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林格作品將首次發行電子版:2012年就已經開始準備
2019年08月14日20:35

原標題:塞林格作品將首次發行電子版:2012年就已經開始準備

塞林格可能是最後一位屈服於信息革命的20世紀文學偶像。他的兒子馬修一方面希望尊重父親對隱私和控製的渴望,但同時也希望有更多讀者能夠閱讀父親的作品——這也是塞林格一貫的追求。馬修還將整理出版父親的手稿,舉行個人檔案的公開展覽。

撰文 | 錢婧

據外媒報導,四部已出版的塞林格作品將首次發行電子版。除了著名的《麥田里的守望者》,其他數字化的作品還包括《九故事》、《弗蘭妮與卓埃》和《木匠們,把屋樑升高;西摩小傳》。英國企鵝出版社和美國小布朗出版社將分別負責電子書在英美的發行。

塞林格莊園是反對數字化最頑固的地方之一,塞林格的兒子馬修·塞林格

(Matthew Salinger)

負責運營塞林格文學信託基金,一直以來警惕地守護著父親的遺產和隱私。塞林格作品的電子化將填補數字圖書館的一個重大空白。“這是經典作品最後的缺口,”小布朗出版社副總裁特里·亞當斯

(Terry Adams)

說,“所有其他20世紀重要作家的作品都轉換成了電子書,但馬修一直非常謹慎。”

紙質書:避世作家的偏好

多年來,馬修·塞林格一直拒絕發行電子書的要求,他的謹慎是因為父親對隱私的重視和對互聯網的厭惡。這位作家曾經告訴一位採訪者:“出版是對我隱私的一種可怕的侵犯。”有一次,馬修試圖向父親解釋Facebook,塞林格被人們在網上分享個人信息的概念“嚇壞了”。馬修希望能尊重父親的意願,他說:“像電子書和有聲讀物這樣的東西是艱難的選擇,因為他顯然不想要它們。”

2019年1月22日,新罕布殊爾大學展出一張此前未見過的塞林格照片(Holly Ramer/AP)

但這也將馬修置於尷尬的境地:“這很奇怪,因為我花了一輩子來保護和避免談論他。”

現年59歲的馬修是電影製片人和演員,曾在1990年的動作片中扮演“美國隊長”。這樣的他在某種程度上不太可能代表一個隱居的文學偶像。現在他不得不避開那些他父親稱之為“缺乏者”

(wanters)

的人:粉絲和記者們曾經追捕塞林格接受採訪、簽名、合影和新書計劃,如今圍到馬修身邊,為電影改編、戲劇、塞林格手提包尋求許可。馬修堅決反對有聲書和影視改編,因為父親痛恨他的書被以任何方式在另一種媒介上被展示或解釋;他也拒絕了手提包的想法。

儘管馬修很少接受採訪,但他最近對自己父親的介紹更多了。2013年,大衛·希爾茲

(David Shields)

和謝恩·薩勒諾

(Shane Salerno)

發表了一部紀錄片和配套書冊,均取名為“塞林格”。起初馬修和塞林格的遺孀科琳·奧尼爾

(Colleen O'Neill)

都拒絕就此進行討論。後來馬修覺得有必要反駁:“那本書和那部電影中很多地方完全是虛構的,而且是糟糕的虛構。”薩勒諾則強調書和電影基於近十年的研究,並經過了法律審查。

電子書:更多讀者的希望

馬修想尊重父親對隱私和控製的渴望,但同時也希望這些書能有更多的讀者,這讓他陷入痛苦和猶豫。有跡象表明,塞林格對美國幾代作家和讀者的深遠影響可能正在減弱。在本月早些時候《衛報》發表的一篇文章中,小說家達娜·紮普尼克

(Dana Czapnik)

寫到,學生和教師不像上一代人那樣迷戀霍頓·考爾菲爾德

(holden coulfield)

。《電子文學》上的一篇文章建議由女性和非白人作家對《麥田里的守望者》進行“替換和補充”。

1951年第一版《麥田里的守望者》(Roberto Brosan/Time & Life Pictures/Getty)

馬修開始考慮發行電子書是在2014年。當時密歇根州的一位女士寫信給他,說她有“永久性的右手殘疾”,這讓她很難閱讀印刷書籍。馬修說:“她以一種尖銳但幽默的方式把我個人帶到這個任務上,從我讀到她的信的那一刻起,我就致力於想辦法讓她能像她希望的那樣讀到我父親的書。”父親“也會被這樣的信感動的”。在今年早些時候的一次中國之行中,他又意識到許多海外年輕人只在手機和電子設備上閱讀,電子書是讓父親的作品進入他們視線的唯一途徑。

馬修認為父親也會接受這樣的想法,因為他雖然很愛閱讀紙質書籍的完整觸覺經驗,但更愛自己的讀者——“不只是他寫到的‘理想的私人讀者’,而是所有讀者”。儘管他“對很多事情都持懷疑態度,但他對讀者有著深厚的愛”。

而且塞林格總是盡他所能使更多讀者買得起、讀得到他的書,尤其是學生。“他不希望人們無法看到自己的作品。”他始終拒絕放棄更便宜的平裝本,以換取更有利可圖的商業平裝本

(trade paperbacks)

,即使海明威、菲茨傑拉德和福克納都已經這樣做了,即使在小布朗出版社強烈要求他這麼做的時候。

馬修說,新一代人中有許多似乎更喜歡用他們的電子設備閱讀,特別是那些有健康狀況或身體缺陷導致無法閱讀實體書的人。讓新一代人能讀到他的書完全符合他的願望。儘管他非常喜歡對於實體書的完整觸覺體驗,但如果這意味著有些人根本無法閱讀他的書,那麼他不會堅持使用印刷書籍。

馬修計劃謹慎地推進,但感受到了父親遺產的份量,很多粉絲都有期待。一位80多歲的女性寫信給他,請求他出版父親的作品讓她能在死前看到。想到她,想到他可能花費太長時間而讓她和其他讀者失望,這讓他感受到痛苦和壓力。

塞林格的遺產

塞林格逝世於2010年,享年91歲。他留下了什麼?這個問題仍然是美國文學中最具誘惑力的謎團之一。他的兒子有答案,但目前只透露說塞林格有很多作品,而且他正準備發表它們,預計需要五到七年完成。他證實了父親確實在其他作品中繼續寫了關於格拉斯家族的故事——這些早熟的世界主義者在《弗蘭妮與卓埃》和《西摩小傳》等受人喜愛的故事中是主要角色。但他不想通過描述內容來提高塞林格粉絲的期望,因為父親“會希望人們閱讀時不要先入為主。”

1952年的塞林格(San Diego Historical Society/Getty Images)

相比電子化,塞林格覺得這個決定沒有那麼糾結。他說,父親總是明確表示,他打算有一天出版更多作品,但不想應對媒體風暴。“他會說,‘就是這一年,我會把東西整合起來’,然後到了該做的時候,他就是做不到,”他說,“這需要他付出很多,因為有非常多的關注。”

馬修·塞林格自2012年以來一直在為此做準備。對他而言,梳理父親的手稿和信件很有啟發,但同時也很耗費心力。他有時發現自己迷失在文件中,被父親的聲音迷住。“一切都是兔子洞。”他說:“這很大程度上讓我覺得他似乎還活著。”“這很迷人,很快樂,很感人,也很悲傷。”另一方面,創建電子文件令人望而生畏,因為他找不到可靠的光學識別軟件來將手寫頁轉換成電子文本,所以只能自己打字。

今年秋天,在馬修的幫助下,紐約公共圖書館將為塞林格的個人檔案舉行第一次公開展覽,展出的內容包括信件、家庭照片、有作者手寫編輯痕跡的《麥田里的守望者》打印稿,以及其他160件展品。

參考資料:

https://time.com/5649607/jd-salinger-books-digital-ebook/

https://www.nytimes.com/2019/08/11/books/jd-salinger-ebooks.html

https://www.theguardian.com/books/2019/aug/12/jd-salinger-estate-finally-agrees-to-ebook-editions

https://www.bbc.com/news/entertainment-arts-49330560

https://www.theguardian.com/books/2019/aug/01/the-catcher-in-the-rye-fans-jd-salinger-holden-caulfield

https://www.theguardian.com/books/2019/feb/01/jd-salingers-unseen-writings-to-be-published-family-confirms

作者:錢婧

編輯:徐悅東 校對:薛京寧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