一個多年來隱於幕後的恐怖組織漸漸浮出水面。”

這樣的劇情架構,實在難言可以翻新出什麼新花樣。經驗豐富的觀眾,從電影片頭對童年時期主角分離事件的回憶起,便毫不意外地可以猜到兩人成年後必將再度相逢,唯一的懸念僅僅是誰為正,誰為邪。而影片按捺不住要“解謎”的強烈衝動,在電影進度表還沒走到一半的時候就迫不及待地“揭底”,放棄掉了《使徒行者》系列賴以成功和成名的“猜臥底”遊戲,也讓觀影的樂趣損失泰半。電影之後在情節設計上的一些小包袱,儘管抖得響亮,也只是點綴,無力改變影片劇本質量整體平平的狀況。

《諜影行動》劇照

張家輝飾演程滔,古天樂飾演井進賢

《諜影行動》貼的是警匪片的標籤,卻拿錯緝毒片(影片里是綁架兒童和訓練童軍的恐怖集團)的劇本——當然緝毒片也算是警匪片的亞類別,但緝毒片通常來講看點更多的是在大爆炸場面戲和槍戰戲上,而警匪片靠情節取勝,則離不開對鬥智鬥勇的貓鼠遊戲的機巧設計。《諜影行動》只有小機巧,大的劇情架構因襲舊例,在每年量產的香港警匪片里,沒可能鶴立雞群。影片在西班牙奔牛節的重頭戲里,學《007:幽靈黨》里墨西哥亡靈節的一場戲,學得像模像樣,可電影畢竟不是黃皮膚黑頭髮版本的《007》。

電影演員陣容強大,古天樂、張家輝以及吳鎮宇的表演,雖然和這三位“勞模”演員在職業生涯里出演的其他眾多警匪片里的表演一樣,算得上賣力,但都沒什麼發揮空間。內地演員黃誌忠飾演的反派頭目董先生,也是功能性的扁平角色,可以由大量成熟的中年演員替換出演,並貢獻出同等水準的表演。倒是張亦馳(《流浪地球》里的李一一)所飾演的反派角色Demon,即使沒有內心戲和文戲,表演起來七情上面,一臉奸相,讓觀眾恨得牙癢癢,是一次相當成功的演出嚐試。——年輕演員也多的是不“面癱”的有潛力之輩,既要導演給機會,也要演員個人肯努力,夠爭氣。

黃誌忠飾演董先生

張一馳飾演打手Demon

電影劇情經不起推敲,全靠日本配樂家波多野裕介寫的原聲音樂(OST),製造緊鑼密鼓的刺激氣氛。董先生麾下的恐怖集團,人多勢雄,竟沒有個技術過硬的IT人才,在深度新聞記者姚可儀(薑珮瑤飾演)植入集團電腦的病毒面前束手無策,也缺乏信息時代數據備份的基本常識。董先生心狠手辣,殺掉井進賢的妻子,又以其幼女的性命相要挾,逼迫井進賢潛入警局當臥底,卻也看不出井進賢臥底期間究竟發揮了怎樣的作用。經典臥底片《無間道》里,曾誌偉飾演的黑幫三合會首腦韓琛,安排會員劉健明(劉德華飾演)加入警察部隊成為黑幫臥底,動機清晰合情理。《諜影行動》則是為臥底而臥底,劇情成了編劇隨意揉捏的麵糰,只顧用起來好使,罔顧了邏輯合理性。

電影里的董先生在警方的剿匪行動里死得太容易,簡直要讓觀眾喊出黑皮(《瘋狂的石頭》里黃渤飾演的笨賊)的那句經典台詞“費那事幹嘛”。至於安排Demon被鬥牛捅死,也是早有伏筆。Demon死前槍擊井進賢與程滔,直接打中兩人頭部,中彈後的兩人居然還能活下來聯手殺敵,也是故意製造“最後一分鍾營救”到了背離人類生理學常識的地步。——雖然是同類型影片的慣用手段,還是看得稍微挑剔些的觀眾如鯁在喉,不吐不快。

《諜影行動》在豆瓣網上,上映首日7.2分,次日6.8分(1.28萬人評分),雖說成績不差,但也說明了一點問題。觀眾大熱天里跑電影院一趟不是白辛苦,畢竟在場面戲上砸的錢都聽得出響兒,看得出水花。但觀眾對《使徒行者》IP系列的期待,不應止步於此。場面升級是花架子,劇情升級才考驗內功。

《諜影行動》劇照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