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怒的小鳥2》:很好笑,但也只剩下好笑了
2019年08月16日10:28

原標題:《憤怒的小鳥2》:很好笑,但也只剩下好笑了

《憤怒的小鳥2》的遊戲版權擁有者及電影出品公司之一的芬蘭Rovio公司,這幾年鬧心事一直不少,過得不咋舒坦。想當年,《憤怒的小鳥》遊戲甫一面世,便掀起全球爭玩的熱潮,風頭無兩,直可以抗衡老牌遊戲公司、出品了《寶石迷陣》和《植物大戰殭屍》的寶開遊戲公司(PopCap)。然而在《憤怒的小鳥》熱度過去之後,Rovio始終拿不出能取得同樣成功程度的遊戲新作,更一度瀕於破產邊緣,全靠與索尼影業聯合出品的電影《憤怒的小鳥》(2016)挽回一局.——影片的全球票房高達3.52億美元,在中國市場亦斬獲了5.14億元人民幣。Rovio也終於在電影上映後的次年在芬蘭赫爾辛基股市實現IPO,發行價為11.50歐元。兩年過去了,Rovio現在的股價已接近腰斬,徘徊在7歐元上下。《憤怒的小鳥2》再一次承載起“救市者”的重託。鑒於今夏北美電影市場的重磅動畫電影如《獅子王》、《玩具總動員4》、《愛寵大機密2》都上映月餘,風頭早過;而在中國電影市場呼風喚雨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也與《憤怒的小鳥2》在目標受眾上存在不小的年齡段區分,看來這一次《憤怒的小鳥2》將再一次不負厚望,解Rovio公司於倒懸。

然而作為一部續集電影,《憤怒的小鳥2》還是沒有擺脫續集電影的宿命,好笑是好笑的,但也只剩下好笑了。笑過之後,留不下什麼回味。觀眾會為了買樂子而入場,並且滿意而歸,意外之喜說不上,物有所值還是童叟無欺的。

《憤怒的小鳥2》海報

《憤怒的小鳥》(2016)的編劇約翰·維蒂,曾提名第35屆動畫安妮獎(2008)的最佳編劇,提名作品是辛辣諷刺的動畫劇集《辛普森一家》。觀眾不會意外約翰·維蒂在《憤怒的小鳥》里植入不少私貨,因此《憤怒的小鳥》主題蕪雜,涉及情緒管理、偶像崇拜、殖民與被殖民等諸多議題。貪多嚼不爛的結果,是笑點淩亂分散,缺乏全局統攝力。

《憤怒的小鳥2》編劇換為彼得·阿克曼,此君過去的作品包括《冰川時代》前三部,都是用家庭議題做主線,笑料雖然多,統統圍繞單線劇情服務,多而不散,多而不亂。觀眾想要通過觀看動畫電影放鬆身心,沒興趣學習職業影評人剖析影片里的微言大義。《冰川時代》部部熱映,口碑還都在線,是編劇洞悉觀眾心態,給足觀眾想要的之後,理所應當從觀眾處得到的回饋。《憤怒的小鳥2》是故技重施,並依然奏效。影片里的胖紅(紅色鳥)、飛鏢(黃色鳥)、炸彈(黑色鳥)、萊納德(綠色大豬)、豬博士、新角色炫舞銀(Pinky,由饒舌女歌手妮琪·米娜配音),替換成《冰川時代》里的長毛象曼弗瑞德、樹獺希德、劍齒虎迪亞戈等,好像也同樣成立。

《憤怒的小鳥2》劇照

電影節奏極快,很難讓人相信時長居然只有中規中矩的97分鍾。台詞如連珠炮般紛至遝來,也讓人想起《冰川時代》里說話一點不“懶”和“慢”的樹獺希德。彼得·阿克曼寫台詞的功力一流,插科打諢都能到點子上,並不讓觀眾覺得鬧騰騰吵得慌。《憤怒的小鳥2》當然有不少笑料製造依靠肢體語言(胖紅的眉毛尤其搶戲),但語言上你來我往的打機鋒,其實才是早年荷李活喜劇電影最珍視的精髓技藝。

影片不是《貓和老鼠》,又或者《喜羊羊與灰太狼》這樣的動畫短片,可以日複一日的上映貓抓老鼠與狼吃小羊。《憤怒的小鳥2》在劇情上重起爐灶,小鳥和綠豬化敵為友,聯手對抗外來的第三座老鷹島的入侵。電影也因此可以專心在一條敘事主線上,從而靠劇情張力抓住小觀眾的心。而額外輔助的一條敘事次線(萌到讓觀眾心都要化掉的小小鳥救雞蛋的故事),則負責在緊張氣氛處舒緩情緒,給覺得劇情幼稚的成人觀眾以一點甜頭。電影的小心機不難揣測到,但觀眾照樣吃味。

《憤怒的小鳥2》劇照

荷李活動畫電影做到續集,似乎總按捺不住要往裡面加感情戲。《精靈旅社3》如此,《憤怒的小鳥2》同樣如此。胖紅與炫舞銀的CP組合,從相見兩厭到相見兩歡,是歡喜冤家的標準設定。無敵神鷹和“反派”鷹女王的一段由恐婚引發的怨偶往事,在全球普遍結婚率低下的大環境下,也不過是老調重彈。《憤怒的小鳥2》不存在實質意義上的反派,用無敵神鷹和鷹女王的婚禮作為劇情收尾,皆大歡喜,沒人在意角色在邏輯上是否成立。

《憤怒的小鳥2》劇照

《憤怒的小鳥2》當然可以一看——比起《玩具總動員4》,《憤怒的小鳥2》更輕鬆愉悅;比起《愛寵大機密2》,《憤怒的小鳥2》至少不是拚盤電影。但是影片好像總讓人在客套之餘,找不出什麼可以大夸特誇的亮點。那麼,不妨說道說道影片的原聲音樂吧。不得不佩服荷李活動畫電影在挖掘西方古典音樂和流行音樂遺產上的用心。我們曾介紹過《愛寵大機密2》使用了說唱歌手Jay-Z與R&B歌手艾麗西亞·凱斯合作演唱的《Empire State of Mind》,以及上個世紀六十年代最佳二重唱組合Paul Simon與Art Garfunkel合作的《Me and Julio Down by the Schoolyard》。

《憤怒的小鳥2》援引的音樂更多,也更為中外觀眾所熟悉,例如姚貝娜翻唱過的《All by Myself》,女張靚穎翻唱過的海豚音歌曲《Loving You》,老牌天王歌手萊昂內爾·里奇1983年的Billboard榜冠軍單曲《Hello》,“寶爺”大衛·鮑伊的名曲《Space Oddity》,美國鄉村搖滾樂隊The Turtles的《Happy Together》(也是王家衛電影《春光乍泄》的英文名來源,以及電影原聲出處),以及普契尼的歌劇《蝴蝶夫人》經典選段。至於電影原創的片尾曲,則找來因版權官司而沉寂許久的女歌手Kesha演唱。藉著電影的上映,來一次歐美音樂的懷舊之旅,想來也是大夏天里的一樁樂事吧。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