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樣的女人,才能玩得轉豪門
2019年08月13日17:05

  原標題:吳佩慈懷四胎被萬人嘲笑,胡靜卻被富豪老公寵上天:什麼樣的女人,才能玩得轉豪門

  最近,拿著豪門號碼牌的吳佩慈再次上熱搜。

  她在五年時間內,拚生四胎,湊成兩個“好”。

她為男友媽媽的酒店送上價值十億的金龍。
她為男友媽媽的酒店送上價值十億的金龍。

  她為男友媽媽的酒店送上價值十億的金龍。

她闢謠關於紀曉波的一切醜聞,掩蓋男友的一切缺點。
她闢謠關於紀曉波的一切醜聞,掩蓋男友的一切缺點。

  她闢謠關於紀曉波的一切醜聞,掩蓋男友的一切缺點。

她連生三胎都是獨自待產,卻在產後大秀恩愛。
她連生三胎都是獨自待產,卻在產後大秀恩愛。

  她連生三胎都是獨自待產,卻在產後大秀恩愛。

然而,四個孩子,也沒有讓她“召喚”出一個老公。
然而,四個孩子,也沒有讓她“召喚”出一個老公。

  然而,四個孩子,也沒有讓她“召喚”出一個老公。

  近年來表現亮眼的“豪門貴婦”中,復出拍戲的胡靜一定有姓名。

  她塑造的角色有張有弛,讓人印象深刻。

  丈夫為了支持她的事業,第一次接受鏡頭的採訪並隔空喊話:靜姐是一個特別聰明、特別有氣質的女人,是我要白頭到老的女人。

她的豪門生活過得低調平淡,卻有滿滿的甜蜜。
她的豪門生活過得低調平淡,卻有滿滿的甜蜜。

  她的豪門生活過得低調平淡,卻有滿滿的甜蜜。

兩個同樣科班出身的女藝人,有過一定的作品。
兩個同樣科班出身的女藝人,有過一定的作品。

  兩個同樣科班出身的女藝人,有過一定的作品。

  論樣貌、身段甚至年紀,胡靜沒有一樣超得過吳佩慈。

  但吳佩慈的豪門之路走得異常艱辛,幾年糾葛下來,她的一手好牌幾乎甩得干乾淨淨。

  兩個女藝人,同職業卻不同命。

  吳佩慈曾經有一連串炫目的頭銜:她只發一首單曲就獲得了最佳新人獎;她獲得了第一個華人芭比獎,她主持的節目能夠一路飄紅斬獲最高收視。

  然而這些成績都在08年之前,如煙花一樣,閃耀後落幕:她把更多的重心放在了感情上,每一任男友幾乎都是土豪。。。。

  在認識紀曉波之後,她更是在網絡上感慨:終於不再需要自己賺錢了!

  從此之後,貼在吳佩慈身上的標籤不再是“九頭身美女”、“新潛力演員”、“主持金話筒”,而是“生育機器”、“炫富能手”。

  明明可以走實力派,她卻把自己活成了花瓶。

  反觀胡靜,在中戲畢業之後,從配角做起,緋聞幾乎為零,並且先後輸出了《孝莊秘史》等多部優秀作品。

  在遇到自己的先生之後,她重心回歸家庭,但沒有真正離開過演藝圈。她說事業是事業,家庭是家庭。

  正因為我擁有了一份幸福的情感,表演才沉澱了下來。

  兩個藝人因為“豪門”,擁有了不同的人生軌跡。吳佩慈之所以走得艱辛,是因為在遇到愛情之後,她徹底放棄了自我生產力。

  如果要給女性的生產力下一個定義,那麼這就是:女人不應該以婚姻作為自己成長的結束點,也不應該把自己的丈夫作為全身心唯一的歸宿。

  胡靜的底氣不是來自“豪門”,而是我有自己的東西,我有能力;我可以享受生活,我與丈夫從某方面來說勢均力敵。

  我們與伴侶的關係,不是依附與共生、從對方身上吸附養分;而是自我進行光合作用,自我成長。

同為港姐出身的徐子淇與李嘉欣,在家庭生活中受到完全不同的待遇:
同為港姐出身的徐子淇與李嘉欣,在家庭生活中受到完全不同的待遇:

  同為港姐出身的徐子淇與李嘉欣,在家庭生活中受到完全不同的待遇:

  徐子淇堅持讀書,獲得了傳理學碩士學位;她以個人身份出席各種公益活動,不僅成為智行基金會的親善大使,還親自做設計參與義賣,籌措善款幫助受愛滋病影響的兒童。

  她被夫家寵成女兒,不僅屢屢獲贈豪宅、遊艇,卻依然低調簡樸。

  而李嘉欣被爆通過不怎麼光彩的手段嫁入豪門之後,幾乎沒有了任何動作,曬出的照片除了美食就是美景,緋聞只有攪弄豪門是非;

  最近許家老爺子離世,許晉亨夫婦得到了每個月200萬零花錢的遺產,嫁入豪門卻不是豪門,李美人這一步走的也是很虧。

  生命中的所有餽贈,都在暗中標記好了價格,哪怕是你嫁入豪門。

  對比這兩組豪門貴婦,我們似乎能夠尋摸到一定的規律:

  在婚姻中,吸引伴侶的是你的價值,不論是外在價值或者內在價值。“彼此有用”是維繫婚姻的基礎。

外在價值的“有用”。

  細數吳佩慈的情感經曆,我們可以看到,她很看重伴侶的資產,每個前任都有一個“富二代小開”的Title,這是她所看重的“有用”。

  而她自己的標籤,就是“美”。她曾放言:保養是一件全年無休的事情,我要美得三百六十度無死角,即便是花瓶,我也要做最名貴的古董花瓶。

  就這麼一個沒什麼眼力見、沒什麼事業心,只想漂漂亮亮過一輩子的人,最後會選擇和“富商”在一起,未婚4年生三胎,似乎也不足為奇。

  本來對吳佩慈來說,幸福就是用錢來衡量。

  美這樣的外在價值存在一種遞減的邊際效應:看美人十年,再美也是普通人;以色事人,色衰而愛馳。在過度的刺激之下,外在價值更讓人麻木。

  一如李嘉欣,只能焦頭爛額地處理許晉亨身邊的鶯鶯燕燕;吳佩慈想盡一切辦法證明自己有用,來討未來婆婆的歡心。

  儘管外在價值炫目,卻存在了許多不確定因素,所以憑藉外在價值吸引伴侶的女性,大多對自己缺乏自信,也有更多的不安全感。

內在價值的“有用”。

胡靜在減產的幾年內做了什麼?她教孩子學中文,因為孩子是中國人;
胡靜在減產的幾年內做了什麼?她教孩子學中文,因為孩子是中國人;

  胡靜在減產的幾年內做了什麼?她教孩子學中文,因為孩子是中國人;

  她打磨作品角色,一出手就是軟糯溫柔高小鳳、詭譎精明高小琴;

  她丈夫曾在採訪中連連感慨:靜姐是個有想法有深度的女人,她不是一隻小白兔,而是一直精明的貓,有敏銳的思維和撓人的小爪子。

  內在價值,是看書,是修養心性、是不放棄自己的專業,是不斷地提高自己。隨著時間的過去,內在價值成為了年齡賦予你的最好禮物。

  女人如果不加強自己的內在價值,甚至都不是花瓶,而是一隻隨時可能被更新換代的皮包。

  只有這隻皮包里裝滿了自己獨一無二的東西,才能不被當作流於形式的飾品。

  劉濤的婚姻,就是從外在價值過渡到內在價值的範例。

  曾經是京城四少之一的王珂,在看劉濤時,以為對方就是明星,郎才女貌,她的美貌的光環剛好給自己的富豪身份做了粉飾,“你很美但我也有錢,門當戶對”。

  然而金融風暴中王珂的所有地位、財富被剝離,他滿身風塵的回頭看。

  才發現自己的妻子其實什麼都能做:專業上成為了最有價值中年女演員,育兒上兩個孩子機智又乖巧,“你渴望一碗熱湯,她隨時能給你燉一隻雞”。

  穩固婚姻的“有用”,不是“我給你買珠寶,你為我施粉黛”;而是“你惆悵時,我是朋友;我迷惘時,你是導師。”

  許多人說劉濤馭夫有術,然而劉濤是外在、內在“兩手都要抓、兩手都要硬”的自信女性,讓王珂感動而且忠貞的,不再是因為劉濤的美貌,而是她能做到:“我依然選擇你。

  雖然我離開任何人都能活得很好。”

  當容顏老去,外在價值消弭,能夠存續婚姻的是兩個人的內核依舊可以相互吸引。

要靠“嫁得好”來給自己自信的女人,多半不怎麼幸福。
要靠“嫁得好”來給自己自信的女人,多半不怎麼幸福。

  要靠“嫁得好”來給自己自信的女人,多半不怎麼幸福。

  靠“內在價值”來贏得尊重的女人,最後都收穫了自己。

  有一個媽媽曾在群裡求助:

  孩子三個月,丈夫出軌,她哭得昏天黑地想要離婚。

  她哭訴自己人生無望了:夫家條件比較好,幫襯了娘家很多事,丈夫又沒有讓自己工作,幾乎要什麼有什麼,這說明丈夫很愛自己;

她想不明白,有了孩子,好日子不才剛剛開始嗎?
她想不明白,有了孩子,好日子不才剛剛開始嗎?

  她想不明白,有了孩子,好日子不才剛剛開始嗎?

  群裡姐妹們紛紛告訴她女性一定要經濟獨立,有自己的生活。同時獻計獻策,有幫忙找律師的、有現身說法的,都支持這位媽媽捍衛自己。。。。

  時隔三天,當事人說,自己忍了。

  靠山山會倒;靠人人會跑。

  她浪費的不是群體媽媽的情感,她消磨的是自己僅剩的一點價值。

  前段時間灑脫離婚的馬伊琍,就是對自己非常自信的女性代表。

十年前,她敢於嫁給小自己八歲的男人,願意跟他上演當年的“裸婚時代”。
十年前,她敢於嫁給小自己八歲的男人,願意跟他上演當年的“裸婚時代”。

  十年前,她敢於嫁給小自己八歲的男人,願意跟他上演當年的“裸婚時代”。

  十年後,她無所畏懼的離婚了。

  因為這十年時間,她一直往前走,屏蔽週遭的聲音,用自己的內在驅動力鞭策自己進步。

  她有自己的角色,有自己的素養,她甚至能夠在經營自己之外呼籲女性對孩子實施正面養育、呼籲青年演員不要整容,還螢幕一個自然的自己。

  內在價值,會永遠持續、穩定的給女性力量。

  那麼既然我擁有自己,我也就能夠坦然地接受失去,或是放下。

  外在價值一時爽,內在價值一直爽。

  此時,我們也不難理解吳佩慈不斷拚生的心態了:在九頭身美女的稱號逐漸褪色之後,她能夠拿出手炫耀的,就是自己的男友;

  在男友的激情退卻後,她能維繫這段情感的只有生育。

  所以許多女性在婚姻中,選擇“委曲求全的懂事”。

與其說她們害怕婚姻的不完整,不如說她們害怕深夜孤單一人,遇事孤立無援。
與其說她們害怕婚姻的不完整,不如說她們害怕深夜孤單一人,遇事孤立無援。

  與其說她們害怕婚姻的不完整,不如說她們害怕深夜孤單一人,遇事孤立無援。

  吳佩慈曾在綜藝節目中說道:因為家鄉地處偏遠,家裡真的非常非常沒錢,她們家沒有空調,有風扇,卻不開,因為怕浪費電費。

  所以,她看到紀曉波送自己的手錶,“會幸福到暈眩”,會熱淚盈眶。

  由此可見,女性尋找配偶的標準,不僅僅是因為我們自己的見識,也源自於我們的經曆。

  如果我們看到原生家庭中,父母的人格互相吸引,我們會有更多的自信在婚姻中成為個體;如果我們從小生活在物質匱乏的環境,就極有可能在情感生活中更看重錢財等外在價值。

  事實上,困擾著我們的除了“價值”還有一種叫做“棄兒”的情感模型。

  所謂棄兒模型是雖然父母在我身邊,但我總覺得父母不愛我。

  或者說,我們終其一生在尋找一個無限包容自我的港灣,而不是擁有足夠的能量驅動自己的發展。

  有人問起吳佩慈為什麼輕易的放棄了唱歌,她說她覺得自己根本就不行,那麼我乾脆在高光時刻結束,這樣就不會失敗了。

生活嘲諷我,我就乾脆躺平任嘲;生活吻我以痛,下次我就繞路。
生活嘲諷我,我就乾脆躺平任嘲;生活吻我以痛,下次我就繞路。

  生活嘲諷我,我就乾脆躺平任嘲;生活吻我以痛,下次我就繞路。

  抱著這樣的心態,想把自己掛在別人身上當作擺件,也難免不被人重視,也難怪她會“四連生而豪門不入”。

  親愛的女生們,最後送你們幾句忠告:

運用心理學的知識給自己心理暗示,讓自己掙脫老一套的模式。

  不論出身與怎樣的原生家庭,我們的情感不是家人的翻版,而是自己的故事。

  我們不要做吳佩慈。內心的缺失,要靠自己的生產力去彌補,而不是尋找伴侶來填充。

我們不反對有物質基礎的愛情,但請讓有物質基礎的這個男人,德有配位。

  胡靜的先生是馬來西亞拿督,但拋開這個身份,他還是會計與管理專業的高材生,不到20歲就管理集團的海外投資。

  郭晶晶的先生霍啟剛,全A成績從牛津畢業,現在還是亞洲電競協會主席。

  他們都有才(內在價值),這樣的價值遠遠超過有錢(外在價值)。

永遠不要放棄經營自己。

  生於世上,真正讓我們有底氣迎風而立的,是義無反顧的態度、涵養的深度、為人處世的氣度。是“內在收穫度”,而不是“外在富裕度”。

生活中有許多風景,婚姻當中,為彼此留一線是最好的相處方式,如果你的生活里只有愛情,那麼沒有了“愛情”的你沒有一切。

  願你能用自己的雙手怒刷存在感,豪門在心中,生活由自己做主。

  共勉。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