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合同史上最爛?昔日東岸第1能找回自我嗎
2019年08月11日15:18

禾爾
禾爾

  讓我們先讓故事場景閃回到兩年前,那個擁抱春日暖陽的五月份。此時,2016-2017賽季的NBA已經進入到衝刺階段,分區半決賽拉開了戰幕。在東岸,第四名的華盛頓巫師和常規賽頭名波士頓塞爾特人正為了搶奪一個“行刺”勒邦-占士的機會而捉對廝殺。這場備受矚目的系列賽充滿話題性和火藥味,我們記住了伊賽亞-湯馬士痛失至親後化悲傷為力量的53分盛宴、記住了奧利尼克好勇鬥狠的惡漢形象和生死戰的自我救贖、記住了第六場綠軍眾將集體身著黑衣意欲“埋葬”巫師,卻被約翰-禾爾的壓哨三分絕殺潑了盆冷水······

  那輪昏天黑地的系列賽,最終的贏家是手握主場優勢的塞爾特人,但輸球的巫師從來都不服氣,他們甚至被視為後續幾年克利夫蘭騎士潛在的威脅,因為這支球隊擁有彼時前途無量的外線雙槍——約翰-禾爾和巴特利-比爾。禾爾對於失利耿耿於懷,他認為騎士常規賽收官階段的划水,正是為了退居第二以避免提前遭遇巫師,“我真心覺得我們是東岸最強的球隊,而我是東岸最出色的控衛,我想進入MVP的討論行列,”——鮮有人會對他的言論嗤之以鼻,尤其是第二個觀點。

  可是,後來發生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

  禾爾在聯盟打拚已有九個年頭,實際上也不過只有28歲,正是球星步入巔峰期和成熟期的黃金階段,現在卻被貼上“垃圾合同”和“二當家”的標籤。近日,禾爾面對採訪時,態度坦誠地跟媒體分享了關於合同、隊內地位等方面的看法,這位被譽為“控衛航母”的勁量小子,正試圖重溫當初風馳電掣的感覺。

  “我真的值得嗎?”

  作為2010年的選秀狀元,禾爾從來都是華盛頓的寵兒,生涯第三場比賽就有過29分13次助攻9次偷球的神蹟,出道之初就搶當球隊領袖。儘管接踵而來的是傷病的侵擾,但這並不妨礙管理層對他的信任和期待,2013年夏天均薪不到1700萬的提前續約,現在看來物超所值。

  從第四年起,禾爾就徹底恢復了健康,常規賽加起來只缺勤了12場。他不僅把得分產量逐漸提高,更精進了自己的組織水平,突破分球盤活了球隊,連續三年場均助攻上雙。2016-2017賽季,禾爾23.1分4.2籃板10.0次助攻2.0次偷球的數據足以讓他在控衛殿堂中留下自己的印記,巫師更是從當年的樂透常客搖身一變,成為接近50勝的準一線勁旅。故事情節發展到這時,禾爾全然是天之驕子的姿態,於是很多人眼裡,他就是比凱里-艾榮和小湯馬士身手更全面、更有大將之風的,名副其實的東岸第一控衛。

  逆水行舟,不進則退。這一年的休賽期,禾爾又一次提前續了約,工資帽的暴漲讓他得以吞下4年1.7億美元,2019年生效。禾爾在事後表示自己也考慮過“再等一個賽季,再進一次最佳陣容,”——他應該慶幸沒有這樣做。2018年初,承受過大負荷的膝蓋再度亮起紅燈,使得禾爾不僅無法參加全明星週末,賸餘常規賽也高掛免戰牌。雖然禾爾最終趕在季後賽首輪復出,並強行抬升了巫師的下限,但縱觀整個賽季,他的退步是肉眼可見的。尤其是在中距離頻率極高的情況下,命中率跌破三成,同位置幾乎墊底,此前五年,再差好歹有34.8%,這讓禾爾的得分效率變得愈加難堪,而這跟他的傷病並沒有必然聯繫。

  頂著蓬鬆的頭髮,拖著發福的身材,禾爾在夏天參加了美國男籃的訓練營,球迷對他的定妝照多是抱以調侃的心態,豈知這樣的“頹勢”會被帶到新賽季中。占士西征,東岸新貴崛起,公鹿速龍遙不可及,人們對巫師很難再寄予厚望。有限的場次里,禾爾的面板數據乍看之下華麗依舊,只是球隊毫無積極的氣象,這跟他比賽影響力的下滑脫不了干係。更加悲催的是,禾爾在打打停停之下乾脆賽季報銷,這次是左腳跟腱的撕裂阻止了他前進的步伐。

  健康不再、水平下滑,質疑之聲不絕於耳,“我唯一質疑的是‘NBA史上最爛合同’,那是我的最低谷,我會想自己真的值得這份合同嗎?”禾爾如是說。

  “我會讓比賽說話”

  如果不是巴特利-比爾崛起,禾爾或許還是那個華盛頓唯一的救世主。比禾爾晚一年踏入聯盟的比爾,在生涯早期足足蟄伏了四年,總是給人以“下一個雷阿倫”的感覺,卻沒能保持大樣本下的穩定。自從麥基迪那句“如果他能拿到頂薪我就復出”後,比爾似乎被打通了任督二脈,他蹄疾步穩的提升,獨自領軍時過硬的表現,終於讓巫師的核心不再是一個唯一選項。2017年底,外界把巫師戰績下滑的原因歸結為雙槍的矛盾,隨著比爾半個月前的續約才平息了這個話題。

  對此,禾爾顯示出一個領袖的成熟和坦然:“把比爾放在核心的位置,這是他應得的,無論我是否回歸,他都應該受到那樣的待遇”。他自認技不如人了嗎?當然不是。事實上,當禾爾捫心自問“是否已是最爛合同時”,又堅定了信心:“等我回來,我會讓比賽說話”。

  他需要改變什麼?手感起伏自是難以預料,何不妨先從球場另一側做起。近兩年,禾爾防守端的真實正負值都排在控衛30名開外,小樣本下影響力堪憂。他有著傲人的硬件,追帽偷球是常規操作,可高光之外,協防時的懈怠也不在少數,專注度遠不如前;更何況他的籃板球一向匹配不上他的身體素質。上賽季,當禾爾在場時,巫師的籃板率會比對手少11.3%,場均只搶到3.6個籃板,防守效率則是災難級別的114.7。要知道,數年前的禾爾有過讓人窒息的壓迫性,儼然是道擺在後場的大閘。

  兩年前,恐怕沒有人會想到,曾經“火星撞地球”的小湯馬士和禾爾,會在華盛頓相逢。前者在休賽期望穿秋水,終於獲得了巫師給予的底薪合同,滿懷感激;相較之下,後者已然幸運,風評不佳尚有機會挽救。合同還沒執行,誰又知道會發生什麼呢?

  (籃癌)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