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名落馬官員“攝影家”的受賄史:高檔相機滿抽屜
2019年08月15日14:31

  原標題:6名落馬官員“攝影家”的“雅賄”史:高檔相機滿抽屜,還公費製作攝影集

  來源:上遊新聞

  8月13日,檢察日報刊發報導《這個“財神爺”是一名攝影發燒友》稱,遼寧省財政廳原黨組成員、副廳長魏躍暉受賄案中,有15筆就是請託人為投其所好,用高檔攝影器材來賄賂他。而他來者不拒,照單全收。

  上遊新聞記者(微信報料號:shangyounews)梳理髮現,除魏躍暉外,至少還有5名落馬官員,因攝影愛好成為其“雅賄”的敲門磚。

  財政廳副廳長收受15件攝影器材

  上遊新聞記者注意到,請託人賄賂魏躍暉的15件攝影器材中,包括萊卡S2相機鏡頭、萊卡D-LUX3相機(兩樣價值17萬元)、尼康800mm的相機鏡頭和一台尼康D5型號相機、價值1萬元的尼康80-400相機鏡頭等。

  時任遼寧省某市財政局預算科科長的卜某,為了和魏躍暉搞好關係,在個人工作上獲得更多關照,先後6次送給魏躍暉合計17萬元,以及萊卡S2相機鏡頭、萊卡D-LUX3相機。

  除了收受相機及相機鏡頭外,魏躍暉還多次接受他人邀請去外地旅遊攝影。

  遼寧某縣財政局局長穀某每年給魏躍暉2萬至3萬元現金,還多次陪魏躍暉打麻將、旅遊攝影……2010年春節前,魏躍暉給穀某打電話,約其一起參加黑龍江雪鄉行,穀某給魏躍暉提供了2萬元雪鄉旅遊攝影經費。2010年至2013年,穀某與魏躍暉一起去了內蒙古阿爾山、安徽黃山、吉林長白山、黑龍江雪鄉、河北壩上及新疆旅遊攝影,每次都為魏躍暉及妻子、兒子結算費用,總計約18萬元人民幣。

  上遊新聞記者梳理髮現,因攝影愛好,收受攝影器材的落馬官員,遠不止魏躍暉一人。 

▲貴州省公路局原黨委書記周金毅。
▲貴州省公路局原黨委書記周金毅。

  公路局黨委書記廣收攝影弟子

  貴州省公路局原黨委書記周金毅愛好攝影,走到哪裡拍到哪裡。一些不法分子為靠近他,自學攝影,並“謙虛”地向他請教攝影知識,拜他為師。不僅送他高檔相機,還包吃包住,與其結伴去眾多風景名勝區“取景”。

  一次吃飯,周金毅給幾個新徒弟介紹相機時,談到了自己用的相機是尼康D200,而馬上要出的尼康D300性能更加出眾。幾個月後,尼康D300上市,吳某某立即出錢購買了4台單價3萬元的尼康相機,周金毅及王某某、彭某、吳某某人手一台。

  對於這種“雅賄”,周金毅愛不釋手。有了好相機,就得有好風景。很快,打著攝影的幌子,彭某和吳某某又邀請周金毅和王某某外出旅遊照相,一路包吃包住。

  呼倫貝爾草原、大理三塔、麗江玉龍雪山、新疆大漠戈壁、廣西桂林等地,處處留下了周金毅一行人的身影。而周金毅也樂得給這些“菜鳥”普及攝影知識。2010年,彭某和吳某某又購買一台價值13萬元的林哈夫相機送給周金毅。

▲河南省人大常委會原黨組書記、副主任秦玉海
▲河南省人大常委會原黨組書記、副主任秦玉海

  “攝影省長”屢獲全國大獎

  2014年9月,河南省人大常委會原黨組書記、副主任秦玉海,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2016年11月28日,山東省淄博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秦玉海受賄案,對被告人秦玉海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3年6個月,其受賄金額達2000餘萬元。

  秦玉海在落馬前,素有“攝影省長”之稱。在展出作品中,他最為得意的是《真水無香》系列。此外,秦玉海還是中國攝影家協會理事、河南省攝影家協會顧問;並在2005年獲得全國攝影界最高獎——組織工作金像獎。2007年系列作品《真水無香》獲得全國攝影界最高獎——藝術創作金像獎。

  據調查,2012年至2014年,北京某影像有限公司老闆曹某為秦玉海出版《真水》作品畫冊,拍攝以秦玉海攝影活動為主題的電視紀錄片《一個攝影師和一座山》,先後4次出資為秦玉海舉辦攝影作品展,甚至不惜動用自己在圈內人脈關係,將其作品展覽到意大利、法國和英國,累計花費580多萬元。

  調查顯示,2004至2012年,在秦玉海的要求下,一公司先後動用100多萬元公款為其購買攝影器材,包括哈蘇、林哈夫等世界名牌相機共24件。

  2014年9月23日,秦玉海落馬後,北京地鐵建國門站撤下他的作品《水墨雲台》。深圳、上海等地,也先後撤除了地鐵線路內懸掛的秦玉海攝影作品。

▲高檔相機動輒就是幾十萬元。
▲高檔相機動輒就是幾十萬元。

  警察攝影家笑納30多萬哈蘇相機

  與曾主政河南省公安廳長達9年的秦玉海一樣,身為鄂爾多斯市副市長、公安局長的王會師,也是一名攝影愛好者。有媒體報導稱,王會師落馬時,辦案人員從其家中搜出十幾部價值昂貴的攝影器材。

  2016年,通遼檢方指控,王會師作為鄂爾多斯市公安局局長,在辦理犯罪嫌疑人侯某、餘某江案件中,接受侯某親屬委託人的請託,收受為其提供使用的價值共計34.6萬元的一台哈蘇牌H4D-60型相機及鏡頭,徇私情、私利,指示下屬對犯罪嫌疑人侯某採取取保候審強製措施,最終致使其實際脫離司法機關偵控。

  2011年10月,有媒體刊發《王會師:魂系草原的警察攝影家》一文,對王會師的攝影愛好及成就進行介紹。文章稱,王會師對攝影的熱愛,源自於他對警營文化建設重要性的深刻認識。他發現,一個小小的文體類比賽,就能大大促進全局民警隊伍的凝聚力。

  上述文章顯示,根據鄂爾多斯市攝影資源豐富、愛好攝影民警較多的實際情況,王會師和局領導班子經研究決定,於2006年報請全國公安文聯批準,創建了全國公安文聯鄂爾多斯攝影創作基地。

  此後,鄂爾多斯市公安局承辦、主辦了一系列相關活動:2007年承辦全國公安民警攝影大賽, 主辦“2008穿越本色鄂爾多斯”汽車邀請賽攝影創作活動,2009年承辦鄂爾多斯國際野生動物攝影展及高端論壇。

  王會師的攝影作品取得了豐碩成果:他的攝影作品《秘境 阿拉善(二)》先後獲得金盾藝術攝影類二等獎、鄂爾多斯第二屆攝影藝術大賽一等獎以及內蒙古攝影家協會最高獎“金鷹獎”。他還先後與影友合作出版了以世界珍稀動物遺鷗、國家保護動物天鵝、大漠胡楊為題材的3部攝影集。

  燃氣集團董事長個人攝影集做了50本

  2014年2月,武漢市燃氣集團、天然氣公司原董事長張民基因濫用職權、貪汙、受賄,被判有期徒刑10年6個月。

  中國裁判文書網上刑事裁定書顯示,張民基的受賄攝影器材清單,堪稱專業攝影“發燒友”配置。其中不僅包括專業攝影記者常用的佳能頂級單反相機EOS1DSmark3,便攜的5Dmark2,以及從27mm到400mm焦段的4個鏡頭,還有一部價值數萬元的哈蘇專業單反相機和4個哈蘇鏡頭。這些貴重的專業攝影器材,無一不是其下屬企業或合作商向其“進貢”的。

  2006年至2009年,被告人張民基在擔任燃氣集團董事長、天然氣公司董事長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分多次收取武漢某公司副經理姚某乙給予的賄賂人民幣15萬元、價值人民幣7.6萬元的攝影器材,同時收受該公司人民幣5萬元用於購買二手哈蘇503CW型相機1部,為該公司謀取利益。

  在張民基案中,他利用職務便利,違規使用公款製作個人攝影集。法院查明,張民基委託合作廣告商,先後製作50本個人攝影作品集,花費近3萬元都是在天然氣公司製作展板等業務費用中處理。而這家廣告商,便是張民基引進天然氣公司承接宣傳裝飾業務的企業。

  副省長80萬攝影器材拍海景

  據法製晚報報導,海南省委常委、副省長譚力,調任海南不久就專程從綿陽帶回價值80萬元的攝影器材,並且經常去海邊拍海景,下農田拍風光,與攝影圈內人士交流切磋經驗。

▲玉器書畫茶餅也為賄賂官員的工具
▲玉器書畫茶餅也為賄賂官員的工具

  玉器書畫茶餅也成“雅賄”道具

  上遊新聞記者注意到,除上述攝影器材外,書畫、攝影、玉石、古玩等也成為落馬官員涉嫌所收受的“雅賄”。

  據時代週報報導,辦案人員在浙江省杭州市政府原副市長許邁永家中發現大量金玉字畫,包括多種玉器、雞血石,以及齊白石、範曾、潘天壽、啟功等名家字畫,他家堪比一個小型文化博物館。

  在收藏玉器方面,安徽省政府原副省長倪發科被稱為“玉癡”。據稱他常約上幾個玉石玩家一起賞玉、鬥玉。他多次以把玩、鑒賞、收藏為由,收受企業老闆“雅贈”的名貴玉石、名家字畫,其中玉石占其受賄總額近八成。

  還有官員喜歡收藏茶餅。2014年12月24日,江西新餘市原人大常委會主任周建華被江西省高院二審以受賄罪改判無期徒刑。周建華因嗜好喝茶,被人稱作“茶主任”。被組織調查後,辦案人員在他辦公室清點出393塊普洱茶茶餅,這些茶餅中,貴的幾萬元,便宜的也價值近千元。

  “以茶會友”成為周建華編織關係網乃至權錢交易的重要方式。據瞭解,周建華家中、辦公室、機關接待室,經常茶客盈門,機關接待室被當地人稱為“周公館”,一些老闆更是趨之若鶩,成為他形影不離的“茶友”。

  雅賄,成不了貪腐遮羞布

  所謂雅賄,能騙過紀律和法律嗎?不可能的事。2018奶牛10月30日,中紀委機關報《中國紀檢監察報》發表評論員文章《“雅賄”,成不了貪腐“遮羞布”》。

  根據2016年4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貪汙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二條規定, 賄賂犯罪中的“財物”,包括貨幣、物品和財產性利益。財產性利益包括可以折算為貨幣的物質利益如房屋裝修、債務免除等,以及需要支付貨幣的其他利益如會員服務、旅遊等。後者的犯罪數額,以實際支付或者應當支付的數額計算。

  由此不難看出,只要涉及權錢交易,是“雅賄”還是“俗賄”,並不影響對違紀或犯罪行為的定性。想借“雅”為名掩蓋貪腐行徑,也就只能“自欺”了,“欺人”完全屬於癡人說夢。

  上遊新聞見習記者 李洪鵬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