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我上青雲》:“小女主”電影的小水花
2019年08月16日16:09

原標題:《送我上青雲》:“小女主”電影的小水花

《送我上青雲》海報

注意:本文有劇透

《送我上青雲》上映之前,姚晨上了熱搜。關於幫胖女孩懟渣男“太細”而引發了究竟是為“女性公開談論性”點讚,還是“公眾人物開車博眼球”不妥的爭議。

這部姚晨監製並主演的電影,此前曾在上海國際電影節的亞新獎單元和FIRST青年影展上亮相。電影節影片大多是文藝片也就免不了沉悶,《送我上青雲》用一個輕盈的調調講了一個其實挺“笨拙”的大齡女青年的故事,是讓人眼前一亮的。

《送我上青雲》劇照

姚晨在電影里飾演一位患卵巢癌的記者,大齡、長期單身、不太懂人情世故。為了籌措手術費“為五鬥米折腰”,接下給曾經不齒的採訪對象父親寫自傳的私活,踏上陌生的旅程,途中遭遇各色人事,橫衝直撞,沒撞開什麼大門,但敲開幾扇小窗。透進來的光不足以照亮人生後來的路,但也能透上一口新鮮的空氣。

一個剝開表象看挺慘的故事,全程用一種自嘲的語氣講述,即便片中的男性角色無一正面,也沒有批判,同樣帶著一種理解和憐憫。格局很小,沒想改變什麼,即便結尾有些強行雞湯,但也明說了“我這麼努力,還是要去死”這樣的大實話。

拋開現在網絡上大肆“政治正確”的女權角度,以及電影的確作為一部青年導演處女作在節奏技術上都存在的種種不足,《送我上青雲》其實是挺私人化的電影,喜歡它可能也要基於個體的私人經驗,如果沒有相似的經曆處境,也許你很難接收到電影當中那些令人會心一笑的地方。

姚晨介紹電影的時候說,她飾演的盛男是個“又喪又剛”的大齡女青年,這樣的女生恰好筆者身邊有不少,於是看電影的感受就時常覺得親切,能在各種看似“狗血”的橋段里想到身邊那些有趣的朋友們,就是這樣用力而笨拙地撲騰著,時常自嘲,時常相互指著鼻子嬉笑怒罵,又彼此心疼。

《送我上青雲》劇照

說一個小故事吧,筆者有一個朋友,雖然沒有像盛男這樣患癌的那麼悲慘,卻莫名有一種穀底求生的“萌喪”。

這位姐們在29歲的時候獨自搬家,咬牙自掏腰包替房東把毛坯房整成了個精裝小複式。當時聽說她要和房東簽下5年合約,我問“5年很可能你會面臨整個人生狀態的變化,到時候5年的房租是不是會有些被動?”她拍案而起:“想什麼呢姐姐!你在暗示我可能會結婚嗎?你說你是二十五六歲好嫁呀,還是三十幾歲好嫁?你在你最好嫁的年紀都沒能把自己嫁出去,如今還要為這不存在的尚未發生的事情,阻礙自己現在好好安排自己生活的腳步嗎?”我如夢初醒。

某年跨年夜,姐妹幾個相約喝酒,一位當時剛失戀不久的姐們許下新年願望,“新的一年要清心寡慾。”這位朋友又當場拍案而起:“清什麼心,寡什麼欲?你可知我們即將要迎來的這一年,是你餘生中最年輕的一年!你所過的每一天都是你一生中最年輕的一天!你是三十歲好約還是四十好約?以後有的是你清心寡慾的時間還特意安排?”話糙理不糙,眾人沉默。

然而身邊這樣的女生們,也不過操著一口嘴炮,用力付出去面對很多時候並不值得的愛人,受了傷故作輕鬆調侃地不給身邊的人添麻煩。一邊喪到在失眠的夜裡磕安眠藥,天亮了又是一把深情而雞血的段子好手。

電影上映前被話題放大營銷的關於“求歡”的那點事,其實並沒有那麼大的篇幅比重,也沒有什麼突破尺度的表演,如果為了這點獵奇走進影院,大概難免要失望。雖然那些為數不多的篇幅的確擊中影片的兩點,但個中餘味需得看客們自行體味。

文中多贅述,可能也惹上諸如姚晨微博“開車”之嫌。

《送我上青雲》劇照

當這些年銀幕上所謂“大女主”戲盛行,姚晨也憑藉著《離婚律師》《找到你》《都挺好》等角色給人樹立了獨立女強人的印象。雖然這些形像已經是在一個大框架之下討論不同個體面對的困境的紮實角色,但姚晨曾說“再好聽的標籤也是標籤”。在當下強調“人設”“定位”的市場環境下,這是令人欣賞的清醒。

《送我上青雲》是一部足夠女性的電影,但從宏觀上看,它也許是一個“小女主”電影。沒有勵誌傳奇,沒有眾星拱月,不是“小妞”“小女生”,女性雖小,自己做主,主題明確,主體明朗。

當許多標榜著“大女主”的影視劇,最終不過落入瑪麗蘇的俗套,女性的成就或自我實現終究仰賴著收服各路“霸道總裁”或“忠犬八公”的男性青睞而獲得。胖女孩醜小鴨把變瘦變美交到很帥的男朋友稱之為“勵誌”“逆襲”,雖然滿足女性嗑偶像劇“甜寵”的幻想,但現實是絕大部分的胖子即便瘦了也會反彈。

關於影片“貶低男性”的看法在一些映後交流中也有所提及。誠然片中的男性形象幾乎無一正面,但事實上以自身經驗出發,這些形象雖然有“提煉”之嫌,也能夠印證大多數女性在交往異性上的經驗。且年紀大了真的能夠一面不將就地保持距離和警惕,一面對這些不完滿保持心平氣和的理解。事實上,《送我上青雲》中這些糟糕的男人身上也各有各的閃光點:善良有學識的文藝男青年,可能也怯懦虛偽;奸詐油滑花心的渣男也有他真摯正直的一面;口若懸河的神叨叨老父親,你也說不清他慈眉善目的溫柔中是否也有情不自禁的心動。

《送我上青雲》的結尾也是真正的無力,所有人折騰了一圈什麼都沒有解決。不止盛男本人的困境,還有圍繞在她身邊那些被現實打磨成千姿百態的芸芸眾生,都沒能用自己的方式真正過好,無論是袁弘的委曲求全和阿Q精神,李九霄入世功利、拋棄理想,還是長輩如楊新鳴的出世、信仰,吳玉芳的縱情與依附……所有人的掙紮都如同竹籃打水一場空。

和命運和解不過是一聲“哈哈哈”,“成為最好的自己”這種雞湯在死亡面前也是無力,至於那場被視為意義重大的姚晨的情慾獨角戲,生活總不是自己動手就能豐衣足食那麼簡單。和生活相比,性不過是一件輕巧小事,情緒上有一番宣泄舒解,於事無補又不可或缺。有人說影片虎頭蛇尾,我還挺喜歡那樣的一份無力感,只是撲騰出一些小水花,不是浪。

更多新聞